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十六届上海电视节 > 正文

第16届上海电视节奖项预测 范伟海清或摘白玉兰

2010年06月11日07:41腾讯娱乐小托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娱乐专稿 2010年的上海电视节在上海电影节与世博会的双重挤压下低调开幕,据悉相比前两年的大牌云集,今年的星光多少显得有些冷清和黯淡。但是电视剧的红地毯一直不是全民聚焦之处,而小萤幕中的故事与人物则是大众通过经年累月的观看而交下的朋友,所以本届上海电视节所给出的重头奖项的提名名单则依然充分写满了民意的期待,“媳妇专业户”海清、性格派导演张黎、以及小人物之友范伟——这些集中了草根民众的热烈与共鸣的影视人即便不走上红地毯,也令大家对奖项最终花落谁家心存好奇。

最佳电视剧预测

独家预测上视节重头奖:海清压王珞丹夺视后

《人间正道是沧桑》

最佳电视连续剧提名:

《光阴的故事》(中国台湾)

《老大的幸福》

《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的兄弟叫顺溜》

《媳妇的美好时代》

获得最佳剧集提名的5部剧在题材分类上可谓平分秋色,来自中国台湾的《光阴的故事》讲述上个世纪的童年与成长、《老大的幸福》是范伟幽默与草根的小人物生活、《我的兄弟是顺溜》争议不断,但仍携军旅戏热获得提名、口碑极佳共鸣十足的城市家庭剧《媳妇的美好时代》也拥有十足的竞争力。而这些一向能拉拢民意的小人物草根系剧集本年度却未能敌过讲述大时代沧桑的史诗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的高昂呼声。

《人间正道是沧桑》是一部建立在宏大历史背景之下的剧集,它是历史剧同时也是时代剧,它充满正统色彩,也不乏拷问与博弈。故事定位在1925年到1949年期间,是中国也是世界所共同经历的一个大时代。本剧选择一个中国家庭作为时代切入点,围绕着杨家成员以及周遭的社会关系,展现了时代中的中国,以及国家与个人命运的沧桑变迁。本剧本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主旋律作品,但导演张黎和主创班底却给予了其难得的不偏不倚与不动声色,而这种冷静的态度令本剧相比以往主旋律剧,展现了更生动的人物与更丰富的故事,说明了当年共产党取代国民党的历史潮流和历史必然,这不同以往的视觉气质令大众观众眼前一亮,也让本剧充满了高明的思考力与诗意。张黎曾说过:“我片子里的这些人,不管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他们都背叛了自己原来的阶级,这种背叛了出身的人跟那些社会底层出身的人是不一样,他们是理想主义的,从某种程度上,都是坚定信念的体现者。" 或者正因为这种思想和态度,才让这部电视剧跳出了窠臼,拥有了一览众山小的优势。

台湾中视今年的8点档大戏《光阴的故事》可算是成功之作,讲述了充满台湾乡土情怀的眷村生活,用粗糙却充满质感的镜头语言和小事连连涵盖了一代人的成长与情感,本剧虽颇受好评引发共鸣,但碍于受众有限恐怕难以和央视巨制争夺重量级奖项。

范伟主演的剧集《老大的幸福》光看剧名就能想象出有多少草根一族来追捧,本剧主创表示该剧旨在探讨当下人的幸福观,让观众在家庭情感故事中审视现实社会的奇怪现状,反思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用一个小人物的“无为之事”和“不言之教”诠释最朴实、最纯粹的幸福观。但亦庄亦谐的人物、家长里短的背景、农村与城市的对比以及一个普通的大家庭间的鸡毛蒜皮,这些基本设置和几年前的“张大民”系列在根基上差别不大,有限的惊喜与格局恐怕也难以形成有力的份量。

《媳妇的美好时代》被称为今年最好的都市家庭剧,这种脚踏实地讲述城市家庭婚姻与纠葛的轻喜剧可谓“媳妇”独创,婚姻中的不快、不爽和不顺畅都以幽默温和的方式道出,不粉饰社会现实,也不摧毁美好愿景,“媳妇”巧妙又活泼的调和了观剧者的生活焦虑与压力,是茶余饭后的良好选择,也的确展现了一出“美好时代”。

《我的兄弟是顺溜》被称为09年雷剧之一,其间“傻根”变得拧巴不讨喜,剧情漏洞四处可见,尽管如此,它在争议之下仍收视高升,亦拥有自己独特的气质气场。

最佳导演预测

独家预测上视节重头奖:海清压王珞丹夺视后

张黎《人间正道是沧桑》

最佳导演提名:

蔡岳勋 《痞子英雄》 (中国台湾)

张黎《人间正道是沧桑》

徐纪周《杀虎口》

赵宝刚 《我的青春谁做主》

花箐《我的兄弟叫顺溜》

本届上海电视节中呼声和口碑均极高的《人间正道是沧桑》有望揽得两个重量级奖项而归。从最佳导演的提名来讲,视野感、责任感与技术性兼具的张黎的确是大热候选。《人间正道是沧桑》和张黎以往的剧集一样在技术层面上有着非电视剧的精雕细作,剧集更注重电影镜头剪辑上所惯用的蒙太奇语言,也大量使用了电影画面语言上常用的闪回、暗转、叠化、特写等手法,甚至采取了字幕代替画外音来交代剧中人物的去向、未来命运和部分心理活动。而这些技术手法的运用,让这部戏的画面充满了浓厚的诗意。同时,张黎擅长构建大时代和讲述大故事,执导风格也是难得的举重若轻,并拥有自己的反思和思考,总体来讲,他是一位摄影师,一位电视剧导演、同时也是一位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更是难得拥有自己强烈风格和烙印的影视艺术家。

蔡岳勋的《痞子英雄》在09年可是台湾最热的偶像剧之一,因其将激烈的警匪斗与动作戏注入到一向呢喃自语的偶像剧中,令《痞子英雄》的走势和风格一下子与众不同起来,不过本剧在国内并未于黄金时段播出,论受众与深度均有限,恐怕难以与张黎抗衡。

被媒体封上了《奋斗》姐妹篇的名头,赵宝刚09年的新剧《我的青春谁做主》在这点上可谓不负盛名,大义凛然的照单克隆了《奋斗》,不仅背景音乐和语言风格与前作全部一样,连人物设置也颇为接近。而剧中的80后们多数没心没肺、行为夸张和神经兮兮,性格定位上的刻意感没能如《奋斗》一般迅速引发共鸣。而赵宝刚曾因本剧受到热议和指责,一度被批为没能跳出《奋斗》桎梏,拿80后说事儿是赵导在荧幕上找到的又一春,同时也是他备受争议之处,他对80后的解构流于表面和噱头化,而其欠缺火候的关怀与诚意恐怕难以取得大多数民心和夺得“白玉兰”大奖。

同样的争议型选手还有《我的兄弟叫顺溜》的导演花箐,而电视剧圈中的“鬼才导演”徐纪周的《杀虎口》虽定位为谍战剧,但全剧风格却单纯、简单、直接,充满了《古惑仔》式的热血情怀,究其原因大概是导演徐纪周是年纪尚轻的76年生人,这也注定了其本次上海电视节最佳导演之行的陪跑命运。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