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视频:腾讯娱乐独家专访《美错》主演成泰燊

2010年05月17日16:48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视频:腾讯娱乐独家专访《美错》主演成泰燊

腾讯娱乐独家专访《美错》主演成泰燊

主持人柏君:自己还没明白过来。我会发现成老师心态也特别好,虽然自己没明白过来,或者自己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走,我觉得人成功心态也很好。

成泰燊:就因为最初的时候这个成功是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你就觉得这个成功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偶然。你就对这个成功好像也不觉得怎么样,看破它,所谓成功也是一个瞬间的东西,因为你的生活还是正常的,也没觉得自己怎么样,鲜花、掌声,第一个电影就拿了最佳男主角,第一部电影就是威尼斯银熊奖,后来跟很多第六代导演合作,包括贾樟柯、王小帅,获了很多奖。经过这样一个历程以后知道其实导演最看中的是一个演员在影片当中,在整个影片当中的一种质感,他是整个影片导演创作的整个元素里面的一个元素而已,你必须是非常准确的不多不少的在那个整体当中贴切的成为那个一部分。

主持人柏君:我明白这个,其实说通俗点,作为一个演员越平和的,我其实是这个电影里面的一个元素,我不在演之前想太多,比如这部电影好像演绎它,拿奖怎么样,越想太多会流失的越快。

成泰燊:对,而且会冒出来,在整个和谐影片整体里面它的气质就会被你破坏掉,大家看到的好像就是你不入戏,游离在外,会造成这种情况。所以特别感谢朱文导演,包括贾樟柯、王小帅,后面跟刚萨雷斯,现在跟张艺谋,特别好的导演,你只要做一件事情就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导演,要把自己交给这些好导演,你去相信他,信任他,没有任何杂念的去投入,去展示,至于好与不好,对与错,导演就像一面镜子一样会给你调整,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就像你说的,越单纯可能那种极致的纯洁是最难展现的。加法容易,减法难。

主持人柏君:是,刚刚一直在聊到,我觉得成老师成功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确实是心态很重要,除了心态之外,当然了运气也很重要,所以很多运气都降临在您的身上,这次入围的戛纳电影节也是您第一次在戛纳上崭露头角吗?

成泰燊:应该说是第一次。因为柏林有三次,威尼斯也有三次,戛纳应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缘分。

主持人柏君:第一次在戛纳影展上就展出自己跟国际大导演合作的影片叫《美错》,片中您饰演的角色还是有趣的,是移民商人,在国外制造假的名牌产品。

成泰燊:其实这样的人物是属于低层、下层的偷渡者,因为这个电影主要是关注全球的移民在异乡生存的处境,关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主题。

主持人柏君:这个角色从我们直观上去看,反映的还蛮不好的一个中国人的形象。

成泰燊:不是,每一个电影当中的人物,我演的这个人物“海”,导演非常喜欢这个角色,还有一个就是为什么给他起一个名字叫“海”,就是说这个人物他承受力很强,应该说他的胸怀、心量也是有一定的容纳,比较开阔的一种,但这只是他的一方面,在全球这样一个移民的队伍当中,其实他是一类,特别是在一个艺术电影当中不能单纯是非的说是好是坏。站在演员的角度关注一个人物的话,我觉得这个人物面对他的生命本体来说他很复杂,很挑战,内心很艰难,但是他要支撑做人的这样一个人格,其实移民偷渡这个行为从某种角度也是一个人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如果从道德角度来说或者法律角度肯定是违法的,但从一个人物,站在一个艺术作品角度来说,个体化类型化的人物他的命运就因为这样一个造成他的命运更忐忑,所以接受更多无奈和波折,也承受更大的挑战。所以这个人物内心更加复杂、扭曲、分裂、多面,我站在一个演员塑造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个人物他的性格很饱满,首先是一个非常非常传统的中国文化土壤生长出来的一个非常孝顺,非常尊重传统文化滋养出来的一个人,在这样一种文化当中,因为偷渡,包括这都是一个时代的人的生存状态当中的一种现象,在这种现象当中他是其中一员,偷渡到异国他乡以后,要面对异国文化,异国生存状态对他的积压,他首先要解决一个武装,就是怎么样在异地他乡,像在巴塞罗那生存下来,生存是第一位;好比说在战争年代一个人的生存是根源,是底线,最初的偷渡者确实很艰难。

主持人柏君:听成老师刚刚阐述对于这个人物的理解,很难,如果没有扎实的功底很难把握这个层面。不仅仅是外表,内心又挣扎。

成泰燊:这个人物你要说他坏,他也有好的,非常闪亮的性格,比如他很孝顺,当他偷渡到国外以后,首先要生存下来,就像在孤岛求生一样,人格自我的一种怎么样独立生存的过程。另外,当他生存下来的时候,他把他的父母、老爸、老妈,老人都接过去,把他的老婆、女儿、儿子也接过去,把他弟弟、弟媳妇也接过去,又把他周边的朋友也接过去,这个人很有意思。从这种角度来说,一家几代人在那个环境里头,他作为一个人支撑这个家庭,作为一个小人物来说我觉得这也挺瞧不起的。

主持人柏君:小人物其实成就了一个很大的理想。

成泰燊:最起码在他的孝顺作为儿子,作为丈夫,作为父亲的多重角色当中还是少了一个人格的东西,所以是多方面的,但是在他刚刚移民在外地的时候,其实一个人闯世界的时候是最艰难的,因为语言不通。

主持人柏君:当人的求生欲越强,越要让自己生存下来的时候越会激发人身上很多不可能的东西。

成泰燊:对,他本来是一个很正常的,也是很传统的,在这种情况下,在异地特殊环境下没有语言,没有生存环境,要在那儿立足下来,那么他就会出现一些变异化的,就是扭曲化的一些情感,在相依为命当中跟同性也有了情感,这种情感就很怪异,这种怪异的情感其实就像你刚才说的,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诞生的,所以他的内心又造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这样一个…

主持人柏君:总之是非常复杂,状态很分裂的性格。刚才分析人物的内心,对于影片来讲都是必须自己要下功课的,但有一些下功课真的很难,据说有些台词是西班牙语。

成泰燊:一半是西班牙语。

主持人柏君:这个很难,必须要让自己硬着头皮去学。

成泰燊:因为这个机缘来也是莫名其妙的,我英语也不行,所以让我学西班牙语确实是一个挑战。但是我还有个好处,反正我是不会,你了解这个现状,说学的话,那我就不抱任何负担的去学,从字母、发音一句一句这么去练。

主持人柏君:成老师跟外国导演合作和中国导演合作有什么不一样?

成泰燊:比如说跟这个导演的合作,还有一个最起码的底线,就是建立在我对他的作品非常喜欢,对这个导演比如说他的作品像《21克》、《通天塔》,我都看过,特别喜欢,起码对这个导演艺术品位、创作的情怀还是有认识的,尽管以前没有缘分认识、接触。这次合作的时候因为这个人物很复杂,也很挑战,有些同性恋方面的戏,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有一点我特别放心,就是说这些方面的戏如果放在一般导演身上有可能会偏向于一些偏激的方向去,但是有一点我在这个导演身上比较放心,包括《通天塔》,包括他的所有作品,他对于影片当中的人物的那样一个人格、命运,他的喜怒哀乐,他更多关注的是人性本身的那个话题,他不会在一些外表、性等方面去停留,去渲染,作为一个演员其实更珍惜的是跟这样一个天才导演进行一次这样一个艺术的创作,享受这样一个过程。所以跟他合作的时候,首先需要有翻译,最主要的就是对这个导演的艺术品位有一种非常非常的信任,有这种信任基础上,尽管语言不通,也比较放心,他有什么要求,通过翻译传递过来,很快我就很放松的去展示出来,他需要有调整也很快的调整,非常默契。

主持人柏君:成老师在电影圈也好,或者文艺电影界也是一个非常有自己见解,非常喜欢电影的人,今天我们有一个固定的问题要问成老师,您跟大家推荐一部自己看过最棒的电影,或者说您印象最深的。

成泰燊:每一个人推荐都是不同的,因为他对电影的那个喜好,可能也是从我自己对电影的认识来推荐,最喜欢、最震撼的,可能很多人没看过,更多的是停留在电影本体这样一个很电影的一个艺术电影,就是塔尔科夫斯基的《镜子》,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呢,当初在戏剧学院上学的时候看这部电影,没有翻译,下面都是俄文,看不明白,具体的内容不是很清楚,每一个镜头这样看的时候感觉到那个电影里有无限的内容,能够一直看下去,还看的津津有味,我当时就觉得很神奇。

主持人柏君:这才是它最大的魅力。

成泰燊:抽掉语言的时候都能看得懂,我觉得这就不可思议了。有时候一个片子要通过语言才能进入一个电影,为什么说电影本体化呢,更多是通过电影画面和电影语言传递了一种信息,这个导演就是大师中的大师。

主持人柏君:所以喜欢电影的朋友不妨到网上搜索一下这部片子,很棒。

成泰燊:确实很神奇。享受这样一种电影以后,你以后对电影的一种感知、认知可能就会不再束缚在语言上,比如语言好我就喜欢,语言不好我就不喜欢,更多的是直接关注电影本体影像,因为电影是一个影像的艺术,它不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其中一个元素而已,所以这个电影在影像上我觉得是不可思议的。

主持人柏君:今天时间关系今天短暂的在这里跟成老师在这儿聊了一下天,其实还有很多内容,比如马上要上映的《马文的战争》,还有正在拍的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再次提醒一下各位我们的观众朋友们关注一下成老师在这次第63届戛纳电影节上入围的影片《美错》,我们希望再过两天看到您最棒的消息,最好的消息。

成泰燊:这部电影还有一个特别有魅力的就是跟我合作的男主角。

主持人柏君:也是国际上的影星了。

成泰燊:他是西班牙国宝级的演员,他有一个电影叫《老无所依》,喜欢看电影的人应该都知道,演一个杀手,他演的那个杀手太可怕了,这也是一个顶级演员,希望大家能够关注《美错》。

主持人柏君:在这里我们要提前预祝《美错》能够在这次戛纳电影也上大获成功,谢谢我们的成老师,谢谢。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