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29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惠英红:人生最遗憾是没有结婚 曾患抑郁症自杀

字号:T|T

惠英红:人生最遗憾是没有结婚 曾患抑郁症自杀

《心魔》剧照,惠英红演一个酒鬼母亲。(资料图片)

影后获奖感言:那时候我没有想到自己能拿奖,那个奖以后我风光了10多年,但之后的10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跌到了谷底,没有人理我也没有人找我演戏。我有想过放弃,甚至想连自己的生命都放弃。

惠英红曾是香港电影金像奖开山以来的第一位最佳女主角。1981年首届香港金像奖,惠英红凭借刘家良导演的动作片《长辈》获得最佳女主角。并在接下来10多年都以打女的身份出现在电影当中,后来因为年纪渐长,一度到了没人找她演戏的程度,还患上了抑郁症自杀,幸亏被抢救回来。羸弱的她是吃了心脏病药才敢上台。

惠英红说,她人生最遗憾的是没有结婚。

记者:在领奖台上为什么这么激动?据说你还吃了药?

惠英红:我怕心脏跳得很快,吃了一些巧克力、饼干,还有一些令心脏舒服一点的药,虽然这样一来不再紧张,但眼泪还是不受控制。

记者:这次得奖和28年前那一次,感觉有什么不同?

惠英红:这次得奖的感受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样。那时候金像奖才第一次举办,拿奖对我来说很陌生,得奖的人相互之间都不认识,得了奖第二天就开工,所有人也不知道我拿了奖。拿回家一看,奖杯是一块铜,也不知道值多少钱,所以拿奖的第二天就把奖杯收起来了,前几天组委会要拍照才拿出来,他们问怎么这奖杯这么新啊。这次拿奖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这28年来是从天国到地狱,我经历了一个高点,一个低点,整个过程真的是很辛苦很痛苦,所以再次拿到这个奖,等同于我第一次拿奖。

记者:会不会把第1届和第29届两个奖杯摆在一起?

惠英红:我家里已经有3个奖杯了,今天出门前,我还对着它们说,等一等,我今晚再带一个回来跟你们做伴,神经病,是吧。我现在要做的是和恩人、朋友一起庆功,特别要感谢阿Ann(许鞍华导演),是她带着我去见《心魔》的导演。

记者:作为一个曾经的打女,还会接打戏吗?

惠英红:我不想再拍打戏,怕有什么受伤。我这个年纪,我这个身体状况,总是有打戏的剧本来找我,我都不接了。打戏给我留下很多身体伤痛,有时会想,人家女演员都这么舒服,凭什么我要这样辛苦?但想想别人都没有这个机会,就算了。人生有得就有失,很多东西都是用以后的健康换来的。

记者:抑郁症事件对你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惠英红:我无奈,也痛苦。家里人救了我以后,他们都很痛苦,那时我每天要去看医生。现在早已经过去了。我发现,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抑郁病,但没钱看医生的人很苦,我希望能帮一个是一个。

(大洋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