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6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 正文

《团圆》开幕柏林电影节 王全安争奖余男当评委

2010年02月09日10:46新京报孙琳琳 张娟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团圆》开幕柏林电影节 王全安争奖余男当评委

此番新作《团圆》再度角逐金熊,业内人士也期望王全安能追平李安二度擒下金熊的纪录。本报记者 秦斌 摄

导演王全安之前的每部作品都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其中《图雅的婚事》更是勇夺第57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日前王全安导演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详谈《团圆》的创作过程,自称“漏网分子”的艺术电影探索之路。昨日,导演王全安携女主角卢燕共同出席了《团圆》在京举行的出征前的媒体见面会,两人在现场一起在电影海报上为“团圆”二字“封笔”,寓意此行能够圆满而归。

《团圆》的拍摄 我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新京报:《团圆》从筹备到拍摄完成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是一次无心之举吗?

王全安:对,原本我是想在上海拍一部比较大的戏,但不是都说所有导演但凡拍上海都“死”了、败了嘛,这次我就做好了打算“死”的准备。

新京报:作为一个未曾在上海生活过的北方人,影片并未采取一个旁观者的视角,而是极力融入到上海的生活气息中,为何会这样处理?

王全安:这个题材要求我必须首先在情感上做到认同,这也是我拍每一部作品必做的事情。上海人精打细算是他们的生存空间决定的。上海让我觉得很魔幻,像海市蜃楼。

新京报:据说片中凌峰饰演的那个角色最初你是有意邀请侯孝贤出演的?片中三位主演的表演非常精彩。

王全安:这个角色必须要台湾人来演,我觉得侯孝贤非常合适。实际上,他看完剧本后也是很希望来演的,但是他的档期要到今年3月才有空,实在等不及。凌峰反而是后来才进入我的视线。片中他唱的那首歌就是他自己写的。听完他唱这首歌,我就知道这个角色就是他的。卢燕很职业,她让我对以后用职业演员拍戏充满极大的信心。徐才根饰演的那个角色我要求副导演给我找一个“失败的演员”来演,这样他只需保持真实的生活状态就是那个人物。当然这样说对徐老师来说很不公平(笑),他演得实在太精彩了。

现实的策略 我将尝试商业和文化相融

新京报:你的作品擅长在戏剧性冲突很强的故事架构里,反映人性中善良和质朴的一面。这与你同期的很多导演热衷于现实批判的表达不同。

王全安:中国文化一直在延续一种形态,就是近百年都在批判自己,怀疑自己。但是在这段时间,也没出什么文化上有分量的东西,因为把自己都否定了。我老说我是一个漏网分子。我发现我们犯的错误其实都不是很深奥的错误,都是常识性的错误。拍《惊蛰》的时候,当我在选景时面对广阔的天地时,我惊奇地发现,中国人虽然经历过这么多的不幸,但是他们的善良、纯朴和可爱,绝对是值得你去抒写的东西,甚至那种幽默感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不逊色。这些东西已经很技巧地越过文人的局限,依然存在。这种领悟让我开始与他们平视了。

新京报:现在第五代、第六代、新生代导演都越来越看重商业市场,你还会坚守艺术片之路吗?

王全安:我敢说中国导演一定很惊讶卡梅隆花十年时间去弄《阿凡达》,但是一定很不屑。这是很讽刺的。我们总是在遇到难处之后选择走捷径,其实在心智上还是原地踏步,这让人很沮丧。接下来我也会做将商业性和文化性相融的尝试,但是我觉得中国电影不能只靠商业,它的文化价值应该远远大于票房价值。

曾经的恋人

余男做评委 我为她高兴

新京报:这次你和余男在柏林再次相聚,你们曾经是恋人,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王全安:我们在一起工作很长时间了,对两个爱电影的人来说,那段时间我们过得很幸福、很单纯。得知余男当评委,我由衷地为她高兴。她在职业上真是到了一个让人尊重的地位,我觉得她当评委远比做代言合适得多,她一定有能力做好评委。不过出于对她的尊重,我也不能谈太多,一部电影的魅力最终还是要凭借实力。

新京报:你们分手之后还有联系吗?大家都觉得她会把这一票投给你。

王全安:联系不太多,过节的时候会彼此问候一下。但是评奖毕竟有它的评判标准,不能因为个人感情坏了你的胃口。

新京报:再度入围柏林电影节,大家都期望你能追平李安两次擒金熊的纪录,有压力吗?

王全安:其实这次入围真正让我兴奋的是能被选为开幕影片,因为观众的构成无与伦比的豪华。能有那么多我所崇拜的偶像一同观看我的电影,让我觉得无比幸福,这种幸福感甚至大于得奖。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