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63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巡演》:情冷情热

2010年05月15日10:19文汇报柳青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63届戛纳主竞赛单元资料:《巡演》

《巡演》(Tournee)

戛纳首夜,卢米埃尔厅外红毯上正热闹,本以为这个点放映的电影场面会冷清些,不想隔壁的德彪西厅竟是满座,都是去给马修·阿马立克的处女作长片《巡演》捧场,可算领教了这位神经质男演员在此地的号召力。同伴笑说,这就好比在国内,哪天如果梁朝伟导演部片子,想必也会是这样人来疯的场面。

关于马修·阿马立克,文艺青年们知道的他,属于《潜水钟与蝴蝶》、《圣诞故事》和《野草》,法国文艺片的一张名片,纤细,敏感。更多的人记得的他,是在《慕尼黑》或《007之余温之恋》里的反派嘴脸,暴戾,乖张。文青或者混蛋,都是他,《巡演》也正是合了这样的气质:兼有布尔乔亚知识分子的多愁善感,和江湖匪类的野蛮粗鄙。

曾经的巴黎电视人尤钦远走美国,几年后带着一支艳舞剧团回到法国,沿着从北到南的海岸小城巡回演出,因为早先定好的剧场出了问题,尤钦只得重返巴黎找人救场,近乡情怯,他不愿意面对的过去迎面而来……被压抑的记忆,伤人和被伤,浪掷的才华,沼泽里的人生和虚妄的存在,借着几分公路片的调调,阿马立克把法国文艺小品片里屡用不爽的几张王牌又拿出来摆弄一番,作为处女作,算不得惊艳,中等生的水准。

既然是巡演,自然离不了舞台人生台前台后这样的母题,早有珠玉在前——卡尔内《天堂的孩子》,雷诺阿《黄金马车》、《法国康康舞》,奥菲斯《罗拉·蒙代斯》,阿马立克自己都承认,《巡演》的若干段落是直白地向奥菲斯致敬。前辈光芒太甚,没法比,这里只说《巡演》。

给了阿马立克灵感的,是红磨坊舞娘科莱特的回忆录,回忆她33岁到39岁的时光,在体面阶层看来是声名狼藉的经历,在歌厅在酒馆在声色犬马的欢场跳艳舞。后来是美国兴起的“新漫画女孩”的风潮,她们是这个年代的科莱特,《巡演》里就是这样一群女人,她们不年轻,不漂亮,她们一无所有的时候,会拿身体说话,身体就是自由。那么尤钦呢?“我总在跑,跑着去饭店,跑去化妆间,跑到聚光灯下,跑啊跑的就恍惚起来,仿佛活得很快,仿佛生活暖洋洋,仿佛想点什么又什么都不用想,仿佛永远不会有遗憾、悔恨或者回忆。”这原是科莱特回忆录里的一句话,在电影里由尤钦说了出来,这是他的心声,也是阿马立克的心声:他是科莱特也是在欢场里看着科莱特的人,他以为用最热烈的方式取得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其实是仓皇逃避着逃向更隔绝处。顺便说,演尤钦的就是阿马立克本人,想来这不是巧合。

所以这电影有着某种迷人的矛盾复调,时而是热切,时而冰冷,一时是热气腾腾的舞台,一时是黑暗里孤零零的尤钦,是他自己把自己封闭在茧里……有人说这是部温暖的喜剧片,温暖,是有些吧,在那些艳舞女子的化妆间里,在她们私语的时候,那些瞬间,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年在偷窥异性的闺房,带着初夏的温度。是的,在偷窥的男孩,终究,这是尤钦的独角戏,是一个男人站在世界的最中央,站在认知的盲点上——科莱特的那句话始终笼罩了《巡演》,那原是兴高采烈地说着无动于衷啊,温情薄,欢情恶,温暖是假面。本报特派记者 柳青(本报戛纳5月14日专电)

(文汇报)

[责任编辑:jon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