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南都报特约评论员焦雄屏:在戛纳见到中国

2010年05月21日11:01南方都市报焦雄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方都市报特约评论员 焦雄屏

这个世界常常忘记中国的存在。1980年代以前好长一段时间,世界影视的文学记录中没有中国的痕迹。戛纳也不例外,最早只可追溯到1960年代李翰祥的《杨贵妃》和1970年代的唐书璇《董夫人》和胡金铨的《侠女》。胡金铨和唐书璇因此曾备受一代文艺青年的崇拜。

台湾新电影和中国第五代电影在1990年代才在戛纳大放异彩,终于没有人敢忽略电影中国的存在,《尼罗河女儿》《戏梦人生》、《独立时代》、《海上花》、《菊豆》、《英雄》(电影版美剧版)、《边走边唱》、《孩子王》《霸王别姬》《花样年华》……内地香港台湾导演通力合作,描绘中国社会与中国人,中国文化。曾几何时,中国大国崛起,足迹遍布全世界,如今中国形象也出现在其它电影中。

范例一:乍得头次进入竞赛的电影《呐喊》,片中描述一位前游泳冠军成了酒店游泳池的救生员。可是一位中国女士买下了酒店,将游泳冠军调去看管大门,让他的儿子接替他的职位……

范例二:《华尔街续集》中,有个中国人是一个采购能源大户,给人印象是精明、大手笔、可以影响世界金融。

说实话,在外国片中的中国,有时让人悚然一惊。难民,财阀,精英管理阶层,在他人眼中的集体形象,反而有时比自己文化中的描绘多了一些我们忽略的现实。

(南方都市报)

相关专题: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