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新版《红楼梦》 > 正文

马瑞芳批新《红楼梦》 金陵十二钗造型像苏三

2010年04月26日08:55四川在线-天府早报段祯我要评论(0)
字号:T|T

如果没有“百家讲坛”,马瑞芳、阎崇年、易中天于丹可能永远都只是学术界的活跃分子。但自从他们站上了这个超越梦想的讲台,他们就变成了“超男”、“超女”。从书博会上的人气可见,马瑞芳、阎崇年俨然已是大牌的阵势,签名、合影、尖叫……而另一位历史题材类小说作者贾志刚则表现出对“百家讲坛”的渴望与期许!其实“百家讲坛”捧红的又岂止是个人,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化也在这个讲台上被广泛传播开去。

新作:《马瑞芳趣话聊斋爱情》

继《马瑞芳说聊斋》之后,央视“百家讲坛”的明星教授马瑞芳携最新力作《马瑞芳趣话聊斋爱情》来蓉签售,并接受了早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作为红学家,马瑞芳昨日毫不客气地批评李少红版的《红楼梦》(旧版 新版)造型,“额头上贴满‘片子’,所有人都变成了‘苏三起解’!”

“趣话的经典才能走进大众”

在《趣话聊斋爱情》之前,马瑞芳还推出了《趣话红楼梦》、《趣话王熙凤》。作为一个著名的红学家,马瑞芳对《红楼梦》的解读完全有别于其他专家的高深莫测,“我这个趣话,就是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把需要繁琐考证的东西讲出来,把高雅的中国古典文学和普通读者的阅读趣味对接。”

据悉,这个形式是上世纪90年代,马瑞芳在参加国际红学会时的灵感迸发,“有一位美国的学者对晴雯的游戏‘抓子儿’进行了研究,他认为小小的‘子儿’是用羊拐骨制作的,但澳大利亚的专家认为是猪拐骨,日本的认为是小石子儿,而中国的则说是粮食,黄豆或者绿豆,就这个话题,讨论了几个小时。”

会议结束后,马瑞芳与一位朋友提起这事,这位朋友很不解地问她:“你们红学家就研究这些吗?对读者有什么意义呢?”一句话惊醒马瑞芳,“研究是为了什么?不就是要让我们的读者读懂经典?”马瑞芳总结:“经典需要趣话,专家要走进大众!”

“想和李少红交流《红楼梦》”

马瑞芳与87版《红楼梦》的导演王扶林很有交情,两人会互相“吹捧”。王扶林看了马瑞芳的《百家讲坛》就打电话说:“讲得好!我要好好学习!”而马瑞芳则力赞王扶林拍的《红楼梦》。

此外,两人还会互相“洗刷”,马瑞芳透露:“王扶林的老婆说他‘无脑’,王扶林就说,那也比马瑞芳好,我还有头呢,她是‘无头也无脑’。”马瑞芳还向记者展示了王扶林导演刚刚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我在济南,无头脑,你在哪儿呢?”

既然与老版《红楼梦》导演关系甚好,那对新版,马瑞芳有何评价呢?“下个月19日,我要去深圳电视台录节目,刚巧李少红导演20日也会来,不知道能否见到。”马瑞芳坦言她还是希望能与李少红交流,“她的能力,绝对没问题,王扶林就说过经典被重拍是很平常的事儿,李少红很大气,相信她能拍好。”

不过马瑞芳对新版的造型却颇有微词,不仅开博客公开批评,昨日也毫不客气地表示:“我非常不喜欢他们的造型,额头上贴‘片子’,都弄成了‘苏三起解’!”

正话历史

阎崇年讲完康熙讲雍正

早报讯(记者段祯 摄影向宇)昨日,阎崇年与鲍鹏山一起出现在了由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发起的第三届读者大会上,与莫言、邓贤、杨红樱等一道约见千余名读者。

在《百家讲坛》上谈古论今的阎崇年,近期是否还有上《百家讲坛》的计划?“下面中央电视台有一个想法,他们希望我讲完了康熙之后再讲他的儿子雍正!”阎崇年坦言,这个选题从去年10月就开始筹备酝酿了,“很快就要录播了。”

另一位从《百家讲坛》走出的作家鲍鹏山,其新作《孔子是怎样炼成的》也受到追捧,不过有读者坦言,经常把这本书当做枕边书,一看就睡着了,听闻后,鲍鹏山也不禁笑言,“(这本书)是催眠用的。”

贾志刚想上讲坛说春秋

早报讯(记者 段祯)昨日,贾志刚签售新作《说春秋》第五部,他透露,写完“说春秋”系列第7部之后,将开始写战国历史。对于历史小说井喷的现象,贾志刚直言不讳地表示:“写历史小说,真正写得好的很少。”

如今,历史题材类的小说层出不穷,对于许多历史书演变成畅销书,贾志刚不以为然,“历史小说的水平良莠不齐,真正写得好的很少。”他认为很多人都以“猎奇”、“爆内幕”的心态在写历史小说,这样无疑会使历史小说走向歧途,“很多人写作,总是站在传统的立场上去看待历史,细抠一些人名、地名,深究一个历史事件为何会发生,其实这是大可不必的。”

目前,贾志刚已经推出了5本《说春秋》,是否也有意登上《百家讲坛》,评说春秋历史?贾志刚则谦虚地表示:“我争取上吧,但也要《百家讲坛》能接受我的风格。”

新书解读

她把浪漫都给了《聊斋》

《马瑞芳趣话聊斋爱情》不同于《马瑞芳说聊斋》,马瑞芳这次把重心放在了“聊斋爱情”的主题上,品鉴的都是“女狐”、“女鬼”的爱情。顽皮的“小谢”、复仇的“窦氏”、多情的“小倩”、风雅的“林四娘”……“狐鬼”的凄美、人鬼情未了的缠绵,在马瑞芳的笔下一一呈现。

有趣的是,讲了这么多奇幻惊艳的爱情故事,马瑞芳却否认自己是个浪漫的人,“我并没有《聊斋》里面的浪漫,这个词在我的人生路上似乎就没出现过。可能因为我一直在学校读书、工作。”不懂浪漫,为何又能写浪漫?“很多研究文学的,应该都潜藏着一种浪漫情怀,我骨子里可能是有的,不过都体现在了我的作品中,而非生活。”

名人面对面

新作趣话《金瓶梅》

记:《聊斋》、《红楼梦》风格迥异,你是如何做到把两者看得如此透彻的?

马:也不能说透彻,只是有我自己的思想。其实《聊斋》、《红楼梦》,一短一长,一文一白,是中国古代小说的两座高峰,我一直认为,中国古代小说是有魂的,先附在蒲松龄身上,后降落在曹雪芹身上。蒲松龄去世那年,曹雪芹降生,是不是很巧?

记:你还会推出哪些经典趣话?

马:我准备了两个,现在正在写的是《趣说美女文化》,还有一个是《趣话金瓶梅》。

记:对新版《红楼梦》的金陵十二钗造型,你不满意?

马:从历史上来讲,《红楼梦》那个时代,的确是不贴“片子”(额妆)的。因为那是非常戏剧化的造型,而《红楼梦》应该是一部日常生活剧,你不能把好好的一部戏都变成了“苏三起解”。

记:那你觉得新版《红楼梦》能拍成功吗?

马:《红楼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大观园里的姑娘和宝玉聚会,宝钗发现黛玉的头发掉下来了,就是刘海之类的,就帮她捋上去,当时宝玉就看呆了。那请问,这个细节,梳了额妆,怎么表现出来呢?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责任编辑:jill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