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产业观察 > 新媒体互联网 > 正文

09年文化产业发展:逆势上扬但仍处初始阶段

2010年03月19日10:15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9,中国文化产业逆势而动,一路高歌。

  国际金融危机如同一块巨大的试金石,在世界经济的一片萎靡之中,试出了中国文化产业的真金白银——2009年,中国电影市场空前火爆,年产量继美国、印度之后位居世界第三,票房收入超过62亿元,比2008年增长42%;新闻出版业总产值突破万亿元大关,同比增长20%;网络游戏市场规模25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5%。以优结构、扩消费、增就业、促跨越、可持续为核心,以创新、创意、低耗、低碳为特点的文化产业,正在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中国文化产业,经历了2009年的逆势上扬,正浓墨重彩地绘就一幅壮美的大江行船图。

  2009年,中国文化产业的丰收之年

  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上升,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新亮点、新增长点

  今年春天,《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即将出台。由中宣部、文化部、财政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共同组成“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发展跨部门工作小组”共同制订的这份《指导意见》,被称为2009年《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发布后,推动中国文化产业进程的又一份重要文件。

  3月15日,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司长刘玉珠正在紧张地对《指导意见》的诸多相关事宜一一落实。这份即将出台的《指导意见》,对于那些在广袤的文化市场中披荆斩棘、砥砺向前的众多文化企业来说,这不啻于一道春信,它是我国文化产业与金融结合的第一个政策文件,旨在打破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投融资瓶颈,对于未来中国文化产业的跨越式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从2009年发布《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到今年即将出台的《指导意见》,不仅表明我国政府已将推动文化产业发展提高到国家战略的高度,更标志着在中国经济新一轮深刻变革中,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小、以创意为核心的文化产业,正在成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新亮点。”刘玉珠说。文化产业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发展息息相关,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途径、重要突破口。

  2009年堪称中国文化产业的丰收之年。据不完全统计,2004—2007年,我国文化产业的增速一直保持在17%左右,保持了高速增长的势头。2008—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打断了中国经济在惯性发展路径上的进程,在一片低迷之中,我国文化产业逆势上扬,显示了旺盛的生命力。广东、上海、云南、深圳等省市文化产业发展尤其迅猛,增加值比重由20世纪90年代初的1%左右,增加到2009年的5%—7%。“文化产业在推动国民经济增长和转型中的重要作用再次凸显。”中国人民大学陆贵山教授说,“中国文化产业2009年逆势飞扬的事实证明,它是一种具有广阔前景的黄金产业。”

  文化部副部长欧阳坚认为,我国2009年文化产业发展呈现着四个特点:文化产业投资和文化资源开发热潮持续升温,新型文化产业迅速兴起,文化集群化、集约化发展趋势进一步明显,政府为主导多元文化投资格局初步形成。“随着经济的发展,经济结构的调整,转变方式节奏的提高,各级政府、各社会团体、企业投资者都纷纷寻找新的发展空间,相当多的投资者把文化产业作为投资热点,这个趋势从2005年以来越来越凸显。”欧阳坚说。他预测,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文化产业的投入会持续增加,文化产业国有、民营、多元投资的格局将会逐步扩展,为今后文化产业的发展奠定重要的基础。

  中国文化产业仍处于初始阶段

  供需矛盾仍很突出,发展空间还很广阔,发展环境亟须改善,做大做强文化产业需要做出不懈努力

  一组调查数据显示,全球100个最有价值的品牌,美国有68个,欧盟有25个,日本有6个,中国没有。尽管我们国家有46个产品占世界同类产品销售的首位,但是还没有一个产品具有世界影响力,像美国的好莱坞、迪斯尼、百老汇、时代华纳,德国的贝泰斯迈,日本的索尼等世界一流的文化产品,我们仍然难以望其项背。“这是我们必须正视的现实。没有品牌,就难以在市场上居于高位,也就得不到应有的经济回报。”欧阳坚说。

  中宣部文化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高书生认为,作为新兴产业,我国文化产业发展刚刚起步,属于典型意义上的弱质产业,特别是同制造业、信息产业等成熟产业相比,呈现出成长性好与体量较小并存、盈利空间较大与先天发育不良同在等方面的显著特征。

  我国文化产业与西方发达国家还存在差距。这些差距表现在:

  我国文化产业总量水平不高,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待进一步提升。我国文化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所作的贡献,远远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美国的文化产业占到整个GDP的25%,日本达到20%,而我国只占到2.6%。

  缺乏骨干文化企业和知名文化品牌,文化产业的整体竞争力有待于进一步增强。由于文化产业起步晚,文化领域条块分割和市场壁垒严重,我国文化企业规模普遍偏小,产业规模化和集约化程度低,缺少文化领域的战略投资者,缺乏骨干文化企业。据调查,在400家最富有的美国公司中,有72家是文化企业;在400家最富有的日本公司中,有81家是文化企业。但遗憾的是,中国企业500强中,至今尚无一家是文化企业。

  文化产业人才短缺,与文化产业发展的需求矛盾日益突出。要推动我国文化产业实现跨越发展,迫切需要大量的创意文化人才、经营管理人才、技术开发人才、市场营销人才,尤其是既懂文化又懂经营的复合型高级人才。事实上,从事文化产业的相关人员的素质远远不够,专业人才数量严重不足,结构严重失衡。

  文化产业融资问题依然非常突出,保障文化产业发展的资金渠道有待进一步拓宽。目前,我国文化企业发展最大的困难是资金缺乏。企业发展主要依赖自身的积累,通过金融市场融资困难重重。特别是中小文化企业没有多少固定资产进行抵押贷款,限制了文化企业的进一步发展。

  文化产业配套政策不够完善,外部环境有待进一步优化。文化产业配套政策不够健全,需要重点扶持的文化产业门类还有待于进一步划分,还需要在土地使用、税收优惠、财政支持、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给予不同程度的鼓励和扶持。

  文化贸易逆差依然较大,中国文化产品和服务“走出去”的步伐有待进一步加快。近年来,虽然我国文化产品出口数量有所增长,但文化贸易逆差的现象仍未得到根本的改变,文化产品和服务出口渠道还比较狭窄,我国输出的文化产品价格还远远低于引进的同类产品。以演艺产品为例,我国引进和派出的文艺演出每场收入比约为10∶1,我国的节目在国外演出一场只有2000—5000美元,而美国国家的节目到我国演出一场动辄10万20万美元。我国具有国际水平的演出团体出国演出平均每场收入不到4000美元,即使是海外演出价最高的杂技芭蕾《天鹅湖》,每场也只有3万美元的收入,而柏林爱乐乐团在上海的演出价达到每场33万欧元。我国全部海外商业演出的年收入不到1亿美元,不及加拿大太阳马戏团一年的海外演出收入。我国文化产业从内容到形式,从市场到营销同西方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些距离意味着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尚处在初始阶段,还有很多薄弱环节需要完善,还有很多具体问题有待改进。欧阳坚说,“文化产业要真正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还有待我们做出不懈的努力。”

  文化产业说到底是文化

  文化企业既要追求利润更须重视社会责任

  2009年3月8日,广东省妇联组织的“万名母亲网络护卫行动”在广东启动。广东是网络大省,网民超过4500万,其中未成年人占1/3。这两年来,未成年人因受网上不良信息影响而沉迷网络、荒废学业,甚至诱发违法犯罪的事件屡见不鲜。通过这次活动,组织者希望让互联网成为一个绿色的信息通道,呼吁给孩子一个纯净、健康、文明的网络天空。

  “活动预计征集1万个母亲的签名,但实际上有11万母亲签下名字。”这件事给上海交通大学胡惠林教授很深的触动,他就此提出,“要为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这个命题“加一个必需的定语”,“要大力发展绿色的、健康的、低碳的文化产业”。

  2010年1月8日发布的《2009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白皮书》中,我们骄傲地看到一组令人振奋的数字,2009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25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5%。中国网络游戏正以着势不可挡的趋势一路高攀。然而,另一组数字却不容我们乐观。2月3日,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发布的《2009年青少年网瘾调查报告》透露,我国主要城市青少年网民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约为14.1%,人数约为2404.2万,每7个人中就有一个患网瘾。

  这是两组令人喜悦同时也令人忧虑的数字。2009年是中国网络游戏产业发展的第十个年头。迅猛发展的中国网游产业已成为全球数字娱乐市场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在国际金融危机的一片紧缩之声中,中国网游凭借政府的大力扶持、产品的日益丰富、市场的急剧扩张、出口的不断增长,成长为中国文化产业的重要支撑。然而,伴随着网游产业的急速膨胀,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等社会问题不容我们忽视。

  “文化产业是一把高悬在我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文化企业不能只将眼光盯在利润上,必须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胡惠林说, “将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提高到国家战略高度,表明了我国政府对于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清醒态度,但是文化企业一定要有长远的、发展的眼光,决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以牺牲一代人的健康、牺牲文化环境为代价。文化产业说到底是文化,而不是产业。”

  荷兰著名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森对中国长期发展有浓厚兴趣,曾写作《中国经济的长期表现》。他认为,中国在近30年来所取得的非凡进步,是一个复兴,而不是奇迹。“世界越来越关注中国,”欧阳坚说,“在关注经济的过程中也在关注我们的社会制度,在关注社会制度的过程中也在关注社会的文化基础。”他说,在西方人眼里,中国发展经济的社会制度已经成为一种值得研究的合理模式,因为它背后有深层次的文化背景。

  文化作为意识形态属性,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越来越重要,我们的民族生命力、凝聚力、创造力由此集中体现,这是文化的力量。2009年中国文化产业的跨越式发展得力于我们对文化属性、价值的认识不断提高。我们只有在丰收之后继续保持清醒,看到差距;在推动文化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更加重视文化的公共责任,才能使文化产业实现新的跨越。

(人民网)

[责任编辑:chenghao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