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29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文汇报:败给票房,商业价值“格式化”一切

字号:T|T

昨晚,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揭晓。《十月围城》获得最佳影片,陈德森凭借《十月围城》获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分别为任达华惠英红。《十月围城》获得8项大奖,赢得几乎没有悬念。一个信仰故事,加上2.74亿元票房,这样的强势和高调,正是金像奖和香港电影的需要。在2009年只有创下产量历史新低的49部影片又不时传来“电影已死”的香港电影圈,需要为已经金光闪闪的《十月围城》再镀上一层金。耀眼的“被需要”,才能让金像奖更有里程碑意义,才是香港电影需要的兴奋剂。

小众电影,冷到“难为媒体”

昨晚之前,纪录片《音乐人生》是与《十月围城》较劲最佳电影的最大热门,只不过热的范围十分有限。张经纬导演讲述音乐神童故事的《音乐人生》并不为大多数影迷所熟知。用香港影评人的话说,虽然心底里希望《音乐人生》胜出,但是真要爆出冷门,反而会因为“太冷”而没有话题,《音乐人生》几乎小众到“难为媒体”的地步。在市场低迷期,小众电影的“情操”能有多少市场效应,又能对电影工业基础有多少贡献?

小众绝对不是香港电影需要的话题。拒绝接受商业赞助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需要考虑电影作为“经济来源”的价值。从2001年第20届香港金像奖至今,获最佳影片的作品几乎都是年度票房前五。其中《功夫》《少林足球》《无间道》《投名状》都曾问鼎年度票房冠军。除了《音乐人生》,此番提名最佳影片的《十月围城》、《赤壁:决战天下》、《新宿事件》《窃听风云》,也无一不是票房大热。

大众话题和大众的经济支持才是电影工业的“正经”。金像奖的奖杯是个金光闪闪身披胶片的电影艺术女神。在数字时代,胶片载体被雕塑“格式化”,成为标榜经典和记忆的元素。而金色也说明,电影作为“大众娱乐的皇冠”,同样需要商业数据支持的硬道理。《音乐人生》的人物命运虽然真实,却远敌不过《十月围城》虚拟的宏大气场,当然还有票房。

“香港制造”,工业成就的命运预言

“我担心人家看到中国电影是脸色发黑。”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陈嘉上,并不认同商业数据显示的电影工业已经迎来“黄金十年”,“未来世界电影业都要看中国脸色”的说法。“我们的电影工业还远没有搭建成功。有些电影票房非常高,但是口碑又非常差,因为观众没有选择。”陈嘉上关于商业和艺术之间关系的说法,源自他的“痛定思痛”。从影20年,他拍摄了大量商业电影,《逃学威龙》、《中南海保镖》、《精武英雄》、《霹雳火》等,让他成为最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而他却说上世纪90年代有的只是“工业成就”。

而眼下,“工业成就”却成为资本电影追逐的目标。从贺岁档香港喜剧烂片不断,到《大话西游·月光宝盒》的原班人马,自我山寨出一个《越光宝盒》。电影艺术女神遮羞布上,涂抹的大多是“后无厘头”时代的不知所云。2007年之后,《放·逐》、《以和为贵》等被香港电影圈视为纯正“港味”的现实题材电影,在金像奖上一无所获。《机动部队》、《旺角黑夜》等反映香港社会百态的作品,也都在最佳影片争夺上让位于“纯属虚构”的喜剧电影。有人形象地将《门徒》中的毒枭比作现在的香港电影:看似温和谦厚,却内心脆弱。只知聚财,没有归属感和安全感。香港电影标志人物刘德华在片中垂垂老矣的昏暗人生,被当作“香港制造”的命运寓言。

年产量300部,编剧在好莱坞受到追捧,这些回忆都停留在香港电影的鼎盛时期及《无间道》风靡的几年前。就在好莱坞翻拍出《无间道风云》的当年,香港电影院的数量从144家减少到了46家,“东方好莱坞”的电影院数量跌破两位数。逃避现实和极端娱乐成为工业电影拼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十月围城》借用历史人物,用一群生造出的平民感动观众之后,一行“本故事纯属虚构”的小字告诉观众,这依旧只是一场90分钟远离现实的娱乐。而“本故事纯属虚构”或许是唯一始终没有改变的“香港制造”。

本报记者 王磊

(大众网-大众日报)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