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产业观察 > 产业评论 > 正文

贾樟柯“故乡三部曲”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2010年03月24日10:44中国经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内容摘要:这故乡三部曲的结集出版,是贾樟柯电影“故乡三部曲”的回顾和总结,也是对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一次致敬。《任逍遥》,贯穿的依旧是贾樟柯电影主张的“青年、实验、电影”这样的主线,两个年轻的男主人公,他们青春,他们仅有青春,苍白、残酷、不定、无所归依的青春。

贾樟柯

贾樟柯

这故乡三部曲的结集出版,是贾樟柯电影“故乡三部曲”的回顾和总结,也是对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一次致敬。分为《小武》《站台》《任逍遥》三册,分别收录了电影剧本、导演的话、部分电影评论、工作伙伴访谈。作为序,贾樟柯在《我的边城,我的国》文中很坦白地记忆了三部影片的创作历程,说这三部曲“的确是我不满现实的结果。汾阳,躲在吕梁山里的我的边城,那里的日日夜夜,无数难忘的人和事儿,让我落笔下去变成了电影。这电影又是我的国,里面一人一事,一草一木,都是我的世界”。基本上,我们从中可以看到贾樟柯导演拍摄这三部影片的轨迹。机缘凑巧,拍摄最早的是《小武》,而最先开始写作的《站台》的拍摄却是在《小武》之后,《任逍遥》的拍摄,机缘在于贾樟柯偶翻报纸看到的东北少年抢劫案。和《站台》一样,《任逍遥》也是一首当时流行的歌名。

每一个分册的内容,都可以看作是这部电影制作的全纪录。《小武》一册还收录了最早的贾樟柯短片《小山回家》;《站台》一册,则是将《站台》作为工作定稿的文学剧本和最终完成影片的记录台本一起收录,让读者对照来看,窥见导演的用心良苦。换句话说,这种做法很类似在饭馆尝了美味至极的菜,向厨师讨教,厨师毫不吝啬地告诉你,这道菜需要的材料都有什么,其实,最要紧的,是制作过程中的先后顺序和姜丝蒜末的材料比例、什么时间放盐放酱油,两相对照,豁然开朗,究极美味是如何出炉的。《任逍遥》一册,在收录剧本之外,特别记录了工作伙伴的访谈,摄影师余力为、策划周强、美术梁景东、录音师张阳,等等,他们是幕后工作者,但他们的工作一样决定电影最后的得失成败,正如丰田车的某个配件决定这部车是不是会被召回一样。

我第一次看到贾樟柯的电影是2004年7月,距离《小武》的拍摄时间已经过去了7年。毫不掩饰地说,我当时喜欢看的(现在也喜欢)是周星驰的喜剧和好莱坞的商业制作,电影于我是娱乐,是梦工场,是生活在别处,和生活在别处的别人,我愿意看到内中人物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是有距离的他人的人生。然而,《站台》似乎是没有距离的,是硬生生的触动,让我看到自我生活的背影,看到遥远模糊地青春背影。看过之后的黯然神伤,接下来的好几天时间恍恍惚惚,无所适从。曾经和朋友交流这三部电影,朋友说最喜欢的是《小武》,而我最喜欢的是《站台》,朋友说,是了,站台,属于生于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众人,是你们的青春祭。没错,这就是我最喜欢《站台》的原因了。比照之下,《小武》则似乎有更多的不定和游移,他是小偷,是“手艺人”,他的社会身份有诸多不确定性,是“靳小勇的朋友,胡梅梅的傍家,梁长友的儿子”,但又似乎都不是,每个观影者都能看到他们眼中的“小武”。

《小武》用的是片中主人公的名字,《站台》和《任逍遥》则是两首歌的名字。《站台》是一首摇滚歌曲,曾经风靡一时,内中有句歌词“孤独的站台,寂寞的等待”,曾经打动了无数青年,包括当时还没有见到过火车和火车站台的县城小镇青年们。贾樟柯用的是另一种意境:“我选了它作为电影的名字,以向人们单纯的希望致敬。站台,是起点也是终点。我们总是不断地期待,寻找,迈向一个什么地方。”(《站台?导演的话》)一群八十年代县城文工团的青年男女,青春,迷茫,穿喇叭裤,男的留长发,女的烫波浪卷发,未婚同居,提录音机招摇过市,是县城的时尚先锋,总想抓住些什么,但青春的结局却只不过是曲终人散,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生活回到了各自的起点。影片结束,崔明亮一副中年男人的样子斜瘫在沙发上小睡,尹丽娟边烧开水边哄孩子,这庸常的画面,让人很怀疑他们曾经的“期望和寻找”。放弃,也许就是与现实妥协,默认生活的慵懒,起点也是终点。

《任逍遥》,贯穿的依旧是贾樟柯电影主张的“青年、实验、电影”这样的主线,两个年轻的男主人公,他们青春,他们仅有青春,苍白、残酷、不定、无所归依的青春。两个年轻的演员吴琼和赵维威,也都是没有任何经验第一次演戏的非演员。朱天文有这样一段话说侯孝贤的电影:“由于长镜头的真实性,侯孝贤几乎不用明星,直接选择非演员。其实呢,他怎么会不想用明星。但除了明星太贵,太忙,关键还在于,明星是电影工业养出来的明珠,用它,就得搭衬其他来调和。”这话,同样适合贾樟柯电影。正如大明星加大制作未必不生产垃圾一样,小制作,未必不是经典。我同样欣赏贾樟柯的一段话:“我愿意直面真实,尽管真实中包含着我们人性深处的弱点甚至龌龊。我愿意静静凝视,我们甚至不像侯孝贤那样,在凝视过后将摄影机摇起,让远处的青山绿水化解内心的悲哀。我们有力量看下去,因为——我不回避。”

安迪 沃霍尔在谈到他喜欢收藏电影剪辑废掉的胶片时说:“所有剪掉的镜头都很精彩。我不遗余力地将它们保留下来。”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套书的结集出版,亦正是给贾樟柯电影爱好者一个收藏的理由。

[责任编辑:chenghao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