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3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界诸多问题被暴露 年轻导演开口要千万美元

2010年06月07日09:23新闻晨报彭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电影界诸多问题被暴露 年轻导演开口要千万美元

许多年轻导演想跟风《阿凡达》拍出3D大片 CFP资料图片

新闻晨报(记者 彭骥) 第1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在即,对于业界青年导演来说,创办3年的“中国电影项目创投”(CFPC)是他们格外重视的平台。不过,昨天晨报记者专访上海电影节执行副秘书长唐丽君、多年连续参与“中国电影项目创投”的东上海制片人李天等,也了解到项目中暴露的当下青年导演有待纠正的诸多问题。

李天认为,从本届CFPC报名项目来看,整体确实更显成熟,但很多青年导演暴露的问题令人啼笑皆非。他给记者讲了几个项目筛选过程中的故事。

李天介绍,项目报名截止后,公共邮箱还是会收到很多青年导演的作品构思。结果发现,《阿凡达》大红之后,很多导演的报名就很跟风地说一定要拍个“3D大片”,投资一栏用的都不是人民币,不是“500万美元”,就是“1000万美元”,“一个新导演,什么作品都没有,凭什么让投资方拿出1000万美元出来?但很多青年导演就是非常自信,不仅概念先行,还很肯定会有国际大牌演员来参演。这样的东西,不具有可操作性”。

“有的青年导演交上来的剧本不像是个电影,充满了很多过于个人意识化的东西。于是我们会去和导演交流。结果人家回复的是:‘你去看吕克·贝松的片子,或者谁谁的片子,然后你就懂了。’还有讲妓女和村夫爱情故事的剧本,出于电影审查等实际考虑,向他提出‘能不能不要把妓女写成职业妓女,而是迫于生活’,但导演会很拧,说我看过一个什么大导演的电影,里头的妓女就是职业妓女,绝对不能改。”

甚至有的年轻导演犯了“比较明显的生活常识错误”。诸如“企鹅在北极唱歌”等也在剧本中出现,“导演可能忘了,目前企鹅好像只出现在南极吧!”

李天表示,大部分年轻导演从没拍过电影,如果拍出能进电影院的电影可能更受投资商青睐,而且青年导演的一些问题应该引起业界重视,“现在的青年导演技术上懂得更多了,看的电影也多,却未必熟悉整个电影的制作流程。不像以前的导演,在电影制作各个部门一步步历练过来,更熟悉电影制作流程,可能是现在这批青年导演需要加强的”。

上海电影节执行副秘书长唐丽君告诉记者,与往届相比,本届CFPC融入新鲜血液,联手东上海国际文化影视集团设置扶持基金,万诱引力、天使之翼、和声等影视制作机构也纷纷前来设奖,资金的丰富无疑是年轻导演的重大利好。但年轻导演的确存在不少必须正视的问题,不会讲故事、不熟悉电影制作流程其实也是不懂市场,一窝蜂地涌入却忽略风险,埋下了发展中的中国电影的隐患。所以,本届CFPC特别加强市场培训环节,“培训环节请来了两位来自迪士尼公司的培训师,教年轻导演拿到一个剧本该怎么去运作。先考察市场再考虑剧本,正是这些好莱坞公司的强项。另外,今年青年导演的培训、论坛还会专门分成上、下两场,上半场做成开放式,让更多年轻导演有机会接受培训”。

链接

《追踪》等九大项目脱颖而出

本届CFPC在两百多个项目中筛选出了9个中国导演新项目,集合了多位年轻导演。

其中,曾参与电影《可可西里》、《达达》创作的新锐导演李霄峰展示新作《追踪》,这部片长约100分钟的影片讲述了两兄弟在高速路上追逐,回忆相互生活的有速度感的故事。先后推出《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等电影的编剧周智勇,带来《钓大鱼》。 《夜店》导演杨庆又有新作《合法》。

此外,一些名人的名字也在项目中出现,比如贾樟柯担任了其公司旗下新锐导演权聆新片 《陌生》的制片人,曾志伟之子曾国祥也以新导演身份送出《童养媳》,张国立则以投资人身份出现。该项目相关负责人沈俳樯埽与往年相比,本届CFPC入选项目侧重城市生活题材,“前年是武侠动作题材,比如《战国》、《苦竹林》(《我的唐朝兄弟》)等,见了实效;去年是小人物,比如《钢的琴》,吸引了韩国导演郭在容监制、秦海璐主演,会在这次电影节上展映;今年是城市生活题材,符合这几年大热的植入广告路数,现在已经吸引了很多公司的注意了”。

(新闻晨报)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