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9月12日,久违的蓝天之下,北京有两场演唱会同时举行。如果说万事达中心,李健的开唱,温柔地证明了小众做到精致,也能吸引大众的耳朵,那么同一天,北京工人体育场上演的好妹妹演唱会,可谓“简单粗暴”地完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屌丝逆袭。[详细]
分享

从“十八线”到“四万人”

好妹妹逗趣自黑玩转360行

主流媒体鲜少见到他们的身影,父母一辈更是不知他们是谁,这就是好妹妹,一对出道仅三年,自嘲为“十八线艺人”的民谣组合,他们依靠众筹方式,征服了曾几何时周杰伦、汪峰等一线艺人才敢触碰的四万人演出场地。

这次成功,仰仗一种独特的卖票方式,众筹。

它与传统演出最大的区别,则是打破阶梯票价,消灭高票价,以99元的白菜票价开票,随机发放座位派票。

以京东提供的统计数据为准,自五月成立项目,直至七月初,演唱会开始之前两个月,好妹妹便以236万的众筹资金,超额完成了众筹目标。

好妹妹本身也比较诗意地解读了“众筹”的含义:“我做不到的事情,请大家一起来完成。如今我们发一张唱片还是开一场剧院或者体育馆演唱会都可以正常完成,但是工人体育场演唱会是靠我们自己力量做不到的。”

9月12日当晚,工人体育场,演唱会按期举行,除了99元一张,35000张卖出的票之外,还有2000张公关票,发给业内人士,供一众亲友、媒体人士观摩。当朋友圈被无数的 “共襄盛举”疯狂刷屏,想必尚在音乐行业的人们,很难对好妹妹登陆工体场这件事视而不见。

可复制的成功Or营销事件?

然而,当烟花散尽,许多人的心中似乎都升起一个疑问。“好妹妹模式”可不可以被复制,前无古人的“天方夜谭”,能否后有来者?

作为此次众筹平台的“京东众筹”,自然将这次成功看做一次颠覆传统文娱宣发模式的标杆,他们坚信这次尝试能够被后来者复制,不仅如此,他们坚信未来众筹项目还会拥有高达90%的成功率,这一切,基于严格的平台筛选制度:“将来每一个上线的众筹演唱会举办之前,其内部会在前期对项目进行三次评审,以保证上众筹项目的质量和可操作性。”

而作为此次演唱会主办方的聚橙网发言人叶舒夏则认为,单一的众筹并不是促成演唱会成功的因素,反倒是整体的策划营销成为胜利的砝码。“好妹妹已经有固定的支持者,再加上全新的玩法,才有亮点和爆点。可惜很多众筹网站缺乏创新力,已经沦为卖票平台,文化产品不能全面复制,众筹的方式我们一定还会持续,只是每场希望都有新的尝试。”

但作为媒体人的“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始人陈贤江却对这种模式的复制性持怀疑态度。

在他看来,好妹妹的成功,比较倚赖艺人自身特质与传播媒介的吻合,“他们本身非常能折腾,也很会玩,是属于SNS时代的艺人。但而今很少能够找到像他们一样会玩的直男。”

的确,你很难想象传统意义上的“天王天后”如何能好妹妹这般玩出花样。炎炎夏日,秦昊与张小厚不仅能在微博跟粉丝其乐融融地撕逼,也可以化身卖瓜老王,马不停蹄地参与多场高校巡讲。你知道,学生时代的热情又是一股脑、一窝蜂似的,而对于当下的高校学生来讲,好妹妹是个毫无恶感的选择,99元甚至低于一场imax电影票的票价。

而在资深音乐媒体人卢世伟看来,好妹妹这次演唱会的成功,经纪人的奚韬这位“背后的男人”,自是功不可没。

严格说来,奚韬并非音乐圈的一份子。他早年逡巡于时尚行业,做过众多时装品牌的创意总监,时尚杂志的主编,虽并无太多音乐行业的经验,却对品牌制造和营销,驾轻就熟。

从时尚圈到音乐圈,好妹妹更像他哺育的一个品牌。当你听到热热闹闹的叫卖声时,奚韬早已将背后的商业支持,合作方式,安排得妥妥帖帖。这次演唱会也一样。他很清楚,以99元的票价,只能回收演唱会成本的2/3,其余则通过商务合作完成。“可以不赚钱,但是不能赔钱”是奚韬对这次演唱会的定位。因为只有经济上持平,这个模式才有可复制性。众筹伊始,好妹妹演唱会背后的支持者便已到位,某知名保险套厂商做植入赞助,聚橙、京东平台联合支持,可以说,一早此事的基调便订好,玩把大的,而且不赔。

低票价也能稳赚不赔?

在乐评人邓柯看来,好妹妹此次尝试最大的意义在于,“用众筹解决了项目风险之后,大型演唱会的价格能不能整体压低。”

低票价,似乎一直以来是内地演出业难以逾越的鸿沟。但业内人士更愿意将高票价归结为一直以来大牌艺人的坐地起价,而此次,好妹妹的票价前所未有之低,但艺人却用分票房的方式证明,低票价也能稳赚不赔。

好妹妹在回答“你们这场挣了多少”的问题时说:“身为投资商赚得不多,但作为演出艺人来讲赚得不少。”

那么这次演出到底赚了多少呢?

资深媒体人杨樾在自媒体刊文中,给好妹妹算了一笔账,即便只按票房算,卖出35000张票,一张99元,那就是将近350万的票房。而聚橙给出的官方数据却远比此复杂,演出投入500万,众筹完成236万,加之提前预售的票,实际票房收入360万,再加之视频直播的盈利和广告赞助,整体持平微赚。

卢世伟同样认为这般亲民票价,值得未来的演唱会参考。“现在许多演唱会票价虚高,有价无市,不如参考香港的做法,诸如设定最高680元,让大家都消费的起,开32场,让成本分摊。”

作为实际操作过萧敬腾、苏打绿等演唱会的主办方,唯喜文化主理人仇文伟则认为未来的演唱会,理应像好妹妹一样回归到大众娱乐消费应有的本质——面向年轻人、学生,将演唱会做成如同周末朋友约个饭局,看个电影,唱个K一样轻松,让演唱会成为一种没有压力的周末娱乐选择。

当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内地演唱会的票价依然因为种种原因维持着高昂,有数据显示,中国人月均GDP只能买六张门票,而美国人月均可以买55张,但毫无疑问,这样的价格定位正在松动。唯喜文化在运作苏打绿演出时就定位过针对学生的亲民票价,而与好妹妹同日开唱的李健,亦降低票价,自负盈亏,除了好妹妹之外,独立音乐人陈粒、宋冬野等Live House票房成绩都不俗,足见演出的分众时代已经到来,当越来越多的音乐人都开始挑战有价无市的“天王天后”,打破高票价,似乎指日可待。

新玩法OR便宜玩法?

虽然这场众筹的成功让很多人对好妹妹和众筹这件事刮目相看,但在轰轰烈烈的成功之后,亦有不少业内人士提出冷静的质疑。

甚至,他也并不认为这是一场真正的众筹。

“真正的众筹是,如果没有众筹成功就不办演唱会,但在工人体育场肯定不能这么干,肯定是要先把场租订金交了。”无独有偶,许多业内人士也在私下表示,这次演唱会更像聚橙和京东联手做的案例,对于其他艺人,或者之后的演出模式,并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

除此之外,演出过程中,舞台的简陋,以及中途大屏幕的频频损坏,也都成为槽点。更有不少粉丝提出,好妹妹在舞台造型上有抄袭苏打绿的嫌疑,作为原创音乐人,翻唱,却占了演出的大部分篇幅。

媒体人郭小寒在看完演出后在微博发声:“这更像是一场结合了民谣、港台流行音乐、KTV、迪厅、唱吧、相声、脱口秀、表演秀、广场舞的综合表演秀。也许代表了这个时代,但是更想听些动魂魄的。”

好妹妹对此类批评的态度倒是比较淡然,他们说“我们从来都没想过做一件所有人满意的演唱会,观众满意市场接受就可以了。”

在更多传统音乐从业者眼中,演唱会的根基依然在于品质,相征表示,“演唱会其实还是很传统的模式,不存在所谓的新玩法,真正的玩法是演唱会做得牛X,大家来看,收到冲击和享受,这才是重点,而不是冲着便宜来的,这是便宜玩法。”

毫无疑问,好妹妹的工体场逆袭,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众说纷纭。这场成功,为一直以来,萎靡不振的音乐行业是打了一计鸡血,还是泼了一盆冷水,现在下结论,似乎还为时尚早。

但值得欣喜的是,起码有一件事可以集合大家的目光,为这个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做出一些假设和思考。在这方面,好妹妹及其团队,是极具前瞻性,极具勇气和魄力的。

互联网时代,群雄逐鹿,烽烟四起,音乐行业一直在漩涡之中苦苦挣扎,不少人已被各种风潮冲昏头脑,迷失方向。如若有人高举大旗杀出一条血路,自然是值得行注目礼。不服的,站出来宣战,若能做出比他更漂亮的,音乐这座花园,想必才百花齐放,才足够热闹。

本期主笔

阿落

采访支持

小西

本期责编

尹雯婷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老邓

责编
小武

四月

设计
陶乐

陶乐

官方微信
韩振华

腾讯音乐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