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江山代有新人出,很快换了又一拨。当年如周杰伦这般的个性偶像,也都成了80后的青春回忆,80后们感觉对新生代偶像再也不会爱时,90后和00后们却正处于追星的第一线。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偶像,当80后正处于再不疯狂就老了、但还没老透的年纪时,却发现身边当红的偶像,已经成了最陌生的陌生人。无论接受还是拒绝,历史的车轮始终滚滚向前,如果你多少还想拥抱这个时代,那么关于这个时代那些新偶像的事,你就不能不知。[详细]
分享

网络成为平台,粉丝决定偶像

视频:8月15日腾讯视频独家直播TFBOYS粉丝见面会

互联网改变时代。当然,互联网也改变音乐。

迷笛草莓停演的消息一下子在乐迷群体中炸开了锅,“老子高铁票、T恤、大旗、帐篷都准备好了,脱了裤子就给我看这个,这是我们的节日我们的新年。”同网友“斯尔”一样,不少看到通知的乐迷看到消息后愤怒不已。为了迎接一年一度的音乐节,他们早已安排好行程,并且做足一切准备。

正是由于互联网的出现,让以前唱片公司体系下,那种经过培训、策划、包装、选曲、宣传、推广和铺货等一系列标准的偶像传播模式,因为繁琐的程序而被淘汰,取而代之的则就是互联网思维的营销模式。而这种营销和推广职能,也从原来的唱片公司宣传部门,转嫁到更为迷你化的歌手团队,甚至歌手本人身上。

因为有了互联网,乐坛也从此变成了零门槛。它一定程度上会削弱音乐产业的专业化程度,但另一方面,那种由粉丝决定偶像(而不是以前的星探或唱片公司)的发展,也衍生出一种新的流行文化:那就是我的偶像我做主。

早期的互联网,歌手们更多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单纯的音乐推广平台,由此也造就了大量的网络歌手。而随着互联网向社交功能的转变,越来越多社交应用,成了这个时代年轻人不可或缺的一种生活,很多歌手也很好地利用了这些社交及视频网站,完成了自己从草根到明星的人生涅槃。

最典型就是加拿大的Justin Bieber,以及国内新生代的偶像TFBOYS。前者最初只是把自己的翻唱作品,上传到了YouTube,因为极好的颜值,亲和力的歌声,以及与歌迷良好的互动,最终被Usher收入门下,并捧为红遍全球的巨星。而TFBOYS最初也是因为王俊凯和王源,在网络上传了翻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的卡拉OK视频,并被原唱范玮琪转发,从而通过社交媒体,慢慢红遍网络,并最终成为如今超一流的人气偶像。

当然,真人秀节目也是涌现新兴偶像的主要平台。像华晨宇和邓紫棋,就都是通过音乐真人秀,最终成为了超级偶像。但对他们来讲,音乐真人秀只是提供了最初的一个平台,最终决定他们事业成功的,其实还是在互联网这个终端。如果没有微信、微博、知乎,以及视频及数字音乐平台在介质上的推广,他们也很难有今天这样的成功。

偶像强力吸粉,粉丝大战升级

互联网确实改变了一切,它不仅改变了偶像的创造模式,甚至就连后续的销售,也和传统唱片时代有了质的改变。

在传统唱片时代,唱片公司包装出偶像,最终就是靠卖唱片和演唱会门票,来赢得创收。后来以罗志祥为代表的歌手,开始在唱片配套的礼品上下了功夫,但也只是传统模式的补丁而已。包括后来的MP3收费下载,其实也不过是销售实体唱片的一种替换模式。

但新偶像的赚钱之道,则完全颠覆了以前的产业生态。李宇春时代那种偶像发行一张专辑,歌迷收集各种版本,甚至一张专辑买几张几十张的“致敬”方式,已经Out了。相对比较自由的单曲定价体系,也让有些歌迷可以一次就花几千块下载一首偶像的歌曲。再加上互联网时代五花八门的营销方式,比如微信就可以下载收费的鹿晗表情,这也使得偶像只要拥有一定的粉丝基数,就有了取自不尽的收入。

音乐真人秀节目强调的争强好胜、一决输赢,也慢慢渗透到了粉丝文化里。这也使得现在许多90后和00后们,从听歌转变到了听人,甚至只听一个人。当然,这也算不上是这个时代的粉丝专利,香港早期的谭咏麟和张国荣,后来的“四大天王”,他们的歌迷群体就各自划地为界。国外的Michael Jackson、Beyonce、Katy Perry等等新老天王天后,也都有自己忠实的拥趸,甚至偶像去世后也矢志不渝。

不过,因为现在的偶像越来越低龄化,粉丝更是低龄化,年轻气胜的盲目崇拜,很快就发展成为一种偏执。再加上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使得很多粉丝的崇拜情结,比较容易走向极端化,并因为网络的催化,将粉丝群体搞得乌烟瘴气、戾气十足。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此前TFBOYS的小学生粉丝,因为录制了一则有指责EXO内容的视频,从而引起了两方粉丝在网络上的恶战。虽然仅仅都是一些小学生和中学生,但双方的“战斗力”,却足以让成年人汗颜。各种时髦的网络暴力语言,一时间扑天盖地,知道的是粉丝大战,不知道的还以为彼此间有着夺妻之恨、杀父之仇呢。

还记得周杰伦的时代,同样也不缺歌迷之间的恶战,但当时音乐风格这些东西,还会成为争议的焦点,至少是其中一部分的议题。但如今低龄化的粉丝之间,存在的却只是对人不对事的恶意。这种不顾一切捍卫偶像的情结,固然能为偶像创造更多的经济,但缺少了音乐上的侵润,似乎也偏离了音乐的一些本质。

新偶快速入门,简易科普指南

虽然不同时代的偶像有差异性,但实际上他们彼此之间,也不是没有共通性。做人要讲究换位思考,其实如果80后想要理解90后和00后,为什么会喜欢这些偶像,类比一下自己当年崇拜的对象,自己的偶像当年曾经受到的“待遇”,瞬间就会让你顿悟了。

李宇春VS吴莫愁

李宇春算是80后群体标志性的偶像之一,曾经登上过《时代》杂志封面的她,代表着的就是,中国流行音乐偶像从包装体系向选秀舞台的转变。而李宇春在当年中性化的外形,更成为一个时代的形象注角。

同样是选秀节目,出自“中国好声音”平台的吴莫愁,代表的则是90后群体的“先进生产力”。和李宇春相比,90后的吴莫愁舞台更夸张,演唱上更是融合了各种花样技巧。“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对吴莫愁显然不起任何作用。而作为90后偶像的代表,她恰恰证明“不作才会死,作了才能更好的活”。以丑为美、以怪为美,这同样是对传统审美的一种颠覆,就像当年李宇春颠覆之前的玉女、少女偶像一样。

小虎队VS TFBOYS

80后肯定会觉得不服气,怎么能拿TFBOYS和“小虎队”相提并论。但实际上,“小虎队”和TFBOYS,除了诞生的时代不同,其偶像组合的形式、目的等等,都有很多的共通点。

“最近几年音乐节已慢慢深入人心,大家已经会玩音乐节了,但很多新的问题也就出现了,应该被当做新的课题让主办方好好研究,组织工作也该跟上观众需求的步伐了。”媒体人CC说道。

而从音乐的角度来讲,TFBOYS的《青春修炼手册》和“小虎队”的《爱》,也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处。他们的青春、活力,都能够以音乐为媒介,给一个时代的年轻人,起到正面导向的作用。他们最大的不同,或者就是因为TFBOYS比“小虎队”当年出道时,年纪还要小。但那种学生与学生之间惺惺相惜的情愫,却是大致不差的。

张靓颖VS邓紫棋

把张靓颖和邓紫棋放一块儿,估计双方歌迷都不乐意。但张靓颖和邓紫棋,实际上却是标准的同一类型歌手。她们当然有不同的个性和气质,但却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在娇小的躯体里,饱含无穷的音乐能量。而虽然她们一个来自成都,一个来自香港,但除了会唱中文歌之外,也都没有和华语乐坛传统音乐有继承的关系,完全就是国际化的产物。

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天后,也是张靓颖和邓紫棋初出道时,就已经明确的方向,甚至是唯一的方向。虽然这个目标在当时看起来有些不切实切,但当今年张靓颖演唱了《终结者5》的官方主题曲,创造华人歌手的一个新纪元时,其实也已经为自己的国际化,开启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接下来,一直追求海外发展并唱得一口流利英文歌曲,唱腔同样国际化的邓紫琪,肯定也要加速了。

周杰伦VS许嵩

周杰伦无疑是80后青春的一个符号,虽然如今的周公举,在“中国好声音”的导师席上,已经表现温文尔雅、童叟无害,但在当年的他可是没少受各种媒体和音乐同行的“迫害”,恨不得将他扫地出乐坛,才一解心头之恨。

许嵩的网络歌手出身,同样在出道之初,就被主流媒体边缘化,将其和所有被打上网络歌手标签的歌手一样,视为低俗的代表。而因为在创作上,与周杰伦的“中国风”风格过于相象,也使得许嵩没少被周董粉丝骂,双方的粉丝也曾经直接和间接交战过多次。不过,最终许嵩还是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甚至用高成本的投入,高水准的乐手,洗白了自己网络歌手的身份。而他对“中国风”继承上的发展,也让“中国风”有了很好的延续。

水木年华VS好妹妹

80后爱在大学校园的草坪上唱“水木年华”,而90后如果再唱“水木年华”,那么“土”的品味就肯定找不着妹子了,所以他们更爱唱“好妹妹”。

“水木年华”基本还是继承了八十年代的那种人文传统,以及台湾校园民谣的创作格局,远方、理想、青春等等,都是在他们作品里出现频率相当高的词汇。其实你要是把“好妹妹”的歌曲修改一下,把那些比较萌、比较贱的成份都去掉,你就会发现,和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校园民谣其实没啥区别。而让“好妹妹”真正“升华”,并在这个时代得到万千宠爱的,恰恰就是那些萌和贱的成份。用“作贱”自己这种互联网的思维来折腾他们原本单薄的音乐,最终也因为讨好、讨巧90后的粉丝,让“好妹妹”成为这个时代的传奇,和奇葩。

韩庚VS鹿晗

韩庚无疑开创了一个历史,就是作为中国籍艺人,在韩国偶像团队中担当大任。也正是从韩庚开始,让韩国流行音乐坚定了中国本土化的步伐。像Super Junior-M这样为中国特设的小分队,最重要就是因为有了韩庚这样的中国优质艺人存在。

在韩庚因为合约问题离队回国发展后,鹿晗则成了中国艺人在韩国发展的代表。而他除了在EXO里“供职”之外,同样也需要在EXO-M这个中国小分队里,担任回乡吸粉的重任。在音乐和商业上,鹿晗扮演的都是和韩庚同样的角色,成为整个韩国偶像男团工业上的一颗螺丝钉,只是因为中国国籍的身份,让他们要比其他韩国队友,在中国发展时有了语言和认同上的优势。而现在的鹿晗有多帅气,曾经的韩庚也就是同样的帅气,不要说他们其实有太多的不同,这些不同都是时代造成的差异。

日韩忙着接班,欧美升级换代

相比华语乐坛不同时代的偶像,有着明显的差异性,日韩和欧美乐坛,倒更能看到些偶像传宗接代的影子。

都说韩国流行音乐,尤其是男团和女团,不仅看上去长得都差不多,甚至就连他们的音乐,也都听起来差异不大。这种工业的延续性,也是韩国流行乐一贯的特点。但延续不代表复制,只能说韩国流行音乐一直在传承的基础上,让自己的偶像们不断升级。

比如华语乐坛曾经有“小虎队”,而现在出现的TFBOYS虽然和“小虎队”近似,但格局上还是不一样。同样的偶像少女团队,早年的“红唇族”、“城市少女”和后来的S.H.E及Twins也完全不是一回事。

但在目前当红的EXO身上,你就可以找到曾经H.O.T的影子。虽然后者的造型,如今已经成了二三线城市洗剪吹的模板,但在当年却同样是引领潮流的造型,看看后来国内一些选秀歌手的打扮,就知道H.O.T当年有多火了。其实不止是H.O.T和EXO,像“东方神起”和Bigbang,同样可以视为两个时代男团舞神的代表,在“东方神起”这里没看够的,可以在Bigbang这里找到一种延续。

女团同样如此,如果说“少女时代”是过去的贵族,那么Sistar就是当红的新贵,同样的大长腿、高颜值,以及或动感或走心的歌曲。这感觉,就像“少女时代”和2NE1这些少女团,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也正是因为这种滚雪球般的推广,使得目前的韩流音乐,在国内市场的势头不减反增,丝毫不比十年前逊色。

和韩国一衣带水的日本同样也不例外,曾经因为人多势众开创美少女偶像组合新模式的“早安少女”,虽然早已经消失,但如今的AKB48其实就是对他们的一种升级版替代,尤其是那种一期一期发展学员的推出偶像机制,更被很好地继承下来,并有了新的发展。反正两者的粉丝如果不知道对方的偶像,类比一下,就能想像这种崇拜是怎么一回事。

在工业上同样成熟的欧美乐坛,在偶像接班上也同样如此。当年一脸秀气的Aron Carter,早就被Justin Bieber接班。而曾经红遍全球的英国男子偶像组合Backstreet Boys,也被One Direction取代。被视为80后心目中歌坛女神的Christina Aguilera,则在音乐上越玩越成熟的同时,把年轻貌美的重任,交给了Ariana Grande。曾经初生牛犊、后生可畏的艾薇儿,如今也有了Miley Cyrus这样更敢说敢做的接班人。

不必为偶像的换代伤感,饮料、服装、汽车、发型,这些我们生活中的消费品,哪一件不是隔段时间就要改换一次潮流。作为流行文化前端的流行音乐,每隔五到十年就更新一批偶像,那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况且不同时代的偶像,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有很多共通点可以互相转化的。所以80后的叔叔阿姨如果想一窥90后和00后们的世界,这个指南是相当实用的。反之亦然。

本期主笔

爱地人

本期责编

尹雯婷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老邓

责编
小武

四月

设计
陶乐

陶乐

官方微信
韩振华

腾讯音乐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