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海岩:92岁后将真正成名 《独家披露》写记者

2010年03月05日11:40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虽然《永不瞑目》(老版 新版)、《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老版 新版)正在翻拍,但昔日海岩剧盛景却已随着《五星大饭店》《舞者》两部剧的平淡反响和涉案剧退出黄金档而走向没落。海岩决心转型。他签约了文化中国传播集团,筹备推出电影版《拿什么拯救你》,并继续创作电视剧《独家披露》,这次,他放弃了曲折浪漫的爱情,以平民视角写起了柴米油盐,能成功吗?

新剧《独家披露》中,海岩以记者的视角展开故事,这使得作品涉及涵盖的社会面比以往更宽广,剧中融入了更多社会热点的描写,其中涉及的“挪用希望工程的善款”、“地产公司拆迁”、“钉子户”、“买房难问题”等,更有邻里间的勾心斗角等小市民生活。海岩说:“以前我喜欢写在极端情况下人们的生活状态,而且描写的地方也多是人烟稀少的边远地区,这次我写大城市中那些小人物的人生百态。描写小人物的悲喜。”没有了以往作品爱情描写的大起大落与唯美浪漫,新作中男女主人公的小情小爱有着常人所能体会的柴米油盐的快乐与烦恼。对于这种变化,海岩说:“我觉得我要是不改变会有危机感,作为一个创作者都不了解受众群有哪些改变,不能去调整自己的创作,那肯定是不行的。”

网络将年轻人“赶”出黄金档

记者:您这次的作品跟以前转变在哪儿?写法上吗?

海岩:我觉得这次作品里的人物更多的是面向社会偏底层的人物,写他们的一些人际关系的冲突跟喜怒哀乐。

记者:那您认为您以后的创作会投百姓所好了?

海岩:我还是会写我喜欢的东西,但是我会考虑到我写什么样的内容,我写哪一个层面的人物可能会考虑到电视的主流观众,现在是哪一个阶层的观众在看。

记者:您以前写的爱情都是大起大落的,很浪漫的,这么写就需要变成一些柴米油盐的平常感情了吧?

海岩:是这样的,没有大起大落,因为我写的普通人的社会生活,没有大事件在里面,没办法大起大落啊!这个肯定和《永不瞑目》、《玉观音》(老版 新版)不能相比的,因为涉案剧目前还是不能进入黄金档嘛,这部剧不是十分涉案,还是比较家长里短的,事比较多,而且前几年,压缩碟和网络下载技术的出现,对电视剧的整个格局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的《永不瞑目》、《便衣警察》、《玉观音》、《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都获得了非常高的收视率,据我所知,都是城市白领和大学的学生在支撑着,这个情况现在是没有了,网络下载就行了,或者你花十块钱买一个压缩碟,大家传着看就行,现在由于这两个技术的应用,就等于把年轻人、知识分子赶出了黄金档,按照电视台跟我的说法,叫做四十岁以上,初中文化以下女性居多,或者小孩居多。

我曾经问湖南卫视的领导,我说《丑女无敌》无论怎么看,它的艺术性都不是很高的,怎么就会有这么高的收视率呢?他说,在《丑女无敌》拍完后,我们就给全台几乎所有的“80后”,让大家组织看,让他们提意见,结果没有一个人喜欢它,我们就决定立即把它拿上去,现在很多买片的人说,我们喜欢的东西就会很犹豫能不能上,我们不喜欢的那就坚定地要上,现在基本变成这样一个怪圈,那我说《丑女无敌》谁喜欢呢?他说基本上都是13到14岁以下的孩子在支撑他的收视率。

记者:最后是一个好的结局还是悲剧的结局?

海岩:大团圆的结局。包括我说过去的作品商业性不够就是因为老做悲剧的结局,悲剧的结局肯定不是一个商业的结局。好莱坞所有的商业片都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情人终成眷属,大团圆的结局。

记者:这种商业性的考量会影响创作吗?

海岩:这个影响所有的人,他不买,你上千万的投资是要付诸东流的,你有一个戏没卖出去,赔了,以后不会有第二个投资商来找你,演员也是一样,你演一个戏,演红了,马上就会有大量的戏来找你,但是你有一两部戏演砸了,你的身价马上就会下降,这个太敏感了。

我的毛病是一提笔就特正经特深情

记者:听说您这部剧中还加入了喜剧的元素,跟以往的风格也是大不相同。

海岩:有,所有的出版社的人都邀请我写喜剧,他们跟我认识之后都觉得我比较搞笑,他们觉得我不是一个写悲剧的作家而是写喜剧的作家。确实在现实生活中我用大量的时间给别人发段子,我是比较喜欢搞笑的东西,我看电视比如我喜欢看赵本山、喜爱看《我爱我家》都是搞笑的,一严肃我就不喜欢看了。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一个毛病,我提起笔就特正经、特深情,我一不深情就写不下去,所以这一次基本上我尽量地让语言不是那种喜剧的语言,尽量轻松诙谐一点。不是喜剧的语言,它不能是喜剧。

记者:北方式的幽默还是最近流行起来的周立波式的南派幽默呢?

海岩:北方式的。你看南方喜剧,周立波搞笑吗?我觉得周立波就不搞笑,他就是敢说。我喜欢冯小刚的语言,赵本山我也喜欢,我觉得这次央视春晚赵本山这个,我其实挺喜欢的,从文学的角度来说,更生活,更自然,更有意思,相对而言,其他的小品都太像顺口溜了。

广告植入广告主要求大相径庭

记者:那你觉得广告植入呢?

海岩:广告植入太明显了,没有这个植入会好一些,大家也是就着这个事说他的小品,搜狐就是太明显了,对赵本山来说得不偿失。

记者:您对现在电视剧的一些植入广告怎么看?或者您自己的戏?

海岩:这个植入广告,都是制作方在融资方面进行的,不是我考虑的,我打算不了,各个广告主的要求也很不同。据我所知拍《舞者》的时候,剧中有佳能相机和苹果电脑的广告植入,植入得比较自然,因为这个男主角就是要每天拿个相机拍啊,他自己玩网络游戏啊,就用电脑,我听说,导演当时就说,我专门给你一个特写!苹果就这样一点好,他们就说:不要,你绝对不要突出苹果,你就该怎么晃过去就怎么晃过去。导演:“那机器看不清楚?”苹果:“没关系,我的机器是对我专门的客户供应的,他一看就能知道这是苹果”,他们不要你停留下去的。

《五星大饭店》TOTLE瓷具投了很多钱,他就说要植入广告,剧情里不是有好多在饭店上卫生间嘛,包括女主角把手机扔在马桶里冲掉。导演也是糊里糊涂的,他觉得那一款和TOTLE是一样的,他没有用TOTLE!TOTLE说:不对啊,我们合同里规定的哪些地方要用TOTLE的牌子,都没有。导演说:一样啊,这完全一样的啊!TOTLE说:我自己的孩子我能不认识吗?双胞胎我都能认出谁是老大,谁是老二,你凭什么说一样的啊?最后赔了四十多万,他给的广告费全部都退回去了。

算命的说我92岁以后才真正成名

记者:翻拍剧《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里边的情节是有很多改动的,不知道您关注没有,如果改动稍微不符合观众的这种需求,可能会对海岩的品牌有一定的影响。

海岩:我觉得我这个岁数无所谓品牌了吧。

记者: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一个品牌?

海岩:我是一个对未来没有什么特别期望的人,我觉得对未来有特别期望的人活得会很痛苦,我觉得当下是最好的,就享受当下,而且算命的说我92岁以后真正成名,92岁到102岁的时候是名噪天下的时候,这个算命的算我别处的时候精准至极,所以呢我现在的一切担心和努力都是不必要的,因为我运不到。

记者:那您理解的“名”是什么呢?

海岩:开个玩笑,就像我现在充其量是张恨水,到那时候就是曹雪芹。

记者:您自己的人生传奇经历,什么时候开始动笔写呢?

海岩:我其实也不传奇,但是我确实有很多不同的经历,当过警察,当过兵,做个这个,做过那个,很多出版社约我写自传,我说我有这么老吗?我快死了吗?他们说不是啊,现在很多年富力强的人也写自传,我说我有这么有名吗?他们说:“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我说还是算了吧!

记者:为什么啊?

海岩:就没有兴趣,我现在对什么都兴趣不大,可有可无,没什么令我激动的事。一位医生说我是典型抑郁症的临床表现(笑),我觉得我也不像呀,更年期也不像呀(笑),我自己不大承认,可别人都这么说。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