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独家专访贾樟柯:希望能打开纪录片的一个窗户

2010年05月12日21:11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韩寒是当代年轻派的上海人的一个代表吗?

贾樟柯:我觉得是当代人的一个代表,他不仅能代表上海,也代表整个中国年轻人的一种新的状态、面貌。

主持人:通过您对他的一些采访,一些交流,您觉得韩寒是一个怎样的人?

贾樟柯:我非常敬重他,虽然他年龄比我小很多,我觉得他呈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质,就是说他有一种非常自觉的公民意识,他大胆的去感受这个社会,同时非常敏感、准确的去跟这个社会互动,成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我觉得他的坦率,他的幽默,特别是他既坦率又幽默,(笑)我觉得很有智慧。我觉得他是上海的一个奇迹,一个特产,如果拍上海,没有他好像不太靠谱。

主持人:您当时跟他聊了多久?

贾樟柯:我们采访大概三个小时,采访地点放在上海的国际赛车场,因为他既是一个作家,又是一个运动员,一个赛车手,觉得那个空间比较适合他。

主持人:听说导演您也是在准备两部新的剧情。

贾樟柯:对。实际上这两部都筹备已久了,先拍的是从06年就开始筹备,叫《在清朝》,已经拖了四年,一直答应华夏的林建岳林老板说要开机要开机,一直推,一直推,(笑)中间拍了《二十四城记》,《二十四城记》拍完又拍《海上传奇》,从06年到现在的确我四年一直在拍纪录片,《上海传奇》可能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所以《上海传奇》推出以后到今年6月以后,我基本上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在清朝》上面,这个电影是关于晚清的一部电影,但是一个类型片,一个武侠片。

主持人:武侠片。

贾樟柯:对。

主持人:贾导拍武侠片是一种什么样武侠片?

贾樟柯:是一个贾樟柯式的武侠片,(笑)当然还是要遵循武侠片的规律。我觉得武侠片有很大发展空间,因为这十几年里面武侠片又一个发展重要的高峰是《卧虎藏龙》,《卧虎藏龙》之后我觉得武侠片还有很多可以发挥得可能性,比如说功夫本身的想象,动作本身的想象,比如说怎么样让类型电影、商业片有一个更好的更深刻的更独创的价值观、思想内核,我觉得这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一个领域。我对晚清的中国社会特别感兴趣,实际上跟我拍的其他那些所谓作者电影是一样的,因为我所有的电影都在讲变革给人的影响,所以《在清朝》还在讲变革给人的影响,只不过是用类型,用武侠的方法来呈现。

主持人:是不是意味着您拍这一部有意要从文艺跨度到商业呢?

贾樟柯:是一个新的尝试吧,但并不是说它是一个不归路,我特别想象拍电影的自由,就是今天拍短片,拍五分钟的,明天拍长故事片,后天拍纪录片,接着拍武侠片,我想尝试不同的类型可能对每个导演都是有吸引力的。当然可能就像拍纪录片一样,拍四年有点厌倦了,拍武侠片,可能拍一两个商业电影、武侠片以后,又回来拍所谓作者电影是肯定的。

主持人:我们了解贾导您,可能也有一些媒体,大众给您的标签是“文艺”,觉得您是一个文艺范儿的导演,您是不是有朝一日,就是将来也会考虑将您的电影做成十分商业的电影?

贾樟柯:我觉得我不管做什么电影都是非常文艺的,所以我想当我这几部商业电影推出以后人们会说一句话,说原来商业电影也可以这么文艺。(笑)

主持人:所以这个文艺的标签还是在。

贾樟柯:因为我觉得是不矛盾的,完全不矛盾。因为类型有它的特点,比如说武侠片它的外在类型就是动作,但是不意味着你在其他方面不可以有作为,可以有很多作为。可以是老少皆宜,大众欢喜的这样的电影,同时也可以把你的情感,自己对中国历史,中国现状的理解、观点通过这些电影呈现,然后让这些商业电影具有更高的观赏价值跟艺术价值。因为实际上我喜欢的商业电影都有这样的水平,比如说科波拉,她所有商业片都有这些东西,包括像所有电影史上重要的类型电影我觉得都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我们中国类型片为什么做不到呢,我们应该可以做到。所以我就是我刚才说的有很多空间。

主持人:您在选演员的时候其实是有您个人独到的标准的,您以后会不会考虑用一些国内或者国际很一线,很具有人气的演员。

贾樟柯:肯定会。因为不同的电影肯定是适合不同的演员来演绎的,帮助导演来完成的。比如像《在清朝》,《在清朝》之后会拍《双雄会》,是1949年发生在香港的一个间谍故事,我们考虑的视线就是全球的最重要的华语演员,包括像《在清朝》也会有一两位欧美演员,因为里面有外国人物,有外国人的形象,所以都会考虑。

主持人:您是过几天要准备去戛纳了吧?

贾樟柯:这次就是比较赶,现在我刚从上海混录结束,明天去香港,12、13两天监督拷贝的输出,14号我自己拎着拷贝去戛纳。(笑)

主持人:您就一直人去吗?

贾樟柯:因为我们同事都是从北京13号出发,我跟我的制片人周强从香港拎拷贝过去。

主持人:听说戛纳对着装方面是有特别要求,这次入围竞赛单元是不是要刻意准备一下。

贾樟柯:我自己一直有我喜欢的品牌,我会穿,同时我有好朋友,他是服装设计师,两年前给我做了一套礼服,这两年一直在穿,没有什么新衣服,但是很隆重,还是应该有一点准备。因为戛纳是要求正装。

主持人:这次去也是会见到老朋友。

贾樟柯:很多老朋友。

主持人:比如王小帅导演。

贾樟柯:小帅会去,北武导演会去,阿巴斯导演,比诺什演了他的片子,亲朋好友见见面,互相看看最近大家的作品,我觉得好像是会亲戚一样。(笑)

主持人:戛纳对您来讲其实是意义非常重大的。

贾樟柯:我是在2002年的时候《任逍遥》第一次入围竞赛单元,那是中国年轻一代导演,我想是第一次入围竞赛单元,其后越来越多的年轻导演能够被接纳。07年我担任过短片和纪实单元的评审主席,也是一个很好的经验,通过这个电影节在全球范围挖掘年轻导演、年轻人参与到这种工作里面是很荣幸的。08年更特别了,是《二十四城记》参加戛纳电影节,《二十四城记》在成都拍的,我们出发那一天是5.12发生的地震,飞机一落地就看新闻,知道发生了那么大的灾难,我们在首映的时候就做了一个默哀的仪式,在国际新闻发布会上。我想很难忘,很难忘。我前天晚上混录完,昨天一早就去了成都,因为5.12两周年,参加一些纪念的活动,今天赶回来。我想很复杂的情感纠结在戛纳。今年的《海上传奇》又适逢世博会召开,5月初世博会开幕以后,5月16号能有一部关于上海这个城市的历史讲述,那些城市背后模糊的上海人的面孔通过一部电影清晰起来,我想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全世界的人,如果有机会看了这个电影,再到上海感情、感觉肯定会不一样,因为会看到那么多真实的故事,看到那么多真实的人的经历,知道中国不容易,上海也不容易。可能对了解今天,展望未来都会有很好的作用。所以我也很自豪,一个是拍了这个电影,另外我觉得整个世博会是向前看的,都是人在幻想未来我们这个人类会是怎么样,地球会是什么样子,科技方面的成果。人们到了上海以后能够看上海的当下,如果大家再进电影院看《海上传奇》,又可以看上海,甚至全中国近现代口述的个人历史。我觉得对我来说这些年有一个工作很大的特点,有时候是很主动的,有时候是很巧合的跟中国大的事件,发生的公共事件用电影来做一种互动。我觉得既然生在这样一个大的变动时期,既然有机会成为一个导演,也有责任用自己的电影跟这个时代来互动,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但更是非常幸福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因为这次倾注的心血非常大,所以也是十分渴望得奖。

贾樟柯:其实说这个也是有开玩笑的成份在里面,所谓奖项非常被动,是5、6个评审他们的口味,他们评出来的。但是我总觉得这个电影动用的公共资源很多,上海的各个部门,各个单位被我们打搅的很厉害,比如我们拍黄埔江,我们会让海事部门配合,让船务部门配合,气象部门配合,真是兴师动众。如果很幸运有一个奖项的鼓励,我想有个礼物送给他们。

主持人:这个礼物真的是很让人欣慰。《海上传奇》在国内大概什么时候观众能够见面?

贾樟柯:5月16号在戛纳算是一个全球首映式,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因为世博给全世界一个展示他们各国科技的舞台,戛纳给中国电影一个展示中国文化的无,我觉得两个平台用这个电影把它衔接起来很有趣。6月14号左右,也恰逢上海电影节,我们会在上海做全中国首映式,之后就全国公映,大概一个月之后就会在世博里面有个影城,在里面一个厅循环放映到世博结束。所以我总开玩笑说这个电影应该是我关注人数最大的一部电影,因为要好几个月在世博,据说有七千万人观看,如果有十分之一人看一眼已经七百万了。(笑)

主持人:到时候您这个影片上映的时候,一定去电影院买票支持您。

贾樟柯:谢谢。

相关专题: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