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德尔惠腾讯娱乐 > 第52届格莱美音乐奖 > 正文

垂垂老矣的格莱美 古典单元奖项今年倍显尴尬

2010年02月03日10:24新京报张璐诗我要评论(0)
字号:T|T

格莱美奖一向是流行音乐界的盛事,古典单元的奖项原本就是陪衬。但即使如此,今年的面孔也未免让人太厌倦了。

在录音专辑范围内做评奖的年度美国格莱美奖揭晓。一眼扫过古典单元的奖项,最大赢家又是格莱美常客、文质彬彬的MTT与他的旧金山交响乐团。这个搭配从1997年开始,平均每三年拿一次“最佳管弦乐演出”的规律雷打不动。“跨界”奖又见马友友,从1999年开始,算来也是平均每三年拿一次“跨界”的人物。如果算上之前他拿的纯古典奖项,那就要从1985年算起。江月年年只相似,好像古典音乐就这些人,就这些曲目,重复往返,垂垂老矣。

可是你要真的去唱片店里看看,绝对不是这回事。

格莱美揭晓的同一天,看见另一条新闻:以专辑销量为指标的美国“告示牌”古典音乐的排行榜,本周第1位的专辑销量1000张,第10位的是189张。第一位的小提琴家希拉里·汉,还是因为前一周上了美国电视的著名脱口秀节目做嘉宾,才促成了销量激增。唱片销量如此低迷,让统计机构羞于报实数,也令排行榜都失去了“光荣”的原义。而原因,据称是因为这年头出唱片的人太多。

这真是尴尬呀。

古典音乐为大众所知的评奖不多:德国“回声”古典大奖、自比“古典乐坛奥斯卡”的英国“留声机”大奖,英国还有个“古典不列颠”奖,法国戛纳的MIDEM唱片奖———这更像是唱片博览会上的副产品。当然,类似“副产品”的还有综艺赶集般的“格莱美”奖:蜘蛛网那样周全的评奖专业户,看似音乐领域的每个角落都没遗漏,单古典音乐的评奖类别就细分有十多项。

可古典音乐在美国已跟外文翻译书一样,被纳入了“百分之三”的小众类别。而一个原本就起家于流行音乐评选的格莱美,连年以提高电视收视率为己任,明明在古典音乐部分的评奖已乏味极了(其实流行、摇滚上的评奖也鸡肋极了)之时,还是要摆出生态平衡的姿态。其实,这已经是一件跟音乐本质关系不大的事了。

同样是连年拿“格莱美”的小提琴家祖克曼,提起此奖却嘴巴一撇说“啥也不算”。认真的艺术家对评奖的态度,大约可以看成是对奖项本身价值的一个衡量指标。

也许矛头不该只指向美国。音乐评奖,哪里不是那样:大腕是需要兼顾的,因为唱片业不景气,以唱片销量为主要标杆做出的评奖判断,自然要彼此壮壮胆。正如英国传媒人拿“古典不列颠”奖调侃:明明评奖是在劳师动众浪费时间,事实上只不过是半死不活的各唱片公司互相拉拢人气,显示各自的生意还勉强做得下去而已。

关注音乐的有心人会把眼光放到新人身上。德国“回声”奖项就特设有“明日之星”奖。去年的“回声”奖,我们看到拿奖的年轻的西班牙女高音纽黎亚·莉尔、生于1978年的德国中提琴家尼尔斯·莫科梅耶,都是刚发行了首张专辑的新人。评奖是看起来人人都在平等的起跑线上,也就似乎意味着“成人世界”已为新人开启了大门。我只希望他们走进门后,还能找到出口。

写这文章时又读到一条新闻:钢琴家郎朗最近以三百万美元的身价转会总部在纽约的“索尼音乐”。读过新闻就隐隐感觉,签唱片约,怎么也与评格莱美奖那样,约等于一项与古典音乐实质无关的事呢。

□张璐诗(北京 乐评人)

(新京报)

[责任编辑:cassjin]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活动·博客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