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82届奥斯卡 > 正文

奥斯卡2010预测:《阿凡达》决战《拆弹部队》

2010年03月06日08:34腾讯娱乐云飞扬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奥斯卡2010预测:《阿凡达》决战《拆弹部队》

《白丝带》

预计最佳外语片:《白丝带》

提名名单:《白丝带》 德国(55%)、《谜一样的双眼》 阿根廷(25%)、《预言者》 法国(20%)、《伤心的奶水》 西班牙、《阿亚米》以色列

《白丝带》、《谜一样的双眼》、《预言者》占据前三强的位置,本来奥斯卡只是美国电影界的内部奖项,但由于美国和美国电影在世界范围内的强势地位,其所颁布的最佳外语片也便成为每年世界电影的总结性发言,全世界的非英语国家把选送申奥电影看作重要工作,展示本国文化、输出价值观的有效手段。奥斯卡的江湖地位是如此的高,简直比华山论剑更惹人神往,绝对比百晓生的兵器谱更令人瞩目。其实世界上有400个以上的电影节/专业电影奖,只有奥斯卡得到如此崇高的地位。全因为这是一个胜利者通吃的社会,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奥斯卡也就是唯一的超级大奖,已然是这个星球上的电影人的武林盟主。奥斯卡和奥运会、诺贝尔奖一样,早就超出了她们本身,其蕴含的意义被无限扩大,大有与民族精神挂钩的意思。中国电影人对于奥斯卡有着羡慕、嫉妒、恨三段式的情绪,因此有必要多说说,中国电影人要从中学习什么。

精密而严谨的制作,与主人公感同身受的创作态度,才制造出年度必看电影。他们有怕也爱,甚至无力逃避,全世界都在围观他们的生活和生存。这五部电影都是讲冲突与未完成的和解,都充满了象征和隐喻,无论是1914年的德国乡下(《白丝带》)、当代以色列特拉维夫贫民窟(《阿亚米》)、法国的监狱内外(《预言者》)还是拉丁美洲骚动不安极权政府下的城市与乡村(《伤心的奶水》、《谜一样的双眼》),人性被压抑,只能在权力制定的规则内有限度的讨生活和活下去。这些权力,是所有事件的推动力,从笼罩在头顶的叙事背景(帝国、军政府,或者无力控制)、到神权和风俗、父权,构成了现实中的网,被伤害的和被侮辱的在其中难以自拔,然而正如朴素辩证法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所有的强权和弱势在不经意间都会出现不自觉的变化。当真相不可寻觅,任何置身其中的人都会恐惧。极端环境下的恐惧,是不用翻译的语言,那些痛楚的表情是地球人都能明白的。

从奥斯卡的历史上看,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电影取得的荣誉最多,在亚洲则是日本电影。今年的奥斯卡继续推崇有风格有情怀的外语艺术电影,对于主人公所处环境和内心世界的全面审视,是《白丝带》等入围电影的共同点。优秀的电影,或者制造梦想,或者映照现实,美好和真实是可以慰藉观众心灵。新世纪以来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以德语电影最为强势,《何处是我家》、《窃听风暴》、《伪币制造者》都直指残酷的时代和人物的内心深处。

在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拿到最佳外语片之后,从《英雄》到《夜宴》,从张艺谋、陈凯歌到冯小刚,中国电影人一股脑儿将宝压在动作电影上,以为可以复制李安和《卧虎藏龙》的成功,觉得美国人和奥斯卡总会吃中国古装大片这一套,但惨淡的现实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美丽又可恼的误会,古装大片申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绝对是一条不归路。当炒作成为一种习惯,当奥斯卡成为一种单相思的痴恋,当我们都被简单粗暴的全球化所席卷,鉴于目前的形势,让失败来得更猛烈些吧,最好连提名都不要给他们!事实上,从《英雄》之后,一阵风的古装电影动作电影再也不受待见。动作电影从本质上来说是炫耀和无节制的,除非有李安控制平衡的能力。

2009年,日本电影《入殓师》获得了最佳外语片,相信对于孜孜以求的内地导演又是强烈的刺激。电影通过描述为逝者送行的人表达日本人的生死观,没有中国式大片的浩大场景的膜拜和粗枝大叶的叙事,却再次斩获最佳。电影作为文化输出方面,中国电影看似赢了票房却是输了很多。而以色列电影《和巴什尔跳华尔兹》,本身又是纪录片和动画片,其对于战争的反思和表现的形式也应该令中国电影人多多学习,否则纵使每年500部电影、100亿票房又有什么用呢?过于集中的题材、相仿的模式、票房主导的局限、审查制度的桎梏,都制约了中国电影的多样性和文化视野上的开放度。

披露一战之前德国黑暗面的《白丝带》,由文艺片大师迈克尔·哈内克导演,所向披靡从戛纳到金球奖一路横扫。电影对于人性恶的挖掘非常细致,保持了沉闷和紧张的对峙性特点,镜头看似平静却给观众以心理惊悚的感触,被控制、极端压抑的氛围给观众回到万恶的旧社会观影体验,旁观他人的痛苦也是我们体验的一种,那段残酷的心灵史,应该被彻底割裂但需要铭记。其他作品各有各精彩,《预言者》是技巧圆熟的黑帮片,《阿亚米》继续以色列的主题貌似质量不如未参赛的《黎巴嫩》,《谜一样的双眼》有关记忆、重述历史中的爱恨,而金熊奖《伤心的奶水》则是有关秘鲁这个国与家的恐惧,象征手法使用自如。

《白丝带》故事背景发生在1913-1914年的冬天、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那些孩子们将来会是纳粹的主力。为了避免观众沉浸于冰冷的剧情,导演巧妙的透过一名曾在这个乡村教过书的老师和她的未婚妻的眼睛,来回顾这里曾发生的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件,并借助他们的爱情故事暖化了些许背景感情的释放。这些事件看起来在那时的德国很寻常,充满着出轨通奸、背叛剥削和严厉的体罚管教,为这个宁静的乡村,种下了不可预知的祸因。如同哈内克过去作品,最骇人的事件,绝对超越观众所见。《白丝带》真正让人不寒而栗之处,其实是在这样一个备受体罚压迫、环境剥削下所长大的病态压抑的孩子们,在二次大战时成了纳粹吸收的精英分子,最终危害并撼动了整个欧洲大陆,但哈内克的野心不止于此:“我不希望大家把它看作一部单纯反映法西斯主义的电影。影片谈及的不仅是德国的问题,也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白丝带》说的是一群孩子的故事,他们被迫全盘接受父辈的观点。一旦人们无条件地绝对接受一种理念,就会被‘非人化’。这是恐怖主义的源头。”换句话说,我们现在依然没有完全消除这种环境,而孩子这个概念也未必只是生物学意义,只要不被运行独立思考,即便35岁也还是孩子。滥用私刑之风渐渐在村庄里蔓延,即便孩子也不能幸免,他们往往会因为一些小过失受到神父的惩罚。孩子们沉默地逆来顺受,牧师以自认为正当的理由对家人施暴,医生残忍地对待自己的恋人。仪式般的惩罚,冲击着学校和社会的每个角落。面对孩子们的恐惧和困惑,大人只能用伪善的言语敷衍了事。归根结底,《白丝带》是讲集体无意识的犯罪。

《谜一样的双眼》有一个非常彪悍的长镜头,但核心仍在于爱情,电影以创作小说和罪案调查为表象,却在回望中重塑两段爱情:两个办案者之间迟迟没有揭开的微妙情愫,被害者丈夫莫拉雷斯和被害者间强大到已经扭曲的深情。后一段情感是前一段情感得以滋生、发展、死灰复燃、重拾信心的引领和基石,两条都是明线,相互交织在一起,把几个主要人物非常紧密地串起来,送往命运的审判席。本片明显有着拉美爆炸文学的影响,主题非常斑驳,友谊、真实、记忆、深情、虚构、创作、还原、孤独等等都被搅和在一起。案件的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过去、性格都如记忆碎片一种真实而琐碎,而埃斯波西托在电影最终才和观众一起见识了死者丈夫的坚守。没有莫拉雷斯近乎偏执的坚持,两段爱情根本没有能力去战胜二十五年的磨灭。时间的灰烬,风吹过露出的原来才是最本质的惩罚。所有人都认为他逃离城市,只是为了心灵的安宁,埃斯波西托找到莫拉雷斯,他说把法律无法惩罚的罪犯枪毙了,然而最真实的解决方案,却是他永久的囚禁了他。罪犯见到埃斯波西托,乞求“告诉他,和我说说话。”25年来,他将时间定格,他的人生困在时间的牢笼里。电影中有一个出色的意象,即打字机损坏的“A”键,反复在电影中出现成为象征这个国家和爱情的物件:刚开始男主角埃斯波西托从恶梦中惊醒时他恐惧地在本子上写下“TEMO”(怕),而在经过漫长的追寻和查证之后,他解开了自己本以为无法解开的心结,这时他终于找到答案,在“TEMO”中加入了“A”,变成了“TEAMO”(爱)。莫拉雷斯的爱人已逝,时间推移,该记住什么,能记住什么,是这部片子抛出的有力质问。好在埃斯波西托抓住了人生的尾巴,与艾琳娜开始了夕阳红。

《预言者》再次证明黑帮电影还是有不流俗的可能,意大利、美国和香港电影在此之前有了太多的经典,贾克·欧狄亚将马利克诞生记放在监狱之中,顺利提供了新舞台。《预言者》整体散发出一种职场奋斗的现代感,马利克的故事很有励志色彩。外界的选择,内心的觉醒,偶然和奇遇促使这个默默无闻的边缘人成为举足轻重的犯罪头目。镜头似乎没有感情,但在阴冷疏离的光影背后,是对主人公无尽的遗憾,本来他可以做一个普通人。通过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和紧张而又富于变化的叙事节奏,我们见证了马利克完成的一次伟大革命,生活因此而走上了全然不同的轨迹。

与浮士德博士半推半就与魔鬼撒旦签约不同,马利克又无助又被动,悲剧就在于非常的现实,宏大而深刻的主题。人能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修改轨迹的方向,后悔、删除和遗忘,《预言者》告诉我们不要妄想。马利克从被放入监狱开始,所有接下来的事情都无所避免,无非就是成与败、这个和那个,终究会有新大佬取代旧势力。马利克只是被选中而已,甚至连自己被选中,他都毫不知情,从头到尾,或生或死,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他能控制的。但假设只是把《预言者》看作犯罪片,就太轻视奥斯卡评选会员了。《预言者》呈现出《神曲》一般气质的导引,从精神上宣示人类社会的困局。马利克杀死的人,他的灵魂依然与他同在,他就是“预言者”,看着他成长,预言者在他的梦中,也在现实里,又好似是他的第二人格。学会了阅读和写作、思考,在监狱中他无比自由,电影末尾他出狱后,反而被形形色色的人紧逼,他要为他们负责。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