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29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独家专访张静初:封金像影后?我资格尚浅

2010年04月16日07:27腾讯娱乐文/小西我要评论(0)
字号:T|T

《花腰新娘》中清新的妩媚新娘到《天水围的夜与雾》中悲情的过埠女孩,张静初果真如《孔雀》中的追梦女孩,一步步向梦想进发。在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中,她凭借《天水围的夜与雾》提名最佳女主角,《七剑》中的亮相让她进入到聚焦的光圈中,《门徒》则领她走上事业的最高峰,与许鞍华导演的合作更让她有了第三次角逐金像奖的机会,张静初成功的每一个脚印,似乎都印着“香港制造”,这四个字,这个曾被称为“小章子怡”的演员,如今早已摆脱了这个枷锁般的光环,昨天,张静初接受了腾讯娱乐的独家专访,从她口中我们了解到一个不一样的金像奖,一个不一样的香港电影世界。

独家专访张静初:提名金像不意外中的意外

张静初接受腾讯网专访

主持人:这次凭借《天水围的夜与雾》第三次入围香港金像奖,和前两次相比,这次心态有什么变化?

张静初:这次的提名既意外也不意外,不意外是因为许鞍华导演很开明,是每个女演员都想合作的导演,也有很多女演员因为她的影片而获奖或提名,意外的是,这个角色可能不像《门徒》,本身很有张力,很抢眼,容易被大家记住,但在《天水围的夜与雾》里面的这个角色比较被动,可能不容易像《门徒》那样让人印象深刻。怎么让这个人物可爱,没有像《门徒》那样容易。

主持人:《天水围的夜与雾》揭露了香港社会的很多阴暗面,例如家暴、新移民等等,为什么说这个角色很可爱呢?

张静初:在拍定妆照的时候,我有一些忧郁和倔强的表情像《孔雀》里的姐姐那样的,许鞍华导演说,不要那样,像邻家女孩就好,另外,剧本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其实这个主题是将爱,有很多跨度,从认识任达华这个角色的少女时代到为人妻为人母,还是有很大变化的,不光是概念里的悲惨受难的女性形象,你也会看到她对爱情的憧憬,她因为一直爱这个男人才会犹豫要不要离开,也没有想到最后会走到这么槽糕的地步,很多家庭暴力的悲剧的原因也是因为没人能够相信最后的结局这么悲惨。

主持人:跟许鞍华导演合作,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张静初:她是一个能给导演很大空间的导演,许多跟她合作过的演员都会这么说,她是个很温和很谦虚的导演,而且她会很周到的想到一些问题,比如在拍摄前摆好机位,但最关键的时候她会坚持,我有好多戏都是广东话台词,情绪特别极端有很多层次,她就坚持一个镜头拍,她就用这种默默的坚持让你有信心,因为她相信你能做到嘛,演员的成功一半都是来自于导演,因为导演给你很舒服的镜头,一个合理的心理动机,最重要的时候她给你信心了。

主持人:香港导演对你情有独钟(许鞍华、尔冬升麦兆辉、 林超贤、李力持),他们的工作方式跟大陆导演有何异同?更喜欢那种方式?

张静初:香港导演给我最深印象是,适应变化的能力,有时候我觉得他们很厉害有时候又很同情他们,因为想想看,太难了吧如果把一个戏拍完,因为大部分香港演员不可能保证档期。另外他们也很适应演员阵容上的改变,比如一个角色本来应该由一个25岁的演员来演,如果因为一些原因找不到,就可能让一个50岁的演员来演,可能是因为他们在这个环境下成长起来,已经适应了。当香港导演确实挺不容易的。

是两个不同的感受吧,我在大陆拍的片子是文艺片居多,比如《孔雀》、《红河》、《芳香之旅》,很多角色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不够市场化得原因,就把重点放在人物的塑造上,对于演员非常难得,大部分港片女孩子的戏份很弱,没有太多空间,我是比较幸运的能碰上这么多好的角色,哪怕是《窃听风云》里面只有一点点戏,也是很有空间的。

独家专访张静初:提名金像不意外中的意外

主持人:但在黑帮片中的女性角色往往被认为是花瓶?

张静初:我自己没有听到过太多人说这是个花瓶的角色,在香港首映结束后,很多人都跟我说很喜欢我这个角色,他们觉得之前看到我的都是爆发力的表演,在《窃听风云》里我的表演更行云流水了,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很有内涵,有味道,刚开始看剧本的时候对这个角色本来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跟导演沟通过才发现这个角色很有空间,有的可挖。

主持人:这个角色的味道体现在哪

张静初:主要体现在,跟刘青云的感情处于两难的状态啊,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想要的爱啊,还是蛮特殊的,当时导演写了很厚的一个人物小传,对付我这种麻烦的演员,当时尔冬升导演就开玩笑跟麦兆辉他们说你们应该先拍这个电影,因为这是个很完整的爱情故事,这个人物还是很丰富的,很稳的。

主持人:看来导演真是很用心啊。

张静初:所以说我是个很幸运的演员啊,你所期待的事情,导演都觉得是应该的,他会帮你分析这个人物,应该不是每个导演都是这样的,也不是每个香港导演是这样的。

主持人:跟你合作过的香港导演还真不少,其中有很多个性鲜明的导演,他们拍片过程中有什么“怪癖”?

张静初:许鞍华导演她的样子好像酷酷的,头发很短,好像很快的感觉,其实她的个性很柔,有时候我觉得她就像个10岁的小朋友,很谦虚,对大家很好,如果有时候她很着急,觉得这场戏她没想好,她可能会忽然站起来然后走出去,回来以后她还会跟大家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没想好,还发脾气,其实她也没发脾气啊。她只不过自己跟自己发脾气,我们只不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她每天都会让大家早点收工,灯光师会不会太累了啊,她会关心每个人,但是有时候她也觉得这样不太好,因为太考虑别人了不得不在创作上有所牺牲。她完全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导演。

主持人:其他导演合作上有什么好玩的事儿,比如谁导戏烟不离手?

张静初:徐克导演就拼命的抽雪茄,在现场他会戴一个很黑很黑的墨镜,然后仰着头坐在那,大家都很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啊,拍打戏的时候他也不会站起来,可是一等到喊停的时候,他又能说出来哪个动作怎么改正,我觉得他还是挺神的。

主持人:和香港男演员合作的过程中,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

张静初:刘青云话很少,像个独行侠,也不带助手,我就问他你助手呢?他就会说,这么晚了他还跟来干嘛,我就会很惊讶因为没有看见过没带助手的演员,起码应该有人来陪你一下吧,喝口水啊,换衣服之类的。

吴彦祖演戏的时候很认真,但有时候很淘气啊,我记得有一天我正背对着他吃饭呢,他就突然冲着我“啊嚏”一声,我吓了一大跳,因为以为满胳膊都是口水,其实他是一边装作打喷嚏一边拿着化妆水喷雾冲我喷,他好像个大学生一样,很好玩。

任达华对人很好,比如我们拍《天水围》去茶餐厅体验生活的时候,遇到很多像码头的工人啊这样的群众,上来就叫他华哥,然后就开聊,就差称兄道弟了,我就问你是不是认识他啊跟你这么亲,他说不认识啊,所以他就是那种可以打成一片的性格,先举这三个例子吧,比较典型呵呵。

主持人:跟华哥算是老朋友了吧?

张静初:在拍《天水围》的时候算是结下了很深的战斗情谊啊,因为很多夜戏,有好多他虐待我的戏,当然就需要他这种很有经验的演员来帮我的,交流很多,不像是刘青云我们演对手戏,但是基本上没有交流,这是他的工作方式吧!他可能给大家一个想象的空间吧。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