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德尔惠腾讯娱乐 > 产业观察 > 电影产业 > 正文

IDG资本熊晓鸽:搞娱乐业要从源头参与创作

2010年01月21日12:16IT经理世界樊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TMT领域异常活跃的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这两年成为一个钟情投资娱乐业的代表——他投资了张艺谋组建的大型实景演出公司“北京印象创新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在2009年10月于鸟巢上演的《图兰朵》中获利匪浅,最近两年还投资过电影《高考1977》等,用他的话说:都没赔!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则投资了宏梦卡通和保利博纳。2009年末热映的《十月围城》的投资人名单中,曾经投资电信服务领域的田溯宁也名列其中。

中国的电影市场虽然“小”,但是大玩家都能有所斩获,这也预示着看似传统的娱乐业正在酝酿新的机会。

传统娱乐业的新机会

“娱乐业最大的根本是内容,是一个Content Business。搞娱乐还是要从源头参与创作。”熊晓鸽这样解释自己对影视和演出这样的“娱乐内容”的投资热情。然而,娱乐业是一个充满风险的投资领域,没人保证一部影片或是一场演出是否能够成功。熊晓鸽规避风险的诀窍便是投准导演。“投公司如果没有厉害的导演也卖不掉,我会挑选与最厉害的人合作。”比如,与《图兰朵》合作便是主要看中张艺谋这个团队。

虽然国内票房竞争激烈,但海外市场仍然有新的机会。“电影如果只靠国内市场还是太小了点,中国所有的影院座椅加起来才200万个,中国的电影屏幕数是美国的1/11,座位是美国的1/12,中国电影一年虽然做了60亿元,但在美国就是两个周末的事。”熊晓鸽说。另一方面,人们看电影主要在周末,每年就52个周末,在20部进口大片和50部分账片之外,留给国产电影的市场空间是很小的。因此,海外市场成为影视投资的一个重要考量。“你就得想能不能在国外发行,未来要投的电影是国内占一部分市场,但更多的选择是国外收回成本赚钱。”熊晓鸽说。他还建议张艺谋把《图兰朵》的舞台做成一个能在全世界的体育馆演出的标准化舞台,现在已经在跟日本、韩国的城市商谈演出事宜。完美时空也采取了相似的策略,利用在海外发行网游的丰富经验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非常完美》推向国际市场。熊晓鸽认为,目前主要面向国内市场的华谊兄弟上市后,下一步可能要考虑怎样走出去,在国际上获奖。

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这两年成为一个钟情投资娱乐业的代表

除了海外,国内的娱乐市场依然会因创新的模式而获得超额的回报。熊晓鸽就把《图兰朵》搬到体育场演出,“高雅的意大利歌剧一般说应该在国家大剧院这样的地方看,在体育馆演出针对的是家庭,可以带小孩,不用穿正装,随便走动,买点东西吃再回来没人管你。”创造这样一个反差强烈的演出模式,对于熊晓鸽来说,是一个冒险的尝试,但冒险的结果是值得的。1998年《图兰朵》在太庙的演出一场2千人,演了10场才2万人;而在鸟巢,一场4万多人,演了两场8万多人。连熊晓鸽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中国有8万人来看《图兰朵》。”

而本山传媒旗下的“刘老根大舞台”也创造了传统演出业的一个传奇。通过把“二人转”这个原本地域性很强的表演形式快速规模化,复制到全国9个城市,2008年“刘老根大舞台”取得了1亿元的票房收入,成为中国最有希望的太阳马戏团样板。

当票房不是唯一

纵观2009年的电影票房收入,中影集团一家独大,但华谊、博纳国际紧随其后,形成三家三足鼎立的局面。这三家公司布局类似:上有制片,中有营销、发行,下有影院,都在进行全价值链的开发,各有侧重,但大的方向一致。博纳国际从发行起家,公司总经理于冬是从中影集团下海的电影发行高手。通过他在电影发行环节上的超强营销能力,使得他在最初没有制片投入的情况下,能够获得不小的市场份额。在多年的合作中,因与香港电影圈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博纳国际获得了向上延伸的机会:与陈可辛等大导演合作建立制片公司,与成龙等人建立演艺经济。通过私募基金,又获得向下建立影院的资源。除了以上三家公司之外,处于第二阵营的上海东方、华夏和光线,也凭借各自不同的特点纷纷布局。华夏拥有海外影片引进的权利。光线则在娱乐资讯传播上能力超强,目前正在谋求在二三线城市的电影发行中做重点突破。

可以看出,影视公司在电影的产业链条上的布局不可谓不精心,但其困境依然明显。2009年中国生产约450多部影片,但是能够在影院上映的也就是几十部。市场的竞争激烈可见一斑。即便是大导演、最知名的明星,也没有人能保证他们的下一部电影一定叫座。无论是国内公司还是国际公司,一家稳定的娱乐公司的收入来源都不能仅仅依靠票房收入。在美国,每一个娱乐公司都不只是一个电影公司,多元化的业务发展保证了稳定的现金收入。时代华纳、新闻集团、迪斯尼旗下都有媒体出版、电视广播业务,尤其是迪斯尼在洛杉矶和佛罗里达这两个不下雨、没有冬天的城市开设的两个乐园,一年四季都在产生源源不断的门票收入。在国外,电影是典型的长尾产品,租赁、点播、衍生品销售等稳定的“吃老本”的收入占到影视业务收入的70%以上。“拍个新电影对他们来说是个锦上添花的事。”反观中国的影视公司,既没有租赁和点播收入,也不可能拥有电视、出版等其他业务。DVD销售因盗版问题一蹶不振,植入式广告、衍生产品的开发在中国兴起的时间也不长。香港安乐影片有限公司的总裁江志强说:“现在中国电影院的票房越来越高之外,其他的收入还没有跟上。”

熊晓鸽规避风险的诀窍是投准导演,与《图兰朵》合作便是主要看中张艺谋这个团队,这时的影视公司如中影向网游等方向渗透,毫无疑问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但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言,进入网游业面对的是已然非常强大的对手,胜算难测,而进入网络视频却是更为可行的一步。

融合的娱乐业

互联网改变了娱乐业,互联网搭建的平台造就了传统的娱乐企业难以企及的传播速度和规模。例如,对于网游公司来说,不需要建影院,不需要争夺院线,制作出来的网游便被互联网瞬间“发行”到数以亿计的网民手中,且永远没有档期之虞,时时刻刻都有网民为其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因此,在娱乐的传播平台上,更多的资本投向了互联网。熊晓鸽之前投资了互联网视频平台网尚文化,不为别的,“它装了600多万个网吧座位,是电影院座位的3倍,这是多大的一个规模。”熊晓鸽感叹。

但像盛大、完美时空这样现金充沛的网游企业此时选择了“往回走”,进入了传统的影视业。“网游公司想通过电影把自己的人物形象固化下来,成为品牌。”熊晓鸽说。网游公司每年都会推出众多的故事和人物形象,但影响力有限,而迪斯尼则是不断地在屏幕上重复米老鼠、唐老鸭这几个数量有限的形象,使其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虽然电影本身的利润远远不及网游,但围绕这些形象的衍生品的消费才是真正巨大的市场。对陈天桥和池宇峰来说,如何从网游里的众多人物中挑选出合适的形象,并打造成一条产业链,这是一个挑战。“陈天桥和池宇峰特别知道怎么在网上挣钱,但需要找到传统娱乐业的赚钱能力跟自己的结合点。他们肯定不缺做网游的人,但缺做传统媒体的人,尤其是缺能将传统媒体与数字媒体相结合的人才。”熊晓鸽说。

如今,中影、保利博纳、华谊兄弟这些传统的影视公司在向互联网扩展,网游公司则是从网上向线下延伸,娱乐业呈现出融合的趋势。“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熊晓鸽说,“在融合的过程中,各自有不同的挑战,互相学习。谁也别吃掉谁,谁也吃不掉谁,最终赚钱的方向会各有所侧重。”此外,还有很多市场空白等待中国的投资者去开发,例如更多影院的建设,电影主题公园的开发等。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也给娱乐业带来了新的机会。熊晓鸽预测,“未来手机电影会不得了,手机连续剧很快会出来,手机上的内容跟传统的电影和电视连续剧的拍法肯定不一样。”未来在这些未知的新领域,将会诞生出哪些不容小觑的娱乐业新力量?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ANNYGUO]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活动·博客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