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风语》卖天价 麦家:出版界之弱智令人沮丧

2010年04月28日10:48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风语》卖天价 麦家:出版界之弱智令人沮丧

《风语》虽售出500万版权,对麦家来说文学依旧是寂寞的事业

近日,麦家新作《风语》以500万的天价版税让业界惊叹。在前日的新书发布会上,麦家因腰病复发,未能出席。本报记者联系了尚在病床上的麦家,书面采访如下:

文学名声

守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

新京报:有人称你为中国的丹·布朗,你对此作何感想?

麦家:丹·布朗名震遐迩,不敢高攀。我只是个固执己见的写作者,写了十几年都默默无闻,但依然坚持写,没有放弃。这些年靠着影视缘被人放大了名声,我觉得这对我写好小说不见得是个好事。作家的名声不能太大,因为写作总的来说是件需要孤独的事情。所以,丹·布朗不是我的偶像。我们的小说也不是一回事,他刻意类型化,我害怕类型化。我有所谓的纯文学情节,还放不下架子,其实也没这本事。一个作家要把自己的小说类型化,不是那么容易的。

新京报:10年前你写《解密》、《暗算》纷纷被退稿,到《风语》被出版商出价500万的版税购买,你如何看待这种差距?

麦家:文学的艰辛和孤独令人沮丧,而我以为当中有一半缘故来自文坛本身。当今文坛之平庸、弱智昭然若揭,体现在出版上,就是一个在成长中的作家要出书太难。出版不以质量而论,而是以名气论,当年我磨了十年的心血之作《解密》四处退稿,今天我还在想象中的文字已有一拔拔人等着、抢着要出版。其实在我看来,麦家的作品这些年是越写越差,之所以出版者给他如此“高待遇”,只因这些年他运气好,阴差阳错得了一些虚名。虚名比作品重要,虚名可以让一堆垃圾文字砍掉一片森林,与此同时大量无名之辈的心血佳作只能锁在抽屉里,或在网上晒晒。文学的艰辛和孤独令人沮丧,文坛和出版界之平庸弱智其实更令人沮丧。

新京报:就你目前的状况而言,做编剧挣得多还是写小说挣得多?你更喜欢编剧还是写小说?

麦家:我喜欢写小说。一般来说写小说肯定没有写剧挣得多,但我的小说其实也没少挣,因为卖影视权改编可以挣一大块。

新京报:以你现在在编剧和创作两方面的身价,可以获得极其丰厚的报酬。你如何看待作家和金钱之间的关系?

麦家:作家肯定不以钱多少来论价的,甚至,经常是相反的。据说史铁生的书现在市场上走得很差,但他的每个字都被我反复读,并且受益很深。

新京报:近年来,诗人自杀的事件时有发生,还有文学青年公开寻求“包养”。你怎么看待这些现象?对于那些追求文学梦想、处于贫寒的作家和诗人来说,你有什么忠告?

麦家:我刚才说了,我写了十几年都无名无姓,《解密》、《暗算》都被退过稿,但我没有放弃。成名前要守得住寂寞,成名后要经得起诱惑,我想这是一个写作者最好的状态。文学总的说是个内心的事,别指望它改变你的物质生活,带着这种心情写作很容易受到伤害。我现在这种状态也不是我指望来的,是阴差阳错。所以,我也不指望它永远属于我。

[责任编辑:ever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