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德尔惠腾讯娱乐 > 史诗巨片《孔子》 > 正文

《孔子》上映 陈建斌演季孙斯成最具亮点的配角

字号:T|T

《孔子》上映 陈建斌演季孙斯成最具亮点的配角

《孔子》上映 陈建斌演季孙斯成最具亮点的配角

影片《孔子》昨日起在全国上映,在这部影片中,周润发无疑是唯一的主角,但与周迅所扮演的南子一样,陈建斌出演的季孙斯也是全片的亮点之一。用导演胡玫的话来说,陈建斌在片中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陪衬孔子。在影片上映前一天,本报记者电话专访了陈建斌,谈到自己在《孔子》中的“配角”身份,他并不以为然,“这次虽然不是主要位置,但人物也很重要。从创作角度出发,我并不在乎戏份多少。”

说季孙斯

“我给角色设计了铁板的面孔和阴冷的神态”

在影片《孔子》中,除了“子见南子”这一为人津津乐道的经典场面,孔子大起大落的政治生涯也得到充分展现。其中,陈建斌扮演的鲁国权臣季孙斯,无疑是孔子的“政治对手”,他因为嫉妒孔子逼迫鲁定公将孔子驱逐出鲁国,十余年后才终于幡然悔悟,重新请孔子回国。

广州日报:《孔子》的跌宕起伏的生涯让人唏嘘,被称为“中国版《勇敢的心》”,你认为季孙斯这个人物在片中的作用在哪里?

陈建斌:作为鲁国政敌的代表,季孙斯是孔子巩固君权、维护纲纪最大的敌人。为此我给角色设计了铁板的面孔和阴冷的神态,甚至在声音的塑造上,也是为了突出孔子的正气一面。最后季孙斯良知苏醒,让他的儿子请孔子回国,也算是为这个人物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广州日报:有人说你饰演的季孙斯是反派代表人物?你怎么看?

陈建斌:我自己从来不会将角色定义为正面或反面。有些时候特别奇怪,生活中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对手,但对手并不是坏蛋,而是各个行业的竞争对手。那个时代孔子和季孙斯是竞争对手,也是惺惺相惜的关系。孔子的一些做法触动了他所属阶层的一些利益,所以他要放逐孔子,看他的笑话,这个过程实际上也成就了孔子。成就孔子的是他,挽救孔子的也是他,两个人一辈子纠缠在一起,就像是一面镜子。

说孔子

“就算用孔子DNA来复制孔子自己去演,都会有争议”

广州日报:你曾经说过,孔子这个角色,只有周润发来演,争议才是最少的。但你的演技也为众人公认,为何对自己没有“自信”,而是甘当绿叶呢?

陈建斌:说真的,任何一个演员去创作孔子,都会有争议。孔子真的不一般,而生活中我们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人。周润发在我们这个行业的确已经做到了华人演员的顶峰,而且他的作品和人品都已经到了那个位置。他的地位不用我来说,影响了一代中国演员。其实不只是周润发,就算用孔子DNA来复制孔子自己去演,都会有争议,所以不如用一个最有公信度的演员来演。

广州日报:看过影片的观众都认为,你和周润发对戏的那几场尤其精彩,在拍摄过程中,会不会有互相飙戏的现象存在?能否评价一下发哥的演技?

陈建斌:我是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我的老师当时教我表演时没有教过这一课,所以我也没掌握这个技能。我听人说过飙戏这个词,也听过抢戏的现象,但始终都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且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老师说,拍戏要有一棵菜精神,大家都是为一个目的服务的。大家把自己的角色找准就可以了。我们一起拍时,感觉到发哥是非常敬业的演员,和他拍戏时没有压力,一刹那间我们都是针对戏各抒己见,然后找到最合适的方式,不会有杂念。

说胡玫

“胡玫导演是个非常罕见的有大智慧的导演,她的胸襟和气度甚至是许多男人都比不上的”

广州日报:你扮演的角色以倔强霸道的人物居多,不知道在饰演季孙斯这个人物时,有哪些心得呢?这个人物与你之前饰演的那些霸气的角色有什么不同?

陈建斌:这个人物很复杂,他虽然霸道暴戾,吃生肉,养鹰啄人眼球,但他在表面上不是一个为所欲为的人,他暗使权谋,借刀杀人。这时候需要把握人物内心的骄狂和外在的收束,是这个人物最大的特色。在艺术创作中,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我们都是艺术品的一部分,大多数我们会占有主要地位,这次虽然不是主要位置,但人物也很重要。因为如果没有他的这条线,孔子的很多东西都不能淋漓尽致显现。从创作角度出发,我并不在乎戏份多少,都是要百分之百的投入,拿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广州日报:你曾说胡玫导演发掘了你的潜质,可否详细说明?

陈建斌:不只是我的角色,整个电影的调子都是得经过胡玫导演的准确判断才行。胡玫导演是个非常罕见的有大智慧的导演,她不是小气的人,尤其在创作过程中,她的胸襟和气度甚至是许多男人都比不上的。我倒今天还没看过全片,但从一开始介入剧本到了解到这一顶级阵容,我都处在一种兴奋状态。我们每个人都要拿准自己在片子里的色调。最美丽的一幅画需要很多颜色画成,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一种,这个色调的准确来自剧本和导演的交流。

广州日报:发哥在首映时曾说,看这部影片如果没哭就不是人,你认为自己的角色最感动的点在哪里呢?

陈建斌:季孙斯老年的平和和内疚悔恨最让人感动,如果说孔子是至圣先师,而从季孙斯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普通人内心的纠结。比如,我们每个人都向善,但在过程中我们会有私心杂念,这才是真实的普通人。做完坏事后又会良心发现,这不就是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会遇到的过程吗?对于我来说,这个心理状态更是我容易把握的一点,而不在于他是不是位高权重,或者是不是一个枭雄,那都不重要,可以说他是影片中最真实的一个角色。

陆毅

“化好妆后,我看到他,心里是非常喜欢这个儿子的。”

广州日报:片中陆毅出演你的儿子,他从偶像到实力也面临一个转型期,你对他的演技作何评价?对其他演员呢?

陈建斌:陆毅是一个特别阳光健康的人,在《三国》里我们没有任何对手戏,这部戏我们演父子。虽然他年龄只比我小五六岁,但是化好妆后,我看到他,心里是非常喜欢这个儿子的,而且深深为儿子感到骄傲。《三国》的表演,导演也认为他有一个让人特别吃惊的变化,诸葛亮的跨度非常大,他做得非常好。其他演员也非常不错,比如演南子身边常侍的龚洁,她经常在胡玫导演的剧中出现,可以说胡玫选演员的眼光是非常准的,龚洁是一个会用眼睛演戏的演员,是近年来可塑性很高的年轻演员之一。

广州日报:现在网上有一些关于《孔子》的质疑,比如大场面战争戏可有可无,你怎么看?

陈建斌: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性格,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相。《孔子》就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非要拿去跟《阿凡达》比,肯定是没法比的,但它是中国人用中国顶级团队拍出来的电影,如果我们怀着这种心态,那些问题就不会存在。

广州日报:有网友说,你的演技不在周润发之下,但因为太过实力派,不懂得为自己宣传,所以才没人敢冒这个险。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陈建斌:不管是谁,去演孔子,对他来说都是特别美好的一个记忆。有机会当然好,没有机会也不会遗憾。如果要说宣传,亚洲的任何演员,再怎么宣传能超越周润发吗?我就是我,我就喜欢目前的状态,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花絮

长胖了?为曹操增肥

广州日报:感觉你在外形上比以前胖了一些,是刻意的吗?

陈建斌:其实接这部戏之前,我正在拍《三国》,快拍完的时候进了《孔子》剧组,这之前为了曹操而增肥,结果试妆后还挺合适。至于人物的其他细节,与其说是我刻意设计,不如说是大家共同讨论的结果。孔子的精神是教我们如何更好地做人,片中所有的人物都要为这个主题而服务。我们一起在片场有很多创作,是集体智慧,最后由胡玫导演决定。

生吃牛肉?像嚼口香糖

广州日报:影片中有一段你生吃牛肉的镜头,很想知道你在拍摄时是真吃吗?

陈建斌:当然是真吃啊,而且拍了不只一次。我当时看到那块肉的想法就是:这牛肉新鲜吗?当我把肉割下来后放到嘴里,那种感觉不是很愉快,哈哈。你想想,把带血的生牛肉吃到嘴里,就算后来吐出来,舌头牙齿也都被血染红了,生理上有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这场戏还拍了好多次,因为跟我演对手戏的是老鹰,我要把肉吐到手臂上,走到鹰面前让它吃完,可鹰哪是那么好控制的?要不就是不吃,要不就是没对准机位。我嘴里始终嚼着一块生肉,就像嚼着一块口香糖似的……

[责任编辑:everlee]

相关专题:

史诗巨片《孔子》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活动·博客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