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十六届上海电视节 > 正文

电视节目频频挑战道德底线 众名嘴痛批低俗节目

2010年06月08日14:20长江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电视节目频频挑战道德底线 众名嘴痛批其低俗化

李咏(左)体现了主持人从“形”到“质”的发展

电视节目频频挑战道德底线 众名嘴痛批其低俗化

王小丫希望“审丑”不要成为做节目的杠杆

曹可凡是学医出身,话题自然引到“神医”张悟本的“倒掉”,“不明白他这样的人也会被大众关注”。“我在友台一档养生类节目上看到的那些所谓的专家,连基本的医学常识也不具备”,曹可凡一针见血,“也许节目制作人知道(真相),也许他们也被欺骗了,但起码我们的电视人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和评价,因为这些江湖郎中确实是给荧屏带来了很多负面的效应”。

除了养生节目,“最近还出现了很多充满了虚假成分的节目”,曹可凡透露,“据说某一档相亲类节目,每一位上台参加节目的少男少女都是经过严格的挑选,他们是一些不知名的艺人或者模特,然后由制作者为他们每个人设计了台词”。

不少名嘴也提到,过去节目追求真诚,现在节目就要假,要编剧编,演员演,更像情景剧了,“这么下去都有点不会做节目了”。

【怪现象·恶俗】

频频挑战道德底线

昨日,玩过火的相亲节目是绕不过的话题。曹可凡表示,相亲节目走过13年,它的生命力是以真实为基础的,但如今的相亲节目却充斥着出格的言论,“它们的目的是什么?肯定不是相亲,而是观点的碰撞,但这些观点的提出都是违背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当‘我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之类的观点被广泛传播,对电视人来说是很悲哀的”。

当凤姐、“伪娘”成了节目收视率的保证,当夫妻反目、邻里纠葛、恶言相向频频出现电视屏幕上,王小丫说,“‘审丑’不能成为做节目的杠杆”。“开始还觉得奇怪,现在发现这已经是趋势了”,但这种对人性劣根性的渲染,却被制作方带上了美丽的光环,“他们会说这是‘真实’的,这就是人生啊”。

王小丫举例,一次一位伊朗人想顺便在自己的节目里征婚,一位年轻姑娘就问他“你有房有车吗?”对方傻了,答“我有两辆车,两辆自行车”。“当时我就看不下去了,向他解释,这是中国人习惯的‘正话反说’,这位姑娘的意思是问你对未来的打算”。也有编导说这样很好很真实,但王小丫执意解释,“不是所有的中国姑娘都是拜金女,更多人考虑的是对方是否有责任感、值得托付”。

“今天的电视节目已经为了收视率向最低的道德底线发起挑战”。赵忠祥称难以想像,“对家人都不好意思说的话现在都搬上电视,我们仅仅用道德底线来约束自己是非常不够的,请说过那些话的人自己想一想”。

【怪现象·没人情味】

追绯闻挖隐私

不懂尊重与自重

“你不高兴什么,我就说什么,你会怎么看我我更不管”,赵忠祥说,当下不少电视节目太缺乏人文关怀。曹可凡说小S的问题非常火辣,但她有一个基本动作,就是在采访前必须要问嘉宾哪个问题不能问,“这是基本的尊重,而不是追绯闻拼命挖隐私,不照顾对方的人格尊严”。

此前巩俐在曹可凡的节目里谈到张艺谋,称其早期的电影是讲故事,但《英雄》和《十面埋伏》自己不是很喜欢,觉得风格类似,应该剪辑成一个片子,“就叫《十面英雄》”。本来是能赚来高收视的一段对话,但事后巩俐觉得不妥而希望节目组不要播,“我们就毫无条件地删除了,出于对嘉宾的尊重”。

王小丫说自己主持的《开心辞典》收视最高点居然是“场外连线”时间,于是编导希望自己在此环节里多说话,多逗逗场外观众,“这让我很纠结,毕竟拨通电话时对方可能在忙着自己的事”,虽然每每观众都很配合,但王小丫还是决定少说话,多送礼,“观众尊重我们,我们也要自重,而不是唯收视率是从”。

从1980年央视栏目《观察与思考》在荧屏上第一次打出主持人的称谓开始,中国电视主持人已走过了30个年头。昨日,一场名为“而立之年·在思考中前行”的主持人峰会在沪上举行,沈力、赵忠祥、敬一丹、曹可凡、王小丫等知名主持人齐聚一堂。不过这次,他们都有点郁闷。眼下,在过度、无序的恶劣竞争中,不少电视台轮番向道德底线发起挑战,“过火”的相亲节目以愈来愈大的尺度来博取眼球,“不要脸‘有命’,要脸‘没命’”,曹可凡打趣道,这就是电视现状,“我现在都不想看电视了”。第一代主持人沈力痛心疾首,“这让主持人的地位很尴尬”。痛批电视节目怪现象的同时,名嘴们更希望以身作则,“真实、真诚、真切是电视的生命线,更是电视主持人的生命线”。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