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产业观察 > 音乐产业 > 正文

分析:寻找北京音乐产业集聚区“潜力股”

2010年03月24日09:59北京商报徐楠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分析:寻找北京音乐产业集聚区“潜力股”

  “昌平区霍营可能要建音乐集聚区啦!”一则“小道消息”让北京的原创音乐人为之一动。尽管这则“谣言”很快被当地政府人员出面否定,但原创音乐人赵旭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未来的音乐路究竟该如何走?北京何时才能有真正意义上的音乐产业集聚区……在记者走访了几家北京音乐集聚区“潜力股”后,不禁也陷入疑问,北京何时才能有第一家音乐产业的集聚区?

  没有集聚区产业如何发展?

  “在德国的文化创意企业大约有21万家,员工人数将近100万,年产值约1250亿欧元,首都柏林超过1/10的从业人员供职于文化创意产业,创意经济占柏林GDP的比重高达21%。最关键的是,1250亿欧元产值中10%来自于有关音乐演出、无线音乐、MP3下载以及其他音乐衍生品。”前不久才从德国考察回来的黄文安说。作为北京一家音乐公司的总裁,黄文安总是憧憬着北京能够具有类似德国的音乐氛围。

  在原来的柏林墙附近,德国政府专门为原创音乐人和音乐公司成立了类似于集聚区的音乐园区。在这些园区中,所有歌手和公司都享受着政府的补贴和资助,以便让歌手和创作人能够衣食无忧地做自己喜爱的音乐。在德国,大大小小的音乐园区多达20余个,正是这些园区培养出了“王子乐队”、 Maximilian Hecker、Doro等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歌手和组合。“可是国内没有一位歌星能达到像他们一样的世界影响力。”黄文安说。

  “2009年我国音乐产值不足3亿欧元,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到。”益榕音乐厂牌负责人李跃桦表示,其中主要的原因还是整个产业缺乏政府的扶持与帮助。“尽管全球音乐产业下滑是不争的事实,但为什么德国能在大环境的冲击下还保持如此惊人的收入?关键还是这20多个园区发挥的作用。”

  李跃桦认为,集聚区对产业的推动有着显而易见的作用。通过园区把更多的音乐公司和创作者聚集在一起,逐渐形成产业效益。“在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九大门类基本都形成了自己的集聚区,但惟独音乐没有。为什么?因为音乐没有‘油水’。”李跃桦把矛头指向了国内集聚区的建设。“国内的集聚区太计较利益了,什么集聚区的建设都要跟钱挂上钩,很少有集聚区真正起到了孵化、扶持企业发展的作用。音乐产业本身就不赚钱,没有油水可搜刮的产业又有谁来为我们建集聚区?中国音乐有发展的潜力,但现在必须依靠政府的帮助才能渡过难关。”

  “中国要想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不能缺一条腿。”来自德国的音乐人Leonhard表示,“中国一直提出要让中国文化走出国门,但仅依靠出版、杂技演出是远不能达到的!不可否认,中国传统音乐对德国以及其他国家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欣赏这些传统音乐的受众却十分有限,并不是国外的大众群体。中国文化或许还谈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去”。

  前不久,Leonhard在北京做了一次街头调查,以便了解北京音乐产业的发展状况。在问卷中一个“您的音乐播放器中,有几首国外歌曲?”的问题中,Leonhard惊奇地发现,80%以上的北京人在播放器存放了1-2首国外歌曲;50%存放了3-4首国外歌曲;10%存放了5首以上的国外歌曲。“这个数字可以充分说明中国国内音乐产业的大致情况。在德国,同样的问卷,80%的人都是选择没有存放国外歌曲。”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容易解释的问题,“如果一个国家的音乐产业发展良好,能提供足够多的好听歌曲,那么大众就没有必要去搜索国外的歌曲来欣赏”。而当Leonhard得知北京没有一家音乐集聚区时,他更是惊讶地问道,“没有集聚区,中国的音乐企业如何发展”?

  谁将成为首家挂牌音乐集聚区?

  在北京,跟音乐产业相关的园区也有不少,如平谷区的东高村镇、昌平区的霍营、海淀区的海淀公园、通州区的宋庄等。这些园区中又有哪家能成为北京市第一家挂牌的音乐产业集聚区?近日,记者走访了呼声最高的东高村镇、海淀公园和霍营。

  夺冠呼声最高的平谷区东高村镇素有“提琴之乡”的美誉,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经过近20年的发展,东高村镇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提琴生产基地。目前,园区入驻企业5家,年产提琴25万把,占世界年产量的1/3。截至2009年,北京市政府、区财政累计拨款1608万余元打造绿谷提琴基地。项目建设内容有基础设施建设、乐器展览中心建设、文化旅游以及相关服务设施建设。全部项目建成并正常运转后预计每年可生产各种乐器135万件,实现年销售收入14亿元,利税2.5亿元,出口交货值9.2亿元。

  “目前,绿谷提琴基地全年生产总值达2.5亿元,解决3000多人就业问题。” 东高村镇经管部负责人张秋燕接受采访时说,“在2009年,东高村镇拨出1.5平方公里的土地用于全市首个乐器文化集聚区的建设,虽然乐器文化集聚区仍处于审批阶段,但是东高村镇将继续发展乐器文化”。

  此外,张秋燕透露,为了真正把绿谷提琴基地打造成为一个乐器文化集聚区,东高村镇建设了一个大型音乐厅。并邀请国外知名乐队及中央音乐学院的乐队驻场演出。“音乐厅的建设能为当地居民带来更高层次的文化演出,提高地区的文化素质,更重要的是,乐队驻场演出的过程中,将使用我们绿谷提琴基地制作出的乐器。因此,这也是形成乐器文化集聚区完整产业链的重要措施之一。” 张秋燕说道。

  与东高村镇的不差钱相比,海淀公园要做成集聚区可谓很差钱。

  2009年,海淀公园举办的音乐街系列活动让众多原创音乐人把目光集中到了这一个原本类似于街心公园的小地方。尽管音乐街取得了成功,但困扰海淀公园发展的仍是盈利模式问题。北京海淀鑫泰世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漆峰表示,从“迷笛”和“摩登”来看,举办原创音乐活动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盈利。“现在音乐活动的盈利点大多在广告,今后发展过程中,我们将面临很大的广告业务压力和新盈利模式的探索。”不难看出,尚未摸索出盈利模式的海淀公园在对音乐集聚区的建设方面还只能是一纸空谈。

  一个不差钱、一个很差钱,但和前两家相比,霍营可谓是一穷二白。

  霍营位于北京昌平区境内,北六环以外。一个极普通的北方村子,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继“树村”之后又一个音乐青年们心中的“圣地”,其曝光率还只仅限于城铁线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站。

  一纸和约和一张唱片是绝大部分从外省到这里的音乐青年们的目标。然而,他们的目标却在艰难的生活和寂寞中日渐消磨。“许多人在外面都偷摸地唱酒吧或参加一些商业秀的演出。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谁都不会把它‘捅破’。既要生存,又想接着把音乐做下去,挺不容易的。”一位被称做B哥的音乐人说。

  据记者了解,目前驻扎在这里的歌手和创作人超过1万。有人笑称,走在霍营的马路上随便扔块板砖砸到的都是做过音乐的,甚至这里的房租都是靠着外地音乐人才炒起来的。

  在霍营,总能感受到音乐的氛围。傍晚,在这里随处可见的都是背着吉他的歌手走入地铁口,开始自己的“卖唱”生活;偶尔走入住宅小区,也随时能听到一些音乐人练歌的声音。就是这样一个“后树村”时代的地方,传出了要成立音乐集聚区的呼声。然而据记者了解,此次呼声顶多只是谣言。“我们尚未考虑到将霍营打造成为文化产业集聚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官员表示,音乐集聚区目前在国内并未有成熟的案例,没有成功的参考对象,也就谈不上要建集聚区。

  “能成为北京首家音乐产业集聚区可能只有平谷区的东高村镇。但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音乐产业集聚区。”音乐人王浩然表示,北京要建真正意义上的音乐产业集聚区关键还要由政府牵头,通过政策和税收上的帮助吸引音乐公司和创作人的入驻。久而久之才能建设出北京首家音乐集聚区。现在的情况是,有钱的地方没公司和创作人,有公司和创作人的地方没钱,希望这样的状况能尽快得到改善。

  北京应尽快建立音乐产业集聚区

  市政协委员、文化委员会主任卞留念在今年北京市两会上曾提议北京应建立音乐创意产业集聚区。他认为,音乐创意园将填补北京市以音乐为主题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的空白,通过打造音乐技术研发和应用的对接平台,有利于构建北京音乐技术集聚机制并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音乐创作、制作和展示区,建设国内领先的音乐技术研发、交流和科普区,从而从系统上增强北京音乐产业的国际影响力和文化辐射力。发展北京音乐创意园对优化和充实北京文化创意产业结构、促进文化消费、提升城市形象,都将发挥重要作用。

  “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国的音乐表现力已经成为国际品牌,实现了音乐与诸多科技载体的融合,音乐的创造、传播创新模式正在得到国际社会和文化领域的认可。正是基于这样的优势,我们应该成立音乐产业集聚区巩固音乐品牌优势,构建国际化的音乐研发、制作、传播、展示和交流平台。”卞留念说。

  为此,卞留念建议北京应尽快建立音乐创意产业集聚区,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成果转化和应用的项目给予固定期限内免征企业所得税、营业税,返还增值税地方分成部分优惠;对具有良好市场前景、社会效益显著的音乐技术创新推广产品,在研究开发过程中,有关部门应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凡直接为音乐创意项目或产品提供成果产业化及技术服务的咨询中介组织,其收益可比照享受的相关优惠政策。音乐创意企业开发、提供的音乐产品或创意项目实际应用于教育、医疗等社会公益性领域的,经税务部门核定,可按投资额与利润回报之间的比例关系,给予相应的税收优惠或返还。

(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chenghao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