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现场音乐成大势所趋 中国音乐产业将迎来春天?

2010年04月07日09:01人民网-娱乐频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当国内产业人在抱怨中国音乐产业还处于寒冬的时候,来自世界其它国家的掘金者们,早已将目光投向了这片正待开发的土地。近年来,在一些重要的国际产业会议上,都发起过以中国音乐市场为核心话题的讨论,如由国际音乐经纪组织(IMMF)举办的MIDEM,以及将在香港举办的Music Matters 2010,来自中国音乐产业的核心代表们都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受国际瞩目的中国音乐产业

本周刚刚落幕的美国的SXSW音乐节,已经在奥斯丁举办22届,对于国际国内业内人来说都不陌生——每一年这个时候,全世界的音乐厂牌和音乐节主办方都会飞来这里,进行艺人的发掘和推广。今年SXSW论坛以“中国能否建立更好的音乐产业”为题进行讨论。在人们看来,整个音乐产业正在面临洗牌。互联网和盗版夹击的中国音乐产业在这一转型过程中,将更敏锐地嗅到新的商业模式。今年一共有Carsick Cars、小河、P.K.14等6组新锐艺人和乐队,登上SXSW舞台相,这多少意味着中国摇滚乐在国际化道路上更进了一步。而无论是到中国音乐市场上来寻找消费者售卖产品,还是投入资金用中国制造的音乐产品出口海外市场,任何一种模式都还不足以证明其稳定的可借鉴性。那些置身于中国音乐产业多年的国内产业人的经验和观点或许能够提供人们更多的参考。

数字音乐还是免费午餐

太合麦田的老板宋柯对于中国唱片工业早已不抱希望,他说自己从华纳出走,主要是为了做数字音乐。理工科出身的宋柯说自己对新技术比较敏锐,他认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数字音乐有了商业化的可能,“传统唱片工业在新技术面前简直一无是处”。谈到音乐产业的未来,他认为音乐产业将被其他产业融合,很可能主要依附于电影电视、网游、舞台剧等其他产业。对于欧美唱片业来说,正经历着从传统唱片向数字音乐过渡的时期。

以索尼唱片公司为例,目前CD销售占音乐销售额的60%,但到2013年,这个份额预计将降低至20%,剩下的部分将由现场为主的音乐服务、铃声和音乐下载为主的数字音乐所囊括。但对于中国的听众来说,互联网“共享”与“免费”等于同一个概念,购买数字音乐在多数人看来有些多此一举。

演出成为艺人主要收入来源

纵观欧美音乐产业,巡演已经成为其主要的收入来源。2009年,Billboard公布的音乐艺人收入排行榜上,U2乐队以总收入1亿9千万高居榜首。大部分收入都来自在“360度”世界巡演的收益。相同的情况发生在麦当娜身上,2008年她进行了Sticky &Sweet世界巡演,总收入达1亿2千美金。这一纪录的保持者,滚石乐队在2006年举办“石破天惊”世界巡演,几近场场爆满,其收入90%来自这次巡演。据统计,全球音乐现场在过去13年保持着年均12.5%的增长速度,目前欧美艺人演出的收入已达其整体收入的75%。

国内传统唱片销售显得更为惨淡。以香港乐坛公布的唱片销售榜为例,2009年张敬轩的《My 1st Collection》以5.3万张的销量位居榜首,而这还只是一张精选辑。事实上以新专辑的标准来算,谢安琪销量约为3万张的《Binary》才是最高销售量。李宇春在2009年风光无限,最后唱片收入只有200万,仅占全部收入的2%。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她在2009年开的两场演唱会,收入达1400万。

据北京演出行业协会透露,2009年,本市61家营业性演出场所盈利达9.33亿,比上一年增长了59%。

音乐节经济

热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李岱对于中国现场音乐的发展寄予了高度的期望。汶川地震之后,在与当地政府接触的过程中,李岱发现对方正在寻找一种方式,减轻地震灾难给人们留下的阴影。于是,这位曾将Channel V音乐台深植人心的女创业家,就在2009年五月将热波音乐节带到了成都。仅三天时间,音乐节的人流量就已达到15万人次,啤酒商和摆小摊的老板将价格提到二倍、三倍,仍是供不应求。正因为五月份热波音乐节,新都地区五一房产销量达8000万,直接拉动周边产业经济大幅度上涨。新都地区成为当年四川五一黄金周旅游收入最高的地区。这一系列的数据让人们对这个音乐节这种新兴的产业模式产生了强烈的期待。举办首届热波音乐节即能自负盈亏,在别人看来,这都是该偷着乐的事情了。对于音乐节收支平衡,李岱并不觉得庆幸。以她在音乐产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做热波音乐节已经有了相当充分的考量。经验告诉她这里面藏着宝藏。

现场音乐大势所趋

从2009年上半年院线票房收入分析,相比上一年同期增长39%,“一方面,有大量资金注入电影产业,但更为主要的,还是证明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已经让人们具备了这样的消费能力。”李岱说,现在电影院门票一张大概在30至50元之间,设备品质高的,《阿凡达》那样在3D院线放映的价位也就一百多块。观众有能力承受这样价位。

目前LIVE HOUSE的演出和国内音乐节在定价上跟影院定价相差不大。特别是在一线城市,年轻人已经习惯了在周末去和朋友看演出。以大概100元钱的票价来算,白领阶级将成为这个消费的主要群体。

“愿意去现场看演出,也还是观众对消费体验的要求提高了。”李岱说,互联网在国内普及多年,过去以下载mp3为乐的听众,对于膨胀的资源已经失去新鲜感。音乐品质成为更为重要的标准。理所当然的,听众开始离开电脑,去现场享受更棒的音乐体验。

音乐节之春

今年五一期间,热波音乐节、迷笛音乐节、草莓音乐节、易县音乐节……每当长假到来,国内又将掀起新一轮的音乐节热潮。

对于音乐节,李岱有她长远发展的考虑。她认为,从以往的经验看,目前音乐节仍主要以年轻人为居多。作为音乐节的主办方,她觉得应该从长考虑,如何将好的公益理念融入音乐节当中,为此有了“我在乎”这样主题关怀。

“像在丹麦历史悠久的Roskilde音乐节和盛名远播的英国的Glastonbury音乐节,每年都会与很多公益组织合作,来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李岱说,“评价一个音乐节的价值,不仅仅要看它的赢收,还要看它为周边经济的发展和对整个社会带来了多少附加价值。今年热波音乐节将继续与包括成都血液中心、成都残联、多背一公斤等国内十多家公益组织合作。”

在一部分人看来,音乐节还是泡沫经济,但泡沫总是会破裂,成为历史。而另一部分人,他们信誓旦旦,传统唱片工业崩塌,数字音乐无人买单,都不是问题。

音乐现场,特别是新生的音乐节,也许能让春天来得更早。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