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定于下午三点的专访,记者提前俩小时到场,正好和梳着马尾,一身贴身休闲装的徐帆一起进入酒店。徐帆走路风风火火,小辫子也随之摇晃,透着一股泼辣率真劲儿。

  专访在一家五星酒店的露台进行,冯小刚导演正和编剧刘震云,主演张国立等人坐在椅子上聊天休息,徐帆大步走过去,站在冯导身后旁若无人地捏他的脸,各种“蹂躏”,冯导好像习惯了一般,被揉得头晃来晃去还继续侃,完全不顾她的“调戏”。《一九四二》的主创们显然还没出戏,特别是张国立还一直在用河南话跟大家交流。张国立称呼徐帆“帆子”。

  也许《唐山大地震》宣传期间聊过不少家庭生活,这次,对于婚姻,开始徐帆并不想多聊。不过她还是难以掩藏自己从和睦的家庭生活中感受到的小幸福,“冯导叫你啥”“书记”“为啥是书记”“领导呗”。或许对婚姻有着类似的感悟,徐帆还根据自己的经历,给记者支招,回家可千万别和家人谈工作。

  生活中的徐帆有着忙不完的事情,照顾孩子,料理家务。她平静而心怀感恩,认为最大的幸福是跟着身边的人一辈子。

  她在婚姻的道路上摸索,曾经想和冯导“相敬如宾”,但后来发现俩人应该“相依为命”。她受不了他的“较真,一根筋”,但她知道,爱他,就是要爱他的全部。[阅读全文]

封面人物徐帆

  十几岁的时候下决心报考艺术院校学戏曲,还没毕业学校就解散,小姑娘徐帆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火车来到北京考人艺。徐帆坦言自己从懂事儿起就往远处看问题,在乎自己的感受,想好了就做,不顺时也认栽。如果能把演员这个职业做到精致是自己一辈子的福气。

腾讯娱乐:你从艺这么多年以来,我知道你从小学京剧,一路走过来也挺不容易,你自己怎么看待这“苦难”?

徐帆:我觉得不管什么样,我们要有灾难、苦难意识。可能会有很多人说,我好好的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这样,我只是说我个人。因为要有了这种东西,它会在我平时做事情的时候,带动一些平时的耐力。可能真正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不慌。

腾讯娱乐:你现在是国内同龄女演员里的佼佼者,我想知道是怎么一路支撑着你走到现在。你当年也有过没戏拍那种时候,经历过挺艰辛的时候,怎么挺过来的?

徐帆:我觉得跟家庭有关系,我的父母就是很好的戏曲演员,所以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精神。戏曲这种团体是很讲究规矩的,真正的大牌是不张扬的。你也要耐得住寂寞,靠什么耐住寂寞?这是要自己给自己找事做的吧。我觉得在这种时候,就是培养自己最好的机会。
  比方说要演一个角色,你临时抱佛脚去体验生活,那完全是瞎掰。只有你平时生活中的观察力,观察力有了,你就要有感受力,你把所有的感受都记在心里了,就好像图书馆一样,你要用的时候,到里面查阅资料就可以了。我就是在寂寞的时候把自己心理空间慢慢养成图书馆。一旦我要用东西的时候,直接去我的“图书馆”拿,我真的不用特意去体验生活。所以没戏拍的时候我不慌张。

腾讯娱乐:你从十几岁就决定自己要做演员了?

徐帆:对,我觉得一个人如果一辈子一件事情做得特别精致,就是好事,就是他一辈子的福分。我从懂事的时候开始,我需要什么东西,我会看得很远。我看得远的时候,这样子我不会后悔,即便是后悔,觉得是活该,谁让我认准了呢。有的时候,人不顺的时候,你得认栽,因为它一定得是你顺的时候选择的东西,可能得到的效果不一样,他就开始不行了。但是这种时候你认,认完了之后你再去体会,再去吸收。

腾讯娱乐:这是你与生俱来的性格特点吗?

徐帆:这是我的性格,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但是我又不自大,我演戏的时候会像观众一样站出来审视自己演戏。我自己为人处事生活的时候,也像旁人一样在审视自己做事情。所以我所做的事情是我自信的。

封面人物徐帆

封面人物徐帆

  采访徐帆,不管怎么聊,话题也不会避开这个被徐帆称为“我的命”的冯小刚导演。在刚结婚的日子里,徐帆也曾努力做到夫妻“相敬如宾”,但是那种客气得看上去很“假”的相处方式让徐帆受不了。“去他妈的相敬如宾,我不要!我要的是相依为命,冯小刚就是我的命,我也是他的命。”如果问她幸福是什么,答案看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并不容易,尤其是在充满诱惑的名利场,那就是:身边的这个人还在身边。

腾讯娱乐:在演戏上你现在也是到了越来越自信的地步,家庭生活也很和谐, 可以说你现在这个状态是你最好的时光吗?

徐帆:我觉得是最好的时候。我觉得可能以后我的工作会慢慢不好了,但是我希望我的生活会是平稳的。比如我们能跑得动的时候,跑到这儿是高兴,跑到那儿是高兴,但是老的时候我跑不动的时候,我在家里待着,一样是高兴的。所以我希望随着年龄的起伏而起伏,而并不是随着情感的起伏,随着爱与不爱这个家的起伏而起伏,那不一样。

腾讯娱乐:随着年龄起伏,就是说随着年龄的变化对幸福的看法不一样,是这样吧。

徐帆:对,咱们这么一聊也是梳理我自己的情感的时候,我生活也好,工作也好,相伴的都是我熟悉的人,原来身边的人现在还在身边,这是我的幸福。并不是原来身边的人现在换了一茬子,我并不觉得这是幸福。
  我念旧,我愿意跟我身边的人一辈子,我不希望老换,老换人,我换不起。我觉得我的幸福,你说要求高也不高,但是也不怎么低。但就这么些,够了。

腾讯娱乐:你和冯导在一起工作,婚姻又这么幸福,这么稳定的秘诀是什么?有什么婚姻的感悟?

徐帆:我提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因为婚姻这种东西我觉得无法借鉴。你跟你老公过得好,如果你老公换了别人不见得好,你换了别人也不见得好。有的时候为什么说是缘分呢?缘分由于这两个人对上了。
  所以我觉得缘分其实是一种很无奈的表现,就是缘分,但是我想积极一点,创造生活。你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时候,因为你对你老公长时间的了解,你知道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当然不是说投其所好,但是起码有一个相互配合,这个很重要。
  还有一点,这是我坚持做的,回到家里面,不谈工作。我的工作是我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他的工作。原来有一阵子我们两个人总谈工作,那时候我们有一个经纪公司,他让我帮着管一下,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有一些解决不了的问题回到家我要跟他商量,我们一天到晚都在谈工作,我没有一点生活本身的乐趣,我就跟他说,这个公司咱们不做了。因为我觉得时时刻刻都在谈工作,我觉得我没有家庭,所以我不要,我要家庭,我要家庭生活。如果我想工作的话,我出去工作就好了。我在家里不想谈这些。

腾讯娱乐:我刚才听见你管冯导叫大哥?平时都叫他什么?

徐帆:我想起叫什么就叫什么。小冯,也可以叫大哥,也可以叫叔叔,跟着工作人员一块儿叫。我随便,他特别适应。可能前三分钟是叫那个,后三分钟叫那个,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你就是突然之间让他随时角色变换,我觉得也挺好的,家里有一个乐趣。

腾讯娱乐:冯导平时怎么称呼你?

徐帆:他叫我阿姨,叫徐老师,都可以,无所谓,也叫徐书记。(笑)(因为你是家里的管家是吗?)家里需要有领导嘛。(感觉好欢乐啊)其实你们觉得我俩好像天天开玩笑似的,其实没有那么多玩笑,跟大家一样,很正常,只不过是我们是心通,心通比什么都强,心通省得解释。

腾讯娱乐:刚才看你在休息的时候捏冯导的脸,好甜蜜。你在家里也会经常“蹂躏”他吗?

徐帆:有时候会。我就是觉得对他,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能客气,用不着客气,因为他是我的,不用客气。他也对我想干什么就跟什么,我是他的,无所谓。
  在一起这么20年来,我的感触是,原来在我的理解中,夫妻应该是相敬如宾,都说这样是最好的夫妻,我以前也学着“相敬如宾”,后来我觉得什么他妈的“相敬如宾”,一点也不好!那是假的,我不要。我就要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想气他,我就气他,我想跟他吵一架,就吵一架。我想今儿不跟他说话,我就不跟他说话,明儿我求着他说话,他不说话,都可以。
  现在我就是觉得他就是我的命,我不想把他当宾,我想把他当命,这个人就是我的命,所以他是我的,我是他的命,我也可以是他的。我觉得“相依为命”比“相敬如宾”要实在得多,我愿意这样做,我觉得这样我过得舒服,“相敬如宾”我不舒服,我觉得假。我觉得刻意经营好累呀,因为他有时候说我们去那什么,我说我能不去吗?就不去了。我觉得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很不够意思,但是我觉得不够意思就不够意思吧,下回再够意思。(笑)

腾讯娱乐:你跟冯导彼此最欣赏对方的什么特点呢?

徐帆:我欣赏他的坚持,他的善良,他的正直。我还欣赏他唯美标准。他的审美标准,这是我很欣赏的。他对于美的标准是大方、不花哨。(但也有你受不了的地方吧?)他有时候那个较真,那个一根筋,我也觉得挺受不了。但是我觉得这个没有办法,因为有坚持,就有较真,这都是相连的。你不可能只喜欢他好的那一面,不喜欢他有毛病的那一面,我觉得这个不行,你既然接受了他,就得接受他的全部。

腾讯娱乐:作为家里的“书记”“领导”,那你在家是什么样的状态?你喜欢做什么?做家务还是做什么?

徐帆:我什么都做,我觉得我在家里要比拍戏忙,要辛苦得多。不光是照顾孩子,一堆的事儿。(怎么放松自己呢?)我喜欢偶尔约几个姐妹,在家聊会儿天,或者在家里吃点东西,或者在外面吃点东西,聊会儿天,抽点烟,喝点小酒,这种我觉得挺好的。

腾讯娱乐: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徐帆:没有,我太辛苦了,我一把岁数,我从来不给自己设计什么打算。我觉得我老得跟着打算走会很累的。我都是让事来碰我,我不去碰事。

封面人物徐帆

封面人物徐帆

  冯小刚的新作《一九四二》中,徐帆饰演逃荒的灾民花枝,见识过她在《唐山大地震》的震撼表演,“花枝”这个角色对她不算什么。我们对徐帆有这样的信心,她自己也有足够的自信,人到中年,找到她来饰演的人物都是“撑起一部电影灵魂”的角色,徐帆说这是自己的幸运。“困难的角色我来,我愿意解决难题。”

腾讯娱乐:《一九四二》很快就要在国内上映了,这又是一部挺震撼的作品。“花枝”这个角色一开始冯导就是定的你吗?

徐帆:是吧。我们俩没去探讨过,前些时候我听见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说一开始就选得我,那我就说是。

腾讯娱乐:《唐山大地震》称得上是你的一部杰出代表作,你在片中塑造的母亲“元妮”大家都印象深刻。“花枝”也是一位母亲,那么看到《一九四二》剧本后你自己是什么感受?

徐帆:我看到剧本就觉得挺震撼的。《唐山大地震》这部影片中,它还有震中和震后,还有建设好的唐山,还有一个好的环境,拍摄地震的戏份只用了一个月。而拍摄《一九四二》的这五个月里,我们天天都是在逃荒,人的精神接近崩溃。另外,我觉得自己很庆幸,演着演着戏,人到了中年的时候还能接到这么好的角色,是有幸福感的,也有成就感。

腾讯娱乐:你是指接到“花枝”这个角色么?

徐帆:不管是“花枝”还是“李元妮”。有的演员年轻的时候演一些主要的角色,可能演着演着到后来只能演一个配角,越演越小,越弱。我觉得我是越演越强,越演越实。把自己的想法和自己觉得不可能的东西变为可能,让自己越做越自信。演着演着你就觉得人家愿意来找你,那些特难的角色来找你。我愿意解决难题,这有大家对我的信任在里头。

腾讯娱乐:我们在你的作品中也能看到,我觉得演过《唐山大地震》里的“元妮”之后,再演“花枝”是不是就驾轻就熟,越来越自信了?

徐帆:确实是越来越自信。不过,演“花枝”还是不一样,这一次是一种表演的洗礼。《唐山大地震》里的“元妮”要有一个年龄的区别。年轻的、老的,对“元妮”的塑造是你必须使用技术。可是《一九四二》这部影片里,就是把你浑身的技术全部消掉,我不要你的技术。我只要你的本质,只要你最简单的东西。“花枝”不要你表演,要像是没有表演经历的人去演。

封面人物徐帆

封面人物徐帆

  眼前的徐帆很瘦,细细的小腿显得弱不禁风。为了演好逃荒的灾民,本来就很苗条的徐帆一个月减掉了8斤,五个月的拍摄中靠喝粥保持体型,长期处于饥饿的状态,她听不得片场工作人员提到食物的名字。有次饿到极限,连一块坐扁了的沙琪玛,她都险些连塑料皮都吃掉。徐帆回忆说:“我不能看到别人的嘴巴动啊。”

腾讯娱乐:拍《一九四二》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吧。

徐帆:《一九四二》的难度是以前作品的十倍。这部片子虽然是把我们扒了层皮,但是觉得很值得。

腾讯娱乐:扒了层皮是指减肥吗?

徐帆:辛苦,减肥是一方面。因为拍摄它不可能是一个好的环境,再就是天气,还有我们本身的化妆造型都让人看了就压抑,这几个月的拍摄下来简直是人能承受的底限。

腾讯娱乐:为了拍《一九四二》瘦了多少斤?减肥用了多久?

徐帆:五个月都在减肥的状态,但是我一个月之内就速成,瘦了8斤。因为我要是不在这第一个月之内速成,拍完了再减没用。后四个月是要保持住体型。

腾讯娱乐:怎么减的,每天吃什么?

徐帆:喝点粥。一点不吃也不行,因为我低血糖。

腾讯娱乐:大家都瘦了是吗?

徐帆:瘦了。张国立瘦了至少有十几斤,张默也瘦了。冯远征本身就瘦,他很占便宜,他的脸是瘦长的脸。而且还给他粘一个山羊胡子,他的形象真好。

腾讯娱乐:我也曾经减过肥,但是减肥时候长期处于饿的状态,人会很焦躁,你有这种感觉么?

徐帆:有,我觉得减肥的时候,人是最不可爱的时候,而且是最丑的时候,你知道为什么吗?那个皮肤没有弹性,没有光泽,你除了瘦就没什么了。刘震云老师的剧本里,把我(花枝)卖掉以后,在那换裤子,我觉得一个人骨肉如柴,即便是个女人脱得精光,也没什么看头了,让人家一点想法都没有,这是惨剧,不只是悲剧了。我太不提倡减肥了,减肥的女人们适可而止吧。

腾讯娱乐:大家对这个片子都付出了好多,减肥很辛苦。我看完之后,觉得每个人的表演都特别棒。

徐帆:这个戏,你们看了,就觉得这整个戏的一场演员特别整齐。你不觉得哪一个弱,哪一个太强,好像没有。就像一个特别好的合唱团,它是一个群体,它是一个集体,并不是哪一个独唱演员在那演独角戏,我觉得这一点特别好。

腾讯娱乐:除了减肥,你在拍摄这部作品的时候,遇到的印象比较深的困难是什么或者是比较难忘的哪些场景,值得跟我们观众分享的?

徐帆:我觉得我们天天都是困难。我们每一天都差不多有2000个群众演员,群众演员站好了,我们要往前走。比方说我们在那个屋顶的距离,从那个地方走到我现在这里来,导演说停,再来一遍。人要往后再退回到原地,就这一点都得用至少40分钟的时间去退。如果是一个人可能5分钟就退到那了,但是2000多人,转个弯不光是人,还有车,还有牲口。

腾讯娱乐:对你自己来说呢,你在表演这个角色已经很驾轻就熟了,没有什么特别难以处理,或者让你难以驾驭的?

徐帆:在拍摄当中,我对角色最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把握,我真的挺感慨的是:人要是吃不饱,没有吃的就没有尊严。在那段历史中,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就是觉得你要给我一口吃的,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所以“花枝”做任何一件事情,我都是能够理解的。
  有一场戏张国立要上城墙,拍那个镜头的时候,他说:“等会吧导演,谁有巧克力给我吃一块,我实在(饿的)不行了。”当我一听到巧克力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在那说我就不行了,我说我也要吃巧克力,我也好饿啊。我听不得人家说食物的名称。旁边的录音师说,帆姐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有一个沙琪玛但是坐扁了,行吗?我说没问题,你给我吧。
  塑料纸还没完全撕开,只有个缝的时候,我的舌头就开始舔了。完了之后开始咬,为什么咬,因为着急撕不开。我咬的过程,他们在那扯塑料纸,在那个过程中间,我就噼里啪啦地掉眼泪,一边嚼,一边流眼泪,这个东西我完全控制不住,是失控之后的状态。

腾讯娱乐:已经沉浸在那种状态?

徐帆:我没有任何感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哭。你说人那时候有什么想法,我向毛主席保证我有想法我是孙子。什么想法都没有,那是一个生理的极自然的反映,可是我们在演戏的时候都没有想到我一边吃,我会流眼泪。但是那就是生活,事后想,我真丢人。

腾讯娱乐:我觉得是一种境界。

徐帆:我无所谓,有口吃的,我就是觉得没有吃的真的没有尊严。所以通过拍这个戏,我好像经历了这次灾难一样,我现在觉得好幸福,好温暖。能够拍这个戏,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经历吧,会觉得生活不一样。

封面人物徐帆

封面人物徐帆

  徐帆在第七届罗马电影节开幕红毯上,穿起黑色蕾丝低胸礼服,梳着复古的发型,在这个《罗马假日》拍摄之地也小小地“奥黛丽-赫本”了一把。少见的性感装扮,冯小刚导演看到后也直夸媳妇“不错不错”。徐帆说:“在国内可不敢这么穿,都一把年纪了!”

  今年45岁的徐帆一直是娱乐圈里一个特别的存在,她是国内同年龄段女演员中的佼佼者,演技一流的“表演手艺人”,大导演冯小刚贤惠持家的“徐书记”、“徐领导”。显然徐帆对于后者的身份更加看重,“我以后工作可能会变得不好了,但是家庭我希望是随着年龄起伏,而不是随着情感起伏。”

  专访之前,徐帆叫住正好路过我们旁边的冯小刚说:“大哥,给根儿烟抽呗。”神情就像黑帮片里的小弟对待老大。就像徐帆在专访中聊的,这是她和冯导夫妻间常用的沟通方式。冯导看了看等在旁边的我对她说:“采访呢,别抽了”。徐帆看着我说:“我就抽一根儿啊,很快。”

  徐帆与冯小刚相识已有20年之久,这些年里徐帆经常出现在冯导的电影作品中,早期的冯氏喜剧里徐帆的精彩表演无需多说,而前年的《唐山大地震》更是将她推向巅峰。所以,徐帆越来越自信了,“困难的角色都找我,我愿意解决难题。”

  角色越演越自信,家庭安稳和睦,心态安于平静,这是“徐书记”最好的时光。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