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2010快乐男声 > 正文

“伪娘”刘著:说不定有一天我也是天后(图)

字号:T|T

“伪娘”刘著:说不定有一天我也是天后(图)

刘著挑选了漂亮的照片给媒体。

“伪娘”刘著:说不定有一天我也是天后(图)

刘著生活照。图为他与朋友们在一起。

“伪娘”刘著:说不定有一天我也是天后(图)

刘著生活照。图为他在课堂上。

今年“快乐男声”成都唱区选手刘著真的火了!不足六分钟的参赛视频里,他数次被评委“安妮玫瑰”打断,依然唱自己的歌坦然面对质问,这段视频疯传网络之后,这个看上去与普通女生无异的“快乐男生”已然成为这个选秀季最具话题性的红人。仅仅在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的两个小时里,刘著的手机就起码响了十次以上,不停地接听电话安排或者推掉各种邀约,以至于他只能痛并快乐地摊摊手说“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

从广州飞到成都,我们想做的,正是真的走进这个选手的生活。香港词人黄伟文在其微博中写,“他的‘大方得体’及其牵涉的骨气勇气固然难得,但一路走来还得有一大群‘大方’的家人朋友邻居同学师长化妆师发型师时装店员路人。”所以,除了听他讲述自己的成长故事,自曝一年级剃光头演过挑水的和尚,南都记者还采访到了今年快男成都赛区的总导演、数位选手,以及刘著在四川音乐学院的室友和校友等一行人,看他们在他的“大方得体”中到底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刘著上台的时候,我感觉房顶要被你们掀掉了!”成都唱区120进50的现场,主持人曾如此说。明晚,该唱区将进行50进35的比赛,已晋级50强的刘著能否继续前行?黄伟文预测,“将来走下去还得再有一大群‘大方’的评审、制作人、观众、传媒。”成都唱区的总导演洪啸告知南都记者,“只要他的音乐能过关,就让他一直走下去。整个导演组、领导也都是这样认为的。”

说突然爆红:

“最感谢的人是安妮玫瑰”

南方都市报:你最开始报名参加快乐男声是南充赛区的?

刘著:对,但是海选才唱了一句就被淘汰了(笑)。成都是我陪刘志洋(编者注:刘著在川音的同班同学)去,本来想再尝试的,但是报名的人实在太多了。后来电视台的一个编导非要叫我去“你去嘛你去嘛!”

南都:爸爸妈妈也支持你参加这种全国性的活动吗?可能会听到一些四川外不同的声音。

刘著:支持啊,他们很希望这是一个全世界的活动。而且我现在也不止是在四川啊,你不就是从广州过来采访我吗?现在好多人采访我,在我红了之后,这周说不定有二十个了,平均每天都两个。法律财经(类媒体),连《乡村发现》也有,他们问我“你为什么会这样?你怎么会变成那样?”就好像我是一个长得很奇怪的玉米或者白菜。

南都:已经慢慢熟悉这种生活了吗?

刘著:有啊,以前我采访都很紧张的,现在不紧张了。现在我比记者还放松,常常都是他们被我问到没话说。我觉得我的内心还是强大的,但是可能因为强大得太久了,自己已经习惯了,也就不觉得自己强大了。

南都:你的“竹子”(刘著粉丝的昵称)们怎么样?

刘著:因为我的电话还没换,每天都会收到他们的短信,祝福我、提醒我,嘱咐我要按时吃饭、睡觉,所以我也不想换,每天看到会感觉很幸福。

南都:突然爆红你觉得最感谢的人是谁?

刘著:安妮玫瑰。(笑)真的是她,除了她可以把我捧这么红,还有谁可以?如果不是她的话,湖南台都不可以吧。她真的为我树立形象做了一个很好的奠基石。

说造型着装:

“不是不喜欢裤子,是没找到合适的”

南都:听说你会改变造型,下一次要穿裤子?

刘著:我现在就穿了啊。他们一直叫我穿一次裤子,这次应该不会穿,看下一次吧!其实我并不是不喜欢裤子,我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一是上镜的时候看起来身材比例没有那么好;二是没有合适的造型。那天拍定妆照的裤子我就很喜欢,看上去腿很长。我都是把裙子当长的衣服来穿的,但是没穿过半截的那种裙子,还是我觉得不好看。不过都是因为没有合适的造型,不然好看的话,我穿什么都无所谓。(男装呢)也有考虑。

南都:选秀妈妈会给你的造型一些意见吗?

刘著:现在衣服主要是我自己选,但我有一次衣服忘记挂起来,都皱了,她会拿去帮我熨平。

南都:爸妈有没有让你尝试过男生的造型?

刘著:高中的时候,他们有叫我尝试下中性的造型,我说“我不”,我也不用说服他们,用行动反抗就行了。而且他们不会强迫我,他们只是建议,就像平时你爸爸妈妈建议你买一条裙子一样,就那么简单。你真的不买,他们也不会强迫你买的。

说未来目标:

“说不定有一天也是天后”

南都: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刘著:我的目标啊?当上王菲就不错了(笑)。(小一点的呢?)为什么要小一点?很不切实际吗?说不定有一天我也是天后啊。

南都:那要是这周不能晋级呢?

刘著:啊?没晋级?为什么?我觉得不可能!(哈哈)开玩笑的,如果没晋级的话,我就做艺人,各种方式都可以做艺人的。(担心势头会过吗?)有担心,所以我会提醒自己要红得更久一点,都知道艺人是吃青春饭的。其实我觉得这种担心是好的,正因为有这种担心才不会满足于现状,才会继续往上。如果你停滞不前的话,我觉得很快就真的会不红了。

南都:但你现在出去接活动都是免费的?

刘著:对,我觉得写歌赚钱太早了吧,我现在还是一个选手,都不算正式出道。

南都:导演觉得你在音乐上有潜质。

刘著:可评委不这么觉得,他们觉得我声音一般,唱得一般,这是原话哦(笑)。我承认我唱得一般,声音一般,但我觉得唱歌这种东西是需要感觉的,并不是你唱功好人家就会觉得好听。我觉得好不好听是一种很主观的东西,并不是用技术来衡量的。我可以通过提高我的唱功,来让自己的音乐表现得更完美,但我还是觉得评委这样说很主观。我的优势是在感觉,并不是说我的唱功有多好。王菲主打的也是感觉啊,王菲的唱功跟青歌赛的那些选手比,技术比得过吗?王菲的技术肯定不是最完美的,我觉得她可以当天后就是因为她的感觉。音乐最重要的还是感动别人。

南都:说一首最感动你的歌。

刘著:《红豆》。虽然很多人说这首歌很商业,我还是很喜欢。

南都:以后都会唱比较多唱王菲的歌吗?

刘著:不会。我以后准备主打我自己的歌。我不敢唱太多王菲的歌,怕人家拿我跟她比,哪比得过。

说网友评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不喜欢你”

南都:说到选秀,你还记得第一次演出的经历吗?

刘著:我从小就有演出,幼儿园就有。小学一年级时我演过和尚,还把头发剃光了跳舞,《三个和尚》你听过吗?我演的第二,抬水的那个!那时什么都不懂,老师叫你演和尚,你还很高兴呢,终于可以上台了。

南都:何时开始有比较美一点的角色?

刘著:我没演过比较美的角色,都是演的自己,没有演过白雪公主。我们初中排演过《白雪公主》,但我是配乐,什么都没有演。

南都:那你出过丑吗?

刘著:有啊,有一次我穿得很好看,隆重得跟要上台差不多,还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肯定有一米八左右。所有人都在排队打饭,我却摔了一跤,手上还拿了一瓶奶,真的很丢人,所有人都看到了!本来就很引人注目,那么高的个子摔下去有多响啊,下巴还磕在桌子上,我只好很尴尬地爬起来去吃饭。(一直在大笑)

南都:网友的评论呢,你会看吗?

刘著:刚开始会关注,因为也没几条(大笑)。现在看不完,其实会更喜欢选不好的来看。看太多对正面评价会迷失,不好的评论反而可以提醒自己哪里还有不足。你会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不喜欢你的。要做得更好,让他们都喜欢你,那才真的很成功了。但那些人身攻击我不太看,看了也忘了。其实我也可以攻击你呀,只是我没那么没素质而已。

南都:黄伟文特地在微博上支持你,说你大方得体。

刘著:我真的很想让他帮我写词,他愿意吗?我觉得大方我还是蛮大方的,得体的话,我有的时候会比较夸张了,他们可能觉得我很安静,你跟我熟了以后会觉得我很放得开。

“快乐男声”成都唱区总导演专访

洪啸呼吁:请关注他的音乐,他的王牌还是音乐

“刘著开朗、低调、大家都挺喜欢他的。”洪啸说一开始并没想到刘著会红,因为成都赛区的“伪娘”较多,第一个并不是刘著,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而且刘著吸引他的也不是性别和话题,“他弹唱了原创歌曲《飘》和《传奇》,一下子就把他跟其他人区别开来了,因为他有音乐。如果没有这个‘1’,再有多少‘0’也无济于事。而且他不是为了快男而这样子,我们看了他以前的照片,他从小学、中学的时候就这样,上帝给了他这个错误的安排。但他是自然的,而且很健康,也没有去做变性手术,我们能拒绝这个自然的爱唱歌的男生吗?”

据他透露,刘著曝光之后出现了两种极端情绪,一种是严厉的批评,认为他博出位、教坏孩子;一种是盲目的支持,认为他标新立异,但是无论棒杀还是捧杀都不可取。至于选手们,一开始可能会有人图新鲜,还跟他合照什么的,但是大部分选手之后都比较自然,或者把刘著当成竞争对手,或者把他当成是人生道路上的一个朋友。

洪啸希望透过本报呼吁更多的观众放弃猎奇的心态,更多地关注他的音乐,因为他觉得刘著走到这个舞台上最重要的王牌就是音乐,“那么多像女生的男生都被刷下去了,但是他留下来了。虽然他现在的音乐还很稚嫩,但是他有音乐潜质。国外有很多这样偏中性、女性的歌手,但是我们不能用这些腕儿的标准来要求刘著,他还只是一个在校学生,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走到那一步呢?只要他的音乐能过关,就让他一直走下去。整个导演组、领导也都是这样认为的。”这与成都唱区评委巫启贤说的相似,后者说,“不管在台上穿西装还是穿裙子,音乐才是后盾。”

他表示,快乐男声一直在找特别的声音,而刘著可能就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特别的声音,希望他可以像国外的那些大师那样大放异彩。不过他是否能晋级去到长沙还是未知数,全要看他自己的表现和发挥。

据成都唱区选手张沛透露,他与其他选手聊天时偶尔都会谈到刘著,“他很提劲儿啊!(成都方言,意为大胆勇敢)”面对风头如此强劲的对手,张沛也表示同意评委巫启贤的看法,“他必须要有强大的后盾做支撑,光是靠话题不行,因为过段时间肯定会有更劲爆的话题出来。”不过他并不认为在秀场上遇到刘著是一种不幸,相反,“我觉得挺幸运的,这样我们才能看到音乐的本质,而不是噱头。”他表示还没有听过刘著的原创歌曲。

相关专题:

2010快乐男声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