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成龙很忙。

  先是“遗产风波”,他说自己的财产一半给林凤娇和房祖名,另一半捐掉。言下之意就是吴绮莉母女一毛钱都拿不到,固然是轩然大波,但其实这个决定,早在当年“小龙女”事件爆发就已经确定,所以他不吭声不回应。

  然后是“持枪事件”,他接受某周刊采访说到在香港跟黑社会对峙,用了枪,一下子惊动了香港媒体和香港警方,声称要成龙出来作证。后来成龙不断出来解释道歉,说事情发生在持枪合法的美国,说整个事件没有那么严重,说整个事情就是一场误会。

  紧接着是“慈善基金”事件,他的基金会卷入儿慈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洗钱”丑闻,成龙不得不再次澄清,微博中,访谈里,他很是忧心会阻碍大家继续做慈善。

  这三个危机公关肯定不是高明的,但确是最符合成龙的个性,有就是有,默认或承认,没有就是没有,高调否认,言之凿凿。毕竟这段时间对他最要紧的还是新片《十二生肖》的车轮宣传,好在观众都买账,票房很争气,《十二生肖》首周末票房突破两亿,4天累计票房2.15亿,跟同档期的《泰囧》打了个平手。成龙也很大度,对手是一个新导演的处女作,他不在乎,仍然跟徐峥大大咧咧的言笑调侃,与接受采访时相比也没什么两样:明显已经很累,却还能打起精神拍照,嗓门很洪亮动作很夸张,但他仍然是个容易冲动的人,所以他在访谈中越是眉飞色舞,他的话越是要打对折。

  反正我是相信这些惹了麻烦的话都是他说的,就像采访里说的那半个集装箱的火山灰是夸张的,那个英国的电话亭是不存在的一样。他做别的都会被骂,只有做演员不会,票房支持他,媒体也挺他,他用一百部电影只确立了一个形像:威武、幽默、绝地反击,永远不死(印象里似乎只死过一次),他是个多么主流的演员啊,他做着最多人认为最正确的事,爱国家,拥护主流价值观。包括这次的《十二生肖》,为了国家可以不要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可以不管契约,可以去偷去抢。成龙一身江湖气永远都在,不管是坐在那里,还是在电影里。只是他真的是老了,戏谑和打斗怎么都拉不回那个《醉拳》、《A计划》和《警察故事》时期那个头很大鼻子也很大的朝气蓬勃的样子了。[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封面人物成龙

  跟成龙对谈中可以提林凤娇,他自己也在提,称“娇姐”,也可以提房祖名,永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给我作曲子他拖了一个月,唉!”但是不可以提吴绮莉,也没有机会提吴卓林。前不久爆发的“遗产风波”中,他说自己的财产一半给林凤娇和房祖名,另一半捐掉。言下之意吴绮莉母女一毛钱拿不到,固然是轩然大波,但其实这个决定,早在当年“小龙女”事件爆发就已经确定了。1999年他在新加坡机场受到香港记者“围攻”说出了那句“我做错了全世界男人都会做错的事情”,人人都知道这就等同于默认。随后,当林凤娇表示既往不咎,他就已经将一半财产划到母子名下,而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没有任何媒体报道显示成龙与另一对母女有金钱交割和往来,吴绮莉数次以“那个人”代替成龙,永远都是“没有来往”。

  这大概是成龙处理一切问题的方式,钱、电影、女人、家庭、兄弟……会吹牛,也莽撞,但是不隐瞒,有错就认。“小龙女”事件成为一个分界线,从此成龙的公众形象开始有所改变,以前人人都视他为一个打不死的英雄,台上台下都“大哥”,呼风唤雨,应有尽有,从那次以后,动作英雄渐渐被人发现言辞并不谨慎,口无遮拦,隔三差五就爆出点大麻烦。

  也许跟读书不多也有关系,从理论上讲,成龙的最高学历只有小学一年级。这个遗憾伴随多年,哪怕后来闯荡好莱坞他一字一句咬牙死磕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英文,但在忆自己这大半生仍心存遗憾,“真后悔为什么年轻时没多读点书”。7岁时他的名字还是陈港生,不爱读书顽劣不逊,父亲决定带他到戏校里去切实体验一下“不能读书”的痛苦,“对于一个在剑客以及少林武憎的故事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多动的男孩来说”,多年以后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师傅的情形,成龙用了一个词——“天堂”,不用学习,没有老师,可以玩,可以打架。这所戏校便是声名卓著的于占元在移居香港之初创办的中国戏剧学校,戏校的制度甚至跟旧时戏班一样,要签类似“卖身契”,最少5年,陈爸爸看着这个顽皮到家厌恶读书的小儿子,咬牙签了10年。这10年决定了成龙的一生,他将以打和受伤作为安身立命之本。



封面人物成龙

封面人物成龙

  成龙唱过一首歌叫《国家》,“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家是最小的国,国是千万的家”。也想到他在2009年博鳌论坛说过的另外一句引起轩然大波的话“现在太自由了,中国人就该管起来”。香港本土的报纸通栏大标题骂他,持续骂了两天,他被市民投诉要求剥夺他旅游大使的头衔。

  但显然成龙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从那以后他非但没有控制自己这一类言论,甚至贯彻的更彻底。比如这部《十二生肖》就是一部很“正确”的电影。在前后两次时隔半年的采访中,都能感受到他无时无刻不在强调的“正能量”。成龙讲起这个故事的缘起,眼神发亮,“我去柬埔寨,好好的一尊佛,没有头,去印度也是没有头的佛像,你大英博物馆连佛像的一个鼻子都拿去!?你为什么不还回去呢?”这让他特别想拍这部电影。片中他扮演的大盗受雇于人去偷兽首,在整个过程中他受到了“震撼”,所以把偷到的这些宝物归还给原来的国家,比如中国、印度和柬埔寨。

  《十二生肖》上映之后,成龙的言论更加激进,有媒体问“如果你不是明星,你会不会当神偷把中国文物偷回来”,他毫不犹豫的回答“会啊”。时至今日他也不怕再被批评,因为《十二生肖》从试片到现在,口碑不一,但票房还不错。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大家众口一词——“那个成龙回来了”。“那个成龙”31岁的时候在还叫南斯拉夫的萨格勒布拍跳山崖的戏,只一根威亚,出了问题,他被重重掼在山脚,头骨严重受伤,不得不在当地接受颅骨手术和将近一个月的治疗;“那个成龙”45岁拍《我是谁》选择从荷兰鹿特丹一座玻璃和钢筋结构的办公楼21层往下跳,“唯一可以听见的就是风声、耳中血液奔流的声音,以及心脏像猛击大鼓一般的声音”;当“那个成龙”坐在我们面前已经接近60岁了,仍然在银幕上用肉身涉险,只为搏你一笑,因为他真是深知观众心理“他们来到电影院,就是渴望看到一个英雄”。

  直到今天已经成为影坛巨星的成龙还时常说起自己当时的苦干和实力。他不菲薄小角色,做龙虎武师,即使几拳就被打死他也是实打实地真干。导演见这个替身演员如此投入和卖命,不禁留意地多看他两眼,有了这个印象,导演在拍新片或武师不够用时,总会想到他:“元楼呢?叫他来补最后一个试试看。”成名之后的成龙永远记着这句话,这句话让他挨打,也给他饭碗,又高兴,又心酸。



封面人物成龙

封面人物成龙

  为了《十二生肖》的宣传,成龙空前密集接受采访,他是个特别容易嗨起来的人,坐下半个小时就能说着说着眼神发亮,手舞足蹈,在不大的采访间里跳来跳去。当然也更容易说出惹麻烦的话,虽然都是实话。

  最近惹大麻烦的就是那句“一回到香港吃饭,二十几人围着我,拿着西瓜刀,我自己带一杆枪,衣服里还有两杆枪。我说你们欺人太甚,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躲你们。后来我是两杆枪、6个手榴弹对着他们。”香港媒体和警方都大惊失色,表示要求成龙配合调查此事。成龙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在各种跑影院巡回采访中解释,说其实是记者误听了,其实这件事发生在三十年前,其实地点是在持枪合法化的美国。

  但其实看过成龙自传的人都知道,他确实与黑社会打过交道,那是在拍出了《醉拳》之后,他已经成为如火箭速度窜起的新星。而与“三合会”有联系威胁到他的人,恰恰是他在电影这个行当中遇到的最大的贵人——导演罗维。当年罗维和陈自强一个电话把已经对自己拍电影心灰意冷随父母去了澳洲并改行当建筑工人的成龙召回香港,打算把他打造成第二个“李小龙”。那是1976年3月8日,罗维执导的《新精武门》在台湾正式开拍。也在这一天,主演该片的元楼正式改艺名为“成龙”。

  成龙后来被借到吴思远的公司出演了《蛇形刁手》和《醉拳》,确立了他谐趣武打片的核心竞争力,《醉拳》后来已经成为公认的成龙代表作。属于他的时代终于展开。随着他窜红,罗维的公司、嘉禾公司和邵氏公司七手八脚的开始抢他,嘉禾前后三次出价,支票单让小学文化的成龙躲在洗手间数了好久的零,第一次是100万,第二次270万港元,第三次,470万。邵氏不甘示弱开到了500万。

  那个时候香港还很乱,为了抢成龙,黑道白道都上,嘉禾片场曾经有人在成龙的车顶扔了一个血淋淋的狗头,多年后的回忆录里,成龙认为这跟罗维的公司与邹文怀的嘉禾对簿公堂有关。而随着罗维公司与嘉禾官司打毕,成龙履约跟罗维又拍了两部片子,随即过档嘉禾,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

  1991年底,黄百鸣和高志森的《家有喜事》拍摄过程中有黑社会势力渗入,闹出了打劫片场抢走毛片等恶性事件,次年开年香港演艺人协会相关电影组织发起“抗暴反黑大游行”,前后共有300多名影人参加,抗议香港影坛存在的“涉黑”暴力事件。成龙是组织者之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有当年的新闻照片为证。



封面人物成龙

封面人物成龙

    “我错了,以前不应该叫人喝酒打拳。”


腾讯娱乐:如果一部电影中,像《十二生肖》这种一个大哥带着几个手下去偷东西,如果设计剧情,为什么不让手下人去走一点桃花运,喜欢几个女孩子之类的,为什么在你这部电影里就搞得很干净,人人都很忠于家庭的,为什么会这样?

成龙:我这个人渐渐长大了,对社会观念、拍戏的宗旨是,我认为一个传媒、一个导演、一个演员、一个制作人都要对你自己的东西负责,我拍完一部电影,再问能不能给我的儿子看?如果能的话,我就可以给全世界看。上次有个导演跟我讲,说我拍了电影很后悔,我都不能给我儿子看,但是今天我不会那么做。比如我以前拍《醉拳》,各种搞屁股啊,拱鼻子啊,很好笑,但是真的只有这个方法可以令人家笑吗?不是的,有很多方法的。后来随着我年龄增长,我再看《醉拳》的时候,我错了,不应该叫人喝酒打拳。
  到《醉拳2》我接手做导演的时候,我就讲不要喝酒,不要打拳。我拍我喝醉了被人家脱光衣服吊在城门口,我跟狄龙讲,就是‘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我慢慢地希望我的电影里面可以带很多正面的信息给现在的年轻人。你如果那个电影,里面我说这么多人打一个人是懦夫的行为。记不记得这句话?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现在这个时代的年轻人,10个女孩子打一个女孩子,10个男孩子打一个男孩子,这对吗?我在电影上面,就要这么发声,我要讲出来。

腾讯娱乐:这部电影里面你的打戏还是很精彩,能看到你以前的雄姿。但是你还是保留了以前的特色,比如说这个脚被砸到了,有这种滑稽的地方在。以你现在的心态再做这种动作,会不会觉得有一些不适应?

成龙:不会。我这个是很开心的。整个环境是喜剧,我不会做作地做一些东西。而且你的动作给人家的感觉,在美国时人家会讲说是残忍,但是我尽量希望我的电影里面,有动作,而不残暴。有喜剧,而不下流。你看我的戏是干干净净的,有喜剧,不用那种狗屎尿屁。

腾讯娱乐:《十二生肖》的最后一场戏觉得特别震撼,你从飞机上跳下来,降落伞也没有了,你宁愿摔到粉身碎骨也要救那个龙首。为什么一开始就会确定这么一场一锤定音的戏?这场戏是你写剧本一开始就写出来的还是拍的时候有的?

成龙:一开始就有了。这个剧本写了很多年,看外景,写剧本,大概前后七年了。本来还有一场更大的戏,估计制作费超过4亿接近5亿就没拍。如果可以,那场戏我留着下一集拍。这一集我把一个人打晕了,一看是个女孩子,我就飞下去救她,她的人来跟我说谢谢你。那个盗兽头的人,到了后面我们就是朋友。如果这部戏有第二集,我想让他们这几个人还在,他们会继续帮我,后来死掉。

腾讯娱乐:那这场戏难一些,还是你在小岛上探险的那场戏难?

成龙:岛上的戏比较容易,只是编剧上难,难在怎么样让每个人都有戏,包括对面的海盗,让那个环境出现一些喜剧是合理的,那个很难。最后一场(飞机上跳下来)的戏是拍摄上难,空中部分要在澳洲拍,我自己飞要在拉脱维亚拍,火山是在亚苏尔拍(太平洋上的瓦努阿图),衣服爆那个要在香港拍,四个地方拍这么一场戏。尤其那个衣服爆很难爆,太胀要爆掉了,而且滚的时候,同一时间挂了很多的气筒,我人滚了,它又不爆。还有用超慢格拍摄,你慢一点就不行,很难,非常难。

    “200万买檀木,林凤娇骂我神经病”


腾讯娱乐:你从降落伞降到车子那场戏,我听说你有一个救命衣,是什么样的?是你自己研发的吗?

成龙:对,真的自己研发的。就是自己想出来的嘛。你看我的《飞鹰计划》多少年了,我自己发明的在沙漠的地下道里拿的那个有光的笔,当时是没有的,而今天真的有这些东西,对不对?电影的想象是无穷的,你怎么想都可以。
  关于那个救命衣,其实设计了很久,一开始没做出来,为了这个事情,我跟那个美术指导,我说今天如果我是皇帝,有权的话,我第一个把你杀死。但是,我后来哭得很厉害,因为他跟我三十几年了,这是他最后一部戏。一年后,他死了,我哭得不行了,就觉得自己不应该讲那句话。但那个时候真的很生气,因为9个月,他做不好这个衣服,你是不是要打?
  后来还是要回香港去拍这个镜头,在火山拍不了,要把整个东西搬到香港拍,要买半个集装箱的火山灰带回香港拍,花我多少钱啊?那也要拍。我之前拍《飞鹰计划》的时候,6吨半的沙子从撒哈拉搬过来,搬回来到香港拍,拍完之后我想送给香港人,我铺在沙滩上,还不行。

腾讯娱乐:我看电影里讲怎样做假文物,有很多细节,一套一套的,你平时也会买文物这些吗?

成龙:没有,我不喜欢文物。我玩的东西都很奇怪。我不相信文物,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幅画会值这么多钱。而且这六年来,经过我跟一些作假专家,还有马未都这样的鉴宝人在一起,我去跟他们研究和开会,才知道现在市场90%都是假的,而且你看不出来。

腾讯娱乐:你说你玩的东西都特别奇怪,会怎么奇怪啊?

成龙:女人的手链、手镯、小勺,你要来我的成龙办公室,你就知道我收藏什么东西。小人像、小玩具、手铐,古董手铐、现代手铐,锁,有不同的锁。还有小佛像,小茶杯,什么的,有一千多件。
  我还收集过恒生银行保险库的大门。他们那边说你来拿吧,卖我3000块港币。我说3000块港币,我买了,你知道我用吊车吊花了多少钱?15000块钱。吊到我自己的办公室那里,那里一摆就是三年,动不了,也没别的地方放。我还在英国买了一个公共电话亭放在我的公司,那个电话亭1吨多,我把那个电话亭吊到我自己的办公室,还得挪开保险库那个门。3000块一个门,两吊3万,到今天已经第四吊了。现在吊到清水湾去了。以前说有一道门将来做我的办公室的秘密门,好了,现在钥匙也不见了,号码我也忘了,我很奇怪的。

腾讯娱乐:你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娇姐会生气吗?

成龙:会。但是她不敢骂我。我很兴奋地跟她讲,因为她很朴素,她不知道什么紫檀家具,她就说你买那么多烂木头干什么?两年前我的师傅跟我讲,有一批紫檀木非常好,我在外面拍戏,那边开价200万,我叫娇姐帮我打过去。但是我一回来说我的檀到哪去了,发现她没打钱。我说为什么不打?她说你神经病,她也不知道紫檀是什么。木头?木头卖200万?神经病。你知不知道今天的紫檀多少钱?2000万。
  我最近还跟她讲,2000万了。她说,又怎么了?你缺这2000万吗?我真的没办法。

封面人物成龙

封面人物成龙

  在下第一场冬雪的北京,见到了成龙,当时正是《十二生肖》进入车轮大战般的后期宣传,他还没来得及吃饭,助理叫了一盒蛋挞,问吃点正经的饭好吗,“大哥说跟我们一样就吃这个……”,张蓝心在后来单独采访中说成龙很不高兴她们在吃饭的时候剩下,都要弄到自己的盘子里来,一口一口吃掉,大家喝剩下的矿泉水,半瓶半瓶的,成龙倒在一个瓶子里,咕嘟咕嘟喝了,几次下来,“我们再不敢剩饭剩菜,矿泉水没喝完也自己带走。”

  采访时,他明显已经很累了,但是仍能打起精神拍照,跟记者聊天仍嗓门洪亮动作夸张,高兴站起来走来走去,只为比划出那个3000块钱保险库的门“有这么大”。而他的身份太复杂:他做生意,做慈善,喜欢开炮,参与政治话题,靠这些争议性话题,他不断占据娱乐头条,如果没有《十二生肖》,几乎被人忘记他是个演员。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