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娱乐专稿 (文/付超 图/薛建宇 责编/翠花 摄像/秦付强)


  采访徐克前,先采访了几位主创,赵又廷说他“快”,杨颖说他“萌”,这些评价都在采访中,通过老爷的语速和姿势,得到了印证。同样的,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里,业界关于老爷拍片风格的定义也全中,漫画情结、男女色、特效控、功夫奇观,都在片子里被置景、演员、3D和打斗戏以画面和表演的形式翻译了出来。


  那《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里我们没见过的新东西在哪儿?对此,老爷只回答了一句话,“不要用武侠片、侦探片去定义它,也不要去光顾着看3D,它会是一个以狄仁杰视角展开的奇异世界,我们最大的关注度,是对这个世界的再创造。”


  显然,老爷的眼光,又领先于我们的认知体验,再次升级走到了前面。


徐克

敲定赵又廷、冯绍峰和林更新时,老爷甚至都不认识他们


  谈角色:狄仁杰不完美,尉迟真金是狼,沙陀忠是机器猫


  《神都龙王》的设想,源于《通天帝国》之后。徐克、王中磊、陈国富三位幕后推手再一次碰在一起聊,主题则是如何延续这个系列。


  谈起当时的场景,徐克还有点儿“耿耿于怀”。“我和陈国富都有自己对狄仁杰的设想,谁都说服不了谁,后来就相互妥协,想‘为什么不能把这两个故事放在一起呢?’也正因为这样,《神都龙王》的片尾字幕,还有许多设计草图,那都是我们这次没来得及塞进来的内容。”


  从剧情上来说,《神都龙王》是《通天帝国》的前传,狄仁杰不再是孤军奋战,尉迟真金和沙陀忠的加入,让狄仁杰有了自己的小伙伴。但“把主角一劈为三”,这是王中磊和陈国富的说法,徐克本人还是执拗地认为,“狄仁杰还是狄仁杰。”在徐克看来,孙悟空也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就天下无敌的,“我更喜欢这个人物的成长过程。”也正因为此,影片一开场,就是初到首都的狄仁杰那张带有憧憬和好奇的脸。而赵又廷版的狄仁杰,不会游泳、不懂官场、武功一般、泡不来妞,远不如刘德华版的完美。


  对于狄仁杰的小伙伴们,徐克也都有着自己清晰的定位。“冯绍峰演的尉迟真金是狼,武功最高,最狠。林更新演的沙陀忠是机器猫,他总能掏出各种药膏,保护大家。至于杨颖的睿姬,她在片中必须是个异族人,长得有点混血的她,很适合。”值得一提的是,徐克对睿姬的定位是“万人迷”,所以选谁来演,一直是一个纠结的问题,陈国富则认为,万人迷是个很主观的定位,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对美的定义。最后,在徐克的亲自推荐下,三位幕后推手最终敲定了杨颖,这也是全组重要人物中,唯一一个老爷亲自举荐敲定的主演。


  至于赵又廷、冯绍峰、林更新三人组,虽然敲定时三人都不红,老爷甚至都不认识,但陈国富坚持认为,这样选角可以降低薪酬保证投资尽可能用在制作上,而且“商业片的成功标准之一,就是要对卡司有预见性。”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陈国富说服了徐克。


  关于几位主角、尤其是狄仁杰的性格,老爷一聊起来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技术情结这些关于老爷已经谈滥的话题之外,老爷现在更愿意站在高屋建瓴的高度,去聊聊世界观。“其实,我们想通过他建立一个完全另类的电影方向,让大家感觉到一个跟武侠片、动作片、历史片不一样的片子。”


徐克

如果下次还要拍水下戏,老爷表示肯定要换种拍法


  聊拍摄:“我也不知道水下摄影怎么拍,那就试试嘛。”


  都知道老爷是技术控,《小倩》是2D绘图加3D特效的动画尝试,《蜀山传》挑战CG,《龙门飞甲》走在了国产3D的前列。这次的《神都龙王》,老爷的兴趣转移到了水下3D。


  回想起这次尝试,老爷自己都有点儿不好意思。“陈国富问我,你对3D水下摄影有多少了解。我说,我也不知道啊,所以要尝试。”对希望打造一个独属于狄仁杰全新世界的老爷来说,这集的水下世界,是系列必经的一个过程。


  为了完成片中大量的水下摄影,剧组也是下了血本。他们从澳大利亚请来专职水下摄影师,还启用了一台全球仅三台的水下摄影专用摄影机。据说,老爷在现场看着一堆潜水服和潜水员就很来劲,每次拍水下戏前,都会跟他们细讲拍摄注意事项一二三条。


  但老爷的兴奋,对工作人员们来说是种残忍。他们在水下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忍受六米的水压。赵又廷拍水下戏时一度被水压挤迫得流鼻血,摄影师蔡崇辉也在大量水下戏拍摄后悲惨染病。剧组请来的澳大利亚水底摄影师倒是很专业,他能早早潜下水待命,等灯光、道具、演员等到位后,进行拍摄。这倒是苦了其他工作人员,他们得不停得盯着监视画面,不能错过他随时可能打出的求救手势。


  老爷对水底摄影的执念并非仅仅是技术痴迷,因为片中不仅有海战,而且有怪兽、海马等各种充斥老爷奇诡想象力的生物。比如片中的海马,创意来自于老爷早年以来一直的想法,“我很早以前就在想,在水下骑马是什么样子,这次机会刚好,我就把这个多年来想试的戏放进去。”陈国富对此也深信不疑,“他就是用一条章鱼,也会是一条很不一样充满想象力的章鱼。”


  除了摄影问题,3D水下摄影还需要考虑许多因素的限制。为了拍《神都龙王》,剧组启用了造浪器,每场水戏都需要十几个潜水员在水下先期置景,水池的问题也一度困扰着剧组,最后他们把一个停车场全租下来,问题才得到解决。从问题的出现到解决,收获的是经验。老爷坦诚,这次由于预算限制,不能用好莱坞团队,所以水炮和水的效果,全是自己琢磨出来的。水的效果好不容易做出来,还不能花很长时间把它储存起来再拍第二次。但正因为这样,“拍完《神都龙王》,我们的置景师都可以开一个拍海滩的特效公司了。”


  对于《神都龙王》的水下戏,老爷倒是表示,难度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人的配合和默契。“比如说水面和水下通话器的电池,它的蓄电时间和可替换电量有多少?我们永远在想水里面该怎么办,没想到岸上也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的。”再问他,下次拍水下戏是不是有经验了?老爷哈哈一笑,“下次我就不这么拍了,换种拍法。”


徐克

这场精彩的悬崖打斗戏令观众印象深刻


  拍打戏:以“快”为主,打斗要突出3D效果


  《龙门飞甲》上映时,很多人诟病它的3D打斗效果,认为就是大仰拍加后置景解决。到了《神都龙王》,这个“漏洞”也被彻底堵上了,老爷用了“快”字诀,将燕子楼、灯笼街、结尾悬崖大战等几场戏拍得“华丽丽滴”。


  这其中,打戏最多的当属冯绍峰饰演的尉迟真金。据冯绍峰本人招供,“我哪有什么文戏啊,全是打。”而老爷对他的要求是,“再放一点,不要收。”


  具体到全片的动作戏,除了结尾那场神来之笔的悬崖大战,更多的戏份确实少了些老爷以往作品中的空灵。动作指导元彬表示,这是因为老爷求快。


  回望片中的动作戏,老爷彻底暴露了他技术宅的一面,扯起了3D观感。在他看来,所有的镜头和画面,都要为“立体感”服务。“有一次我在飞机上看到闪电,它就在飞机旁闪过,很可怕。那怎样将这种体验传递给观众呢?我就把机器放在高空,让它出现在闪电旁边。”


  简单来讲,在老爷心里,动作戏也要为3D服务。所以即便冯绍峰硬着头皮上,亲身完成了大部分危险动作,效果或许还没有后期的除噪点、补光来得实际。3D拍摄对光的要求很高,在动作戏中尤甚,灯笼街打斗那场戏,原来的道具灯笼没有糊纸,但在画面上全部花掉,剧组只好重新给灯笼糊纸。


  至于求快,则是出于3D展现内容多,要通过连续不断的动作进行展示的需要。太医馆一仗,小小的馆内每一处都被道具给用上了,为的就是达到老爷对动作戏的新要求。龙王庙一仗,主角们更是从风铃打到水,从水打到荷花、荷花打到屋顶,这还没算入画的迷烟。元彬对老爷的“虐待”都习以为常了,“他想得很多,你还不能删,大家都是心累,身体上倒会因为这些想法而亢奋。”


  从《龙门飞甲》到《神都龙王》,动作戏里的细节也被得到不断的修改和重视。老爷对细节的敏感,倒是一直没有变。比如剑刺向银幕的镜头,必须调整好角度,刺太正,会伤害到观众眼睛的观赏度,刺太偏又影响3D效果,真真正正是出不得一点儿差错。


徐克

这位传说中的“片场暴君”竟然会教baby演亲热戏


  在片场:老爷亲自试裸戏,望把狄仁杰打造成哈利·波特


  《神都龙王》从9000万追加投资到1.5亿,算上后期营销,成本逼近2亿,老爷“不负众望”又一次超支了。但除了一些“老毛病”,传言中的那个“片场暴君”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对付赵又廷这帮青年演员,老爷自有他的妙招。据说,在片场老爷有自己的后期制作室,这个被大家称为“总部”的机房,是老爷在片场的根据地。几台对讲机就能调控全场。而在说戏方面,老爷则以退为进,采取冷处理。赵又廷进组以后的戏全是几乎一条过,自己都拍得心虚了,但老爷就是不找他,不褒不贬,赵又廷只好天天打了鸡血似的努力“天天向上”。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老爷还在片场经常“以身试戏”。杨颖和金汎拍床戏时,老爷亲自上阵试戏,据杨颖回忆,“他那眼神媚得不行,我试着去学,但根本不行。”


  有意思的是,尽管所有人都在解读,片中几位主角的性格、关系,但片中几位主角都不约而同表示,自己出演的性格最像老爷。老爷在采访时说了,《狄仁杰》是要以这个人物为视角,带领大家进入他身处的世界,“就像《哈利·波特》那样。”


幕后人员:

统筹
曾剑 罗雪萍
责编
翠花
撰稿
付超
摄影
薛建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