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2010快乐男声 > 正文

快男舞台:留不住刘著的美

2010年06月05日03:54腾讯娱乐楚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快男舞台:留不住刘著的美

给“快男”刘著用时下流行的高清3D来透析他的面貌,如若作为女儿身,刘著算不得太漂亮,颧骨过高,两腮偏大导致脸庞稍显粗犷,多少还是能看得出一个男孩的轮廓。不过,打扮得如花蝴蝶般惹人注目不是刘著的特质,他的特质是从声音到眼眸里流露出来的种种害羞的神情,都如女孩一样浑然天成,这就是今年“快男”分赛区最大的亮点——“伪娘”出没,可以“伪”到凡胎肉眼辨不出雌雄。

刘著的出现,让那些山寨风、雷人的、靠反串出位的选手顿时黯然失色,“快男”的第一波炒作热潮全部集中在刘著身上。从这一点来看,刘著堪比去年的人气“快女”贡米。

5月6日,成都赛区“快男”第一场晋级赛之前的彩排,刘著很巧合地被安排在开锣第一首合唱曲中第一个开嗓,唱第一句,却是最后一个登台个人表演。在这场晋级赛之前,刘著的“伪娘”特质早已经满城风雨,观众都守在电视机前,就为一睹刘著“芳容”。但这一场比赛却因为对刘著的去留,而不得不中途中断直播。因为巫启贤在评委席上“暗讽”刘著,比赛后,巫启贤的论坛被刘著的粉丝轰炸甚至爆吧,而在台上一直隐忍着泪水的刘著则在后台动了脾气。

“如果让我穿男装,我宁愿退出比赛”,刘著的倔强显然不适合“快男”舞台,至少不适合对他的把控。执着如李宇春,在05年“超女”的成都赛区,当评委常宽问她如果晋级10强后导演组希望她能穿裙子,会不会考虑,李宇春也会浅笑着点头。难道,刘著不懂其中的游戏规则?

尽管刘著挺进长沙300强的呼声是最高的,但刘著的好运并没有借助湖南卫视非官方发言人“舞美师”的“内地前三甲”的吉言而可以进军长沙,而是在成都最后一场晋级赛中,在零点过后,被惨遭淘汰。而此前,广电总局下了口头封杀令的传闻成为现实。如果说贡米是“快女”的一颗棋子,那么刘著在选秀舞台上的命运更惨,直接被残酷现实踢出局。而这个残酷的现实直接导致了复活的机会都没给刘著(若按人气和关注度来讲,成都分赛区更应该推荐刘著),让广电总局的“封杀令”更是神乎其神。

刘著和贡米在选秀的舞台上殊途同归,不一样的道路,同样的结局。据悉,贡米的退赛并非比赛前晚突发病状,而是天娱高层希望能在比赛前签下贡米,但贡米后来的经纪人朱永龙很明白那一纸8年合约的厉害之处,而他也明白凭借贡米的嗓子,唱到全国十强是何等的难,遂选择了退赛。贡米之所以走红,是因为有着和张柏芝几乎一个模样的面孔,但正因为张柏芝当时还是敏感人物,所以贡米才走红。而刘著的悲哀之处,就在于他引领的“伪娘”风完全扭曲了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如果刘著继续出现在舞台上,必然会让更多的90后跟风,用圈内某专家的话来说,就是“长此以往,阴盛阳衰,所以该种风气必当早下手诛杀之”。

其实,选秀就是一场游戏,只不过这场游戏夹杂了更多的名与利在其中,让选秀从最初的单纯娱乐演变成名利场的纷争,相信刘著应该很明白这个道理。这几年的选秀,因为广电总局明文规定的诸多束缚,让选秀最初“全民娱乐”的初衷发生异变,尤其是不让短信投票。所以,选秀舞台上,只有三种人可以突围而出,冠军自然不用多说,是其一;类似曾轶可这样的“个性选手”是其二,具有不可复制性;第三种,便是刘著与贡米类的选手,不进全国总决赛,也已经足够出道当艺人的。

从目前刘著被淘汰后的行程安排来看,刘著已经成为“准艺人”,至少是通告型的艺人。有话题,有看点,即使刘著上通告时的回答密不透风,不具备新鲜的爆点,也依然能吸引大众眼球。还是拿贡米来做“参照物”吧,贡米退赛后,在朱永龙的安排下,俨然是红人一个,即使是后来的“快女”十强,也未必有她那么多通告以及活动安排。但贡米始终不是正儿八经的全国十强,她带来的只是短暂的一阵风,满足了看客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之后,贡米的“星图”并非显得那么一帆风顺。而当下的刘著就是去年退赛后的贡米,此情此景,几乎一模一样。

刘著此次去北京的出场费还算高,比当下的网络红人之流要高出许多,这证明“快男”舞台上出去的“准艺人”,受的待遇还是不一样的。据闻,有许多唱片公司私会了刘著,希望能签下他,刘著毕竟不同于贡米(朱永龙在香港和内地为她铺路),此时趁热打铁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快男”舞台上“刘”不“著”你的美,但还有更广阔的天空可以闯。或许一年后,刘著将和“快男”冠军同时赶一个通告,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相关专题:

2010快乐男声
[责任编辑:sisis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