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29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香港女性导演张婉婷:别拿女性导演衡量我(图)

2010年03月29日12:28南都娱乐周刊张婉婷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女性导演旗帜:“最美的爱情只停一格,死掉也很美”

不当导演的时候,张婉婷是这样一个女人,看恐怖片会大叫,看喜剧片会狂笑。她有些偏执地在电影中追逐自己未曾实现的梦想。她与丈夫罗启锐是大学同窗和事业佳侣,相伴二十年,但她对爱情的看法却是“在最美丽时定格最好,哪怕死掉。”所以她的电影里看不见女权,只有一般女人特有的痴缠和执拗。

南都娱乐:《玻璃之城》、《宋家皇朝》、《北京乐与路》这些都是想到一个主意就拍了?

张婉婷:对,梦想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实现的,我就到电影里实现。《玻璃之城》舒淇驾小型飞机,我就很想学,但罗启锐一直阻止我说,“你看,每个去学的人都死了,你这样的人那么粗心,不能害人害己。”罗导比较认真,会想到很多结果,我不管后果,不管一二三四。总有一天我要学驾小型飞机,现在不行,我就让舒淇先学了,我就坐在旁边,拍的时候就可以圆我飞行的梦。这也是我拍戏的原因吧。

南都娱乐:这种率性是不是作为女性导演的特征?

张婉婷:啊,我只能说自己是这样吧。人的性格不一样,不能以男女来分。每个导演性格不同,想东西的逻辑是不一样的。男人也有很率性的,像关锦鹏。对导演风格来说,个性最重要,而不能说男的通常就这样,女的通常就那样。

南都娱乐:但您的电影更加催泪、细腻。

张婉婷:这么说,难道因为我是女人?我不知道,拍电影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拍电影的时候很忙,就是沿着我的想法做下去。没人管你是男是女或者外星人,把工作做好最重要。

南都娱乐:有没有刻意制造哭点?

张婉婷:完全没有,我指导时,会要求他们尽量自然,不会说某一个点,一定要让观众哭,这不可以。要很真诚地表现,大家才会感受到。

南都娱乐:您一直否认性别对您电影的影响,但确实很难想像您会去拍《无间道》。

张婉婷:我是不太擅长拍这个,我也拍过一个动作片,《战神传说》,你没听说过吧?所以当然是刘伟强他们拍这个比较好,但你叫关锦鹏去拍这个,他也拍不出啊。许鞍华可能就拍得到,所以这是人的性格的问题,无关男女。

南都娱乐:同样是女性导演,许鞍华拍过很多类型片,但您的题材似乎就比较单一。

张婉婷:她的电影相对中性一点,跟性格有关吧,她大大咧咧,勇于尝试,没有我那么“唯心”。她是圈里边少有的非常诚恳的一个人。

南都娱乐:许鞍华对感情的看法似乎比较消极,电影里谎言背叛比较多,您和她熟,有没有问过为什么?

张婉婷:这个我真没研究过。我想这都是影评人研究的吧,我看电影就是普通观众,喜欢就高兴,不喜欢就……呵呵。我绝对是一个入戏的观众,去看恐怖片,吓得简直要死掉,看周星驰我又狂笑得很厉害。看的时候不会去考究,否则感受不到直接的感情。

南都娱乐:您如何评价新一代香港女导演?比如黄真真,女权意识似乎特别明显。

张婉婷:不很了解她,不好说。但我反对以男女划分导演风格,也反对以年龄划分,这不公平,同一个年代的人,性格想法也很不一样。

南都娱乐:您的电影都是小人物,但很多电影都触及到宏大的时代背景,为什么?

张婉婷:我想这是因为,我们生活的时代和地方多多少少都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如果要拍一个关于我们生活的电影,时代背景总是在里边的,但我还是会把人放在最前面。像《宋家皇朝》,我也把三姐妹的感情放在最前面,她们经历的历史,就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她们的故事,总不能离开那个年代发生的事。

南都娱乐:不过《玻璃之城》,“97回归”如果不要,他们的爱情悲剧仍然能成立?

张婉婷:不成立的。如果他们不生在那个年代——就是我那个年代,他们就不可能离开香港。回归之前,很多香港人不知道前面是什么路,于是电影里黎明就移民到了法国,舒淇和她老公移民到了加拿大,丈夫留在那边,舒淇回来发展。这就产生回归前一段时间特有的“太空人”,发生了很多离离合合的变化。

南都娱乐:但像《岁月神偷》,讲的是香港的故事,但很隐晦地闪到“文革”当中武斗死掉的老百姓,这样的镜头可以规避吗?

张婉婷:那一幕真的是罗启锐小时候看到的。很难规避,首先到北京是因为香港的西医没法治了,只能到北京试试中医。在北京看到这一幕,是一个小朋友第一次面对死亡,对小朋友来说,死是陌生的,在看到死人之后他害怕了,对他心理产生很大的影响。

南都娱乐:最后谈谈您的爱情观吧?您电影里的爱情通常很美,但是凄美。

张婉婷:爱情?爱情很好啊。我觉得爱情,包括人生,在最美的时候定格是最好的,因为最美的只有一格,就像《玻璃之城》,两个人最美的时候,死掉了,嗯,这样最好。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