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德尔惠腾讯娱乐 > 史诗巨片《孔子》 > 正文

从《孔子》我们看到——体制也是要吃饭的

2010年02月01日13:52腾讯娱乐和菜头我要评论(0)
字号:T|T

《孔子》:叙事不明 表演出色

周润发:票房这么烂,真是“杯具”啊。(设计台词

动画片《喜羊羊2》上映,孩子们把家长领进了电影院,一次三张票。吸金王《阿凡达》盘踞院线不走,持续稳定地吞下人民币。在这种前后夹攻之下,结果越来越明显:《孔子》很快就要全面下线了。这是2010年元月里最有趣的事情,也许它暗示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走向,不妨来做一下分析:

众所周知,电影《孔子》具备市场外的竞争优势。从《阿凡达》让路,到海量的拷贝,再加上浩大的宣传以及各地指定包场观看的传闻,无一不在说明这部普通的电影背后,站着中国人民的老熟人:体制。那么,为什么有了这样最强力的保障,《孔子》最终还是不体面的败落了?而且,看起来是市场的力量大获全胜?

我给出一个答案:不赚钱。或者说是:赚钱的效率不高。《孔子》首映周对外宣称票房收入3800万,有其它途径的统计数据显示,实际票房收入大约是2800万。即便按照官方口径计算,如此之多的拷贝,多次之多的场次,一周时间换来3800万,这个成绩也足够寒碜的了。

有人会问,既然《孔子》后面有人,托体制之福,完全可以用行政命令强制维持上线,甚至可以用行政命令组织观影,不就可以赚到很多的钱了吗?我觉得这未尝不可,而且历史上也多次这么做过。问题在于:1、行政强制观赏和垄断,会造成民意反弹。并不是畏惧民意,而是说民意反弹会是个麻烦。如果造成了麻烦,就势必要求有人负责,而现在是一个谁都不愿意负责的年代。2、2009年是中国电影井喷年,许多资本流入电影市场掘金。有利益的地方就一定有利益保护,你背后有人,那我背后也有人。凭什么你的电影不赚钱却一直占据着院线资源?我的利益又怎么算呢?是不是我的片子也组织观影一下?博弈的结果是相互妥协和退让,组织观影这种大杀器就不能随便动用了。

还有人问,你怎么知道赚钱与否那么重要?《孔子》是一部主旋律影片,完全可以不计票房,不计工本,一直放上一年,无需撤退。那么,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电影市场本身。一部电影的立项、审批,都在行政部门的手里,服从体制的管理,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同时,我们也清楚地看到,行政部门太忙,根本顾不过来全国那么多家电影院。于是,电影院的所有权在私人手里,这帮人服从市场的管理。所以我们有了国营电影院时代不敢想象的爆米花,以及美轮美奂的电影院。此外,我们还清楚地知道,社会上有许多人向电影市场投钱,雇佣编剧和导演,指定男女主角,把拍电影视为一种生意,期待着能够从中赚上一笔。同样的,这一部分也是市场行为。

这样一来,电影的资金、制作、发行、放映,全都是在一个市场环境之中。如果这一切都是良性的,那么主管的行政部门每年会有票房和影片数作为成绩。与此同时,审批权也才能带来一系列实实在在的好处,吃饭起码才有龙虾作陪,而不是大家去大排档吃烧烤喝小二。简而言之,唯有市场的这一部分活泛了,管理权才能收得上费。如果市场的这一部分半死不活,没有足够的金钱供养,行政部门就会边缘化,办工桌就会破旧化,公务员就会平民化。

所以,电影怎么可以不赚钱呢?安排一两周的档期给你,这算得上仁至义尽。但是要弄上三五个月,麻烦拿钱来说话。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实:审片员也是要拿工资和补贴的。维系一个体制的顺畅运转,需要金钱的支撑,无论这钱是用税金还是别的方式来体现。体制也要吃饭,而且,能吃饭、吃好饭的基础是市场,是民众愿意买单。

在这个游戏里,民众本来一无所有。幸运的是,市场听民众的话,因为他们是职业买单人。对于《孔子》这样的影片,民众起码手里有两样武器:一是民意反制,迫使发行方不能利用行政手段做得太过分;二是消费行为,通过控制钱袋子去影响那只看不到的手腕子。我们惯于把一切归结为一句话:体制如此。真是这样?现在看起来,起码在一部电影上,市场和大众获得了胜利。的确有什么东西,发生了一点点改变。

[责任编辑:neo]

相关专题:

史诗巨片《孔子》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活动·博客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