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焦雄屏:在戛纳看电影的策略与趣味

2010年05月18日10:59南方都市报焦雄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你觉得今年人少了没有?”美国Village Voice(《村声》)的影评人问我。我说记者定是只多不少,今年又看到许多新面孔,亚洲,东欧,斯拉夫语系及阿拉伯语系都多了不少人,害我们抢位子越来越难。无论我到得多早,早已有一排人安坐其中,把靠走道便于行动的位子占走,还出动背包、杂志占位子给朋友。戛纳看电影真是越来越要靠脑筋了。

现在不但要早半个钟头去抢位子,还得接受全身及皮包检查。安全人员一字排开,各个短小壮硕,剃着个头,神气活现。美国媒体笑他们是“意大利人(做事胡涂)假装自己是德国人(效率高)”。法国安全人员排片有的有问题,媒体几百人挤在狭小的走道,流汗鼓噪,他们只是瞪着他们故作精明状的双眼,有虐待狂似地欣赏呼吸困难的媒体人士。我曾目睹一个安全人员没收假冒的证件,他声色俱厉宛如盖世太保。

过去媒体人看完电影后总站在lobby讨论半天,然而现在小平头们大声嚷嚷着法文,将大家赶羊群似地赶出戏院,于是这个传统也没啦。朋友们只有另约时间喝咖啡吃饭,或争取入座时和前后左右芳邻谈谈心得:谁看不下去《日照重庆》,谁觉得《女仆》很有趣,把上流阶级的性/暴力当艺术片拍,有夏布洛的意思。

英国片商恨死了戛纳媒体,他们说整个戛纳舆论就被四五位法国影评人控制,非艺术电影绝对被他们排斥,届时负面影评满天飞,得不偿失。可是戛纳媒体的确不同凡响,今天放映罗马尼亚新锐克里斯帝·普尤的新片《A urora》,很闷,很慢,可是爆满的观众席上聚精会神,无人敢大声说话,或咳嗽,这是一群爱看电影的人。唯有我隔壁的老教授悄悄问我,你猜片头的金棕榈阶梯有几阶,“三十三阶”他说:“有人算过!”

南方都市报特约评论员 焦雄屏

(南方都市报)

相关专题: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