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德尔惠腾讯娱乐 > 娱乐图片站 > 电影 > 正文

《十月围城》2.74亿票房称雄 催生围城文化(图)

2010年01月05日09:13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李宇春
推荐奥康明星时尚达人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下一组

虽然元旦期间天气遇冷,但年度最强片《十月围城》的票房却丝毫没有“遇冷”,继上周破2亿之后,本周再接再厉,至1月3日为止,累计票房达2.74亿,称雄国产片贺岁档。

影片出品及发行方,北京保利博纳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总裁于冬表示:“《阿凡达》来了,别的国产片都撤档,唯独《十月围城》依然坚固,3亿票房,指日可待。”

票房丰收,更有趣的是,随着《十月围城》的热映,催生了一系列网络“围城文化”——

台词遭“变形”

《十月围城》中最经典的台词,莫过于孙中山的一段独白:“十年前,衢云兄与我讨论何为革命。当时我说,革命,就是为了四万万同胞人人有恒业,不啼饥,不号寒。十年过去了,与我志同者相继牺牲,我从他乡漂泊重临,革命二字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天,再道何为革命,我会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是革命。”

由此引发了各种版本,天南海北的独白。

外卖版

二十秒前,某人跟我在此讨论何谓幸福,当时我说,幸福,就是寝室里人人有饭吃,有觉睡。二十秒过去了,我刚刚起床,与我志同者相继吃饭。幸福两字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日再道何为幸福,我会说,欲求不出门就能吃饭,不得不打外卖的电话,拥有这外卖电话的人就叫做幸福。

麻将版

二十年前,邻居与我讨论何为麻将,当时我说,麻将,就是人人砌长城,有自摸,不放炮,不诈和。二十年过去了,我独自一人在风雨飘摇中打升级,与我志同者皆一夜爆输,麻将二字与我不可同日而语,今日再道,何为麻将,我会说,欲求致富之幸福,必经输光之痛苦,这痛苦就叫做“麻将”。

跳槽版

三年前,人事与我讨论何谓跳槽,当时我说,跳槽,就是为了千万职员,有假期,发工资,还按时。十年过去,与我道同者相继领会,我从一次次跳槽中逐渐淡定,跳槽两字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天,你们再谓何为跳槽,我会说,欲求休年假之幸福,必经工作之痛苦,这痛苦,就叫做加班。

蜗居版

十年以前,刚需君跟我在此讨论何为安居,当时我说,安居,就是为了千千万万国民人人得以住上新房,不遗憾,不惆怅。十年过去,与我志同者前仆后继,我在经历数次犹豫后,安居两字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天你们再道何谓安居,我会说,欲求安居之幸福,不得不经安居之痛苦,这痛苦就叫做房价。

相亲版

四年前,父母与我讨论何为相亲,当时我说,相亲,就是为了成千上万单身贵族人人有另一半,不寂寞,不孤单。四年过去了,我仍漂泊在外独身一人,与我志同者频繁参加光棍联谊会中未得收获。相亲两字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日再道何为相亲,我会说,欲求相亲之幸福,不得不经联谊之痛苦,而这痛苦就是相亲!

男人版

十年前,室友与我讨论何谓男人,当时我说,男人,就是淘米做饭,淘水洗衣,掏钱买单,有担当,有责任,不花心。十年过去了,我仍独自一人前行,与我志同者,皆步入婚姻殿堂嫁作他人妇,男人二字与我不可同日而语。今日在道何为男人,我会说,欲求男人之真谛,必经男人之痛苦,这痛苦就叫做结婚。

就业版

四年前,我与诸君在宿舍讨论何为找工作,当时我说,找工作,就是为了千千万万的大学生毕业后人人有钱赚,不月光,不啃老。四年过去了,我要毕业了,与我志同者相继领会精神。找工作三个字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日再道何为找工作,我会说,欲求有钱之幸福,不得不经有钱之痛苦,而这痛苦就是找工作。

真命天子版

十年以前,我与闺蜜讨论何为真命天子,当时我说,成熟稳重话不多有野心且帅。十年过去了,与我志同者相继嫁人,我从他乡漂泊北京,真命天子四字与我不可同日而语。今天再道何为真命天子,我会说,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女人,而不是把我当成情敌。

造型遭“山寨”

众艺人在《十月围城》中的造型,也遭遇了“国际山寨”——网友们将其与国际秀场上的最新款时装一一对应,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详情请看配图)

连影片的服装指导吴里璐也不得不赞叹网友们的奇思妙想:“下一部戏,该找他们来做衣服。”

网友们如此点评影帝影后们的造型:

方红(李宇春):这个设计师太猛了,红爹只拉掉我半只袖子管,这位设计师居然把整个袖管给截了。

刘郁白(黎明):不用飘柔,咱也一样自信,就算有头,咱也很出众,哇塞!

沈重阳(甄子丹):拿刀咱能杀贼!拿上公文包咱就是专业人士!能文能武!不管啥时代,人才是最重要滴!

李玉堂(王学圻):气场不是靠拿根打狗棒就有的,爷让你知道啥叫气场!

孙中山(张涵予):十年以前,一个学生在这里提问,何为Huashion(fashion)?我告诉他,Huashion,就是要让四万万同胞人人有主见,不装腔,不OUT。十年过去了,与我志同者相继皆奔LV、GUCCI而去,我从设计师改行成制版师,Huashion两字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天,如果再道何为Huashion,我会说:欲求时装周之高订(高级订制),不得不经时装周之山寨。这山寨,就叫作Huashion。

李重光(王柏杰):老了后,我就成你。

阎孝国(胡军):剃头师傅们,干了这杯旺仔牛奶,把这个山寨的头给我剃光了。

陈少白(梁家辉):别以为换了副墨镜,我就不知道你系山寨的。

刘郁白爱人(李嘉欣):XX发型,不只为亚州女性设计。

阿四(谢霆锋):我一闭上眼,全是被偷掉的汗巾,那是阿纯绣给我的,居然被你小子拿来包头。

[责任编辑:lilylin]

相关专题:

《十月围城》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活动·博客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