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章子怡“多重门” > 正文

章子怡再谈捐款门:我又不是个罪人 已经过去了

字号:T|T

章子怡再谈捐款门:我又不是个罪人 已经过去了

章子怡在德阳为孩子们派送礼物时露出了俏皮的笑容。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6月4日报道 6月1日,章子怡亮相德阳市,参加“德阳孤残儿童寄养培训和流浪儿童保护中心”启动的新闻发布会。章子怡也在“捐款门”后首度正式公布戛纳募捐的落实情况——她表态,会在该工程7月初动工后,尽快把自己于2008年5月21日在法国戛纳筹集到的40万美元捐出,意为让其身心疲惫的“捐款门”画上句号,现场活动结束后,章子怡再次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讲起这几个月经历的“泼墨门”、“捐款门”,她忍不住再抹眼泪。昨日,这段专访内容曝光,这是在经历了一系列“门”事件后,章子怡首度吐露自己近几个月的心中所想和心理变化,有困惑有压力,还有她对整个事件发生前后的理解。

焦点A

为什么今天觉得如释重负?

“所有人都可以说三道四,但是我能看到这些孩子有一个家,就觉得还有什么不值得的呢?”

记者:今天把戛纳善款落实到具体的项目上,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章子怡:人在经历挫折过后可能会有新的觉悟,对我来说,我就希望它是一件好的事情吧,至少我可以重新看见很多事情,看清很多人情世故,不是特别容易。

记者:你说一切压力跟一切挫折都是值得的,为什么这么说?

章子怡:值得。我们的初衷是为了这群孩子,为了让他们有一个家,当这个事情成立了,我知道建好后这些孩子能搬到那个保护中心,我就觉得所有人都可以去诬陷我,所有人可以说三道四,但我看到这些孩子有一个家,就觉得还有什么不值得的呢?

记者:为什么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章子怡:对,我自己一直在期盼着这一天,因为只有到了这一天才会(让真相)水落石出,才能让大家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今天觉得挺踏实的,因为这件事情我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一个心愿,我的夙愿实现了,我很感动。然后我又去看一些孩子,这些孩子我上次抱过的,都长大了。

焦点B

为什么过了两年才落实善款?

“任何事情过程都是艰难的,而且这个东西不是在我所掌控的这个权力之内的”

记者:在这笔款项的落实上,大家会有疑问,为什么过了两年才落实。

章子怡:任何事情过程都是艰难的,而且这个东西不是在我所掌控的这个权力之内的。不是我说你们要2009年就给我盖好了就行的,不是这样子的,他们也是要一步一步地推进。今天中午跟关爱儿童组织的人见面时,他说他会尽量把批证的过程缩短,争取下个月就开工。那多好啊。

记者:听你的经纪人纪灵灵说,在推进这个项目的进度上,你们也做了很多努力,本来没这么快的是吧?

章子怡:确实是。不仅是资金上的支持吧,我们还跟当地政府沟通,让他们看到我们的这个用心,和这个项目将来对德阳市带来的福利。所以领导也都开始重视。

焦点C

为什么沉默了那么久?

“我一开始是很懵的,我觉得怎么会这个事情有问题呢?”

记者:事情出来以后,你开始一直都是沉默,也让大家很不满。

章子怡:对,因为我一贯的方法态度我不太会理这些假的事情,绯闻也好,还是说我什么的,我都不是特别理会的。我一开始是很懵的,我觉得怎么会出这个事情(注:捐款的事)有问题呢?挺懵的,你知道吗?我又没有一个什么智囊团在身边赶快给我出谋划策什么的。

记者:你最早出来说这件事是接受周黎明的采访,为什么不选择更加面对大家的方法,比如开个新闻发布会,来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章子怡: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媒体联系想问这个事情,因为一开始我不想自己站出来说,为自己去辩护,我又不是一个罪人,是吗?但是周黎明那个访问,是因为他跟我联系了很多次,他做了很多功课,我觉得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采访时他也没向着我。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停了一阵子,我说“我怎么像被盘问一样”。但是我觉得对的,因为大家都想知道这些问题,那我就去接受他采访,否则的话我会站起来走的。真的,那些问题都很尖锐。

记者:但有些人还说他的采访太温和了,还认为他是“挺章派”。

章子怡:我觉得你既然是一个做功课的人,那我就接受这个采访,没想太多。如果我找一批人来开发布会,在那时那个氛围和当时那个环境,可能又会有人说我搞新闻什么的,又来这一套……那次采访,我回答了他七个问题,全都是关于那些数字什么的,我都给他说清楚了。他那边新闻是夜里12点多上网,一些网站又开始了一个新的讨伐。那你说我还要出来说吗?

记者:被吓怕了吗?

章子怡:也不是吓怕了,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吧。

记者:就算你今天做这个事,你以为云开雾散了,但还是会有人骂你。

章子怡:肯定了,但是我还是那句,我相信大家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觉得……(叹气)

焦点D

为什么不公布善款明细?

“我特别为难,你知道吗?比如说有人答应捐给我的钱,现在不给我了,我能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吗?那我就一点人格都没有,对不对?”

记者:发布会,大家以为会有一个环节,你会说一下40万善款的事情?

章子怡:我特别为难,你知道吗?比如说有人答应捐给我的钱,现在不给我了,我能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吗?那我就一点人格都没有,对不对?

我没有办法说,张三捐了,然后他当时愿捐的,然后现在不肯给了,你要我怎么讲啊?我不能把我的朋友出卖了嘛。他们是好意认捐的,但现在可能他也破产了,或者是什么……不知道,他有他的原因,或者他们顾虑的原因,但我不能说因为他不捐了,我就把人家出卖了,我不能这样做嘛。

记者:那这些善款现在到位的有多少?你需要补多少?

章子怡:补一分也是善意,没有关系的。所以我就说要做一个有责任心,敢担当的人。只要我做的这件事,哪怕别人有变数,我们不能有变数。

记者:以后做慈善的话,章子怡基金会会用新的方法或者手段?

章子怡:当然我觉得我们一腔热血,但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然后就是,不是说你有一个心就可以把它全都做得很圆满——当然我觉得这都是一个过程。我想以后的慈善工作不管是跟其他的组织去合作或者是……我都会用我的心,然后用很正确的方法去做它。

记者:那你觉得委屈吗?本来想做一个很好的事情,但是被大家有不同的解读。

章子怡:还是会吧,但是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