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置信,俞灏明就这样坐在我对面,没有任何化妆,他留了胡子,应该是想掩盖伤疤,但脸上和嘴唇上的伤痕还是清晰可见。两年前那次爆破事故之后,他的皮肤变得很差,以前光洁的脸庞上多了许多小坑。我忽然想起在湖南台做记者的时间里曾多次在节目演播厅见到他,少年神采飞扬,常在舞台上玩到失控,那个时候的他是偶像,是万千粉丝心中的“国民弟弟”,在不带妆的情况下肯定不让拍照。但眼前的灏明,不再是那个少年,可能依然没变的是,对人始终彬彬有礼,哪怕是手上带伤,也会褪去手套与你握手。

  撕开一个人的伤口是件很揪心的事,在采访中聊到许多旧事时,有时候他有好久说不出话来,手一直在揉眉心,整张脸都变得发红,许久他才会吐一口气,也许他心里想了许多,但最后说出来的,只不过是“不想再提”或者“那个时候...”之后就没有了。其实他已经复出很久了,但如今他每出现一次,还是会被冠上复出首秀或者烧伤后首秀的字眼;《天天向上》曾经是他最热爱的舞台,他并不是主角,但他喜欢也适应那份热闹,可是那次变故后,一切都变了,他出现过几次,话不多,他怎么都融不进那个太娱乐的氛围,可能,他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但我很佩服他,不仅仅是素颜见人的勇气,更佩服他在纠结之后说其实他不想当英雄。或许会有粉丝再次因为这句话而误读他,但...被误读又何妨?即使他不是英雄,他也开始传递正能量,做公益,帮助烧伤的孩子,复出拍戏,勇敢面对观众,做脚踏实地的事,成为正能量的化身。

  就像此刻,他站上了跳水台,不做英雄只做俞灏明又如何?[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俞灏明微博]


封面人物

  初见俞灏明的时候,他在情绪上有一点点抵触,问一句基本上只得一句。脸上的伤痕依旧在,尤其是嘴唇旁边,哪怕是留了胡子也掩盖不了多少。采访之前我决定与其旁敲侧击地问,还不如直接问伤情,好在俞灏明虽然有抵触,但仍然真诚待人。

腾讯娱乐:你现在状态还挺好的?

俞灏明:还可以。就脸有点肿而已。反正我精神状态很好,基本上已经稳定了。

腾讯娱乐:现在还要定时回医院吗?

俞灏明:还是要回。

腾讯娱乐:看上去手上的伤的面积还比较大。

俞灏明:对,基本上都是上半身的,伤都是上半身。

腾讯娱乐:医生有没有说弹力衣什么时候可以完全不用穿?

俞灏明:因为疤痕稳定期间,大概可能要两年左右,其实现在皮肤增生期已经过了,慢慢已经趋向稳定,不是什么特殊情况的话,都不需要穿弹力衣,但夏天还是比较难熬。

腾讯娱乐:脱衣服的时候会粘到衣服吗?

俞灏明:现在不会粘到衣服,因为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粘衣服什么的不存在。

腾讯娱乐:伤疤未来都能去掉吗?

俞灏明:我其实一直在医院打一些消除疤痕的针,应该是时间的问题就能消除。只是打那些针会对身体不好,因为这些药物可能会对身体有一些反应。

腾讯娱乐:为了伤痕所以特意留的胡子吗?

俞灏明:也不是说特意留,可能我到现在还是不太修边幅,出去的话就很随意,随便没化妆就出门,胡子也是喜欢刮就刮,不喜欢刮就留几天这样子,很随意。

腾讯娱乐:这次参加跳水节目很有勇气,为什么决定参加?

俞灏明:更多是希望通过节目能够找回以前的状态。现在心里面对挑战或者恐惧的时候,是比较胆怯的心态,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个节目,通过训练,把现在的心态慢慢消磨掉,希望自己的状态能够回到受伤以前的,面对挑战的时候也是勇于挑战,不会担心那么多。

腾讯娱乐:刚接到邀请的时候有没有犹豫过?

俞灏明:当然犹豫过,跳水不是一般人随便都能做的,我那时候在想身体状况是否ok,咨询过医生,他们都说没有问题。但是对我来说比较难的是,身体的运动机能还没恢复好,在运动当中可能会吃力些。

腾讯娱乐:家里人得知你参加节目后是什么反应?

俞灏明:他们会有所选择,给我设定限制,到了一定高度就不愿意让我上了。

腾讯娱乐:每天6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吃得消吗?是针对你个人的训练计划吧?

俞灏明:对,教练认为我力量方面需要加强,我涉及的可能也比他们多。体能吃得消,我希望通过这么大的运动,让运动机能有所恢复,慢慢增强训练强度也是没有问题。

腾讯娱乐:训练过程中最难的地方在哪?

俞灏明:最难还是心理,心里恐惧,对高度恐惧,是比较大的问题,在训练的时候,稍有失误就会被水拍到,很痛。训练过程中会不断遇到这个问题,而且不是你解决一次这个问题就没有了,可能中间要克服好几次,这是对我们来说比较难的地方。

腾讯娱乐:大家都觉得你在节目中的那一跳非常完美,这是你最好的一次吗?

俞灏明:没有啦,有一定技术含量,那个动作经过很长时间训练才达到那样的程度,正常发挥吧,对我来说也挺欣慰的。

腾讯娱乐:会不会挑战更高难度的动作?

俞灏明:难度系数不一定多大,但动作要是自己能完成的。

腾讯娱乐:跳水的变数很大,也许下面练的很辛苦,但正式录制当天会失误,会不会担心自己跳不好?或者担心被淘汰吗?

俞灏明:会担心失误,跳水技术含量特别高,稍微用多点力效果又不一样,力度要拿捏得非常准确。淘汰倒是不担心,比赛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名次或者拿到多好的成绩,对我来说就是去证明自己,让大家看到我正在努力的状态,展现比以前更好的俞灏明给大家看。

腾讯娱乐:你介意评委为你打感情分吗?

俞灏明:在比赛之前已经沟通过了,我也和教练沟通过,多少评委会给一些感情分,录制当天能感受到有感情分数在里面,他们会说看到灏明这么努力非常感动。我觉得不需要,正常打分就好了。




            5月3日,俞灏明在江苏卫视《星跳水立方》中的首跳获得很高的肯定。



封面人物

  在俞灏明休养的这两年期间,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每期节目都会打出“天天等灏明”的字样,事实上,当我一提起“天天兄弟”的时候,灏明眼眶就红了,眼睛看着别处,眉心紧皱。


  2012年12月31日,俞灏明出现在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他唱了一曲《其实我还好》,在舞台上只有唱歌和鞠躬,一句话没说,而台上的何炅谢娜和“快男”兄弟帮早已泪流满面,台下他的粉丝也哭成一团。为什么一句话没说?他的回答是,不想在舞台上宣泄他这两年的痛苦,这句话从他口里出来的时候,我有一丝感动,在这个浮躁到人人掩耳盗铃去炒作的娱乐圈,他可以做到收起故事不煽情,委实难能可贵。

腾讯娱乐:以前每期《天天向上》都会打上“天天等灏明”,自己看到是怎么样的感觉?

俞灏明:我记得我第一次看是在上海的时候,修养期间在家里面看电视,那个时候我是完全不知会有这样一个片头的东西。最开始以为可能只会看到兄弟们很帅,但慢慢慢慢的,一堆照片叠上去,最后它出现了“天天向上兄弟天天等灏明”这排字,当我看到时那种感觉...我现在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感动,就我看到那些字幕的时候,那个瞬间我已经热泪盈眶了。

腾讯娱乐:感动是因为没想到大家还会这么记得你。

俞灏明:我也不是说没有想到,那种感觉...说不清楚。

腾讯娱乐:节目组中间有给你打电话商量什么时候再回节目,让你安心?

俞灏明:其实蓓姐(《天天向上》制片人张一蓓)从我出院后在上海的时候,就跟《天天向上》的兄弟过来看过一次。那个时候情况不很好,他们过来看,也没有跟我说什么时候回《天天向上》这样的一些话,但可能我们心里都特别清楚吧,我绝对信任蓓姐,不管以后我是什么样子,只要我有回《天天向上》这样的想法,她肯定会二话不说答应的。到了康复阶段,他们的意愿会比较强烈,他们觉得灏明已经恢复差不多了,那就赶紧回去吧。

腾讯娱乐:再回《天天向上》做主持,你能一下子适应娱乐的氛围吗?

俞灏明:其实我不太能适应。感觉这个时间段没有办法太娱乐起来,也不会像欧弟的那种方式,所以还是要慢慢地、逐步地去表现出来。

腾讯娱乐:还能回到以前那种随时很high的感觉吗?

俞灏明:还可以,我始终还是性情中人,不是很理性那种人。所以大家朋友在一起,某一个瞬间很开心,就特别会疯,还是会这样。可能我现在状态没有这么好。

腾讯娱乐:你在跨年上唱《其实我还好》很淡定,但身后的好朋友谢娜、何炅、王栎鑫都哭得不行了,但你却没哭,要强忍么?

俞灏明:我觉得在那时候,我脑子里面想的不是说我经历过什么,在台上我要怎么去宣泄我自己的情绪,我想的不是这些。因为那一次我在上台的时候还是会紧张,毕竟我两年没有登上舞台,所以在表演之前我会很紧张。但我给自己做了一些调整,在表演的时候应该专注什么样的地方,所以在整个表演过程中,我只专注于唱歌。我没有想在舞台上面怎么样去宣泄我这两年经历的一些什么样的痛苦,这是没有必要在台上去表现的。在唱完这首歌之后很大很大一个心理活动就是,我很想很想感谢台下或者是电视机前的这些观众。我记得这时有一幕很好笑的事发生了。

腾讯娱乐:你的粉丝上台献花?

俞灏明:对,我鞠躬,粉丝过来送花。那时我脑子里就一心想着我要向四面鞠躬,要表达我的感谢之情。所以完全意想不到那种画面是这个样子的,我回过头看回放的时候想,我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呢?居然完全没有把上台送花的小朋友当一回事的感觉,可能我真的是太投入了,没有办法顾及太多,很全面地照顾到。

腾讯娱乐: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呢?最开始设计就是这个样子吗?

俞灏明:当然导演组会有他们的想法和设计。因为我本身就不太喜欢说我自己痛苦的事,过程当中我经历了什么、承受过什么,那些没有必要说。我只要站在那里就是在告诉大家其实我还好。

腾讯娱乐:脑海里的画面是一片空白,还是所有画面都会浮现呢?

俞灏明:唱歌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太多画面,完全专注的是唱歌。可能你说的有画面浮现是在我上台之前,就是在走那个通道之前。

腾讯娱乐:那个通道一直往下走是金灿灿的舞台灯光,导演组的意愿应该是希望你再走向未来更好的十年。所以那时候是最百感交集的时候?

俞灏明:我情绪上在那个时候还挺波动的,终于能够重返舞台去表演,对自己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奖励吧。

腾讯娱乐:那次唱歌应该是这些年最难忘的吧?

俞灏明:那是绝对,无可厚非。

腾讯娱乐:下了舞台之后,从台上表演完之后就迅速地离开了?那个时候是还没有心理准备面对媒体和粉丝吗?

俞灏明:没有,因为导演组设计的这个环节,就是我唱完歌之后就直接拉广告。有一个视频在电视上面是看不到的,只有在网上传播,是粉丝拍的一段视频,我唱完歌之后没有立刻走掉,而是去了主持人群跟兄弟们,还有《爱在春天》剧组的演员,去跟他们拥抱,在那个时候我心情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炅哥、娜姐、然后维嘉哥,还有兄弟们的一些表情时,那个情绪又回来了,就特别酸的感觉。如果我没有感受到他们的情绪的话,可能我完全不会这样,自己内心不会有这样一个痛楚在,心里也酸了一下。

腾讯娱乐:但还是没有哭?

俞灏明:没有哭。

腾讯娱乐:你应该知道他们在台上已经为你流了很多眼泪,包括王栎鑫他们。

俞灏明:对,我知道,当然在表演的时候我是肯定不知道,那个是看回放看到的。当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情绪更多是感恩吧,因为这两年我可以说是隐藏的,但大家对我的感情没有丝毫的减弱,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肯定。当然,在娱乐圈可能你认识的朋友会很多,但是有很多是没有办法深交的,你在那个时候会发现这些朋友对你的感情是怎么样的,能体现出来。所以我觉得特别庆幸,我能够有这样的友情围绕在身边,而且是在这个时候。

俞灏明

封面人物

  俞灏明当年在“快男”比赛中拿到全国第六的成绩,之后又在《舞动奇迹》拿到冠军,在龙丹妮接手新天娱时期,俞灏明非常受器重,出任“天天主持团”,接连拍了两部《流星雨》,出新专辑又被送去韩国秘训,在同时期的“快男”选手中,他算是发展很顺利的。但这一切,都被那场无情的爆破戏毁灭,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俞灏明不得不中断事业。如果,如果他没受伤,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呢?如果他当初没进娱乐圈,又会是怎么样的呢?好在他坚持即使发生了这场事故,他也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

腾讯娱乐:出事后,哪个阶段是让你最痛不欲生的?

俞灏明:最痛苦最痛不欲生的时候可能是面对生理上面的状况,和心理上面承受的一些东西。长时间没有跟任何人跟外界交流,其实心理状态是会有问题的,肯定会很寂寞。平常我做的一些事情,康复或是充电这些会排得很满,但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会有寂寞感,所以比较难熬就是在那个时期。

腾讯娱乐:虽然会寂寞,但会排斥外人去看望你么?或者排斥你身边最亲近的人?

俞灏明:身边最亲近的不会排斥,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太多。因为身边亲人如果知道太多的话,或者见到太多的话,肯定会特别难受。我身边的朋友,其实是完全拒绝的,怎么说呢?他们看到我肯定会有不好的情绪,这是百分之一百的事情,没有人会看到我之后还会说,哎呀,你都成这样子了,他们肯定不会这样。他们肯定会过来安慰我,但我特别清楚,他们心里安慰我之后,肯定也会有不舒服的情绪,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是完全拒绝的。

腾讯娱乐:包括“快男”那些兄弟?

俞灏明:包括他们。

腾讯娱乐:他们中第一个见你的是谁?

俞灏明:第一去见我的就是杰哥(张杰)。

腾讯娱乐:张杰其实本身话也不多。

俞灏明:我还在病房的时候他就去看望我,不断地说一些话安慰我。其实我是特别清楚他说的意思,但是我不会把自己不好的情绪传递到他那边。

腾讯娱乐:有经历过一些让你敏感或者难过的人或事么?

俞灏明:没有。怎么说呢?他们也没说过会让我敏感的话,就算他们说了,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觉得我能够消化,能够承受他们说出来的这些话,所以不管他们说什么,不管他们情绪怎么样子,我心里面很清楚就OK了。

腾讯娱乐:恢复期你想得最多的事情是什么?有做过最坏的打算么?

俞灏明:完全没做过最坏的打算。我经常想的是,我要回去做我最心爱的事情。所以这也是我的动力吧!

腾讯娱乐:后悔进入娱乐圈吗?

俞灏明:不后悔。为什么要后悔呢?已经做了选择就不要去后悔,因为后悔是没有办法弥补的事情,只会让你自己更难受,这种方式是消极的,是一种心理不够强大的表现。成熟的人做选择的时候,你就会接受一系列做出这个选择的一些后果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结果。我会选择接受,而不是说做了这个选择之后后悔,这不是好的方式。

腾讯娱乐:父母有替你后悔过吗?他们可能会希望你过一些平静的日子,不一定要进入娱乐圈。

俞灏明:他们心里可能会这样想吧,但是也没有开口对我说过这样一些话。这个事情没有一个人想发生,所以其实我没有对不住他们。但看到他们,我感受到他们的情绪的时候,我自己当然会很难受。父母每天都陪伴着我,除了美国有一段时间他们没在身边。

腾讯娱乐:如果没有这场大火,你的发展大概会是什么样子的?因为那个时候天娱很看重你,去韩国培训,又是主持,又是接拍电视剧。

俞灏明:对,那个时候虽然没有很好的作品,但我是很努力一步一步地在往上走,当时是有一个很好的蓝图和计划。

腾讯娱乐:之前在舞台上看到你还是活蹦乱跳的,有时候玩疯了还会失控,现在成熟许多,可能如果没有这场大火,你不会成熟得这么快。

俞灏明:其实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可能大部分源于我心里的一股情绪,通过这个经历,成熟或者怎样,其实在我心里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外界给我的一些说法,或者别人在聊天的时候对我说的一些话,可能只是一点点辅助的。

腾讯娱乐:有父母会把外界对你一些稍微负面的东西告诉你吗?

俞灏明:父母在医院那段期间,他们会比较小心说任何事情说任何的话,他们都会很小心地考虑我的情绪。

腾讯娱乐:经过这件事后父母可能会希望你快点谈恋爱成家,希望有一个人长期能照顾你?

俞灏明:没有。我现在还没到年纪呢,还小吧,心还比较小,虽然你看我现在样子有点老,但是年纪还比较偏小。再谈恋爱?还是那句话,随缘,因为我不是太有那个冲动说现在要赶紧谈个恋爱,再说吧。

俞灏明

封面人物

  事件再次回到2010年那场爆破戏,当爆炸声响起,俞灏明用身体挡在了Selina,事后,许多网友(尤其是俞灏明的粉丝)都一致认为俞灏明奋力救了Selina,才避免让Selina的伤势更严重。这两年,无论是粉丝还是媒体都给灏明加上了“英雄”的标签,而一直在修养的灏明也并未对这个称号发声回应。当我认真地问他是否想当英雄时,他没有犹豫,答道,“完全没有想过”,是否他真的救了Selina,如今已不重要,欣慰地是,Selina早于他复出了。

腾讯娱乐:直到现在,还有粉丝在讨论当时发生爆炸那一刻你救了Selina的英雄壮举,你对粉丝送给你的英雄称号怎么看?你对英雄如何定义?

俞灏明:我对英雄定义...就是能够给大家一些正能量的东西。当一个英雄其实有很多方式,但我觉得它宣扬的肯定都是正能量,我比较注重这方面,而不是说只有英雄这两个字。

腾讯娱乐:你接受粉丝的说法吗?你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英雄吗?

俞灏明:绝对不会,这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想过。

腾讯娱乐:当年救了Selina应该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俞灏明:这个我也没有办法说清楚。我自己也听过很多人的说法,这个人说一下,那个人说一下,还有说看过片(视频)说其实是这个样子的,就是看回放,摄影师拍爆炸那个回放,我真的不知道情况。

腾讯娱乐:当时爆炸那一刻的情况已经不记得了?还是后来没有知觉了?

俞灏明:也不是说不记得吧...这当然会很深刻,但在这里我没有办法把它说得很清楚。因为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我觉得这个东西一点都不重要。别人说救了或者没有救,这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可能我也很担心说,会有这样一个标签,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你就有了这样的一个标签,英雄什么什么怎么样,但我完全是没有这样概念的。

腾讯娱乐:也不需要。

俞灏明: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腾讯娱乐:后来跟Selina有联系吗?

俞灏明:有,我们会在微博上面发发私信。

腾讯娱乐:现在还有吗?

俞灏明:现在比较少了。

腾讯娱乐:跟Selina那边有没有探讨过以后要怎么办?

俞灏明:我们会互相加油,这样就够了。我是很渴望会有碰面或者是大家重新见面(的机会),但是我又考虑到可能她情绪会很难抑制。所以这个事情也没有再想过。

腾讯娱乐:Selina这个事情以后,她好像获得了一笔天价的赔偿,但是你这里是怎么样的?

俞灏明:这个我就不回应了。

腾讯娱乐:之后你继续出演《爱在春天》,但Selina却没有,是没有再被邀请了么?

俞灏明:这个我不太清楚,这是制片方的事情。

腾讯娱乐:除了《爱在春天》还有其他的戏要接吗?这部戏更像是真正宣布你要复出的时刻。

俞灏明:有一些剧本之前都有找到我们这边,但可能现在会挑更加立体的一些角色,所以我们在选戏过程当中,也会比较谨慎一些。其实没有必要很刻意去说复出,反正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没有必要强调回归,做得铺天盖地让所有人知道?没有太多炒作的想法,有事情就去做,没有事情的话,自己就找点别的事情干。

俞灏明

封面人物

  在过去的这两年里,俞灏明的状态一直是让人担心的,他复出去车墩继续拍《爱在春天》时被偷拍的那组图,其实更令人担忧他是否真的已经康复到可以复出了。他自己也表示,再度走到镜头前时是不自信的,而令他不自信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还没走出阴影,对于他的坦承,我抱以微笑,他没有打肿脸充胖子硬说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现在的俞灏明,可能不是他状态最好的时候,但却一定是他走向成熟的时候。

腾讯娱乐:再演《爱在春天》是你自己觉得OK可以胜任了吗?还是制片方说服了你?

俞灏明:我自己会比较多。

腾讯娱乐:但是你要重新面对那些令你痛苦的场景,不害怕吗?

俞灏明:不能说完全不害怕,阴影绝对会有的。但是我比较相信他们,因为有过这样一个事情之后,他们会更加懂得怎么样去保护演员,我相信他们,所以在安全方面我没有任何顾虑。可能更多的是,在那个时候,是我自己的一个意愿愿望。

腾讯娱乐:哪怕是在出事之后也还是想把这部戏完成?

俞灏明:当时我其实没有想太多,只是在住院期间,制片人过来探望我,因为那个时候我是不了解自己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对烧伤完全没有概念,到底要多久才能好也没有概念。所以制片人过来找我,他就说灏明这个戏你还想不想演?他问我,其实我觉得没问题,我只是受了伤而已,不至于说为了这个伤去影响到别人整个拍摄进度或者是要重新组建剧组。所以我就没有想太多,就跟制片人说,我还想演这个戏,我可以再演这部戏。

腾讯娱乐:他们也愿意等你康复了。

俞灏明:康复的时间我没有想到是这么久。我告诉他们我可以演、我想演这个信息之后,制片人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好,那我们等你。

腾讯娱乐:等了多久?

俞灏明:等了一年多,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后来制片方实在等不下去了,他们看我恢复状况也慢慢好起来,就说真的要在几月份开机了,但其实我恢复的状态还不是那么好,没现在这么好。但是那个时候没有办法,因为考虑到剧组整体的状况,我不能够只顾及自己而让他们有很大的损失。之后我就开始减肥,复健,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这个过程大概用了起码两个月的时间。

腾讯娱乐:你整个修养期间瘦了多少?

俞灏明:起码20斤。

腾讯娱乐:减肥是通过节食这样的方式?还是医生给一些建议?

俞灏明:减肥我是通过游泳和节食减下来的。

腾讯娱乐:你回剧组的时候,那些熟悉你的演员会不会很惊讶,大家会不会有一些异样的眼光?

俞灏明:当然不会,比较庆幸的是在《爱在春天》这部戏当中,这些演员都特别好。他们没有太多的个人主义,都很团结。所以在整个过程中,我是很放松很开心跟他们在交流。剧组也会有一些很好的保护措施跟保密措施,被游客围观的情况基本上没有。

腾讯娱乐:再回到镜头前会陌生吗?会不会找不到镜头感?

俞灏明:镜头感当然会陌生,一开始的话,会对自己重新有的这样一个烧伤后的样子不太自信。

腾讯娱乐:会不自信?

俞灏明:有一点点不自信。但是在适应了之后,我更多的是投入了,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生涩,还有一些可能不自信的情绪,但慢慢慢慢熟悉起来之后,也很容易上手,又重新回到了以前的表演状态,或者是说比以前状态会更好。

腾讯娱乐:不太自信会不会表现在NG很多次或者要求在监视器回看等等?

俞灏明:对,不太自信的表现就在于有时候更多地去看监视器里面的一些表演,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学习。演完之后在监视器里面看一下自己的回放,是很有帮助的。

腾讯娱乐:对化妆有什么特殊的需求吗?

俞灏明:刚刚进组的时候他们会有特殊定妆这样的一个方式。因为脸上的疤痕,他们也想用特效化妆方式来修饰。但我觉得用了这些特效化妆的修饰以后,太影响我了,太影响我在演戏过程当中的发挥,所以后来我就跟化妆老师以及服装美术的负责人说,我不想用这样的特效化妆了,我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就让我这样演吧。再重新出来演戏的过程,有一些外界给我的阻碍,我心里会不舒服,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我就干脆没有任何的修饰,就来拍这个戏。

腾讯娱乐:这戏还是有很多爆破戏,有没有想过找替身?还有一些打仗的戏。

俞灏明:打仗的戏没有找替身,但是爆破的戏导演可能全都用电脑来做出来的。

腾讯娱乐:你怕吗?

俞灏明:我现在还没有遇到,还是会有一点阴影,不知道到了以后我能不能够克服,现在肯定还是会有阴影,可能越到后面的话会好一些吧。我没有办法回答你我能不能接受,可能真的需要的话,我也许又可以,也可能我还没有能够很好地把这个阴影消化,说不定。

俞灏明

封面人物

  俞灏明正式复出没多久,质疑马上就来了,在他做的公益活动中,遭到作秀的质疑声,汪涵还一度在节目中公开为他打抱不平。说到这些质疑,俞灏明反而情绪没有波动,他说,不管如何,公益一定会继续下去,至于粉丝的流失,他也表了态,不是为有多少粉丝而存在。这句话可能会让不能理解他的粉丝伤心,但也肯定会让了解他的粉丝更爱他。

腾讯娱乐:这两年应该还是会经历一些人情世故的冷暖?有人说闲话,也或者有粉丝离开你,这样的事情能接受吗?

俞灏明:当然能接受,我都经历这样的事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经受呢?那些东西对于我来说,真的没有办法能影响到我。当看到一些报道说我不再像以前、完全走形这样的一些话,可能我会难受一下子,一下下。但我自己认为我没有,也不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因为我现在能够做一个比较好的判断。

腾讯娱乐:这种判断是你两年前还不会有的?

俞灏明:两年前我是要听别人的判断,可能我自己的判断说出来别人也不会接受,可能也会推翻。但我现在可能说出来的一些话,多多少少能够让别人有共鸣吧。

腾讯娱乐:以前你是粉丝眼中的偶像,但是有粉丝可能真的会介意你的容貌。

俞灏明:我觉得都没有问题。无论他们介意什么也好,我都不会因为有粉丝离开了就感到很伤心,也不会对自己没自信了而放弃我自己的梦想,这是完全不会有的一件事情,我不是为了能够拥有多少粉丝(而存在),而是我有自己的梦想。

腾讯娱乐:现在做公益也会遭到一些质疑?会不会觉得这个世界太复杂了?

俞灏明: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觉得还是会这样子去做,因为对我来说是一个使命,上天让我有这样一份经历,可能就是让我去给经历过这些痛苦的人一些帮助,或者让大家知道如何去避免这些痛苦。做慈善不管遭到什么样的质疑,我内心都会很坚定地去做。金钱方面的关系,可能我在做之前会很谨慎地想要避免,我不希望有一些跟金钱有挂钩的事。所以我没有想过做自己的基金会,反正我是比较落到实处,比如这个孩子需要我帮,或者需要我号召大家去帮,我其实更多是做这些事情。

腾讯娱乐:接下来这些公益的项目会一个接一个来吗?

俞灏明:会一个接一个来,因为我现在已经有很多想法。只是现在尽可能地设法把这些想法实施出来,如果说能把这些想法都做出来的话,那我觉得就是一件挺了不起的事情。

封面人物

  这是我所有采访里最难受的一次。俞灏明只要一揉眉心,整张脸都会皮肤过敏般红起来,好几次我想主动提出中断采访,撕开别人的伤疤又往伤口上再撒些盐,于别人,于自己,都是痛苦的。我很庆幸的是,他始终没有走悲情牌的路子,尽管外界都认为他应该这么“出牌”,跨年、《天天向上》复出首秀到现在去跳水,他都在努力淡化他的伤痛,让人看到他积极复出的一面,评委是否给同情分他可能无法左右,但他的每一跳,都带着一股倔强,带着一股不服输,这,就是正能量吧。

  写这篇稿子前,我给新快报的记者易哲打电话,他2007年开始跟“快男”,见证了俞灏明从广州赛区脱颖而出踏进娱乐圈的全过程。他说,从前的俞灏明有点人来疯,天生是吃娱乐圈这碗饭的人,出事后,其实俞灏明的父母很后悔儿子走这条路,并极力反对儿子再复出。听到此,我说,如果不让他复出,他会更痛不欲生,“所以,他的表现对得起这份职业,也对得起以前那些爱他的人。”

  这是我们最后的总结语。

  就像他自己的歌里唱的一样,平凡的苦衷\说爱说痛都太笼统\被故事选中\没资格懵懂。确实,许多的苦难,世间人都没有选择的权利。但愿经历过劫数之后的俞灏明,内心底还能有一些温柔的东西,属于那年夏天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