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综艺新闻 > 正文

孟非:从搬运工到“最睿智的月老”(图)

2010年06月07日11:12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江苏卫视的真人秀节目《非诚勿扰》自开播以来大受欢迎,掀起了征婚交友类节目的收视热潮。除了光彩亮丽的女嘉宾和性格背景迥异的男嘉宾外,光头主持人孟非也极受瞩目。这位地方台著名的新闻主持人此次转型担当“月老”大受欢迎,被网友评为史上最睿智的月老。《非诚勿扰》将孟非的名气从“江苏地域”一下子“跨”到全国。不过,很少有人能看出,这个长相一般的光头主持人只比湖南卫视古灵精怪的“月老”何炅年长不到三岁,对于自己的“老态龙钟”,孟非总结:“可能年轻时候吃苦多,还没过上少年的意气风发,提前进入男人的角色了。”

孟非:从搬运工到“最睿智的月老”(图)

茶水小子自学成才当记者

有人说,没有很深的生活积淀,光靠嘴皮子是当不了“好月老”的,而39岁的孟非这两样都有。学生时代高考落榜,南下深圳淘金,但是只有高中学历的孟非只找到份搬运工的工作,之后回到南京当了一家报纸印刷厂的印刷工,孟非所在的那家印刷厂当时的印报量为每周100多万份,机器需要从周二到周四不断工作,孟非从周二晚上8点钟上班,一直到周四早上下班。第一个月忙下来,孟非仅拿到23元的工资。孟非回忆说:“那时候三人轮班,不分昼夜连续工作3天,每10个小时,休息2个小时,在那个时间去抽一支烟就觉得很爽,是我最幸福的事情,每天休息的时候我就想我不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地方,我要去找份好工作。”在高度紧张的工作环境下,难免会出现失误,实在太累的孟非,一不留神,取报纸的时候手竟被机器卷进去了!因为抢救及时,他的手总算保住了,但后来离开了印刷厂。

孟非直言:“那时候我算是比较具有悲剧色彩的人吧,已经到了人生最低谷,做什么都不顺。”为了生活不断打工,开超市还亏本关门,多次失败后,24岁的孟非成了江苏电视台的一名临时工,在这个大单位里,他当时非常不起眼,每天的工作就是当打杂的茶水小子,但是他一边工作一边上南京师大的函授班,拿到了中文系的专科文凭。孟非利用帮记者们打杂的机会熟悉记者的工作流程,在一些老记者出去采访时主动请缨扛摄像机,因此学会了一些采访技巧和摄像机的操作。渐渐地,他开始替记者们“代工”做一些小新闻,坎坷的经历让他对社会事件的观察角度深刻独特,受到上级认可。对于曾经的艰辛,孟非有自己的看法:“人不会一辈子倒霉,总会有云开日出的时候,我现在的光头就是在那阵子剃的,然后事业就开始光亮起来。”经过一步步的打拼,孟非成为正式的记者,再从幕后走到前台,成为主持人。

孟非:从搬运工到“最睿智的月老”(图)

▲ 孟非在菜场买菜 CFP 资料

孟非:从搬运工到“最睿智的月老”(图)

▲ 孟非参与火炬传递CFP 资料

新闻主持变“月老”

在西祠的《南京零距离》论坛上,到处可见向孟非求助的帖子,孟非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正义的象征。从《南京零距离》到《绝对唱响》、《名师高徒》,以及现在当红的《非诚勿扰》,孟非主持的路子似乎越来越娱乐化。而孟非却说:“基本上做每个节目我都是服从命令,所以也不涉及转型这个问题。《南京零距离》现在依然是工作重心,自己也会一直将做民生新闻进行到底。”甚至今天的《非诚勿扰》在孟非看来依然带着民生新闻的影子,“可以轻松,但不轻薄,可以通俗,但不庸俗。”孟非将自己做新闻的“度”同样延续到《非诚勿扰》中。因此,孟非更希望《非诚勿扰》不仅仅是一个相亲节目,更是一个展现人生的舞台,是一个价值观互相碰撞的地方。

正是年轻时跌宕起伏的生活经历和主持新闻类节目积累的阅历,让孟非对于婚恋这个社会性的话题有着独到的见解,更能了解普通人的心态,“我不认为《非诚勿扰》是一个娱乐节目,这是一个情感真人秀,所以我不需要在台上抢着表现,尽量把表现的机会让给嘉宾。主持人虽然很重要,但观众看电视也不是专门来看主持人的。”

孟非:从搬运工到“最睿智的月老”(图)

与《非诚勿扰》的心理分析专家乐嘉(右)

孟非:从搬运工到“最睿智的月老”(图)

主持新闻节目

私下不和女嘉宾互动

《非诚勿扰》火了,那些“求扰”的女嘉宾们也一个个地火了。然而,关于女嘉宾身份造假、男嘉宾是节目组的‘托儿’的负面新闻却不断被爆出。对此,孟非也不叫屈,只说:“如果有人觉得节目组找“托儿”,那只能说明节目非常有可看性。其实,看过节目现场的人就应该知道,整个节目在嘉宾来到南京后节目组基本上都只和他们对站位和流程,其他的我们不会和嘉宾说。女嘉宾在节目之前根本没见过男嘉宾,也没有男嘉宾的资料。场上的每一句话都是即兴的发挥,也不存在NG,都是一口气录下来的。”

在台上,孟非大气幽默,但他曾“以身试法”充当男嘉宾,结果是台上的24盏灯全部熄灭, “看来现在的女生也不是很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吧!我觉得我自己如果是嘉宾可能结果也不一定好,因为每个女嘉宾有不同的界定标准,没有标准答案的。”提到台上的女嘉宾们,孟非坦言更欣赏表达较直白的嘉宾,十分真诚。每次上台之前,孟非都会看男嘉宾的资料和VCR。节目之外,他基本没有和女嘉宾交流过,只是通过经常的提问了解每个人的特性。“嘉宾肯定是类型越多越好,观众也会觉得好玩。对于我来说没什么人能够使我发憷,我的工作就是控制好场上的局面和时间等。”孟非告诉记者,“像遇到朱真芳这种对金钱的赤裸表白的时候,我也会在现场给她一些意见,在各种极端的价值观中做出一些平衡。而有些嘉宾确实场上和场下不太一样,编导也经常和我说有些嘉宾台下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是在台上经常会语出惊人。确实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和我这一代人有些不同,以前一些话都是藏在心里的不能问,现在这代人都会直白地把内心想要了解的东西问出来。”

在节目中当月老,而在现实生活中,孟非完全不需要月老,因为自己不是“剩男”,“我和太太早在1984年就认识了,拍拖几年我们结婚了,很平常的婚姻。”孟非形容说,“我的婚姻是一段没有特别浪漫也没有特别不浪漫的,普通人的欢乐都有的婚姻生活。”孟非笑言结婚后自己是“妇女之友”,或许这又是自己适合当《非诚勿扰》主持人的原因之一。

Q&A

“只要还有‘剩女’,

《非诚勿扰》就能火下去”

早报:光头是怎么来的?

孟非:可能有一阵羊肉吃多了掉头发,后来索性剃了光头。

早报:你认为《非诚勿扰》和其他相亲类电视节目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孟非:对于我们的节目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前期的工作,而不是现场的东西。我们的编导在前期的嘉宾挑选方面注重类型的多样化,正因如此,观众才会觉得好像场上的嘉宾总有一个和自己有共同点。

早报:这些男女嘉宾在镜头前的表现最初是否会惊到你?

孟非:确实有想通过节目炒作或者成名的男女嘉宾,我也非常能够理解,毕竟现在这样一个物质化的时代人心很容易浮躁,但是做人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吧,自古以来真正成功的人没有一个是通过捷径取得成功的。

早报:你觉得你自己的资历给这个节目带来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和你那时候的情况应该是大不相同了,你怎么去了解他们,接受他们?

孟非:现在年轻人喜欢表达自己、张扬个性。我觉得我能接受这样,我们之前就是太内敛了,这也是现在有些人觉得嘉宾语言太直白的一些原因。

早报:任何一档节目红火都有生命周期,你觉得《非诚勿扰》还能火多久?

孟非:只要还有“剩女”,《非诚勿扰》就能继续火,这是社会的需求。

[责任编辑:ever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