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高希希版《三国》 > 正文

三国人物谱——于荣光:关羽大义凛然 死得干净

2010年06月13日22:45腾讯娱乐欣培 弋迪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三国》中他是关羽,一个勇冠三军、忠义双全的关二爷。戏外,他是演员于荣光,说一不二。新《三国》热播之际,于荣光做客腾讯娱乐,解读新版关羽的凛然大气的生存与有气节、有尊严的自杀。

三国人物谱——于荣光:关羽大义凛然 死得干净

于荣光与Q仔合影

谈关羽

“义”字当先

腾讯娱乐:你最早接触到关羽这个人物是在什么时候?

于荣光:最早的时候是在小时候读的小人书。三国有很多的小人书,里面有许多著名的传,比如说《草船借箭》、《桃园三结义》、《诸葛亮借东风》……我有这一套的小人书,那个时候关于三国的故事从小人书上看的比较多。

腾讯娱乐:那您最早看小人书的时候最喜欢里面的那个角色啊?

于荣光:当时也没有什么最喜欢的角色,都是看的故事,现在看来三国里面的故事和人物都是很紧凑的,一环扣一环的。中国有句古语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这些故事都是长智谋的。

腾讯娱乐:您扮演的关羽是根据史书《三国志》还是小说《三国演义》为人物原型改编的呢?

于荣光:这两个都有,这个剧本编了好多年了,这其中朱苏进编剧和高希希导演在《三国演义》和《三国志》这两个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一些关于三国的传说和现在大众对三国的理解,这才有了现在大家所看到的《三国》。

腾讯娱乐:你觉得关羽“华容道放曹操”这件事里面,关羽对曹操有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存在?

于荣光:我觉得华容道放曹操是一个历史的必然,我那天正好赶上看这段,我现在没有时间看《三国》,我准备将来碟子出来了在完完整整的看一遍这个。我觉得当时诸葛亮打完赤壁要杀曹操派关羽去有用意的,那个时候是三国鼎立的局面,如果曹操死了魏国被灭掉了那就只剩下吴国和蜀国。没有曹操的牵制之后吴国的实力就是最强大的,他反手就能把你蜀国给灭了,这样蜀国就会很危险。在这种情形之下诸葛亮和刘备就决定让关羽去,他们知道关羽和曹操之间的关系,也知道他是个重“义”的人。关羽宁愿自己掉人头也要完成这个义,把曹操放过去,失大义、保小义。

腾讯娱乐:我们注意到关羽的台词很少,多数情况都是用眼神来说话的,您是怎么看待这种表演方式的?

于荣光:在我之前看过的关于三国的一切书籍里面包括在我的心中我都认为关羽是一个板板的人,他很稳重、说一不二,连死都是死在傲气上的,但他过于自信甚至到了自负,所以才有了大意失荆州。根据他的性格和感觉就不能让他有太多的行为动作、语言来表达,这是不可能的。他和曹操见面都很少说话的,连曹操送的十个美女连看都不看,跟曹操一直没有交流。直到有一天曹操说要送给关羽一样东西,是吕布的赤兔马,这本来是要留给曹操儿子的。他儿子问他为什么不留给他自己,曹操觉得关羽是个大英雄要物尽其用。关羽说:“多谢丞相”,曹操说不用谢问要怎么用?关羽当时说了一句话把曹操给气的坐到了地上,“得此良驹,当有一天得知大哥在哪,我一夜之间就能赶过去”。曹操始终都无法感化关羽,他并不是因为关羽的武功而欣赏他的,是因为他的这个人和武功加在了一起所表现出来的忠义使曹操想得到他。曹操曾说“如若身边得此一人,何愁得不到天下?”

腾讯娱乐:黄维德曾在接受采访时称周瑜是最忠肝义胆的,您觉得关羽和周瑜的义有何异同?

于荣光:这两个是不一样的,周瑜忠肝义胆是对国家的效忠,他是站在吴国的立场上才会有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如果两个人不是对立的国家就不会有这种话,只有战场上才会有这样的忠肝义胆。而关羽的义气是对人、对兄弟,比如桃园三结义“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种海誓山盟有气魄、讲情义、说一不二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诚信。

腾讯娱乐:您自小就学习京剧,也经常扮演武生,这对你塑造这个角色带来了哪些便利和基础?

于荣光:是有一些帮助的,关羽在剧里面有一些造型他不能像我们现在这样子坐着,这个在古装里面演曹操也不行,演刘备也不行,都不能这样子坐着。他必须要这种正襟危坐(摆了个关羽的典型坐姿),这种样式很受京剧身段的影响、传染,我还是很受益的。

腾讯娱乐:有老版的存在你会不会感觉到有压力?

于荣光:没压力,有什么压力啊?我演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他演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是不同版本的关羽。

腾讯娱乐:你这版关羽最想突出表现人物身上的哪一个特质?

于荣光:我理解的关羽,是一个很忠厚很有傲骨的一个人,他很少讲话,但是掷地有声、一句千金。“大哥,您说杀他?”哗就去了,他不用多说也不用表决心,更不用像曹操、张飞那样说半天,他是说做就做的。在他的一生中他只信奉一个人,就是刘备。“忠孝”特别是“忠义”这两个字在他身上就是中国文化的缩写,这些忠、孝、义在关羽身上都可以找到,比如说,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桃园三结义等,还包括大意失荆州、败走麦城都是“义”的表现。

三国人物谱——于荣光:关羽大义凛然 死得干净

于荣光谈《三国》聊关羽

谈三国

拍三国要看缘分

腾讯娱乐:您身上的哪一点特质吸引到高希希导演?

于荣光:(笑)这个你得问他,问他是因为哪一点儿让我来演这个角色的。我当时也没什么准备,选我的时候我也觉得挺奇怪:怎么会选我呢?我当时正在拍《翡翠凤凰》,而《三国》要拍8个月、10个月,我觉得根本来不及所以一开始我就给推了。《翡翠凤凰》是我们公司自己制做的又是我来主演的,在这两者有冲突的时候高希希导演有一点让我特别的感动,这就是缘分吧?他说三国这个戏的跨度时间很长,当两个戏有冲突的时候让我可以先去拍《翡翠凤凰》然后再来演《三国》。这个让我挺感动的,后来我想啊,《三国》不可能两三年就拍一次,二十年才拍一次还让我给赶上了,而且还能出演关羽这个我挺喜欢的角色,我觉得挺好的。

腾讯娱乐:高希希导演要拍摄电影版《三国?荆州》,还会继续出演关羽吗?

于荣光:这个他跟我提起过,但是最后还没确定。这个挺难弄的,还要搭景啊什么的,主要是以关公为主。我自己还挺想演的,争取争取吧,一个事情的成功不一定自己一个人决定的了,还要看时间看剧本,如果有机会演一部关公的戏肯定特别好。

腾讯娱乐:听说您的一些道具像偃月刀都是特别沉的,那在实际的拍摄当中是怎么来运用的呢?

于荣光:实际拍摄的时候会有一些假的,有些道具会做好几把,有拍近景用的也有拍远景用的。真实的偃月刀有八十斤重呢。骑马的时候会用到,但也挺沉的。

腾讯娱乐:你是武生出身,那在拍这部戏的时候又没有感到有难度?

于荣光:有难度,我们拍这部戏所有的人在拍马戏的时候都挺有难度的,因为这个衣服有很多,盔甲啊衣服啊有几十斤重。特别是我贴的这个胡子上马挺难的,马和人不同它不听话,坐起来挺麻烦的。

腾讯娱乐:你觉得最难得戏是哪个部分?

于荣光:都还好吧,我觉得关羽最难得戏就是粘这个胡子,一共有9块胡子要粘三个小时,每天七点开拍我四点钟就要起床粘这个胡子了。这个胡子给我带来挺大麻烦的,在打戏中经常掉,还要时刻修理胡子,特别是在近景的拍摄中都能看到胡子边翘起来,为了胡子NG好多次,浪费了很多时间。我们这部戏里面还都是大胡子,董卓、曹操、张飞,各个都是大胡子,但就我的胡子最长有一尺多。

腾讯娱乐:在拍摄的过程当中您和导演是谁占主导地位多一些?

于荣光:电视剧都是要跟剧本走的,但是最主要的是听导演的,因为他有自己的一套整体的设计,这些大部分都是合理的。我觉得他们工作这么长时间,设定一个人物、一个剧情,横向的纵向的人物与人物之间的那种关系都设置的很好,但是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就可以提出来。比如说关羽的死,还有关羽杀华雄,我觉得不应该太久了,关羽出刀就一下,啪的一下把华雄连人带马给劈成两半,这个据说导演给剪了,太血腥了。所以在很多地方我还是尊重导演的安排。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高希希版《三国》
[责任编辑:jill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