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产业观察 > 音乐产业 > 正文

最地带尝新型数字音乐盈利模式 已有VC洽谈

2010年03月08日14:32数字商业时代张珂 刘扬我要评论(0)
字号:T|T

  音乐版权你「持股」了吗?

  以音乐作品版权的未来收益为支撑,将版权分割转让给广大网友,并可对权利进行在线交易,最地带正在尝试这样的新型数字音乐盈利模式。

  音乐人袁景没有想到,他5年前创作的最高出价不超过2000元而始终舍不得卖的歌曲《温柔一刀》,如今仅仅几天时间就已经获得了8000元的收入,而且随着歌曲在线上的传播和下载,还将源源不断地获得后续经营收益。

  “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事情,”袁景不无感慨。之所以有这意外的惊喜,是因为不久前,袁景将《温柔一刀》的网络传播权和40%的版权收益权转让给了最地带音乐网站(以下简称最地带)。除了袁景,乐坛老将巫启贤高明骏等也将通过这样的方式从最地带获得版权收益。

  最地带上线20天内,注册用户近5000人,其中付费用户约3000人,人均付费25元,总收入不低于60000元,而且付费购买音乐版权的用户每天都在增长。网站以股票方式发售音乐作品版权,其中一首歌曲单股价格甚至从1分钱涨到了3元。

  最初设想在半年后才会出现的结果,短短20天就已经达到,这令最地带创办人董海平感到十分意外。

  与此同时,董海平也不无担心,一旦此模式立住脚,作为新进入者的最地带很可能遭遇大公司的竞争,盛大就是最有可能的一个。为此,董海平和同事们春节期间也不敢松懈,想在竞争对手介入前,赶紧将自己壮大起来。

  “持股”版权 变现财富

  在中国,这还是一个崭新的商业模式。音乐人袁景将《温柔一刀》40%的版权转让给最地带后,这40%的版权按照协商估价被划分为200万“股”。1月下旬,最地带正式开通,用户可以在注册并通过支付宝付费后,在网站交易平台购买这些版权。最地带将版权音乐放在百度上供用户试听,并通过页面呈现的广告各自分成,而且将于淘宝网开通歌曲付费下载服务。这各种形式的收入所得皆归袁景等版权收益人所有,最地带则从中抽取10%的佣金。

  2月4日,最地带首批音乐作品申购期结束,开始进入版权交易环节。当日共产生交易271笔,到2月19日,已达成交易2624笔。

  在国外,Sellaband.com 是第一个尝试这种方法的网站。上线3年之内,30名音乐创作者通过 Sellaband.com累计筹得 5万美元,19人成功发行自己的唱片,另外11人正在录制唱片中,并有超过 9700名音乐人在 Sellaband.com注册。

  据央视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在我国通过互联网获取音乐的网民达到97.6%,数字音乐市场的地位凸显。但是对多数音乐人来说,这却是一个看得见、吃不着的市场。首批加盟最地带的“彩铃皇后”韩晶就曾经是其中的“受害者”,“这个称号让我很无奈,彩铃下载收入一两个亿,但是没有一分钱属于我。”

  这种付出和收入的不平衡让董海平意识到,如果解决了版权问题,数字音乐的收入在未来几年内就可能出现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这个被称作“版权卫士”的广告人,想到了在中国复制Sellaband.com的“融资”模式,经过两年的筹备后,最地带正式上线。

  一向只在网上听“免费歌”的网友Sara获知最地带成立的消息后闻风而动,成了首批“吃螃蟹的人”。在完成了用户注册、歌曲试听、支付宝充值等一系列动作之后,她为《温柔一刀》付出了3元钱。这3元钱用来购买《温柔一刀》200万“股”版权中的300“股”。这意味着,该歌曲线上传播收入如果有100万元,Sara和袁景将按比例各自获得60元和600000元。

  Sara以每股1分钱的价格买入的这些版权,在第二天,市值从3元升值为4.5元。“没想到现在听歌也能赚钱了。虽然钱很少,但能从歌迷变成版权人和歌手分享收益,这个比较有意思。”Sara觉得最地带的模式很新鲜。

  除了Sara,持有《温柔一刀》版权的普通网友还有267人。通过最地带,这首歌无论是线上版权交易价格的上涨、网站经营所得,还是第三方基于使用版权而支付的费用,都将整合为包括Sara和袁景在内269人的共同收益。

  现在Sara最乐于做的事情,除了盯着歌曲的“行情图”,就是通过搜索引擎查找这些歌的下载盗链。一旦发现盗链,她就马上通过最地带的意见反馈群举报。“我要维护我作为版权人的合法权益呀!”Sara笑道。最地带收到网友举报盗版的信息,则会令每一首歌所对应的维权律师处理盗版维权事宜。为此,最地带要向每一位律师支付所维权歌曲2%的版权收入。

  马小车大 “危”“机”并行

  虽然在创立伊始就意外获得了众多用户的欢迎,但是最地带的前景并不十分乐观,它首先要挑战的就是占据市场90%份额的盗版大军,这看起来颇有几分螳臂当车的无畏和勇敢。

  某唱片公司总经理认为,最地带一旦将歌曲放到网络中就可能被复制,并通过P2P迅速传播,这种情况下,纵然有众多律师护航,恐怕也难保不落入没有诉讼实体这一尴尬境地。

  这不仅仅是最地带所面临的唯一问题。现在出名的歌手都靠演出挣钱,而非版权。因此一般情况下,唱片公司为了让旗下歌手获得更多的商业演出机会,会不惜一切手段推广歌手演唱的歌曲,包括纵容盗版泛滥。

  “从最地带这种模式中,音乐公司和艺人获得的收益是非常小的,因为我们看的是现在,最地带博的是未来。如果最地带能坚持下来,随着版权环境越来越好,版权共享、授权式分账模式还是比较有前景的。”摩登天空总经理沈黎晖告诉《数字商业时代》记者。

  在最地带上线之前,盛大旗下的起点文学网站已经在正版版权交易中有了一定收入。这种将线上文学作品版权按字数付费阅读的方式和最地带模式的本质几乎一致。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盛大文学想建立一个版权交易平台,让各种版权方和版权需求者有更好的交易渠道。董海平透露,他也计划让艺术品等其他版权交易登陆最地带,最地带之所以最初没有从文学入手,正是为了避开实力强大的竞争对手——盛大的锋芒。盛大想要打造一个全产业链的娱乐王国,最地带和盛大交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们有‘曼哈顿计划’之类的诸多‘锦囊’,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危机。”董海平表现的神秘且自信。“已经有几家VC在跟我们谈。所以现在我们不能精耕细作了,只能保证在把基础的法律、安全问题做到没有瑕疵,搭好架子之后就得开始一路狂奔,不论资源还是平台,我们都需要迅速扩大规模。”

  最地带目前已着手谈判和几家唱片公司的整体合作以及与汽车厂商的合作等等。“最地带是一个独立的、公正的第三方知识产权交易平台。这些知识产权不仅局限在音乐上,还涵盖其他文化艺术门类的东西,我们也正在加大绘画作品和摄影作品等方面的谈判。”董海平表示。

  艾瑞咨询娱乐产业顾问张志远则认为,模式被竞争对手拷贝并不是最地带目前最大危机,“音乐跟商业的无缝对接、管理上的完美结合十分考验团队实力。而最地带牌子新、模式新,各方面实力较弱,目前最大的危机在于它的模式是否能成立,如果一段时间内没有成功案例出现,就会面临夭折。”

  在数字音乐版权遭遇漠视的国内环境中,最地带的上线,让袁景这样怀揣梦想的音乐人重新迸发了创作激情。但摆在最地带面前的还有一个又一个需要不断突破的瓶颈,未来能走多远,令人拭目以待。

(数字商业时代)

[责任编辑:chenghao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