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恺

我是谁

郑恺,1986年4月17日出生于上海,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现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华谊兄弟文化经纪有限公司旗下艺人,拍摄过多部影视作品。在2013年,因参演《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非常幸运》、《私人订制》三部热门电影而备受关注。

这一年合作过的都是大腕儿

《私人订制》四位主角里,郑恺是最脸生的那一个。但就是这个生脸蛋,要负责跟葛优对戏,按照男女比例来划分的话,郑恺要做到跟葛优同场竞技不落下风,压力比李小璐、白百何要大得多。

但在片场,郑恺也是最不怯生的那一位。他敢跟冯小刚提意见,丝毫不介意自己的新兵蛋子身份。面对葛优也不怯场,反而轻松表示,“他能见招拆招,你怎么演都行。”

郑恺的自信,不是因为无知,而是毕业这几年磨砺出来的无畏。上戏毕业以后,郑恺一直不是班上混得最好的“班霸”——同班的陈赫主演了《爱情公寓》系列剧,海陆成了新版《还珠格格》里的紫薇,他却还在广告圈打磨,走红前拍过几十个广告,“从饮料到披萨,几乎全是吃吃喝喝,”本以为是个幸福的差事,但郑恺回忆起一次为汉堡拍广告的经历,“一天吃下二十多个(汉堡),后来吃一口吐一口”。虽然时隔很久,那种痛苦劲儿依然从他的表情里透出几分。

在成为“广告小王子”后,他转战影视圈,但一直出演配角,也没能大红大紫,倒是因为形象贴近,几乎成为富二代专业户。

直到2013年,从《致青春》、《非常幸运》到《私人订制》,虽然依旧在配角着,但他已经开始被更多人记住。

“我一直有一个感觉,我们这批85后的演员,特别像是足球队的黄金替补,在场边热身,随时准备着可以冲锋上阵。”2014年,郑恺跃跃欲试,等待“上场”。[查看更多]

【这一年:合作过的都是大腕】

腾讯娱乐:冯导选中你演这个片是出于怎样的机缘呢?
郑恺:就是临时接到试戏通知,我还在外地拍戏呢,专门订的早班机飞到北京,直奔工作室,试完当天又飞回去,就这么一个来回。试戏的过程当中,我可以感觉到导演还挺感兴趣的,试了好多遍,试完之后,导演说,年后的时间稍微给留一留,我也没有想太多,就回去拍戏了。过了年之后就告诉我说,差不多就能定了。
腾讯娱乐: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是“面霸”的段子。你自己有没有想过,这个事儿为什么频繁地发生在你的身上?
郑恺:面试这个事,我觉得尤其对于新人演员来说,千万就别拘束或者是紧张。其实我刚开始来北京跑组,见导演我也不太爱说话,总觉得有点自卖自夸的感觉。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导演和制片人就是想多了解你,其实你说一些自己的经历,拍过一些什么戏,未尝不可。你想我是专门又飞回来又飞回去,我就这么这么一趟,你要是不好好弄,那肯定对不起自己。
腾讯娱乐:在《私人订制》的片场,听说导演真的对你挺器重,挺喜欢你的?
郑恺:我是唯一一个男生,他觉得这么一个角色给我了,可能寄予的希望还是挺大的。刚开机不多久,有一场戏我演得不太好,我就跟导演提,我说能不能重拍。导演一开始没吱声,后来也同意了。这么大的一个导演,他能采纳演员的意见,即便是他觉得没事儿,他尊重演员,他觉得你愿意重拍,没问题,我给你重拍。
腾讯娱乐:在片场跟葛优葛大爷对戏压力大吗?
郑恺:葛大爷就是特别有经验,他不会跟别的演员说戏,他是那种身体力行的,然后见招拆招的,你怎么样演都行,他的脑子里已经有十几二十种方法可以应付你的表演。
腾讯娱乐:不会犯怵吗?
郑恺:作为年轻演员,起码的尊重肯定是要有的,但是也没有必要因为尊重而让自己畏手畏脚,就大大方方的,也没有什么错。
  可能是因为之前跟赵薇合作了,然后又和章子怡、力宏合作了,我知道怎么和这样级别的演员相处和接触,所以到了冯导这儿,即便有更大的(腕儿)像丹姐(宋丹丹)。我能够差不多掌握人与人之间的分寸和距离,我觉得这个是比较重要的。

【这几年:我是典型的工作狂,同学都叫我劳模】

腾讯娱乐:2013演了《致青春》、《非常幸运》和《私人订制》,有没有想过,自己要红了?
郑恺:其实出道那么久,也快十年了,你要说新人,其实也不是太新。我是典型的工作狂,同学都叫我劳模,一年365天我恨不得有400天都在工作,在比较年轻阶段的时候,很多时候没得选择,只有靠量的积累,然后在其中能够逮到一两部也许能成。
腾讯娱乐:今年算是逮到了?
郑恺:对,很多人都问为什么2013年突然之间又是《致青春》,《非常幸运》,又是《私人订制》,确实幸运,很多人没有我这个运气。但里面也有我和我所有团队的努力,还有我在做劳模的过程当中我自己的进步。因为我的工作多,所以让我成熟得也快,所以说,我必须要非常努力认真地去做每一个事儿,才可以看起来毫不费力。
腾讯娱乐:在今年以前,你的一些同班同学比你红得快,那一段时间自己会有一些压力吗?
郑恺:我没有压力,大家走的道路各自不同,但是目标都是一样的。有些人在路上跑得快点,并不代表你不被自己的朋友赶超,这几年我又跑得快一点,但是也不代表未来几年他们没有超常发挥。也许十年以后我们大家互相都已经非常成熟了,或者说各自拿了各种影帝、影后,再聊起来我们大家是同学,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腾讯娱乐:毕业以后跟同学的关系怎么样?
郑恺:现在仍然在职的这些演员都有联系,有些已经不当演员了,可能联系就少了。
腾讯娱乐:觉得学院派出身对你有什么帮助?
郑恺:我特别感谢我的老师在学校教我的东西,让我可能比非学院派的人思想意识上进了一大步,起码在理论知识上是。我觉得这是学院派比较优势的一方面。

【这代演员:85后的演员像足球队的黄金替补,随时准备冲锋上阵】

腾讯娱乐:你大学时代拍了很多广告,那段时间的工作经验对现在有帮助吗?
郑恺:肯定有,一个是专业上的工作态度吧,其实工作态度就是相当于和剧组每个人相处的方式。另外一个其实也因为广告,让我最初的经纪人发现了我,开始给我去接戏。它是一个敲门砖,也因为这个广告其实花了很多年去摆脱这个头衔 。
  我记得特别明显的例子就是我已经拍戏好多好多年了,出去录一个综艺节目,人家的Title依然还是“广告小天王”,那个时候我就会稍微的感觉到有一点心酸。拍了那么多的作品,别人都没有看到。
腾讯娱乐:那现在因为你演了很多富二代,会叫你“富二代专业户”,排斥吗?
郑恺:我觉得一段时间有一个名号不是什么坏事,这代表着你这段时间的工作被人肯定。好多演员都急着说要转型,我一直觉得一个演员必须得有自己的型,有一个辨识度,你不可能面面俱到,一切类型我都能胜任。你能让大家记住你某一个类型,然后一段时间之后,你再去转另外一个类型,这个也是自己心理上的一种调节。这个富二代我最近演得挺开心的,就使劲演。等我有一天我演烦了,我不想演了,我自然而然就转到另外一个样子了。
腾讯娱乐:当新人很多时候会受冷落,你都是怎么扛过去的?
郑恺: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我还遇到过上去以后没有人问我问题的时候。没有人问我,我就自己说,这部戏里我演什么,我干过什么,我拍过什么,我未来要拍什么。无所谓。
  这个还是自己的心态,你要知道你来干嘛,你来发布会,你就是想让大家来知道你,你弄得帅帅的,(穿着)好衣服展示在大家的面前。所以不必拘泥。别人不了解你,你可以让别人了解你。
腾讯娱乐:感觉这一年你成绩不错,而且挺淡定的?
郑恺:还是心态吧,因为我也不是在上学的时候被大导演挑中,一炮而红的那种,我也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所以有经历过很多所谓的不公平或者是所谓的艰难困苦。到今天为止,就像是一个青少年的人生观、世界观其实已经差不多形成了。不会说有些一夜爆红的心态随之膨胀。
腾讯娱乐:觉得自己跟同龄的演员有什么不同?
郑恺:我觉得现在大家、尤其是男演员越来越追求个性,表面上帅这些东西可能只是暂时的,要走得长远还是要具备自己的个性。我一直有一个感觉,就是我们这一批人,85后的这几个演员,特别像是一个足球队的黄金替补,坐在场边热身,随时准备着可以冲锋上阵,上战场去战斗的。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地去让自己做好准备,这才是最重要的。
腾讯娱乐:《私人订制》之后有什么大计划吗?
郑恺:我目前能想到的就是规划一下我有几个月的工作,几个月的休息。因为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太过劳了,有的时候并不一定拍的作品越多越好,也有一些让我现在回头看来拍过的一些戏感觉是废掉的。我觉得还是在于精选一些好的剧本或者是小的团队,好的导演去合作,才是我现阶段想要去追求的。
腾讯娱乐:角色和戏路上有没有自己特别想尝试的,因为从2014年开始可能话语权会更多一些。
郑恺:还是适合自己现状的吧。我20多岁,不到30岁,我不可能演一个50多岁的,那是演不成功的,就是适合自己的现状的,然后观众需求的。我一直觉得演员就像是厨师,观众是我们的客户,他们想吃什么菜,我们就给做什么菜。

悄悄话

你的偶像是谁?
郑恺:罗伯特·德尼罗。他是有个性魅力的演员,我想成为这种有个性魅力的演员。
如果把自己比作一种动物,你会选什么?
郑恺:牛。因为我是劳模嘛。
圈里现在有哪些好朋友?
郑恺:同学有几个,陈赫、杜江、海陆,还有我们公司的一些演员,杜淳、李晨、贾乃亮、李小璐、马苏、乔振宇,经常一块儿会碰到。
最近私下见的圈内人是谁?
郑恺:李小璐,刚一起录完节目,哈哈。
井柏然

我是谁

井柏然,1989年4月19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2007年18岁的井柏然被东方卫视“加油好男儿”制片人发现并受邀参赛,最终获得当届全国冠军。后被华谊兄弟时代文化经纪有限公司招至旗下,参演《全城热恋》、《血滴子》、《消失的子弹》、《新编辑部故事》等多部影视剧。2013年在《失恋33天》团队打造的电影《等风来》中担纲男一号。

这六年我一直在做新人

因为选秀歌手出道的身份,比郑恺还小三岁的井柏然,知名度却要高得多。只是在电影圈,他作品不少,但还从来没有当过男一号。

《等风来》是井柏然的男一初体验,但他并没有选择一个保守的应对方式。《全城热恋》、《全球热恋》里,他都演的是穷小子,《等风来》里,他演一个富二代;《消失的子弹》是民国戏,《血滴子》里扮清装,《等风来》“算是我第一个比较现代的戏吧。”除了体验完全是全新的,最吸引井柏然的原因在于——“这是我一直在等的那个男一号。”

出道以来,虽然一直都是配角,但井柏然对自己的戏路规划得很清楚,时装剧、民国戏、动作戏、爱情戏、包括喜剧,他在不断尝试各种全新的表演体验。也正因为所有类型几乎尝试了个遍,井柏然对自己的表演认知不像其他新人一样盲目,他毫不忌讳地坦承,“喜剧更难演一点,爱情片对目前的我来说,更好入手。”

和科班出身的郑恺不同,毫无表演经验的井柏然,依旧在努力去挖掘自己的潜能。比如《等风来》里设计了不少小段子,包括插曲,都是在他的提议下,才最终呈现在影片中。而试映场后,不少人因为这些带着小情绪、小情怀的桥段,为影片点赞。现在他觉得自己比刚入行时要从容许多。

关于未来,他的回答,壮志中带着青涩,“我觉得这个时间段是很好的,现在年轻演员也不是很多,我希望可以抓住机会,可以有一片自己的小天地。”[查看更多]

【这一年:《等风来》有我一直在等的那个男一号】

腾讯娱乐:《等风来》第一次当男一号,心情怎样?
井柏然:算是我一直以来在等的那个男一号,之前也有很多其他的所谓的男一号来找我,但刚刚接触影视,自己觉得还撑不起所谓的男一号,就一步一步先从配角开始做,一直在累积。
  直到滕导这部电影,因为跟他私底下也很熟,一直也是希望可以找一个机会合作,正好《等风来》他觉得这个角色很棒,很适合我。我当时挺开心的。之后我自己也觉得,是不是我现在可以去尝试这个男一号,我觉得可能时间和各方面都合适了,就接了。
腾讯娱乐:但角色跟你之前的差距还蛮大的。
井柏然:《等风来》我算是第一次演比较现代的吧,而且是演的这么一个富二代。其实我自己挺开心,因为从《全城热恋》之后好多类似的角色,穷小子,痴情男那种角色,好像把我已经定位了一样。拍摄的过程当中,我觉得王灿跟我本身差距还是挺大的,第一,他富,我穷,我没有他那么富。第二,他是一个挺缺心眼的,挺可爱的人,虽然我也挺可爱的,但是我没有他那么缺心眼。我自己觉得这个东西还是要花心思去做功课的。
腾讯娱乐:你说演富二代,我就想起郑恺,他比较像你刚才说的那个角色。《私人订制》也算是公司的戏了,当时有找你去试戏吗?
井柏然:没有,我觉得总要一碗水端平。其实我自己个人也挺喜欢郑恺的,因为我觉得在年轻的男演员当中,他算是比较会演的,包括《致青春》我看完以后都挺喜欢的。像这种类型的戏,我觉得他更适合。
腾讯娱乐:那你这次演男一号感觉如何?听说拍得很辛苦?
井柏然:是最累的,可能也是因为心理压力,再加上去尼泊尔,物资条件差,整个拍摄挺集中的,拍摄过程当中虽然挺开心的,但是也挺崩溃的,确实是累,整个高原反应,我跟倪妮两个人去的时候都是年轻人,油光满面的,准备得很充分,拍摄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几乎身体就跟不上了。我们一直是肠胃炎,一直在吐,拍着拍着可能就要停,经常晕倒。我们两个人都瘦了十几斤。
腾讯娱乐:第一次和倪妮合作感觉怎么样?
井柏然:我没跟她合作之前,以为她三十几岁呢,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姐姐吧。去试戏的时候,跟之前想象的不太一样,我都没有认出来这个人是谁。我觉得这可能就是电影的一个魅力在吧。
腾讯娱乐:有了《等风来》的体验之后,以后接戏会不会有新的标准或者是原则什么的?比如相对来说,之前《血滴子》那样的戏就少接?
井柏然:多多少少吧,但是我也不能说定位以后只要接什么男一号,这个肯定是不会的。相对会更集中一点,之后可能会接一些更有个人发挥这样的角色。我觉得也不要限制住自己,因为年轻人嘛。

【这几年:我一直在做新人,我是那种民间艺人,私底下闹,一上台就完】

腾讯娱乐:其实你演戏也挺多年了,会介意别人叫你新人吗?
井柏然:我不介意啊,我觉得我这六年一直在做新人,从唱歌开始就是新人,唱了三年,突然间不唱了,之后突然去演戏,在这个领域我肯定也是新人。但是我觉得我还挺顺的,因为你看唱歌先不说了,像拍戏,其实从第一部开始我用了三年的时间之后,可能也没有拍得那么多。但是这三年,我一直在跟我自己喜欢的导演合作,还有我自己喜欢的角色。一点一点,从男三、男二到现在男一,我觉得我自己还是挺幸运的,因为至少我觉得我的每一部作品还算是比较有品质的,我觉得这个东西对我来讲很重要。
腾讯娱乐:你长成这样很容易被别人定义为偶像派,有没有考虑锻炼演技这方面的事儿?
井柏然:没关系,我当然也是希望的。努力肯定是要努力,但是很多东西逼自己是没用的,因为年纪各方面,阅历在这儿放着。有的时候像现在拍的这个《三城记》,我特别喜欢看刘青云他私底下的状态,我就觉得,没办法(像他)。到了年纪可能都会来,就像有的时候拍一场戏,我明知道“哎呀,怎么样可以更好”,但是就算导演再给我一次,两次机会,我可能还只能做到这个程度。就慢慢来吧。
腾讯娱乐:个人觉得你还喜感挺强的,有没有可能演些纯粹的喜剧?
井柏然:我是那种民间艺人,私底下可能闹了,一上台之后就完。其实我觉得喜剧可能更难演一点,可能相对爱情这种会更好入手。我也希望可以尝试,但是要更有把握的时候。要不然的话,就像你讲一个笑话别人不笑很尴尬的,我觉得我还没有能掌控别人的笑点,我觉得就看吧。
腾讯娱乐:现在回过头看你第一次演电影的那个状态,你觉得这几年的进步在哪里?
井柏然:可能是更松驰了吧。从不知道拍电影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过程开始,可能连机位各方面都找不到,到现在对整个剧组,包括剧组的生活,对演员的一个重新的认识都不一样了。我觉得演员最难的是,你要配合每一个部门对你的要求。那一刹那,你要去迅速地去消化。现在可能更从容了。

【这代演员:大家都在努力,就看谁的命好】

腾讯娱乐:非科班出身的困扰现在还会有吗?
井柏然:还是慢慢在适应。我觉得每一部戏都会有一些新的状况,但是我觉得每一部戏拍完之后都是有收获的,各方面的。
腾讯娱乐:以后有些品质一看就不好、但你知道去演的话一定曝光度会很高的戏找你,你会接吗?
井柏然:也会吧,我觉得每个片子对于演员的个人的功能性是不一样的。
腾讯娱乐:这个年龄对演员来说,未来三到五年是蛮重要的。你有没有一个计划?
井柏然:我觉得这个时间段是很好的,我觉得现在年轻的演员也不是很多,所以我希望可以抓住机会,当然希望自己可以有一片小天地。但是大家都在努力,就看谁的命好。
腾讯娱乐:有没有特别想合作的演员和导演?
井柏然:我现在挺想跟一些年轻的导演合作,因为我觉得他们的想法,很多东西还是比较有共识,而且现在很多年轻导演的想法都棒。
腾讯娱乐:选择角色上会大胆一些吗?比如演一个30多岁的父亲的角色?
井柏然:如果你要是信的话,我可以演。我不排斥任何的角色,只要是我觉得我能行,导演愿意相信我,我就愿意去演。
腾讯娱乐:裸露戏呢?
井柏然:裸露戏……可以裸,有这个条件的时候可以做的。可以迈出这一步,但是现在就算了。

悄悄话

你的偶像是谁?
井柏然:周迅、刘青云。
如果把自己比作一种动物,你会选什么?
井柏然:……我再想一想。
圈里现在有哪些好朋友?
井柏然:何老师,我觉得他一直是我的老师,从我出道开始一直对我的帮助都挺大的,就跟亲人一样。因为圈里的朋友我真的很少,我也很少跟这个圈子里的人接触,可能就是通过拍戏。现在能称得上好朋友的就是Angelababy跟倪妮吧。
最近私下见的圈内人是谁?
井柏然:还是何老师……

往期回顾

幕后人员
统筹
火大爷 罗不灵
撰文
付超
摄影
小钢
责编
萝卜
艺人协调
刘娜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