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82届奥斯卡 > 正文

南方都市报:最不坏的电影赢得奥斯卡

2010年03月07日08:33南方报业网-南方都市报唐学鹏我要评论(0)
字号:T|T

82届奥斯卡金像奖的红地毯将在3月7日徐徐铺开,我相信在经历了多年的视觉冲击和“教育”之后,资深的观影者都不会对奥斯卡抱有崇荣之感,它是美国口味的一次检阅。“美国口味”的盛会由于其剧情结构方式、价值观以及电影的制造营销商业的耳熟能详,已经变成了一种类似“春晚”式期待,甚至本届奥斯卡投票规则的全新改变也被认为是一种“疲软的拉拢”,例如将5个电影提名变成10个,只不过是扩大取悦面,提高收视率的招数。

我认为外界普遍误解了此次奥斯卡修改规则的意义,它其实是一种“科学的改进”。因为过去奥斯卡评选金像奖是“一次投票规则”,5800名投票者从5部电影中选出一部最喜爱的影片,然后开票看哪部电影得票数最多,就获胜。这其实是个非常“土”、非常没有说服力的规则。

说它“土”是因为在1770年法国人就揭示了“一次投票规则”的荒谬,而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竟然在2010年才想到改革。当时法国院士博尔达抨击法国院士选举制度,说它有可能将人们最反感的家伙选上去。他举例说,假设有A、B、C三个家伙候选院士,8个人投票,4人赞成A,3个人赞成B,2个人赞成C,A尽管没有超过半数,但在“一次投票规则”下当选,,但投B的3人觉得C比A要更好,投C的2个人觉得B比A更适合,实际上有5个人都觉得A难当大任,但A偏偏当选了。博尔达说,这其实是扭曲了民意,笨蛋混进了精英队伍,只要笨蛋运气比较好,选票具有“分散性”,那么笨蛋只要拉拢到一些人,笨蛋就可以当选。

1770年博尔达的抨击其实点出了投票理论的一个关键之处,就是投票过程不仅表达自己的喜爱,也能表达出自己的憎恨,如果仅仅看“喜爱”这一面得出的结果其实是令人憎恨的。正是因为投票过程“有爱有恨”,所以才会出现“退而求其次”,“退而求其次”的真正意思不是选择“次优”或者叫“第二好”,而是在我“最爱”之外选择我“最不反感的”,为的是将“最反感”的枪毙掉。投票理论也暗合了丘吉尔的名言,“民主投票就是一种(选择)最不坏的制度”。

那么这次奥斯卡的投票规则为什么令人欣赏呢?因为它充分考虑了人们的“喜爱”、“憎恨”和“退而求其次”的情感。首先,奥斯卡将电影提名从5个变成10个,扩大人们的选择面,同时扩大人们对不同影片进行排序的空间。其次,如果5800张选票中超过50%都将某部影片———比如昆丁的《无耻混蛋》视为最爱,那么比赛结束,因为一半以上的人都给出了自己的“最爱”,在这个时候,“多数人的暴政”是合法的(这跟博尔达的情形不同)。第三,如果投票后没有影片超过半数的第一名支持率,那么就计算第一名支持率最少的影片,并将其剔除出去。于是所有选票就剩下9个电影的排序,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原本第二名的影片晋升到第一名,再重新计算。如果发现还没有出现影片超过半数的第一名支持率,就如法炮制进入下一个“回合”,一直到某部影片获得超过半数第一名支持率为止。

毫无疑问,这个“剔除”让投票者表达了“憎恶”的偏好,“剔除”之后的第二名晋升到第一名,表达了“退而求其次”的要求,然后再汇总出最温和“最不坏”的“喜爱”偏好。也就是说,它产生的结果也许不是激情的,但却是最能被广泛接受的;它不会满足某一个强势的口味群体,但却能抚慰最广泛的大众嗜好。在这个基础上,在“最不坏”的理念下,我给出我对市场的预测,当然这不是我的真实口味:最佳影片应当是卡梅隆前妻凯瑟琳·毕格罗《拆弹部队》,它将击败卡梅隆的《阿凡达》杰夫·布里奇斯(《疯狂的心》)是最佳男主角,而最佳女主角将是桑德拉·布洛克,克里斯托弗·沃尔茨(《无耻混蛋》)会是最佳男配角,而莫妮克(《珍爱》)将是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是凯瑟琳·毕格罗。而我最喜欢的昆丁,将同最佳导演注定无缘。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