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音乐 > 乐坛快讯 > 正文

独家观察:天下玩乐令 音乐商业碰撞后的尴尬

2010年05月20日14:23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天下玩乐令——可喜而又可悲本末倒置

独家观察:天下玩乐令 音乐商业碰撞后的尴尬

乐迷对音乐既茫然又期待

活动之初,“举乐四方”意在通过明星采风、路演、创作中国风歌曲等商业行为激发乐迷对中国本土不同音乐艺术形式的重视,这件原本很音乐、不商业的活动最终还是达到了可观的商业效果——“乐随享”服务宣传到位,关注、下载势头强劲,诺基亚音乐产品销量飙升。而“原创”、“中国”、“民间”的重担却逐个卸下了,路演体验区满是迫切需求激活“乐随享”服务的用户,新晋音乐人所属的乐迷们只关注自己的偶像创作了几首新歌,而没有关注采风以及作品中融入的本土音乐形式,对于那些老牌偶像,境况则更为尴尬。

张震岳与羽泉参与了本次“天下玩乐令”活动的策划,且各自采风的线路都是主动请缨。但最终作品出炉后反响平平,乐迷们还是等待着他们唱起《爱之初体验》《最美》《冷酷到底》。要知道爱之初体验还是1998年魔岩唱片时期张震岳《这个下午很无聊》当中的歌曲,而《最美》《冷酷到底》则是1999年、2000年羽泉滚石唱片发行的作品。两家硬核厂牌的早期作品居然流传至今,自豪的同时不禁有些尴尬。

记得流行乐于中国刚刚兴起时也被视为异类,在唱京剧的人的眼中流行乐就是扯淡,就像当今许多人对地下摇滚乐的观点如是。京剧在早年间就是流行乐,而如今流行乐的流行周期不超过三个月,所以依靠单纯的流行乐作品带动中国本土音乐形式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切只能是一次商业运作,或者说成功的商业运作,而对中国音乐历史的触动还不可及。

“天下玩乐令”祭出三问

尴尬的乐界,曾指望SP无限音乐下载,卡拉OK版权费等渠道救市,无异于从别人饭碗里抢肉。内地颇有实力的某娱乐媒体公司老总,狂想“反哺音乐运动”,但始终也仅是畅想。谁来拯救音乐,如何拯救,在我们这些渐已失聪的耳朵前,或许没有确定答案。也或许,世间并没有救世主,乐界的明天,依然要靠一群装聋办哑的人。

缺原创吗?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耳朵和耳洞,前者狂轰滥炸,后者牵着你走,而能够在你耳朵上打洞的音乐人,注定是少数。这个跟商不商业无关,商业化可以增加、拓展、细化音乐的速度,却未必能造出音乐的态度。甚至恰恰是没成型或畸形的商业化、产业化,把那些本就鲜有的态度,也给糟蹋了。

把脉时代,但不同时代确有不同时代的口味,同时代不同大环境下的人对音乐的理解和期望也不同。比如曾经的“流行歌曲”京剧,比如美国汽车工业时代的马路汽车音乐。

暴发户的时代需要什么样的音乐呢?可能跟他们吃的穿的习惯并无不同。早些年,你经常会在国外的街头或商店里,碰到衣着楚楚犹如要去听高雅音乐会的暴发户。近些年,他们混迹人群中不扎眼了,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得体的装扮下,穿着一条不得体的内裤。也并不影响他们继续着暴发户的心态,凡大牌就一掷千金,却不屑去了解那些千金之物的品牌内涵。

回到音乐,同理。我们的乐界缺原创吗?很多业内人士抱怨,说音乐行业的衰败,是缺乏有诚意或是有灵性的音乐人,是缺乏好的作品。我们的乐界是缺好的原创,但原创救得了音乐吗?这跟自创菜样就能做火一家餐厅基本一个理儿。

功能性音乐在今天正在细化,比如有人用音乐治病救人,有城市用来作为城市名片,有企业用来作为广告……音乐不仅仅只是种情感的抒发和表达方式。

音乐商业化的目的,在于大量快速的满足不同受众的音乐需求。这些需求,不是音乐人“财富、名气、性放纵”的玩乐目的,和我来唱你来听的自以为是。

群体规模空前庞大的他们,却只有相互混淆的面目和特质,一如更多的高傲自大、更多的自我中心、也更加容易被一切新鲜事物迅速分散注意力。

谁都无法一盘菜吃一辈子。

怪商业吗?

音乐圈的另一半执着人士,觉得这个行业之所以江河日下,源于商业和音乐的交合。这群人鄙视所谓的商业化产品,却不介意商业演出;不屑商业元素,却难抗拒商业江湖。

不商业的音乐,需要追溯到很古的时候,口口相传,是最早的口碑。柳永、白居易,一曲肝肠断,天涯无处觅知音,也正因为只能口口相传,曾经的绚烂只是少数人的事情,从而渐成绝响。

工业化的车轮从音乐身上碾过,或许有痛,也一定能擦出火花。如果说返璞归真、高山流水、阳春白雪的才是真音乐,那今天商业化生产,商业化传播,有商业价值的音符旋律吟唱,不是音乐又能是什么呢?

“太商业”如今俨然成为了一种音乐的诟病,但除了作者而近乎无人问津的音乐,更不配称其为作品。商业不等同于模式化,也不等同于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商业的作用,在于杠杆作品是符合有市场,能否满足消费者的口味。

相反,如今音乐行业的落败,恰恰是因为不够商业,或者说商业化的不够彻底。虽然音乐从来就不是创作出来就了的简单事,但在文艺过度单一和匮乏的时代,一点不同味道的哼哼,都能让人伸长脖子。更多的时候,人们一边任由样板工作者强奸着自己的耳朵,一边还要装出开心的表情。接下来半截子的商业化中,音乐的多样性解放,又一边培养着音乐爱好者的音乐品味,一边让太多人暴饮暴食坏了胃口。或许是太过饥饿,部分音乐发烧友外的多数音乐爱好者,以及仅仅是好奇的普通大众,在工业商业化缺席的年代,养成了吃霸王餐的坏习惯。可怕的是,这习惯一养成就理所应当了很多年,明目张胆的到了今天。

还有救吗?

不要讲什么崇高,乐界的衰败,就是在于缺钱烧钱少钱赚不到钱的恶性循环。当纯歌手出场费已经沦为数千,甚至数百的惨况下,卖唱并不比卖字的乐评人地位更高。

为了改掉大家吃饭不给钱的坏习惯,现在的音乐很大程度上包含了视觉上的享受,这就是趋势。人们欣赏音乐,越来越注重各种感官上的享受,不仅仅是听觉。想要耳朵埋单,你首先要收买眼睛,串通鼻子,甚至勾引触觉。如果唱片公司对盗版和网络交换找不到有效的控制办法,那么整个音乐产业的模式都要发生变化。可能现场表演会成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人们从现场获得的音乐感受将要比纯粹的听觉感受要丰富得多。

从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内地只有许巍有现场两万观众的号召力”的说法来看,单线的Live秀从根本上仍救不了中国音乐,你的票价不总能值回你的投资。一些包含音乐播放功能的兼容通信娱乐产品,可能比版权更快,成为音乐市场救命稻草。通过扶持创作,通过嵌入植入,再通过自身渠道传播,成为一种新的商业形式。

广告歌这种曾被音乐人不齿的表达方式,现在成为了只属于少数有市场号召力的音乐人的特权,这种作品能否能为他们赢得粉丝不得而知,但一定能为歌者增加影响力和商业价值。

中国乐界还有救吗?一潭死水何时才能激起涟漪?这颗石头究竟是内容为王的音乐“变形”,还是渠道为王的新型复合型音乐渠道平台呢?

[责任编辑:xino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