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独家专访贾樟柯:希望能打开纪录片的一个窗户

2010年05月12日21:11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贾樟柯《海上传奇》王小帅的《日照重庆》分别入围“一种关注”和主竞赛单元,“第六代”双子星首次同时入围戛纳。为此贾樟柯接受了腾讯娱乐独家专访。

主持人:您好,首先恭喜您的影片《海上传奇》入围了戛纳的“一种关注”,这次是不是感觉胜算吧。

贾樟柯:这次跟我们以往不太一样,因为这次是一个纪录片,也是第一次进入到戛纳的竞赛环节。所以有一些期待,因为中国纪录片这些年特别活跃,但是仍然需要被国际逐渐接受跟了解。这样的话,如果有一个奖项,我觉得可能对中国纪录片也是一个推动,所以会有些期待。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您是纪录片的行家,您会觉得自己本身有纪录片情结吗?

贾樟柯:我非常喜欢纪录片,因为对学电影出身的人,从大学就接受电影教育这样的背景来说,纪录片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片种,实际上它对导演很重要,因为纪录片是一个最自由的一种形式,因为你拿着摄影机进入到大千世界,你怎么拍,去拍什么都是没有规定的,都是自由的,你能够发现什么,用什么样的形式表现它,所以纪录片也是千差万别,类型非常多,不是我们司空见惯的那些纪录片,也有很多比如实验性很强的纪录片,像早期荷兰大师伊文思拍那些《雨》、《桥》,都是非常实验性的,呈现了一种电影这个媒介的可能性。我自己拍纪录片也是希望能够打开一个窗户,寻找到一些更新的电影手段。

主持人:《海上传奇》您觉得它是纯纪录片吗?

贾樟柯:它是一个纯纪录片,虽然里面有一条线索是有一点剧情,但实际上影片的主题是纪录片,这个跟《二十四城记》还不一样,因为08年《二十四城记》也是里面有九个人物,四个演员扮演的,五个是工人,但是整个电影的结构、演员的比重也比较大,所以我们把它界定还是界定为一部叫做纪录剧情片,是一种混合的,既有纪录的部分,又有剧情的部分。但是《海上传奇》就把它直接定义为是纪录片,因为里面虽然赵涛是一个演员,一开始出现在电影里面也是作为一个模特,而不是一个电影,对我来说他是一个模特,他的行走,他的状态带来了上海各种公共空间诗意的表现,但是没有什么剧情。拍到最后,突然觉得他也可以发展为一个人物,这样的话电影结尾有一场是他一直在城市里面寻找,最后跟他一个有感情关系的人,拍这个人比较模糊,这个人是过去的情人呢,还是他的家人,还是什么人,不知道,总之是他很久不见的一个亲人,他们有一场戏。这样的话也是比较抽象的。所以整个影片还是以18个人物他们的讲述,还有上海各种各样的公共空间,还有上海、香港、台北三个城市的空间,构筑了这么一个纯粹的纪录片。

主持人:对您来讲它是一个纯粹的纪录片。您当时为什么要拍关于上海这样一个背景内容的片子呢?

贾樟柯:我对上海历史感兴趣是读了一本小说,这本小说是法国作家马尔罗写的《人类的命运》,这个小说很有趣,是讲1927年大革命时代,各国的革命家、政治家云集上海,在这个背景里面的一个故事。但是当时这个作家写的时候,他是一个法国人,住在越南,是想象的一个上海,所以我觉得当时他那个小说给我两个很大的冲击,一个就是说2、30年代的上海原来是全世界人民向往的地方,另外一方面原来2、30年代其实在上海这个城市发生了很多的历史事件,都是跟革命有关的,革命基本上是上个世纪最主要的一个人类的一种实践,一种主题。所以那时候就开始读大量各种各样的人写的旧上海的回忆录。读完这些回忆录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几乎所有重要的中国历史上的人物他们都跟上海有过密切的关联,从孙中山到蒋介石,到毛泽东、陈独秀,到各种各样的,文学家鲁迅,电影导演,所有的中国近现代史上重要的人物都跟那个城市发生过关系。而且几乎所有的重要的政治事件也发生在上海,都跟上海有关联。这个城市饱经了这种比如租地界,殖民时期,也有革命,有起义,有战争,有离散,有爱情,都很吸引人。

正好10年是世博会,那个时候上影的任总找我,说你有没有兴趣拍一个关于上海历史的电影,我说我当然感兴趣,我说你找对人了。这样的话就一拍即合,制作了这个电影。

主持人:像《海上传奇》里面有18位人物,也是一些能够代表上海的人物,当时这18个人物是怎么来挑选、设定的呢?

贾樟柯:我们是这样着手的,人物的选择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发现上海有一本杂志,这个杂志叫《上海滩》,这个杂志基本上都是当事人写的一些回忆录,回忆文章。所以我们阅读了从80年代创办到现在所有的期刊,梳理出了一条线索,因为那些著名的人士我们是很清楚的,比如一说四大家族,比如说聂家花园,比如说各种各样的资本家或者艺术家,这些是我们可以自己凭着历史知识梳理一条。但还有淹没在历史尘埃里面,就是不为人所知但是他们身上巨大的历史信息量的人物,这样的话通过大量的阅读,除了这本杂志之外,我们有一个专门的策划团队,有四位文学策划,分头在寻找人物,包括我自己,一共五个人,我们组成了一个聚集上海精英专家的这样一个团队作为我们的专家组,比如说从建筑方面我们会有吴江教授,同济大学建筑系的主任,还有阮仪三教授,也是建筑专家。从黑帮史,或者政治史,像苏智良教授,当时也调查了很多犹太人在上海的历史,包括潘光教授,还有上海这个城市非常重要,就是它遗留下了很多影像,上海市几乎中国没有能跟它相比,就是从上世纪末开始就有大量的关于上海的纪录片这些影像,所以上海有一位专家,叫张景岳,他是上海影像资料馆的研究员,他作为专家来给我们进行资讯的提供跟指导。整个这个背景是有这么强大的一个策划团队,我觉得在这个城市历史的梳理方面,上海真是我接触过的全国最完善的城市,包括档案的管理也非常完善。

这样的话就是几方面的力量形成了一个名单,这个名单最初出现在我们名单里面有一百多位,我们就寻找,联系这些线索,这个过程实际上如果拍下来的话也是一个很好看的电影。整整这一年里面我几乎每天电话不敢关的,因为这些人都分散在全世界各地,特别是上海人无数次重大的历史事件都带来了他们的来和去。比如说抗战,大量的人就离开了,去重庆了,有的去了东南亚,有的甚至去了菲律宾,抗战结束回来了。49年很多人又离开了,有的人去了台湾,有的人去了香港,有的人去了北美,甚至有很多人去了圣保罗。这些人分布在全世界各地,所以那时候我就想《海上传奇》不应该只局限在地理的上海,因为上海无处不在,在纽约可以看到上海,在东京可以看到上海,在台北,在香港都可以看到上海。我记得当时我读了一篇文章,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刘凡教授写的,题目就叫“香港,作为上海的‘她者’”,就讲香港这个城市它的历史的发展,它的人才的注入,有很大程度上依赖移民到香港的上海人,形成了文化、经济的很多影响;比如说在香港的北角,原来就叫“小上海”。

所以由这个出发电影的结构就转变了,在在的电影里面,实际上由三个城市构成的,就是上海、香港跟台北。这三个城市里面居住着不同年龄段的上海人,最后采访了也将近有一百位。

主持人:您每个都亲自采访?

贾樟柯:亲自采访。很大的一个工作量,《海上传奇》是我拍电影以来我觉得体力付出最大的一部影片。拍摄结束,剪辑开始之后,对于留在电影里面的有18位人物,其实很多人物都非常精彩,但是很多人物在他的身份历史阶段有重叠,比如同样是3、40年代的电影明星很多采访了,最后我们留下来两位,《小城之春》的女主角韦伟,她是48年从上海移民到香港。还有一位就是上官云珠的儿子韦然,同样的情况有很多。所以我特别想做一个电视版,就是把所有的人物都放进来,也会做一本书,就像两年前《二十四城记》做了一本“中国工人访谈录》一样,我也会做一本书,因为特别珍贵,每一个人跟你讲述3、4个小时之后,能从他身上看到一种风范,了解一种命运的沧桑,了解一种生命的经验,这个是非常珍贵的。

主持人:电视剧版也是您亲自?

贾樟柯:电视剧版就不一定亲自由我操刀了,我会找剪辑师来处理。

主持人:导演方面呢?

贾樟柯:肯定还是要亲历亲为做很多事情。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说采访了近一百位,肯定都是割舍不了,很难选择。

贾樟柯:对。我觉得这个很难选择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究竟用谁,都很精彩。一个是确定用每一个人物之后,他讲的很多方面的话题也都很精彩。所以最后我很难很难取舍,最后我就想应该怎么结构这部影片,突然想到我可以像写小说一样的结构,这个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个长篇小说,这18个人物是这个长篇小说里的18个篇章,18个章节,这18个人就像这个上海海纳百川,容纳了各种各样的人,有政治家的后裔,有资本家的后裔,有工人,有艺术家,有文学家,有黑帮,在他们身上发生过他们亲眼目睹或者经历了比如说战争、灾难、暗杀、绑架、爱情,有的人一夜暴富,有的人逐渐沉沦,各种各样的命运他们编制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网状的上海,囊括了从1933年到2010年这么漫长的历史,所以很过瘾。2个小时18分,听起来很长,但是看得时候一晃就过去了,你觉得中国人经历了这么漫长的现代化过程,真的是历经沧桑,到10年的时候最后人物结束在最年轻的韩寒,他的选择,他的生活方法我觉得他诠释了一个自由梦。在这个城市我觉得有一个精灵就是自由梦。

相关专题: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