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很多记者都说陈奕迅难访。是的,看过他在发布会上大笑回避尖锐问题,在群访的时候记者被逼的没办法必须打断他层出不穷的跑题。但坐在面前的这个人,虽然话照例多到离谱,但总能在我即将走神的一刹那拉回主题,因为他一直在观察我,这个话题我有没有兴趣,觉不觉得好笑,为什么不笑,怎么会分神,他都看在眼里,及时调整,嗯,他好像是狮子座。

  采访地点选在香港湾仔的一家小酒吧里,因为万圣节,酒吧里全是各种蝙蝠南瓜骷髅头。陈奕迅头顶着一串串血淋淋的断手断脚,回答所有问题兼卖弄卷舌过分的北京话,高兴时手舞足蹈或站上皮沙发,严肃时端坐的直直的。采访时间的匆忙,经纪人的催促,都可能会让话题变得无法延伸下去。好在那天下午陈奕迅没有任何通告,我们聊了两个小时,后又转移到天台上聊,抬头就能看到街两排高楼大厦错落切出香港独有的天际线,这真的是在采访所有明星的经验里,最为惬意的一个下午。
[阅读全文]

封面人物陈奕迅

  朋友看过陈奕迅演唱会,称他是“一个极其灵活的胖墩”,而这次见了真人,发现并没有那么夸张,他穿了一件白衬衫,肥仔裤,赤脚穿双红布鞋,想来都不便宜,就是莫名其妙的想到他上《康熙来了》飙出那句著名的“我就是能把贵得发飚的衣服穿得一身贱气”。

  微笑是他的逗号,大笑是句号,也是感叹号。很多问题的答案和态度就藏在他的笑与不笑之间。其实陈奕迅很有原则,来与记者会面之前,陈奕迅说在跟女儿去吃大排档,有人跑过来要求跟他合影,他拒绝了,“那几台的客人都来讲过,我要是答应了你,就对他们不公平了,你说是不是?”他也知道娱乐报道的规则,伸出左手给我看,“你看我今天没戴戒指吧,等下被拍到又该说我婚变啦感情出问题啦”,那实际原因呢?“天气变冷了会松脱的嘛,我已经丢过三次戒指了!我太太也没戴啊,她说不配她今天那身衣服!”

  陈奕迅对唱歌的热爱超乎想象。采访过的歌手里,只有他会在受访的时候突然开口唱一段,多好的福利。他珍视自己的每一首歌,每一张专辑,记得年份,如果不是因为他太能跑偏,完全可以做一期金曲回顾展。他会认真的介绍自己的歌,从新专辑《…3mm》中的主打歌到旧专辑里他极其钟爱的非主打,一首首讲过来,一个一个的歌名,看着记者抄在本子上,他脸上会出现一种落袋为安的欣慰。

封面人物陈奕迅

  陈奕迅不算是野路子,他是受过训的科班出身,有资料说他曾经拿过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声乐证书。因为父亲是当时港英政府的公务员,陈奕迅拿到政府津贴出国留学,在英国读完了中学和两年的建筑学课程,一读就是10年,等他1995年回到香港,这时无论是香港的娱乐业还是音乐产业都已经出现了颓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算是搭上了尾班车”。

腾讯娱乐:你是1995年回国参加TVB的歌唱比赛而走上演艺之路的,能不能回忆一下,当年参赛你唱的是什么歌?当时整个香港的音乐环境是什么样子?

陈奕迅:那个歌唱比赛,梅艳芳是第一届,我是第十四届。那个时候因为华星唱片以前是TVB旗下的公司,我那个时候就是这样子,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梁汉文是最后一个歌手,他比我先早进去,但是他是最后一个,然后整个公司都关闭了,最近两年被林建岳先生再买回来重开,所以那个时候如果参加那个歌唱比赛,理所当然地就签华星,而且也签TVB,所以就算被南华早报收购了,还是有这个关联。

腾讯娱乐:那时候是不是香港乐坛的黄金时期?

陈奕迅:也不算,我跟杨千桦,还有再隔一年的谢霆峰,我们几个算是搭上了尾班车。滕丽名跟我是同届,她唱《爱与痛的边缘》,参加歌唱比赛的时候,我是唱《望月》的,那个时候就是张学友和王菲的年代。整个比赛有八个裁判会给分,有大陆的三宝,还有毛阿敏在当嘉宾,她那个时候也签了华星。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是从英国回来探亲,还是就决定回来?

陈奕迅:没有,我本来要回去的,我刚好念完第二年的建筑系,本来打算回去要念第三年的,我就没有再回去,我觉得唱歌可以年轻一些,已经不算年轻了,那个时候21岁。

腾讯娱乐:21岁不算年轻吗?

陈奕迅:那个时候不算,虽然有一个我的偶像张学友是23岁才入行的,但一般来说18、19岁就应该入行了。

腾讯娱乐:都已经被人说是大器晚成了?

陈奕迅:就是比较老一点,可能18岁是OK,在那个年代,但是我21岁,我觉得还好,因为我有一些同学是30几岁才念建筑,所以我觉得还有机会,反正建筑是一个很漫长的路,所以我就先唱歌,反正赢了歌唱比赛,就有一份合约在等我,那就试试看。
  何韵诗是后我一届的,刘浩龙是再后一届的,我是最后一个有十万块港币奖金的,下一届何韵诗都没有,她有一个梅梅姐参加比赛第一届的那套衣服,她真的是歌迷,后来变成她徒弟了。你看我多幸运,我那届只隔一年就有机会出唱片了,何韵诗晚我一年,她要等七年才出第一张唱片。

封面人物陈奕迅

封面人物陈奕迅

  一唱就是17年。除去03、04年闹解约,陈奕迅一路唱下来,几乎称得上顺风顺水,雪藏、过气、翻身这些残酷的字眼跟他没有沾过边。30多张专辑在同时代歌手里面绝对算是顶尖人物。在唱片工业逐渐崩溃的新千年,他出了那首唱遍大江南北的《K歌之王》,然后几乎每段时间,陈奕迅都有一首歌以流行感冒的速度流行开来,那些新偶像都不再有发专辑的机会,他后一届歌唱比赛的冠军何韵诗就足足等了7年。陈奕迅的音乐和生命力格外的长,KTV的热播榜和彩铃下载量,作为音乐行业承上启下的数据标准,都证明了陈奕迅的确是这个时代里最为广泛接受的歌手。

腾讯娱乐:现在新歌手的成长越来越慢,慢到几乎绝迹,而演出票房非常好的往往都是那些老歌手,比如蔡琴,比如费玉清,而你算是介于这两代之间的一个歌手,也应该算是这一代歌手里面比较成功的一个,你有没有觉得对当下的音乐环境和唱片业感到失望?

陈奕迅:说到唱片业,其实我是挺幸运的,我听很多人说都不好,但是我是很好,我好景和不好景的时候唱片卖得差不多,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差,有固定的一群人支持着,我觉得很好,很幸运。所以我没有去想过这些事情,但是我听很多人都说外面真的很难,尤其是新一代的歌手们。

腾讯娱乐:还是因为环境的问题对吗?

陈奕迅:反正我不是一个很伟大的人,我没有想过要帮谁谁谁。比如我最近看到林二汶有一首好听的歌,《北京道落雪了》,那首歌很好听。林二汶和王菀之,我自己都觉得对她们有点不公平,她们两个就好像在唱一些蛮像王菲风格的歌,你听那个歌的旋律就是比较有形的,比较新潮一点的,她们两个都有在做,因为王菲没有做了,我觉得好听,而且她们两个的嗓子都是挺好的。林二汶也有做别的,比如舞台剧,就是在各自发展。我是看到郑秀文那个演唱会,卢凯彤帮她伴奏,之后我就觉得找她也不错。卢凯彤一直都跟我们走,而且有发专辑,她也有在内地宣传,但是主要好像是在台湾演出比较多,香港也有,她有一些音乐会,林二汶是最近才出了专辑。

腾讯娱乐:这一次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举办的演唱会,据说门票是以“秒杀”的速度抢光的,还有各种黄牛和炒高票的现象,你会因此而特别有自信么?

陈奕迅:其实我现在都不太相信任何人,我到时候看到真的是满的就好,不满也没关系。我是一个挺有自信的人,我觉得主办方有足够的信心去让我开演唱会,已经很好了,不然就不用开,如果你卖一个演唱会只有三成的观众不如不要做,所以以前很多歌手说‘就算我撑到只剩下一个观众,我还是会唱下去’,我懂他们的意思,但如果实际上真的只有一个观众,你还来干嘛?底下工作人员比观众还多,就是浪费老板的钱,至少五成吧。当然如果真的只有五成的观众,我觉得主办方应该要负责任把这个场子填满,填满之后如果觉得不行,填满之后觉得要亏本,那下一次就不要做了。

封面人物陈奕迅

  在香港混娱乐圈,不急是不行的,这里不提供慢工夫出细活的土壤,30多张专辑,哪一年有哪一首歌,他都一点一滴的牢记在心里。但是这迅猛的发片速度也难免会有遗憾,“我也觉得太赶了”,8月新专辑出来之后有不少的意见和异见,有来自歌曲主题的,有来自对他声音质疑的,虽然陈奕迅马上要连续开多场演唱会,而亲历过现场的观众的确知道他唱念做打的真材足料,但还是觉得不够,上一首在大中华区火起来的《富士山下》已经是五年前了,其实今年还有《因为爱情》,陈奕迅非常清醒,“其实你们还是要听王菲的”。要怎样才能慢一点?只能等合约完,“合约完了我就可能不会再有新歌了”。

腾讯娱乐: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哪一首歌或者哪一个专辑做得很用心,但是反响不如你想象得那么好,觉得会失望一些的?

陈奕迅:我刚刚看问题的时候有想到这个问题,没有很失望,但是我觉得OK。我刚刚讲到我上一首比较红的国语歌应该是2007年那个专辑,很幸运大概有三首,《淘汰》、《爱情转移》和《好久不见》。再上一次已经是《十年》了,再上一次可能是《十年》之前的事,就是《背包》和《K歌之王》,《背包》也不一定好,全国可能是《K歌之王》,国语歌也没有广东歌那么多。
  但是最近其实《浮夸》,我觉得全世界华人都很喜欢,到哪里都说一定要唱。其实挺奇怪的,听我歌的人有两批,比如我曾经有一个(自己网站)的管理员,他说你一首《幸福摩天轮》好久没唱了,1999年的,我说再往前一点,你有听过《天下无双》吗,他要想听,我就唱,他说我听过,那你有听过《与我常在》吗,他说有听过,要我唱出口的应该没有那么火了,我就再往后一点,2000年是什么,《K歌之王》,当然知道,2002年《明年今日》,当然有听过,2003年《十面埋伏》。你听这个歌名,《无人之境》,讲婚外情的。很多人就跟我说你是不是要做一首大中华区要火起来的歌呢?上一首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富士山下》。

腾讯娱乐:是8月那个专辑吗?

陈奕迅:对,8月那个,银色的那个(新专辑《...3mm》),是小弟公司一个正式的产品,还有讲礼貌的。这个专辑大家准备做下一张了。是不是太快了出专辑?我觉得是有一点赶了。你看我进行17年,我出了30多张专辑,我比Michael Jackson、Madonna出得还多,比如大家会说为什么外国的歌听起来就比较实在一点,因为他们几个月做一首歌,它一首歌做混音可以做一个月,慢工出细活,慢慢弄,比如可能有四个,慢慢怎么让他们四个融在一起,而且也有这方面的知识去支持。

腾讯娱乐:也有雄厚的资金去支持吧?

陈奕迅:不一定,是心思的问题。就是说在香港,大家都会比较急功近利一点,我要在几岁之前要赚到多少钱,怎么去买一个房子,不一定一辈子都要为房子去劳心劳力。
  英国人念大学是借政府的钱,到他找到工作了他也不急,找到工作了就慢慢还,大家在打工的时候也继续问银行再借钱,需要买电视,租房子,买车,我需要车,所以去买去供。但是没钱,这些钱就慢慢还,租房子没关系,可能死那天还没供完,没关系,反正我赚了一个住的地方,为什么要传给下一代,他们18岁就自生自灭了,对不对,也是文化差异的问题。

腾讯娱乐:有一个说法,说这是一种只属于华人世界的文化,争分夺秒,没有生存安全感,比如新加坡人也急,马来西亚、菲律宾的华人都以赚钱为主要的目的,这就是生存压力?

陈奕迅:但是你赚得多不一定代表你比人家成功,这个世界很有自尊,很有成就感,很有自己的满足感,不一定因为赚了多少钱我可以炫耀自己,人家赚得多你不用嫉妒,人家赚得少你不用踩。

腾讯娱乐:你是接下来想放慢一点吗?

陈奕迅:我觉得应该要,没办法,我现在还有合约,当这个合约完了我就可能不会再有新歌了。

封面人物陈奕迅

  除了唱歌,陈奕迅还出演过三十多部电影,提名过几次金像奖和金马奖的奖项。这些提名他表示已经不记得了,他演过鬼片(《幽灵人间》),演过很文艺的爱情片(《玻璃之城》),但最多的搞笑片,就是那种热热闹闹然而不知所云的片子,媒体上说是“本色出演”,陈奕迅常常会以爆炸头和松松垮垮的着装出场,尽职尽责的搞笑,比如提名了金马的《破事儿》和提名了金像的《薰衣草》。

腾讯娱乐:有关你的电影,可能大多数观众最早看的都应该是《玻璃之城》吧?

陈奕迅:其实主要是看舒淇和黎明,我没有什么参与。因为它是讲香港动荡,从中学到大学,一直到社会,主要是他们两个的爱情故事,我觉得当了舒淇的老公就是因为黎明的误会,因为误会他们就分开了,她在巴黎结婚,嫁给我,也没有什么交代,很浪漫的。

腾讯娱乐:那个电影你拍的不辛苦吧?

陈奕迅:但是那部电影是唯一一部我要面试的。拿着剧本念念念,导演觉得我是可以演从20几岁到40岁、50岁的角色。

腾讯娱乐:你的电影里面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神经侠侣》和《玻璃之城》,《神经侠侣》里你也很严肃。

陈奕迅:也不是严肃,因为那个时候就刚好要离开,就是不想再续约。刚好我太太又怀孕了,我不想有合约在身上,想试试看没约一身松的感觉。已经接了,但是一直要拍完,然后就一直很期待,所以那个时候就一直有很多怨气,很多负能量,所以我很适合当容祖儿的师兄,我那个时候就是这样子,刚好演那个角色就是要这种很不耐烦的。因为更年期,他们里面有一个对白,叫失业更年期,刚做了一个警察,又没有升,又没有冲劲,完全就是我那时候的感受,我进行已经有八九年了,很苦闷,反正就是不想做。

腾讯娱乐:其实演的就是你自己?

陈奕迅:对,刚好那个导演找我找得很准确。还有一套,内地人很少看,叫《十二夜》,跟张柏芝拍的,那部电影很好看,很有格调。《十二夜》是莎士比亚的一个剧,它是其中一个剧,但是它用了这个名字,就是讲我跟张柏芝怎么可以凑在一起,经过这十二个夜晚,可能第一个夜晚,第二个夜晚,第三个夜晚,第四个夜晚可能是两个礼拜之后,第五个夜晚可能就是一个月之后,一直这样子,到第十二个夜,就是这两个人怎么可以凑到一起,热恋,热恋之后开始习惯,习惯开始不爽了,到最后就很犯贱,你可以看看,但是内地很少人能看到,因为香港有线电视和无线电视的付费台常常播,是2000年的作品。

封面人物陈奕迅

  在圈中陈奕迅的口碑不一致,十年前他曾经因为说只买张学友的唱片引起轩然大波,这次采访,经纪人特意把有关评价歌坛评价其他歌手的问题全部划掉,连连表示我们真的只想好好唱歌,不要非议别人。而眼前的陈奕迅很温和有礼,但是又非常敏感,他讲笑话笑的前仰后合,我觉得不好笑,所以不配合,这对他造成了困扰,正好我们可以聊聊他的健谈与开心从何而来,他像小孩子一样扁了扁嘴角,“感情太丰富了,荷尔蒙可能也太强”。

腾讯娱乐:拍电影和唱歌,你更喜欢哪一个,目前看来好像是唱歌?

陈奕迅:应该这么说,唱歌比较自如一点,比较个人。拍电影是看对手,但是现在很好,我接到电影的时候就可以选对手,就会问我意见,不一定每次都会选到,但基本我合作过的都是有趣的对手,所以不错。比如去年刘若英、桂纶镁,还有莫文蔚、钟镇涛。

腾讯娱乐:是《东成西就2011》?

陈奕迅:对,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就很喜欢,有一些不喜欢的就不喜欢。他(导演刘镇伟)应该比较在意那个票房,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很特别好或者特别不好的票房,因为之前我也看了,像台湾的《苹果日报》说台湾票房,刚好我十大烂片就占了第一位、第三位还有第九位。反正我觉得我不太介意的,反正我会继续有的拍。我刚刚讲的那个,其实我觉得每个人的幽默感不一样,因为我在英国念书,也可能是性格的问题,我讲一个笑话我不笑是因为那种黑色幽默,如果你没有笑,今天我一直感觉到这个访问你不是很喜欢笑的一个人,可能你没有觉得很好笑,我觉得也无所谓,如果你不觉得好笑,但是我觉得好笑,我还是要演下去的,好好笑地演,那个叫反讽或者是黑色幽默。

腾讯娱乐:人人都认为你是个表面很无所谓的人,爱开玩笑,甚至在演唱会上还会讲笑话,但是也有人说越是表面上吊儿郎当的人,骨子里越严肃,比如卓别林,比如周星驰,还有美国的金凯瑞,比如憨豆先生那个演员是有抑郁症的,你怎么看这个评价?

陈奕迅:我想当这个行业的人一般都有,不是因为他是喜剧演员,因为有些人不愿意分享自己的精神状况,一般来说都应该会有,一种忧郁或者压抑,就是有点精神病的。比如我刚好很简单,我的情绪是起伏很大的,比如说我刚跟你说一个事情,刚才我助理看见你,你就说干嘛,我会讲刚刚那一段的事情,我有一点觉得为什么你没有反应,你刚刚真的是完全没有反应,我以为你应该有一个反应,我没有预计,刚刚那一瞬间,所以她看见你,我懂她,她也懂我。

腾讯娱乐:所以,你的性格有些双面性?

陈奕迅:也算吧。其实我现在演戏和唱歌是有情绪带动的,一定会有一些很反复,比如我刚刚半个小时之前才面对3万甚至5万人的欢呼,回到饭店半个小时之后很安静,很宁静,大家都很累,都回房间了,我也不能强人所难。我很少失眠,我是不愿意睡,我是希望跟你继续玩,聊天。其实我是很愿意跟人家聊的一个人,因为这样可以让我的情绪可以平复一下。因为很多时候跟人家聊,聊一些比较正经的问题,但不是每个人都想跟我聊,熟的就觉得可以聊很久。我是不会累的一个人。

腾讯娱乐:演唱会结束之后通常会很累,好多歌手都快失去表达欲了,在台上释放的够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跟别人聊些什么?

陈奕迅:其实有去庆功宴,我永远都是直接去乐手那边一起聊聊,但是也不能聊很认真的事情。我不累的,我跟你可以马拉松地去谈,不睡觉也可以。感情太丰富了,荷尔蒙可能也太强。演唱会结束之后可以看看电影,也可以泡澡,可以睡,但是一个人住个好大的房间,其实没必要那么大的房间,我觉得无聊。

封面人物陈奕迅

封面人物陈奕迅

  和陈奕迅对话前后耗时两个小时,他有时大笑的东倒西歪,有时会用探讨哲学的表情和语气来讨论诸如天气如何、香港逛街哪里比较好这类的话题,经纪人事先告诉记者,一定要果断制止他的废话连篇,得到想要的内容就迅速问下一个问题,后来发现这个顾虑也不存在,陈奕迅事先看好了提纲,闲扯当中也是以“这个问题你提纲里有的哦,我觉得是这样的……”为开始。

  之前因为电影《东成西就2011》见过一次陈奕迅,在导演刘镇伟和一群光怪陆离的主角当中他的任务就是搞笑,很配合那部热热闹闹而不知所云的电影,这一次采访中却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刷新了对他的看法,很多笑话的背后都有他非常个人化的看法,有棱角、有个性、也不易改变。他对一个问题不理解的时候会追问,持续的追问,问到满意为止,这样看来,他倒还更像个记者。他大学学的是建筑学,如果不是当年飞回来参加TVB歌唱比赛,还拿了十万港币的奖金,“我这一届才有,后面那届,何韵诗就没有了,哈哈!”也许会多了一个建筑师,但是却少了一个用心唱歌的人,一个每张专辑都百万打磨的歌手,一个不肯承认自己在香港歌坛领军地位却在所有“代表”香港的时刻都冲在第一线的积极分子。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