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3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青年导演自曝接恐吓短信 上海电影节爆发口水战

2010年06月17日06:59南方都市报戴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青年导演自曝接恐吓短信 上海电影节爆发口水战

(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青年导演自曝接恐吓短信 上海电影节爆发口水战

导演张江南

青年导演自曝接恐吓短信 上海电影节爆发口水战

“惹急了,我会教教你们什么叫玩火者必自焚。”张江南向南都记者展示了他收到的恐吓短信。

南都记者戴乐发自上海 电影圈再度上演“罗生门”。日前,在上海电影节举行的“新坐标:华语电影,青年制造”产业论坛上,曾经有“地下电影教父”之名、发行了《盲井》等青年导演电影的春秋院线总经理吕建民,在谈及自己和年轻导演合作时,突然大吐苦水,“我合作过的十几个青年导演中,很多都自我标榜,说看过一万多部DVD,真正做起事来太自我,一句没灵感就可以把一个团队的活儿晾下”,“非常自我”、“没有诚意”,甚至表示再也不跟青年导演合作了。

这些发言激怒了春秋院线去年年底发行的《午夜出租车》的导演张江南。虽然《午夜出租车》名列去年“豆瓣十大烂片榜”榜单,但相对不到200万的投入,超过1000万的票房收入还是相当不错。张江南前天则在微博上爆料,说吕建民至今依然拖欠片酬,而和年轻导演的合作都是虚伪的,真实目的就是利用价格低廉的劳动力赚钱。为此,南方都市报记者昨天分别采访了两个当事人。结果却发现,对同一事件,双方说法截然不同。香港导演陈果当天在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说:“我从青年导演走过来,我觉得青年导演就是应该自我一些。”或许,要不要自我,是青年导演与制片人之间的永恒矛盾?

甲方

张江南专访:“恶人先告状,我先静观其变”

“我开口,不是因为钱,是因为他恶人先告状,利用青年导演便宜、听话、敬业还有好欺负,得了便宜卖乖。结果还反咬一口。我的尾期是小事,我只是为一批被恶毒攻击的青年导演鸣不平。开口了,也做好继续发声的准备。” ——— 张江南接受南都记者采访说

憋了一年的气

南方都市报:你在微博上所说的,感觉憋了很久。

张江南:憋了一年了,突破忍耐极限了,说了就不怕。直到他昨天向我开炮,我必须维权,为我自己和团队讨个公道。他污蔑包括我在内的青年导演,太不公平。之前,(电影被恶评)叫我背黑锅,我也不开口,是对投资方及影片负责,这是我作为职业导演的自我要求。

南都:他还欠多少片酬没付给你?

张江南:说白了,尾期不到一万,只为口气。一块钱,也是我应得的。

南都:当初你们是如何商定片酬给付时间的?

张江南:他一直说给尾期。包括年前,说3月份票房结算,钱到手就给我尾期。结果后来就不回电话和短信了。直到昨天,我们才再次有点关系。

南都:除了这笔尾款,你提到对方还欠你其他的报酬?

张江南:电视剧《大变革》编剧费差18万,只拿到订金。这个项目也2年多了。

南都:一直都要不到?

张江南:他一直如此。不给就是不给,没辙。除了没上法庭———因为知道吃力不讨好。10多年了,他在圈里太有名了。

被短信恐吓威胁过

南都:太有名是指?

张江南:吕建民的戏,制片组一直是他的,制片主任是他公司的人。《午夜出租车》的副导演,就因为邓紫衣(该片女主角)的通告写错了,让她早起了几个小时,当时就被他开除了。我事后才知道。这就是他的“制片人中心制”。程裕苏(青年导演)的《阁楼》是法国导演阿萨亚斯监制的,结果他(吕建民)把导演给打了惨,片子也压着不见光。有个黄渤和雪村参演的《天台》,也把导演打了,是踹下楼梯———绝对没有丝毫添油加醋。都可从剧组的人证实,他肯定不承认。都是制片部门干的。(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南都:你在微博里提到过,来自香港的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因为担心收不到钱而停工。

张江南:首先是陈小春罢演,他和该片摄影师合作过多次。他担心香港工作人员受骗。我也担心。陈广鸿(摄影师)50多岁了都,总不能来讨薪吧。当时片子快关机了,大家才只拿了订金。

南都:停工期间他们威胁过你么?

张江南:有,短信恐吓威胁。记录一直保留着。脏话就不提了。干净的,比如:“惹急了,我会教你什么叫玩火必自焚。”关机前,有制片组人员拿砖头等着我,因我走的路线不对,错过了。关机后他继续发短信给我,“我代表剧组开除你导演职务,不用参加后期了”,紧接着“我不报复你了。你去做后期吧。”

南都:但你还是去做了后期?

张江南:关机后。我补拍了戏,剪辑亲自做了粗剪,但找剪辑师精剪又不让我做了。因为他必须一礼拜做完,我不同意。所有我找的剪辑师都说最快得20天。所以,不让我参与。剪辑一礼拜就搞定了。但最后送审删减镜头,及进混音棚混音,我都一直工作到最后。

我先静观其变

南都:其实这种事情在影视圈并不少见。

张江南:那可能是电视剧圈吧,电影我没碰到过。除非片子黄了,没拍。我参与拍的片子,没遇过不给或拖欠钱的。因为钱实在不多。哪天动辄百八十万,可能不一样吧。你可以给少,就像这次,我可以不要编剧费,导演也拿很少。但就这,还能拖欠,就无语了。

南都:你现在准备诉诸法律吗?(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张江南:两手准备吧。我开口,不是因为钱,是因为他恶人先告状,利用青年导演便宜、听话、敬业还有好欺负,得了便宜卖乖。结果还反咬一口。我的尾期是小事,我只是为一批被恶毒攻击的青年导演鸣不平。开口了,也做好继续发声的准备。他说我们不靠谱?!我先静观其变!

乙方

吕建民专访:“给电影圈引进个祸害”

“我想问他们:你真的做好准备进入电影工业了吗?你对待电影是真诚的吗?你以为你看了几万部DVD就会拍电影了?我们做过20部左右的电影,16部是和青年导演合作,我今后再也不会和青年导演合作了。”(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 吕建民在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说

拖欠片酬是因为漏拍七八场戏

南都:听说了张江南说你拖欠片酬的事情了吗?

吕建民:我觉得他整个就在胡说八道。这个片子到了结尾时,我已经让他滚蛋了。因为他的不专业,甩下了大概有7场多戏根本没拍,后来我们另外再找演员,再找团队重新补拍,后期我们也是专门找的《赤壁》的剪辑杨红雨老师补救的。他甚至到了收工时,告诉我说,“我不知道今天杀青”,这是他的原话,我实在是不想再说太多了。当然这种现象我觉得也不是他一个,我也不完全是针对他。

南都《午夜出租车》的收益应该算是不错。

吕建民:对,是朱文的剧本,剧本的基础非常好,业内有很多人看过。他(张江南)拍出来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剧本的高度。你可以去问一下中影,我们为了这个片子,付出了多少,他居然自诩说档期是他挑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一个现象:你一个年轻导演你什么资格挑档期呢?我们花了很多心思来定档期。

南都:那为什么不兑现他的报酬?

吕建民:他的片酬我给付了90%,就差一个尾款,6000块,但这6000块,我确实不想给了。

南都:为什么?

吕建民:他漏拍了七八场戏我们另外找人补的,那么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觉得忍让忍让,和气生财吧。所以当然我们还是请他来做后期,帮他订了机房,一个月我去了机房6次就没见过这个导演一次。我实在不能理解,给他打电话,从来不接,发短信,不回。有一天我说明天你一定到机房来一趟,咱们商量一下这个剪辑怎么办。我跟他约的11点,我从中午11点等到他2点半,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到了我3点钟走了,他才给我发个短信说在路上,可是他的家到我们的机房,走路只有5分钟。我不理解,这种人怎么能在电影圈生存,我觉得我犯了一个错误,我给电影圈引进个祸害。你觉得这样一个导演,或者作为不管是哪个行业的工作人员,如此对待你的职业,合不合适?

威胁短信是因为他一直不回复

南都:他提到的《午夜出租车》拍摄过程中,香港的工作人员收不到报酬而停工的事情呢?

吕建民:这个事情你也可以问一下陈小春和摄影师陈广鸿。这个导演天天带着老婆进组拍戏,老婆在剧组天天捣事儿,那天是我们约定了给付报酬,结果从早上开始,他老婆就在闹事叫大家别拍了,说他们肯定拿不到报酬,我提着现金去跟陈广鸿老师说,“我现在就把现金给你”,后来,陈广鸿和陈小春一个劲儿地给我道歉,说对不起。

南都:他给我们展示了一些短信,其中有一些你威胁他的话。

吕建民:因为我在机房等了你一个月,租机房每天都要钱的啊,机房的工作人员都在等着他,后期不进机房然后给他发了无比多的短信,我如果发了50个短信他还再不回我的话,我就只能说你再不出现后果你就自负了。我觉得这种人,整个就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人,我真的(重音)不想讲这件事了,无非就是给这种小人一个炒作机会吧,我真的不想再回应这件事情了。

(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