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82届奥斯卡 > 正文

探秘2010奥斯卡:最佳影片是如何炼成的?

2010年03月08日11:09腾讯娱乐译言我要评论(0)
字号:T|T

像《安妮•霍尔》、 《甘地传》 《与狼共舞》这样同类题材的电影现在无法获得奥斯卡的垂青。奥斯卡奖的评选发生了什么变化?

每年观看颁奖典礼的全球电视观众都有数百万名观众在消失,不禁令人惊讶错愕。新闻报纸报道在1998年有5500万名观众收看《泰坦尼克号》获奖的场面,但去年只有3600万的观众观看了《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颁奖礼。有人说这反映了美国人对电影现状的沮丧。同时颁发奥斯卡奖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就像不受欢迎的政府一样,为了挽回公众的支持一直也在努力。例如,今年有十部影片入围了“最佳影片”的角逐;设立了两位颁奖人;邀请的嘉宾包括流行歌手麦莉•赛勒斯和人气偶像扎克•埃夫隆;取消了“引言介绍”部分;还有,节目制作人比尔•麦凯尼克对《纽约时报》说:“这次的颁奖没有统一的主题。”

他并不是在闪烁其辞。各种奖项也在不断呈现出多元化趋势。在奥斯卡历史中最后一次夺得五项大奖的影片是1991年的《沉默的羔羊》,它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摄影”五个奖项。在这次的颁奖典礼上,获奖影片的数量极有可能入围影片的数量一样多。在这些影片中,极有可能分为四大阵营。“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可能花落两家。这种情况在十年中几乎只能发生一次;而在在过去的十年里,却发生了四次这样的情况。这同样适用于表演类的奥斯卡奖项上,该奖项曾经半数都落在了“最佳影片”中。在过去的十年中,只有两个“最佳影片”的得主——《角斗士》 和《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获得了相应的奖项。

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一直在扩大它的吸金能力。但这种多元化趋势表明这个行业整体在发生着深层次的改变。正如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在1997年所说:“直截了当地说,如今人们只在制作两类电影,一类是假期档影片,另一类则是大制作电影。例如佳线公司(Fine Line)或者米拉麦克斯公司制作的电影。这就像印度这个地方一样,只有富人和穷人,没有中间阶层。目前电影业正在脱离了中间阶层,只在制作7000万或者1000万美元的电影。

要寻找艺术和商业的和谐,必须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奥斯卡奖授予了《教父》The Godfather《飞越疯人院》 (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和《安妮•霍尔》(Annie Hall)这些受到批评家和公众共同爱戴、广泛欢迎的影片。那时为影片颁奖的人和电影观众碰巧属于同类人口:三十岁以上的成年人。然而,当年人们确定金像奖的那种轻松和自信如今完全消失了。

在那十年里,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奖只分开了一次。1972年,《教父》赢得最佳影片奖,鲍伯•福斯(Bob FosseJ)因《卡巴莱》(Cabaret)获最佳导演,而获得最佳男主角奖的一半以上是最佳影片的男主角。这些影片能获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主要演员的精彩表演——《教父》中的白兰度,《飞越疯人院》里的尼科尔森,《安妮•霍尔》里的基顿(Keaton)——如今,他们的魅力就像拉会莫尔山上的总统雕像一样不可估量,不容置疑。

这种共识产生第一道裂痕是在1975年《大白鲨》(Jaws)和1977年《星球大战》(Star Wars)到来之时,轰动的票房收入激起如此高的现金浪潮,使得金像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掠起裙裾扑入欧洲人的怀抱,1975年《阿玛柯德》(Amarcord)的导演先于《大白鲨》被提名为最佳导演;1981年,《火之战车》(Chariots of Fire)击败《夺宝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1982年《甘地传》(Gandhi)击败《外星人》(ET)——第一部是满脸皱纹热爱和平的大师与另一位的抗争,第二部是由本•金斯利(Ben Kingsley)扮演的历史人物,另一部是由十二位用手托起他的技师操作。

当然,吸取前车之鉴来看,可以很轻易地嘲笑奥斯卡评委会如此渴望赢得声望。这些天来,ET已经成为一部广受欢迎的经典影片,而“甘地”也已经退出了最被轻视的参选片行列。人们禁不住问,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像《第九区》、《阿凡达》和《星际航行》这样科幻色彩浓厚的影片都获得多个奖项提名,这场角逐今天会怎样进行呢? 由于一同提名的都是奥斯卡的新面孔,有人会猜测ET能在三个奖项中夺取殊荣。

奥斯卡评委会对大片一视同仁,他们曾经让《阿甘正传》(1994)、《泰坦尼克》(1997)和《指环王》(2003)入围提名并有所斩获。这三部巨制都曾横扫奥斯卡,但那是一种很值得质疑的实力表现,因为出演影片的演员在角逐最佳演员奖时都无一例外折戟沉沙(除了汤姆•汉克斯以外), 这些遗憾都只有通过赢得技术性奖项来弥补。随着特效在赢得最佳影片的头衔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评委会在授予演员奖项时就在那些投资相对更少的独立影片中挑选出色的演员,这样的例子有《离开拉斯维加斯》和《死囚之舞》. 最佳导演奖的情形也如出一辙:1999、2000、2002和2005年的这个奖项都没有颁发给包揽几项大奖的大片的导演。

以往对奥斯卡奖得主耳熟能详的岁月(1975年是《飞越疯人院》)已经过去,现在需要上网查谷歌才能知道上次的获奖名单:“让我想想,2002,难道不是芝加哥获奖么?但是波兰斯基才是最佳导演。阿尔莫多瓦获最佳原创剧本奖。但是最佳效果给了(《指环王》的)咕嚕……

有人会觉得这一转变表明了奥斯卡得主的多样性正得到加强。其他人则哀悼电影制作行业共识的死亡,而正是这种共识使得像《教父》这类经典大片横扫奥斯卡成为可能。但是中间层作品的消失并不是美国电影最严峻的问题。电影行业的发展止步不前,导致《为黛西小姐开车》这样的温情片越拍越少,问题真的非常严重。观众不得不在《拆弹部队》和《阿凡达》当中任选其一,而如果再加上一部卡梅隆•迪亚兹主演的浪漫喜剧,大家的品味就都能满足了。

詹姆斯•卡麦隆和凯瑟琳•毕格罗曾是一对夫妇的事实只不过验证了这一观点:他们的电影刚好可以互补。对于他们各自的硬伤,对方的电影都有可以取长补短的一面。《阿凡达》打破了票房纪录,在全球席卷了20多亿美元的票房,但是缺乏影评家的认可。《拆弹部队》则受到影评家的一致好评,但却成为近年来最不卖座的奥斯卡最佳电影提名。将两部电影结合起来就是绝佳的最佳电影得主。同时,二者的结合,事实上也将带来过去一部电影横扫奥斯卡时代的回归。(译言翻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