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甄子丹:我的名字前面终于有了一个“叶问”

2010年04月30日09:08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甄子丹:我的名字前面终于有了一个“叶问”

甄子丹用“文戏”打动观众,成功转型。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看点】

在圆桌上车轮战香港拳师

影坛打拼二十多年,多部香港武侠动作经典之作中都有甄子丹的身影;他也曾到好莱坞闯荡,但多年来一直被成龙李连杰的“阴影笼罩”,终于以一部《杀破狼》令影迷刮目相看,并从此开启了“甄功夫”时代。此后,甄子丹却接连以《画皮》《叶问》《十月围城》等片迅速转型。甄子丹说,已经打了几十年了,不用再去证明甄子丹的“甄功夫”,近年他一直在问自己的问题是,为什么打得很灿烂,却始终不能打动观众?

很难想象,一个观众只认其动作招数的动作演员,开始揣摩角色细致到一言一行。而之所以能以“叶问”这个形象获得观众的认可,甄子丹透露其中融入了很多自己的性格特点———一个居家、对感情专一的现代好男人。

叶问是我首次真正去演角色

新京报:我很想知道现在“叶问”这两个字对你意味着什么?

甄子丹:是一个新的女性寻找男士伴侣的指标(笑)。当然对我的演艺生涯来说改变很大,叶问是我第一次真正深入去扮演一个角色,是甄子丹之前从没想过还可以承载的一个角色。叶问打破了以往像霍元甲、黄飞鸿这样的武打片里惯用的英雄套路,而是新塑了一个很能打的居家男人形象。

我之前也说过,一个成功的演员的名字前面都会有一个成功角色的名字,如今甄子丹的前面终于有了一个叶问。

新京报:自《杀破狼》开始,甄子丹最大的卖点是“甄功夫”,但是你之后却接演了《画皮》、《叶问》。叶伟信说其实这么多年你也一直在寻找一种突破,当你看到《叶问》这个剧本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很陌生?

甄子丹:出演《叶问》系列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个好的转变吧,因为我相信观众永远不会觉得甄子丹没有功夫了。

打了几十年了,不用再去证明甄子丹的“甄功夫”,所以去年我很大胆地接了好几部不一样的戏,我想观众也会接受一个敢于去尝试的甄子丹。

其实最初拍《叶问》的时候我并没那么自信,是《画皮》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开始,看后大家会说:“咦,原来他也可以搞笑的。”这让我对塑造叶问有了很大的信心。老实讲,《叶问》出来的效果很好,是我之前没想到的,也因此《叶问2》让我感觉压力很大,因为我必须要让大家看到,这次我不是仅靠运气。所以第二集我在细节方面下了很大的工夫。

新京报:都下了哪些工夫?

甄子丹:很可惜内地观众看到的大多是配音版本,其实广东话版本更好,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学习那个时代的人说话的语调和节奏,揣摩他们的举手投足之中传达出的那种特有的情怀。我找了很多像吴楚帆、张活游这样的前辈的黑白片来看,他们的表演都有自己很浓厚的当时的风格。其实我跟叶伟信提出这样的表演方向时心里都是没底的,但是出来的效果很好,大家都很满意。

我看了大学生的电影节开幕时放映的国语版,还是缺少了广东话的那种风味。

新京报:你曾说《叶问2》让你压力很大,据说你在拍摄时一度失眠。

甄子丹:是,真的好辛苦。我觉得第一集好多地方我抓得还不够细,所以第二集我特别下很大的工夫去研究,我想过用很多不同的方式去表达,最后由导演决定哪种是最好。

我这个人平时行动比较快,走路、眼神、讲话、身体都很快。但戏里的叶问要很慢,所以在现场我要把所有的节奏都调慢,最后连导演叫我“子丹”,我都是这样(缓缓地转过头去)。所有这些我都要练成是一个习惯,不拍戏的时候也保持这样,其实这个是很有难度的。

感情投入了出拳才有感觉

新京报:你跟洪金宝那场对打戏是观众最为期待的,这也是你们继《杀破狼》之后的再度对打,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甄子丹:其实我对于武打本身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还是要依靠剧情、人物的发展来投入其中,只有投入了,你的每一次出拳才会有感觉。这也是我跟叶伟信这么多年来一直自问的问题:以前我们打得很灿烂的,可是为什么观众没有被打动?我想主要还是因为人物塑造得不够完美。

新京报:你觉得哪场打戏最精彩?

甄子丹:观众还是会比较期待我跟洪金宝的对打。但是从民族情结来说,最解气的肯定是最后的那场擂台赛。

我不是一觉醒来就会演戏了

新京报:看近年的《叶问》、《十月围城》,大家说甄子丹会演戏了。

甄子丹:如果我说我一觉醒来突然就会演戏了,这个肯定是不可能。这么多年,我也累积了很多表演经验,但是一直没有一个好的平台和空间可以让我发挥,大多是出于市场的考虑,只让我打。我相信如果没有《叶问》,陈可辛不会找我去演《十月围城》,还有现在的关云长。以前怎么有人找甄子丹去演关云长呢?

新京报:《叶问》和《十月围城》你的表演都很受认可,但是却没有得到金像奖的肯定,“围城”甚至没有入围,对此你觉得失望吗?

甄子丹:坦白说,真的有些失望,每个演员付出了努力都希望得到一些肯定。但是你说我特别不开心也不是,因为最重要的还是获得观众的认同。别说我,古天乐《窃听风云》里那么好的表演也没有得到提名啊,所以奖项这个东西还是没准的。

新京报:片尾你坐在椅子上的镜头是完全模仿叶问先生同样姿势的一张照片,你饰演的叶问和他本人在性格上也是一样的吗?

甄子丹:真正的叶问和你们在银幕上看的叶问是有差别的,我们已经把他塑造成了一个幻想的人物。叶问先生并没有跟洋人打过,他的人生也没有那么跌宕起伏。当然他还有好几个老婆(笑)。我觉得片中的叶问在某种程度上是根据我本人的性格而来的,比如说幽默啊,对老婆专一啊(笑)。其实自从我跟叶伟信合作以来,我们一直都在找一个很适合甄子丹去演的角色,可以说在《叶问》系列里,我们找到了。

我是一个比叶问还好的丈夫

新京报:片中叶问的一些经典台词,比如“是回家吃饭重要,还是输赢重要”,“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这些是不是都是你想出来的?

甄子丹:虽然不是我的原话,但我相信我影响了他们的创作。因为我经常说收工我要回家了,我老婆在家等我。其实叶问没有那么爱老婆。

新京报:你是不是认为自己就是个叶问一样的好男人的典范?

甄子丹:我不敢说我是好男人,我现在每天都在学习,希望能成为像叶问那样的好男人。其实大家可能有些误会我的意思,网上有些文章写,甄子丹说“我就是叶问”。我只是塑造了一个叶问形象而已,而且其中真的是有甄子丹的影子。所以大家问我你感觉怎么样,我就说叶问就是我了。

新京报:有消息称你的太太现在担任你的经纪人?

甄子丹:不是真的。不过从她嫁给我的那天起她就已经是(我的经纪人)了(笑)。我肯定是把所有钱都交给老婆,所以我总说我比叶问还叶问。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