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德尔惠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孔子》编剧何燕江回应《百家讲坛》鲍鹏山

2010年01月18日12:02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孔子》编剧何燕江回应《百家讲坛》鲍鹏山

《孔子》宣传海报

日前,针对《百家讲坛》鲍鹏山对电影《孔子》提出六点质疑,编剧何燕江发表博客回应。(何燕江简介:电影学院导演系2002级毕业,属于第N代导演(?)。参与胡玫影视《汉武大帝》《乔家大院》、《孔子》编剧及拍摄,执导过电视《浴血坚持》《望族》等)

俺小何说:在当今的网络文化上,“专家”好像并不是什么好词。因为如今冒牌的专家也许太多。网上流传一句刻薄话:“大师满街走,专家闹如狗。”因为假专家常爱拍砖,也因此常被拍砖------所以网民有个雷人的网词叫“砖家”。这不,《孔子》还没正式上映,就来了一位拍砖之家鲍鹏山。

据15日上海某报:“曾写过《说孔子》一书的鲍鹏山对孔子研究已久。”

小何点评:这位鲍鹏山写一本什么《说孔子》,就敢吹“对孔子研究很久”。其实这年头时髦出书,谁还没出过两本书啊?拿一本书说事,怎么好意思呢?本人2006年就出版过《圣者孔子》(中信出版社,40万字),最近刚出版了新著长篇小说《孔子》,60万字。可俺就只是个普通作者,不是什么砖家。本人比较孤陋寡闻,此前并没听说过鲍鹏山副教授是何方神圣。问问我的老师学友,好像知道这位“砖家”的也不多。这里就先一一回答他的质疑吧:

鲍鹏山说:“对孔子这样的‘大人物’,电影里很多基本事实竟然都完全不符合历史。‘我完全不明白编剧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何点评:“电影里很多基本事实不符合历史”,真说对了!编剧编剧,不编哪有剧啊?电影中的故事当然是以“编写”为主,是编出来的,并不是史实,这应当是基本常识!所以,我们只是编剧,而不是历史学家。如果一部电影基本符合历史事实,那就叫纪录片,不叫故事片了。 顺便为砖家科普一哈:中外古今,关于“大人物”的影视作品的确很多很多,但恐怕没有哪一部敢说自己是准确历史的再现。不管是 《甘地传》 还是《拿破仑》、《亚历山大》。相对而言,我们的《孔子》在编剧时,根据导演的要求还是非常慎重地取材于史料,可以说做到了70%的情节在史料中有出处、有根据,力求有所依托。 但是,鲍鹏山要看准确的历史,那还是不要进电影院,您直接去看历史书好了。譬如最近热映的《阿凡达》是什么?难道是历史?难道是现实?都不是,那完全是科幻文艺作品。但是很好看。一切影视戏剧作品,都是艺术作品,是虚拟历史而不是真实历史。艺术离不开想象/幻想以至编造。这才是最最基本的文学常识! 其实,就是真正的历史书也未必都能事事准确。司马迁的一部《史记》无比伟大,可被前人挑出其中硬伤有多少?年代错误有多少?鲍鹏山副教授你难道没读过前人写的“《史记》志疑”,《十七史商榷》这些书么?何况,千百年了,许多所谓历史事实也只能是推测而已。比如,孔子究竟生在哪一年(前552?前551?),这一基本事实,两千年来,哪位历史学家敢说他弄清楚了?! “对于电影中的错误,鲍鹏山表示最不可原谅的就是……” 小何点评:鲍副教授,您客气,但是谁介意你原不原谅?

鲍鹏山说:“孔子的儿子叫孔鲤,可是电影里竟然打成了‘孔锂’。之所以叫‘鲤’那是有故事的,是因为这个儿子出生的时候鲁昭公送了一条大鲤鱼祝贺。” 小何点评:孔子儿子叫“孔鲤”,这属于小儿科一类的国学基本知识。我2006年出版的剧本《圣者孔子》,不久前出版的长篇小说《孔子》,都有写关于孔鲤与鲤鱼的故事。事实是:我们的原剧本中“孔鲤”这两字并没有错,有诸多出版物为证。只是字幕打字员不小心出个错字,这骂不着编剧,更不要上纲上线。 鲍鹏山说“如果说孔鲤的名字被打错可以用‘粗心’来解释的话,另一个错误则让鲍鹏山对编剧的水平产生了质疑。” 小何点评:你当然有权质疑别人,但不要忘记,别人也有同样平等的权利质疑你。究竟水平真高,还是假冒伪劣? 鲍鹏山说:“《论语》里面出现子路、子贡是对的,但是电影里孔子怎么会直呼自己的弟子‘子路’、‘子贡’呢?称呼别人的字,这是对同辈的称呼方法。但是孔子是长辈,喊弟子一定是直呼其名的。” 小何点评:我们作为编剧在创作剧本时,的确专门讨论过人物称呼的问题。对人物称呼考虑过三种方案:(1)称名,(2)称字,(3)名与字混称。最后决定用第三方案。为什么?因为春秋时人的称谓很复杂,比如公山不狃,拗口难记,我们就改称公山狃,简化。这是有意为之,谈不上什么“错误”。 子路名叫卞仲由。但如果这样称呼,恐怕很少观众知道此人是谁。很难对上号。因为《论语》中称“子路”为多,“子路”一名大家比较熟悉,所以我们决定从俗。再如“颜渊”是名,但大家不熟悉,也就不如称“颜回”。子贡,姓端木名赐。但“端木赐”知道得人很少,而知道“子贡”的人较多,就从俗叫“子贡”。 影视作品不是学术,不是历史书,而仅是虚拟的历史,是一种故事传说。不可能严格准确,一一对位。导演对我们编剧的要求是,必须把复杂的事情简化,说明白,重要的是让人看懂,更要好看!要不,1亿5千万巨额投资可怎么回收?鲍副教授在这种鸡毛蒜皮的问题上挑刺找碴,没显出有什么学问,只暴露出自身对艺术规律的无知!

鲍鹏山还指出:“片中孔子的弟子子路、颜回以及卫国南子的死都不符合历史的记载。”

小何点评:其实,颜回、南子如何死,历史根本没有记载!鲍鹏山声称“不符合”历史记载,看来此人是掌握了司马迁都没掌握的独门史料,请快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鲍鹏山说:“子路和颜回其实都是在孔子回鲁国之后死的。而且颜回是因为太穷、营养不良死的,根本没有电影里死得那么悲惨。” 小何点评:有关史料中其实只记载颜回早死,但并没说他怎么死的。鲍鹏山说他是“病死”,“太穷,营养不良而死”,纯属信口胡说。颜回穷吗?不穷。有材料表明,颜回家中有田地,有房地产,还有桑林。(这是有明文记载的!)穷死,饿死,纯粹是鲍鹏山的主观臆测。没有证据,所以就叫胡说!不然,就请鲍鹏山出示证据:颜回究竟得了什么病?是哪位医生所诊断的?是哪家医院给开的死亡证明?

【注】《庄子·让王》:孔子谓颜回曰:“回,来,家贫居卑,胡不仕乎?”颜回对曰:“不愿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亩,足以给粥;郭内之田十亩,足以为丝麻;鼓琴足以自娱,所学夫子之道者足以自乐也。回不愿仕。”您看,颜回其实达得到小康标准。 鲍鹏山说:“子路的确死在战场上,但是时间也不对。”“ 小何点评:影视作品叙述的时间地点与历史有差异,这很正常,也很必然!因为影视作品是虚拟历史而不是真实历史。没有任何影视剧敢说它的时间地点绝对是准确的!大家想想,编剧导演必须要在两小时内把几十年内发生的故事讲完,时间、地点怎么可能严丝合缝地准确?不打乱、交叉和必要时颠倒时空,那我们还有可能创作剧本吗?让时间与事件一一准确对位,那不是电影,是年谱! 鲍鹏山说:死得最离谱的是周迅饰演的南子,影片中,在孔子离开卫国时,南子在内乱中被谋杀致死。“历史上的确卫国的太子想要谋杀南子,但是并没有成功,反而因为意图谋杀南子被逐出卫国。这些基本事实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篡改啊。” 小何点评:史书里写了太子要刺杀南子。后来卫灵公死了,南子不久就失踪了。怎么死的,并没有书证。鲍鹏山说南子不是死于谋杀,那你说说南子怎么死的?其实,无论《春秋》三传还是《史记》,都没有有关记载。 鲍鹏山说:“片中,孔子两次说到‘言必信,行必果’,可是根据我鲍鹏山多年的研究,这样的说法,孔子并不赞同。” 小何点评:假学的基本特征就是分不清“自我”与“圣人”的区别,装圣人。砖家在讲坛上摇唇鼓舌,可能发生人格错位,把自己真当成孔子了,以为就有资格来替孔子立言了,于是竟然把自己的臆测当成圣人的认同。这未免太滑稽了!事实上,“言必信,行必果”确是《论语》里孔子的代表性观点。鲍鹏山却说据他研究这不是孔子的观点,充其量,这也只能是他个人的一种臆测而已。可你凭什么竟敢替孔子断言他老人家必然“不赞同?”若按照鲍副的逻辑,难道孔子倒会认同“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天啊,须知这正是一副小人嘴脸唉! 鲍鹏山说:“孔子一生最反对四个字,‘必’字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字把事情推到极端,这并不是孔子所赞成的。” 小何点评:孔子确实讲过“毋必,毋意”。可惜这两条“毋”,鲍鹏山可都犯了!你说“孔子并不赞同”,这是“臆测”之“意!”你说孔子最反对,则是“必定”之“必”。既“意”,且“必”,本身就犯了两“毋”之忌。自己抽自己去吧! 鲍鹏山说:片中当孔子被逐出鲁国时,弟子颜回“劝说”孔子:“您曾经跟我们讲过,如果人不能改变世界,那应该改变自己的内心。”鲍鹏山表示:“这话是于丹说的啊,怎么变成孔子思想了?这就是得了便宜卖乖嘛,就是要妥协屈服嘛,孔子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思想。” 小何点评:鲍鹏山又说出“根本不可能”,这位不许孔子说“必”的砖家自己却不断说着“必”;很虚伪啊! “如果人不能改变世界,那应该改变自己的内心。”这当然不是孔子的话,而是编剧为孔子虚拟的话。其实这话是我们自己编写的。但是本人必须声明,生平从没看过于丹女士的书。而鲍鹏山竟然声称这话的产权属于于丹,那就请你背书给指出证据。若举不出来,不仅表明你信口开河,而且有侵犯本人知识产权之嫌!本人要严重抗议!那么,所谓“得了便宜卖乖”,这板砖就正好就用来砸自己!

“看完片的鲍鹏山义愤填膺。”“非常失望!”“真是崩溃了!”这是《百家讲坛》的专家鲍鹏山看完《孔子》后的感想。 小何点评:鲍先生你神经未免太脆弱吧,看一场电影就能“崩溃”,说明这部电影的震撼力太强了!要不就说明鲍鹏山就是一堆泥捏的土坯子。要不,哪儿至于这么容易“崩溃”啊?!一会儿“崩溃”,一会儿又“义愤填膺”。这位鲍鹏山先生情绪太不稳定,会不会神经方面有点问题?认真建议家人带他去精神病院看看心理医生。 小何总评:总之,以上分析表明,鲍鹏山气势汹汹的上述几点质疑,其实没一条有根据,没一条站得住。都是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不是什么东西!记着砖家下回再来拍砖时,先弄点结实的,攥得住的,免得一碰就碎喽! 其实,我们早预料得到,《孔子》这个题材特别容易激动某些君子的“正义性”神经。不过,凡是口口声声说要捍卫圣人,捍卫“历史”者,那往往是假的。所谓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正足以照见一切小人嘴脸!还不就是要借着这阵子的孔子热,卖点平时屶不出去的私货而已么?! 当年胡导的《雍正》煽起清史热,《汉武大帝》掀起汉史热,《乔家大院》煽起晋商热。电影《孔子》肯定又将掀起一轮有关春秋历史和孔子生平的讨论热潮。这是好事,平等的质疑和讨论,我们期待和欢迎。但是像鲍鹏山出言不逊地摆出一副教师爷的派头,开口就在媒体上训别人“无知”,这就只得认真扒他一扒,摘掉面具。予非好辩,不得已也!言多语失,有冒犯处,敬请鲍副海涵啦!

[责任编辑:sisisong]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活动·博客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