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2010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 正文

揭秘周立波陈佩斯郭德纲为什么不上春晚

2010年02月26日09:54浙江在线我要评论(0)
字号:T|T

曾有人搁下这么一句话:“春晚是泰坦尼克还是贼船,只有上了的人才知道。”话虽如此,每年春晚“集结号”响起时,演艺圈的大多数人还是会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今天谁二审被砍了,明天谁空降候补……但凡跟当年春晚扯上关系的人,多少都有“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的心理阴影,也正印证了宋丹丹的那句话:“无春晚,不减肥。”

不过,圈里也有这么一小部分“奇葩”,他们在各自的艺术领域都是翘楚和“扛霸子”,也都拥有呼风唤雨的号召力,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对春晚不感冒。哪怕导演组屈尊降贵屡次“招安”,网民联名公车上书,他们也总是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做派:“春晚?Sorry,我才刚上路呢,不太适合。”

揭秘周立波陈佩斯郭德纲为什么不上春晚
周立波

为了春晚让上海观众退票?

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如果索福瑞愿意童叟无欺地公布收视率,周立波肯定是央视最想“做掉”的那个人,因为根据调查显示,春节期间热播的《壹周立波秀》,在上海地区的“峰谷”收视率,甚至超出了同时段的春晚好几个百分点。

周立波告诉记者:“这不是拒绝,真的是档期不对路。”据周立波回忆,大概2009年下半年的时候,有一天助理告诉他虎年春晚导演金越到上海了,想约他喝个茶,“我也没多想,就觉得挺骄傲的,我们上海的茶哪天这么出名了?北京人要特地跑过来尝尝看。”

结果,这顿茶一喝就是4个小时,周立波到现在都坚持说他们只是天南海北瞎侃,“春晚导演愿意到上海来喝茶,这本身就是抬举我,我当然要好好作陪。”事实是,整整4个小时,金越和助手一直都在试探周立波加盟春晚的可能性,但周立波的态度始终很坚定——“不可能”。

“很多人说,我是怕海派清口到全国的舞台上受冷遇,其实这根本不是原因。”周立波告诉记者,包括《壹周立波秀》在内,他的语言方式在交流上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在上海演的时候,台上台下会有那种交流的氛围,春晚的范围太广了,我更喜欢‘精准打击’。”

周立波说,金越也曾让他考虑更改档期,“但这不是我的习惯。”据了解,新版《我为财狂》的演出从去年11月开始到春节期间,门票早已售空,如果不采取“非常规手段”,周立波根本没有时间,更不要说应付“滴滴答答”的春晚节目审查了,“为了去春晚抛头露面,而让上海观众退票?这种事我做不出来。”周立波说。

不过周立波也没有把“门缝”完全堵死,“今年不上,不代表以后就没有合作的机会,是伐?”也有人担心周立波的“口无遮拦”会让春晚导演组焦头烂额,他笑笑:“放心,我绝对是一个守法公民,如果去春晚,我也会有自己的说话底线。其实很多时候,这个社会没人不让你说,只是你自己不敢说而已。”

揭秘周立波陈佩斯郭德纲为什么不上春晚
陈佩斯

和央视裂痕太深

没可能复出了

自从1998年离开春晚舞台后,陈佩斯在任何公开场合都在有意无意回避着“春晚”这两个字。记者至今还记得,两年前来杭州演出话剧《阿斗》,陈佩斯被逼得走投无路,用了一个比喻——“春晚是艘航空母舰,豪华、气派,但你要听从船长、大副、水手长等等每个人的命令;而我现在做的事就像一叶扁舟,虽然小,但却自由快活”。

因为和朱时茂搭档出演小品《吃面》,陈佩斯一度是春晚的超级红人,那时候,每年找他签名的粉丝队伍,一直都会排到央视大院的西门外,陈佩斯也坦言:“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按照陈佩斯的说法,他和春晚的裂痕始于1998年,当时,对作品精益求精的陈佩斯总会向导演组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像小品《狗娃与黑妞》,我建议摄影机可以加些蒙太奇的手法,但导演组根本不予理睬。”陈佩斯说,有些本子,被删到后来原创内容竟然不到一半,“他们越要删,我们越要坚持,最终矛盾不可调和。”

离开春晚后,陈佩斯也没有闲着,除了接连推出《阳台》、《阿斗》等话剧,今年他和老搭档朱时茂,也在东方卫视春节档的《笑林盛典》中,表演了小品《上海侬好》:“比在春晚演轻松多了,本来就是图个高兴,搞那么累干吗?”

最近几年,呼吁陈佩斯和朱时茂重返春晚的呼声在民间此起彼伏,陈佩斯的态度很坚决:“都过去这么多年,我也声明过好几次,自己和春晚已经没有任何关联了。如果一定要说建议,我只希望春晚在推新人和新艺术形式方面,能再大胆一些,可惜现在看来还是困难重重。”

揭秘周立波陈佩斯郭德纲为什么不上春晚

郭德纲

把我逼疯了

我怕在导演面前掀桌子

放眼曲艺界,很少有演员不乐意抱春晚的大腿,但郭德纲例外,这个“刺头”非但不合作,还时不时把春晚揉进自己的段子里,隔三差五拿出来寒碜一把。对于春晚导演组来说,郭德纲就像《水浒》里前期的宋江,招安不成,反倒屡屡苦受其扰。

几年前,郭德纲憋了一肚子气的《我要上春晚》,把春晚讽得体无完肤,而去年,他又数度在公开场合表示“春晚没文化、缺乏营养”,活脱脱一个把春晚当成靶子的堂吉诃德。“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否则德云社的观众也不会拍手叫好。”面对记者,郭德纲理直气壮。

郭德纲说,自己和春晚的关系属于“剪不断理还乱”:“每年都有人问我‘老郭,你今年是不是该上了啊’,我又不是上补习班!”其实早在2007年,春晚就向郭德纲发出过邀请,但彼时的郭德纲以“作品不合适”为由把导演组拒之门外:“我说的是心里话,与其上了以后被人骂一整年,倒不如不上。”

郭德纲告诉记者,他怕自己受不了春晚“盘根错节”的节目审查制度:“我的脾气我自己最清楚,平时搭档抖包袱动作慢点,我都要急,那边要是一审就两三个月,我非被逼疯了不可。”对业务要求近乎苛刻的郭德纲,也怕被春晚改出来的作品面目全非,“万一我在导演面前掀桌子怎么办?”

在郭德纲看来,自己屡屡和春晚“失之交臂”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平时的演出量已经排得密不透风:“如果要上春晚,差不多整个下半年都得耗在那儿,但我今年的工作计划已经排到7月份了。”

不过,郭德纲也不是没对春晚动过心,2008年的时候,他就曾主动说起和赵本山合作小品上春晚的事,不过最终不了了之:“其实,外面老说我拒绝春晚,那是抬举我了。”郭德纲说,他跟导演组的许多人都是朋友,大家也常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对春晚并没有成见,如果哪一天因为‘规则’的改变,我的东西能够合适那个舞台了,我也挺乐意上的。”

●助读

他们也是“钉子户”

李宇春:生是芒果魂,死是芒果鬼,春哥上春晚那一天,定是央视和湖南卫视合并之日。

张学友:歌神的假唱水平太烂,实在不好意思去春晚这个“假唱圣地”报到,遂只得连年作罢。

崔健:跟张学友一样,对口型是崔健的弱项,此外说服他放备播带也是件难事,导演组实在不想劳命伤财。

李连杰:春晚曾答应给他一分钟的时间宣传壹基金,却不愿捐助一分钱,李连杰当然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刘翔:第一年拒绝春晚,说是要低调;第二年拒绝春晚,说是要备战奥运;第三年拒绝春晚,说是要养伤……信翔哥,春晚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得永生。

[责任编辑:ever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