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九阳花儿朵朵 > 正文

花儿朵朵:原生态文化与现代化“选秀”

2010年04月06日14:03腾讯娱乐子不语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十九世纪英国浪漫派诗人华滋华斯(William Wordsworth)曾经写过一首名为《她住在人迹罕至的小径之间》(She dwelt among the untrodden ways)的小诗,诗歌大意是说一位绝代佳人,深谷幽居,无人知晓,绝世独立,犹如一株无闻的紫罗兰花,在半山深处孤独自开,不被人赏,但当佳人香消玉焚之际,对于诗人来说世界却是从此不同。诗人当时正处在英国的工业革命时期,社会的发展与繁荣,同英国的乡间野外形成了鲜明对比。曾经的纯情的农业社会,仿佛诗人惋惜的绝代佳人,只能在工业革命的历史巨轮中抛在时代的后面。

二十世纪初期,德国哲学家尼采一声高呼:“上帝死了”,消解了世界的终极意义。于是权威不在、终极意义缺失。从此世界进入了一个身份混淆、品位错乱的现代化及后现代化的年代。于是各种新奇的艺术出现了。如:爱尔兰作家贝克特(Samuel Beckett)笔下的戈多始终没有出现,画家杜尚给神圣的《蒙娜丽莎》加上了胡子,乔依斯(James Joyce)将荷马史诗改写成了经典意识流小说《尤里西斯》,约翰·凯奇(John Cage)的音乐让听众与作者一起来参与创作。哈佛大学著名学者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将现代化带来的问题称为“文化渎神”(cultural profanity),也有学者惊叫“天真时代的终结”。

其实无论“文化渎神”也好,“天真时代的终结”也罢,无非是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与节奏缓慢的前工业社会之间的冲突矛盾。或许,前工业社会的“黄金时间”确实天真无比,值得怀念。但身处现代化的我们又大可不必抱残守缺,对旧日恋恋不舍,正如英国首相丘吉尔说的:“永远地为了现在和过去在那里纠缠不清的话,那你很可能就失去未来”。在这方面,许多发达国家便处理得相对较好。如日本便是一个例子。它既保持了其传统的书道、花道、茶道等文化,同时也产生了任天堂、松下、三菱等现代“标识”(icon)。

青海卫视此次的“九阳花儿朵朵”活动表面上是个普通选秀活动,但其背后却有重大背景。”花儿”是流行于青海、甘肃、宁夏等广大地区的一种山歌形式,“九阳花儿朵朵”的节目名称也正是来自于此,这也预示着民俗风、原生态等更多的音乐元素在今年的选秀中将倍受青睐。

2010年3月21日,由青海卫视与湖南经视联合举行的2010“九阳绿色中国 花儿朵朵”播种启动仪式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的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先生说:“观众喜欢那些草根又时尚的选手,那我希望今年《九阳花儿朵朵》能选一个少数民族、有现代时尚的新新人物出来”。如何将原生态歌曲成功与现代化“选秀”对接,正是“九阳花儿朵朵”要解决的问题。所谓的“对接”,绝对不是用现代选秀来融化原生态文化,而是用现代化的手段来更好地保留以及展现原生态文化。

曾经以“历史终结论”名世的日裔学者福山,近年来便一直关心现代化对传统社会与国家保留与改造的问题。或许,现代化改造并非是说要将青山绿水都变成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而是人与自然用现代的手段更加和谐地生存。因此,选秀也可以“青山绿水”,选秀也可以“花儿朵朵”。

唐代诗人李白有诗云:“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有了电视、网络的现代科技,在花儿之间为何要“独酌”呢?作者:子不语

相关专题:

2010九阳花儿朵朵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