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港台星闻 > 正文

阿Sa:难忘与刘德华吻戏 和阿娇注定在一起

2010年03月03日09:37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阿Sa:难忘与刘德华吻戏 和阿娇注定在一起

TWINS组合沉寂两年之后终于首度同台演出。(资料图)

阿Sa阿娇两个小女生甫一入行便迅速蹿红。出道十年,TWINS组合获奖无数,成为香港最炙手可热的一对小女生。不曾想就在两人发展稳定之时,“艳照门”事件将阿娇推上风口浪尖,社会各界的压力令TWINS无法再同台亮相。近日,在英皇十年的演唱会上,TWINS组合沉寂两年之后终于首度同台演出。阿娇和歌迷同场落泪的一幕,也给予了TWINS极大的信心,并决定正式复出开演唱会。日前阿Sa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透露“艳照门”前后自己和阿娇的状态。她告诉记者,自己和阿娇会一直坚定地走下去,因为命中注定,她们要在一起。

谈工作

25岁之后时间过得好快

新京报:去年你突然晕倒令很多粉丝担心,目前身体状况怎样?是否想过减少工作量?

阿Sa:今年身体应该会比以前好,因为我看过一些相士,都说属狗的今年会比较好(笑)。其实我从小身体就不好,会经常因肠胃抽筋而晕倒。以前是在考试之前,现在是在演唱会之前。去年那次晕倒是最严重的一次。以前晕倒之前我都会知道,但是那次是突然晕倒在洗手间,幸亏我妈妈在身边,就一直拍我胸口,以为我会死掉(笑)。第二天我就在想,干吗让自己这么辛苦,身体最重要,所以我就跟公司说要调整工作表,不能再这样下去,因为我才27岁。

新京报:你已经凭借《妄想》《戏王之王》拿过两个影后,很多人看好你成为新一代香港女演员的接班人,你自己的想法呢?

阿Sa:我也很看好我自己啊(笑)。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我想我的路应该是慢慢积累出来的。以前我拍的多数是喜剧,因为大家觉得TWINS是很开心的两个女生,直到近几年才有导演来找我演一些成熟一点的角色。有的演员是很有天分的,但是大部分演员是需要后天的体验,靠经历去慢慢成长的。我是属于后者。

新京报:现在你觉得唱歌和演戏哪个更重要?还是由公司规划?

阿Sa:两个都重要,因为我喜欢表演,唱歌和演戏都是表演嘛。像拿奖都是很意外的,我从来不会把这个作为我当演员的目的。希望自己能演到80岁。现在我还不到30岁,不可以演妈妈,有太多角色等着我去尝试。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是我自己选的啦,如果档期可以,我很少推工作。如果真的可以很仔细地去选角色,我想应该是在30岁以后吧。我觉得女生从25岁到30岁是一个阶段,30岁之后就是另一个阶段。

新京报:你觉得25岁之后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阿Sa:有啊,心理跟生理上都有(笑)。我觉得25岁之后好像时间过得好快,要承担的东西比以前多很多。以前有些东西我不会觉得是责任,现在什么都要去想,比如财务问题,以前我从来都不管的,但是25岁之后妈妈开始跟我讲买房子的问题。还有人际关系,很多工作方面都要去思考。以前都是公司帮我安排好一切,现在公司开始会跟我商量,出唱片你想要什么风格啊,拍戏你想演什么样的角色啊之类。这是好事,空间会比以前更大,我也会慢慢知道哪条路更适合我。

谈合作

刘德华的吻戏好难忘

新京报:像成龙大哥等前辈总说,现在的年轻演员相比他们以前舒服很多,没有那么辛苦,你认同吗?

阿Sa:我反而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所处的时代好,有很多题材可以拍。但是现在投资者拍片都会首先考虑到票房,所以都会去投拍一些武打片、警匪片啦,而且愿意去找很大牌的明星,其实给女演员的发挥空间并不大。我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新京报:除了梁朝伟,你跟香港男星几乎都合作过,对谁的印象深刻?

阿Sa:最舒服的是郑伊健,他像一个哥哥,跟他拍戏很开心,很放松。如果他有胡子,长得跟我爸爸好像(笑);最难忘的就是刘德华,他可是我的超级偶像啊,第一次跟他合作是《再说一次我爱你》,在片中我跟他有激烈的吻戏,真的好难忘啊(笑)。他不但好帅,而且会提携后辈,在片场他对每一个人都很照顾,很有大哥的风范;最尴尬的合作者就是这次《美丽密令》里和陈伟霆搭档了,以前都是男生主动,这次我却要主动狂吻他。我们私下太熟了,当导演喊开始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从哪下手(笑);梁朝伟是我最想合作的男星,如果要我跟他拍吻戏,我想我得至少花一个月酝酿情绪才行。

谈TWINS

阿娇已经准备好了

新京报:两年前你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没有阿娇陪伴,你说你很紧张,现在你是不是习惯一个人站在舞台上了?

阿Sa:最初害怕是担心观众的反应。两年前,有一天公司跟我讲,不如阿娇先休息,你一个人先唱歌。当时我很不适应,在台上手都会抖,甚至一度想过是否要转行。但是做了之后才发现,其实也没那么困难。

新京报:但是当你宣布推出个人专辑《二缺一》时,一度被歌迷指责你抛弃了阿娇。

阿Sa:我觉得这两年可能大家都觉得是我在鼓励她,其实她也在一直鼓励我。如果不是她说希望我自己出专辑,我可能还是很害怕不会出。当时很多歌迷都很反对,这让我很难过。阿娇就在歌迷的网站上让大家支持我出专辑,这才让歌迷慢慢接受。我跟阿娇是命中注定的,我去求签得到的也是这样说的:我跟她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

新京报:阿娇在经历了“艳照门”事件之后是更坚强还是更脆弱了?她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两年她很寂寞?

阿Sa:有啊。不过我觉得我们都很坚强。其实这个圈子里的艺人,如果能够熬过五年以上的,都是很坚强的人。

新京报:你和阿娇准备筹备演唱会了,你觉得阿娇做好复出的准备了吗?

阿Sa:我们3月开始为演唱会排练。她现在状态蛮好的,是准备好的状态。前几天英皇十周年的音乐会是我们俩两年来第一次同台亮相。这两年我们没有任何的排练,所以演出之前是很担心的,担心彼此的默契是否还在。但是那天的演出现场,当我们唱起以前的歌曲,以前的那些片段都会被忆起。阿娇和歌迷都在哭,场面真的很令人感动。我看到在台上又唱又跳的阿娇,自己也很开心。我觉得有些事情发生了,让它留存在一个地方就好了,路还要继续走。当时我看到的是一个心情、情绪、自信、勇敢都已经恢复过来的阿娇。

[责任编辑:bosin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